第六百九十八章 随便骂,开心就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其实也不怪崔有礼他们如此震惊,以及他们都预判失误。
  因为郭淡最初来到开封府,也是在第一时间稳定住粮价,其实他承包任何一个州府可都是这么干的,单从这方面来说,郭淡其实做得是非常不错,他承包的州府,这粮价一直都非常稳定。
  谁知道郭淡这回突然反常。
  可是他们也不想想,当初要是粮价过高,那谁愿意来这里,而如今他们在这里扎下根,投了这么多钱,他们又如何会愿意离开这里。
  这钱他们是掏定了。
  “真是郭淡让涨价的?”
  苏煦惊讶地看着黄大效。
  “是的。”
  黄大效道:“方才郭淡是亲口承认的,他只是否认强迫赵清合等人涨价。”
  “这小子又在搞什么鬼。”
  苏煦顿时有些慌,不禁又看向一旁的谈修。
  谈修抚须直摇头,道:“这我也看不明白,这一般出现灾情,粮价再上涨,那无疑是雪上加霜。”
  黄大效立刻道:“郭淡此举,分明就是想联合赵清合等人,借此次灾情,从中捞上一笔,他到底是一个商人,而且是一个非常奸诈得商人。”
  苏煦摇摇头道:“老夫不觉得郭淡会为了这点钱,去承担这么大的风险,这开封府若是垮了,他可也难辞其咎啊!”
  “这倒也是。”黄大效点点头,又道:“恩师,郭淡这么做会不会是为了防止我们控制开封府?”
  “嗯。倒是有这个可能。”
  苏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如果他是这个目的,那他就更不应该这么做,这么做只会帮助我们,因为他这么做是不得人心的。”
  他又向黄大效问道:“崔有礼他们现在打算怎么应对?”
  黄大效道:“崔先生他们明确表示,不会善罢甘休的,决不能让郭淡得逞。”
  苏煦稍一沉吟,道:“这事你就别掺合进去,你先上奏给朝廷,说明这里的情况,老夫到时让李铭去跟着他们闹,不过当务之急,我们南京学府还是应该将重心放在救助灾民上面。”
  ......
  市集。
  “大娘,你这菜多少钱一斤?”
  一个年轻人来到一个卖青菜的摊位前,向卖菜的大娘问道。
  “哦,三文钱。”
  “什么三文钱?”
  一个身着制服得中年人走上前来,“如今农产品一律涨价,你这菜必须得卖五文钱。”
  “五文钱?”
  年轻人哼道:“那我可吃不起,你留着自己吃吧。”
  言罢,他挥袖离开了。
  那大娘顿时哭丧着脸道:“哎呦!这位大爷,您这么做,我这买卖还怎么做啊!这菜又不能放久了,再过上一两日,要是卖不出去,可就全坏家里了。”
  “你这妇人可真是不知好歹,我好心帮你,你倒埋怨起我来,那集市门口就贴着告示,你看不懂,也可以去问问别人,你的菜要是卖不出去,市集就全买了,而且以五文的价格。”
  “真...真的吗?”那卖菜大娘当即惊呆了。
  还有这种操作。
  “当然是真的。”
  那人指着市集里面办事处,“到了下午卖不出去,你就送去那边,自然会有人买下你的。”
  “哎呦!这...这多不好意思。”
  卖菜大娘顿时咧开嘴笑了起来。
  这么搞,简直就是以本伤人,农产品能不涨吗?
  涨!
  在郭淡与赵清合等大地主的联合下,所有农产品都在第一时间内,全部上涨到郭淡的规定价格。
  这顿时引起市民阶级和读书人的极大不满。
  你涨是吧?
  你涨,我就骂。
  读书人顿时就闹腾起来,矛头全部指向郭淡。
  大量的读书人又开始集中府衙门口,指责郭淡发灾难财,赚人命钱。
  各种标语是层出不穷。
  郭淡也立刻出动军队,保护自己,你们骂归骂,可不能动手啊。
  哥脸皮厚,不怕你们骂,就怕你们打我。
  与此同时,各大学府也都在各自的报刊上发表文章,是整篇整篇的骂。
  这一招是郭淡教他们的,但是他们已经是玩得炉火纯青。
  每个字都具有极强煽动力,好像要再不制止,开封府就完了。
  而一诺学府顿时处于尴尬之中。
  那里的师生前面是坚决的反对粮价上涨,口号喊得比谁都响,如今好了,自己的院长竟然怂恿地主涨价,这可怎么办?
  这脸打得,简直就是惨目忍睹。
  在前线组织救援得李贽、汤显祖等人也立刻赶回来,向郭淡问个明白。
  “院长,外面说得那些都是真的吗?”
  李贽不敢置信地向郭淡问道。
  郭淡点点头道:“是的,是我要求赵清合他们上调粮价得。”
  “这是为什么?”
  汤显祖不解道。
  郭淡道:“这我一时半会,也难以跟你们解释清楚,你们只需要知道,我绝不会让开封府垮的,因为开封府出现危机,我是难辞其咎。”
  李贽道:“这我们当然知道,我们也非常相信阁下,但是...但是这令我们非常难做,我们又该如何向那些老师、学生解释此事?”
  “不需要解释。”
  郭淡笑道:“让他们坚定自己的立场,不管是支持赞我,还是要大义灭亲,那都无所谓。”
  李贽和汤显祖不禁面面相觑。
  圣人就是圣人,咱们凡人真是难以理解啊!
  这时,进来一人,三十来岁,身着牙行制服,他恭敬行得一礼,“东主。”
  “是李树来了。”
  郭淡笑着点点头,又看向李贽、汤显祖。
  二人非常识趣的告辞了。
  他们当然还是相信郭淡,而且郭淡也没有让他们感到为难,随便他们骂不骂,那就大家自行决定吧。
  等到他们走后,郭淡便向李树问道:“钱庄那边暂时能够调动多少钱?”
  “三十万两。”
  李树回答道。
  “那也勉强够用了。”
  郭淡点点头,又问道:“我们的员工应该有所抱怨吧。”
  李树迟疑了下,道:“倒是有些抱怨声,毕竟这粮价上涨,他们的负担也就更重了,他们希望能够涨点工钱。”
  “我计算过,以他们的工钱,还是能够勉强的生活下去的,至少不会饿着肚子。”
  郭淡又道:“工钱暂时是不会涨的,但是你告诉他们,年尾的时候会增发一笔奖金给他们,让他们平时也不需要太节省,今年肯定会有盈余的。”
  “是。”
  “另外。”
  郭淡将一份资料递给他,道:“你让牙行根据这上面的要求,草拟五十份契约,然后根据信行提供资料,去封丘一带,租用灾民田地,具体事宜,我都已经写在上面了。”
  “是。”
  李树接过资料来,便离开了。
  而郭淡也在宵禁之后,偷偷摸摸乘坐马车,前往封丘,也就是救灾前线,白天得话,没法出门,前门、后门可都被堵死了。
  .......
  “你还真是喜欢被人骂。”
  徐姑姑见到郭淡,不禁摇头笑道。
  郭淡笑道:“原来居士已经知晓,那为何居士不去向我问个明白。”
  徐姑姑道:“我可不喜欢被人骂,你最好是离我远一点。”
  “哇...真是无情!”郭淡委屈道。
  徐姑姑抿唇一笑道:“可都是你自找的,我还得救治灾民,失陪。”
  言罢,她便离开了。
  这回徐姑姑是学乖了,因为这纯属财政问题,她也帮不上什么忙,这问不问,其实没有多大的意义。
  她以前还经常猜一猜,结果没猜对几回,她就也懒得动这脑筋。
  因为如果其中涉及到政治问题,郭淡肯定会主动来向她请教。
  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郭淡笑了笑,然后便命人将徐光启叫来。
  “郭...郭校尉。”
  徐光启见到郭淡,神情显得有些不自然。
  他可不像李贽他们,非常崇拜郭淡,相信郭淡的决定,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郭淡到底是一个商人,一切还是以赚钱为主,他也在思考,是不是还要继续为郭淡做事。
  郭淡故作不爽道:“怎么?难道这些受到赈济的灾民也在骂我?”
  徐光启忙道:“他们...他们倒是没有骂。”
  “那有谁在骂?”
  “目前主要是那些前来支援的读书人。”
  徐光启迟疑了片刻,又道:“郭校尉,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会令你在这里失尽人心的,我听说这一代已经有不少百姓对你心怀怨言。”
  他们只是救济一部分灾民,而且多半都是老弱病穷,可不是所有的灾民,在这里的灾民,当然不会对郭淡怨言,但是不在其中,就肯定会骂,关键那些读书人一个劲地在煽动此事,很快就搞得人尽皆知。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出钱出力最多,却还要被骂,这天理何在啊。”
  郭淡苦笑地摇摇头。
  徐光启顿时哑口无言,的确,目前出钱最多的就是郭淡,郭淡要是撤走了,他们死得更惨。
  “由他们骂去吧。”
  郭淡正色道:“我今日过来找你,是有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之前我们是决定所有土地全部种上番瓜,但是如今我希望能够减少风险。我要你重新规划,在一些没有确切把握能够种植番瓜的土地上面,种植一些青菜、瓜果,不要一味的去强求。”
  徐光启道:“但这会不会引起粮食不足?”
  郭淡摇摇头道:“不会,只要大家都将粮食拿出来卖,那就不会出现粮食恐慌。”
  徐光启点点头道:“我会重新规划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