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其实王锡爵也并不是好心办坏事,自他们见到李维恩之后,就都知道会演变成这样,他们不过是想先发制人,占据主动,但没有想到,李维恩快他们一步。
  他们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那道奏章会成为导火索,令整件事急速发酵。
  其实不仅仅是他们没有想到,就连杨铭深、李植他们可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这可真是太意外了。
  如今这事的性质跟当初关税一事还真不一样,关税那是有人在后面操纵,是有计划,有企图的,郭淡自己就是操纵者。
  但是这回是没有人在后面操纵,杨铭深他们虽然恨郭淡入骨,但他们之前也都认为,郭淡是立下大功,存在还能够借此将他给弄死。
  能够挽回一些颜面就算是不错了。
  事先谁能够计划,借此事来弄死郭淡,那他真是神了。
  他们只是感到恐惧,感到害怕,感到威胁,才非常激烈的反对。
  如那河南道官员,他们就都是自发得行为,他们纯粹是出于自保,而不是京城一些官员,让他们上奏。
  如果有人操纵,那大家还可以谈谈。
  就是因为没有人操纵,你都不知道该跟谁去谈。
  不过现在大家全都反应过来,这可真是千载难逢得机会,一定要弄死郭淡。
  而此时郭淡就在皇家马场,他对于事情的进展也是了如指掌。
  “如今的情况已经对你是非常不妙。”徐姑姑道:“他们可能是想借此事要你的命。”
  郭淡笑着点点头道:“我也有所察觉。”
  徐姑姑见郭淡还能够笑出来,不禁道:“但你也真是不一般,换做他人,立下恁地大功,却又蒙受此等不白之冤,可能会气得吐血身亡。”
  郭淡伸了个懒腰道:“我不觉得委屈,那是因为我对此已经见惯不怪,老实说,换成我是他们,我也会这么干。”
  如这种情况,在以后那个社会,他真是见得太多了,在政治斗争中,是没有道理可言的,其实总结起来就一点,你赞成,那我就反对,哪怕只是戴个小小的口罩。
  只不过在那个时代,他只是一个看客,而不是主角,在这里他变成主角之一。
  他也真的委屈不起来。
  因为不管他能不能接受,这种事都是客观存在的!
  任何新势力的崛起,那必然会受到旧势力的打压,你不能说,我正义,我善良,我有才干,我长得帅,我是对的,那么你们就理应支持我。
  这只是三岁小孩的思维。
  西方资本阶级崛起,也发生过许许多多流血冲突的事件,至于明朝为什么没有发生这种事,那就是因为明朝资产阶级还没有取得冲突流血的资格。
  目前其实就是郭淡一枝独秀,跟什么资产阶级屁关系都没有,更多的是皇权与官僚得斗争。
  徐姑姑微笑地点点头,道:“既然他们如今就是要你的命,那反而令事情变得简单起来。”
  “我与居士想的一样,我已经没有退路了,那我也只能跟他们拼命。”郭淡微微耸肩,轻描淡写道。
  之前他们顾虑太多,现在好了,对方就是搞死他,那他也只能提刀上马,没有什么顾虑,保住性命要紧。
  徐姑姑道:“他们颠倒黑白,就是证明一点,你就是不行。那么反过来说,只要你能够证明,没有你是不行的,那他们就输了。”
  郭淡打个响指:“这个角度我喜欢。看来我们得好好商量一下,该怎么去弄死他们。”
  ......
  郭淡和徐姑姑的预计是非常对的,事情已经失控。
  因为对方就不讲道理,开始耍无赖。
  大家都知道这是鹿,但是大家却偏偏就要说这是马。
  官员们就是要用“指鹿为马”来告诉万历,商人就是不行。
  是,我们都知道,这是错的,但是我们宁可错,也要不惜一切代价来打倒郭淡。
  其实他们都觉得自己是在抱团取暖,是弱势的一方,真不觉得自己是在欺负人。
  如果李维恩被处罚,那他们就可能成为下一个。
  他们跟郭淡的感觉是一样的,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不仅仅颜面问题。
  故此这回他们是连回旋的余地都不给万历。
  这也是因为没有人在后面控场,怎么可能留有余地。
  这甚至都影响到不少正直的官员,他们也在思考这事,如果从国家治理得角度来说,事实已经说明,郭淡的出色,反而不利于国家治理。
  因为这个体制就是不允许郭淡的出现,而你却偏偏要将郭淡扶上位,才导致事情变成这样,你万历也是有责任得。
  这里面也包含着一些儒家思想,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什么人就该干什么事,一旦这个被破坏,那必出祸乱。
  原本万历都还在犹豫之中,因为他不想让郭淡入仕,而且他也认为事情还不算很严重,他还在争取最好的结果,但一下他就懵了。
  挡在前面的申时行也渐渐有些招架不住。
  因为对方都不跟他们讲道理。
  以德服人?
  呵呵!
  我们就是不服。
  申时行觉得这么斗下去,可能会出大问题,这已经关乎到整个封建体制,于是他赶紧找到万历,“陛下,这么斗下去,可不是办法啊。”
  万历此事也有些慌神了,“朕现在就下旨,让郭淡入仕。”
  申时行摇摇头道:“如今再让郭淡入仕,可能为时已晚,因为让郭淡入仕的基础,就是必须要承认郭淡立下大功,而如今这么多官员咬定,那归德府之乱,始于郭淡,并且越来越多的官员上奏,他们不可能会承认郭淡的功劳,那么就没有理由对郭淡进行奖赏。”
  “那岂不是说.......!”万历面露骇然之色。113
  申时行是垂首不语。
  他也是束手无策,因为朝中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支持他。
  这还不能打,不能杀。
  如果要动刀子的话,那么对方反弹的会更加厉害,因为这将会证明大家的危机感是没错得。
  但是万历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因为这事的背后,其实也隐藏着国本之争,如果万历就此认输,那他就不要去想什么废长立幼,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等到申时行离开之后,万历突然想起,这期间郭淡怎么就不见人影,于是向李贵问道:“郭淡还在皇家马场吗?”
  李贵道:“一直和兴安伯之女待在那小院内,没有出过门。”
  “兴安伯之女?”
  万历愣了下,随即气急不过道:“这时候他不会还着迷于闺房运动吧。”
  “呃......!”
  李贵不知如何回答,毕竟他从来没有实践过,真心不懂。
  万历道:“你立刻把郭淡叫来。”
  ......
  “卑职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郭淡来到办公室,行得一礼。
  万历瞧他神色自若,顿时就火冒三丈,我在这里为你担惊受怕,你小子倒是过得快活,他当然也知道那兴安伯之女曾是京城第一美人。
  将心比心,他才不相信,他们两个是清白的。
  “你知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情况?”万历沉眉问道。
  郭淡回答道:“卑职知道,对方是要卑职的命。”
  他的冷静令万历一惊,同时带来一丝希望,忙问道:“你是不是已经想到对策?”
  郭淡沉默少许,道:“回禀陛下,为今之计,只能牺牲卑职一人,以此来顾全大局。”
  “你说什么?”
  万历惊讶地看着郭淡。
  你郭淡有这么高的节操,竟然愿意牺牲小我来完成大我?
  朕以前可真是误会你了。
  郭淡瞧了眼万历,心知他肯定误会了,赶忙道:“陛下,您千万别误会,卑职可不是说,牺牲卑职的小命,卑职的意思恰恰与此相反,卑职是说,除小命之外,卑职什么都可以放弃,卑职当初承包的一切,全部都还给朝廷,就让卑职安安分分做个商人吧。”
  “这更加不能行了。”
  万历听罢,差点没有将脑袋更甩出去。
  心里是破口大骂,你这太自私了,你承包的一切,那可都是朕的,又不是你的,你放弃得全都是朕得利益,你的利益也就是你的小命,你的买卖。
  感情玩了半天。
  朕成最大的输家!
  你特么真是一个奸商。
  哇!你这肥宅可太无情,什么唤作“更加不能行?”,也就是宁可牺牲我的小命,也不愿意牺牲其余的一切。郭淡委屈道:“陛下,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啊!”
  万历眸子晃动了几下,道:“还是有一个办法的。”
  “什么办法?”郭淡急急问道。
  万历道:“朕立刻回宫,不开朝会,不见大臣,没有朕的圣旨,他们可是什么也干不成,而你的话,朕到时会派禁军保护你,他们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不就是玩无赖呗,万历怕过谁。
  这肥宅要无赖起来,他们就都是渣渣。
  跟老子来这一招,你们还真是瞎了狗眼。
  不得不说,万历这一招还真是有用。
  因为明朝是皇帝高度集权,这皇帝要不出来了,那大臣们也就只能干瞪眼,他们甚至连郭淡的脚趾头都没法动。
  大家就这么僵着呗。
  看谁先妥协。
  反正郭淡还是能够为他挣钱,那就行啦。
  历史上万历就是用了这一招,随便你们怎么骂,我就是不出来,我还得把钱给挣钱了,也就是那臭名昭著的“矿税”,最遗憾的是,这都便宜了那些太监。
  不过明朝大臣也非常刚猛,就是不肯妥协,你想废长立幼,你做梦去吧。
  还真的就是把双方都给活活熬死,顺便也把大明给熬死了。
  但是郭淡肯定不会答应的,你有地方可以躲,我没有呀!我要做买卖,那我就得四处溜达,虽然禁军可以保护我的命,但是不能为我提供支持,我没法继续发展啊!
  我叫你肥宅,但我可不想你真宅起来。
  “陛下,您稍安勿躁。”
  郭淡倒是安慰起万历来,道:“就算卑职把手中的一切都给扔出去,他们也不一定能够接收得了,他们最多也就干得跟归德府一样好。但是这由奢入俭难,百姓肯定是不会满意的,到时陛下看谁不爽,就可以让他去开封府担任知府,或者去卫辉府担任知府。”
  说到后面,他嘴角露出一抹奸笑。
  这个可以有哦!
  万历不禁眼中一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