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我什么身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驾...!”
  “驾...!”
  郭淡、徐姑姑、杨飞絮带着一队禁卫,疾奔出得南门,直奔河南道而去。
  在与万历见过之后,郭淡就知道自己必须挺身而出。
  原因很简单。
  就是......像肥宅那么抠门的人,都主动请他帮忙,可见这国家财政确实出了问题。
  事实也是如此。
  张居正留给万历底子还是比较薄的,与那乾隆留给嘉靖的“和珅大礼包”是完全不能比的。
  其实他的变法都还没有彻底完成,一条鞭法主要也是在江南地区实行,还有很多地区没有施行一条鞭法。
  整场危机下来,受伤最大的谁?
  不是保守派,也不是革新派,更加不是他们帝商组合。
  而是国家与百姓。
  好比两个大汉在一间小破屋里面打架,谁赢谁输且不说,屋里的家具和小孩肯定是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些伤害。
  当时保守派为了不再给郭淡机会,是不计成本的给予各个灾区极大的援助,而这些援助全都是从周边州府借来得,可结果是这钱花了,郭淡还成了英雄,真特么尴尬。
  如今周边州府也都遇到危机,他们就要求抵税,不然的话,官府太吃紧了。
  关键这归德府都还没有缓过来,并且之前归德府的百姓受到卫辉府百姓的感染,也在闹事,更是雪上加霜。
  当地又没有粮食。
  户部也是被这场危机弄得自顾不暇,江南地区也无力救援,暂时是真的抽调不出粮食继续救援归德府。
  申时行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拿着账本去跟万历说,这要是再拆东墙补西墙,那会将国家都给补垮,这粮食周转可是需要人力物力,最好还是让财政顾问帮帮忙。
  这国家就是朱家的,万历也没有办法,关键他也知道这场危机就是郭淡制造的,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好像没有亏什么钱,故此他也答应让郭淡帮忙。
  ......
  郭淡他们是披星戴月,彻夜赶路,几日功夫,便赶到卫辉府。
  “郭贤侄,你可算是来了。”
  “贤侄啊!我们这回可是亏惨了。”
  ......
  周丰、曹达他们见到郭淡,就立刻开始哭穷卖惨。
  “打住。”
  郭淡手一抬,道:“你们就是将眼睛哭瞎了,我也给不了你们什么好处。你们究竟知不知道,卫辉府的免税是拿什么换来的?”
  一众富商都呆呆地望着郭淡。
  “是用挽救归德府换来得。”
  郭淡道:“你们以为那些内阁大臣都是傻子么,他们岂不知道我们是多么需要卫辉府,如果我不答应挽救归德府,他们岂会轻易答应将四府还给我,还免除这么多得税收,我都还想问你们拿点钱去就归德府。”
  徐姑姑瞟了眼郭淡,默默点个赞,这谎言说得可真是行云流水啊!
  “原来贤侄此番赶来,是去挽救归德府的?”周丰惊讶道。
  郭淡点点头道:“是的。”
  “哎呦!这我们真不知道,快快让开,莫耽误了郭贤侄的正事,贤侄你快些去吧。”
  “哇!你们这些商人可真是.......!”
  “你可也是商人。”
  曹达小声嘀咕道。
  “什么?我是商人?”
  郭淡从怀里掏出一块纯金打造的令牌。
  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万历之手。
  肥宅身边就没有廉价货。
  周丰他们定眼一看,齐齐下跪,“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郭淡整理一下衣服,昂首大步从跪着的人群中往前走去,突然,他微微一顿,回头一瞥:“不要老是郭贤侄郭贤侄的叫,便宜占了这么久,也该知足了,今后叫我郭顾问。”
  言罢,便威风八面地大步往前走去。
  开玩笑,这可是他此行唯一的收获,就是显王霸之气,他肯定要牢牢抓住。
  徐姑姑和杨飞絮相视一眼,皆是抿唇一笑,然后快步跟了过去。
  等到他们走了很远,周丰他们站起身来了。
  “啧啧啧,这郭淡变了!”
  “当官了,能不变么?”
  “什么官,不就是一个臭顾问么,神气个什么劲。”
  ......
  “郭大哥!”
  “姑爷!”
  刚刚来到旧潞王府门前,就辰辰、曹小东迎了过来。
  “没有被吓坏吧。”
  郭淡笑问道。
  辰辰嘿嘿道:“当时可真是被吓坏了,我们躲在家里一直都不敢出门。”
  曹小东也是心有余悸地点点头。
  “这对你们而言,也是一次非常宝贵的历练,经过这一次事,我就更加放心将这里交给你们两个。”
  郭淡拍了拍曹小东的脑袋,又问道:“我让你们准备的资料,都准备好了吗?”
  “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很好,我们进去说吧。”
  来到自己专属的小院,只见里面收拾的非常干净,与以前一模一样。
  “他们没有搞破坏?”
  郭淡随口问道。
  辰辰忙道:“吉公公看着的,他们不敢乱来。”
  郭淡问道:“吉公公呢?”
  辰辰答道:“吉公公现在应该在他的胭脂作坊忙,如今大家都还在恢复当中,有许多事要安排。”
  这个太监真是做买卖做上瘾了。郭淡又拿起桌上的资料看了起来,嘴上问道:“目前四府是个什么情况?”
  辰辰立刻答道:“如今四府中,就属我们卫辉府恢复得最快,我们今年都不需要再从外面进购粮食,归德府和怀庆府虽然恢复的比较慢,但他们之前也没有损失太多。
  目前来说,就只有开封府暂时还未恢复过来,许多学生都已经回去了,也关闭了许多家学院,我们在那边的买卖只有三成不到恢复了营业。”
  郭淡眉宇间透着一丝愁色,问道:“卫辉府都不需要进口粮食,看来番瓜的种植非常成功。”
  曹小东激动道:“是的,在这场危机中,四府的农业都没有受到影响,如今正是番瓜收获的时候,每亩地番瓜的产量至少都是粟米得三倍,有些土地更是达到五倍,以及我们此次还开辟许多贫瘠的皇帝,我们虽然遭遇了水患,但是我们的粮食产量反而增加了三成左右。”
  辰辰道:“但是我们卫辉府的百姓都不喜欢吃番瓜,他们还是喜欢吃白面。”
  “废话,我也喜欢吃白面。”
  郭淡一翻白眼。
  “郭贤侄,郭顾问。”
  这时,只见周丰气喘吁吁地走了进来,道:“郭顾问,你走得忒也快乐,追也追不上。”
  郭淡将资料一合,放在桌上,道:“周员外,我等会会去找你们谈的,你知道我的习惯,我习惯于先了解清楚再开会。”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有件事,我想先跟你谈谈。”
  “什么事?”
  “你稍等下。”
  周丰朝着外面,道:“快些拿进来。”
  只见金玉楼得掌柜提着一个小木箱走了进来,盖子打开后,里面竟然是一个酒瓶和几个酒杯。
  郭淡一脸困惑。
  周丰亲自为郭淡倒了一杯酒,道:“郭顾问,这是我金玉楼最新酿造的酒,你品品。”
  郭淡非常不爽道:“周员外,我现在是什么身份,你金玉楼酿造新酒,还得让我抽空尝尝。”
  周丰没好气道:“我知道你现在是我大明财政顾问,你先尝尝,看味道如何?”
  郭淡狐疑地瞧了眼周丰,道:“不会有毒吧。”
  周丰当即气得火冒三丈,直接给自己倒上一杯,一口饮尽,道:“这你放心了吧。”
  “我就开个玩笑而已,你犯得着这么认真么。”
  郭淡端起那杯酒,抿了一小口,咦?这味道好熟悉啊!道:“番瓜酒?”
  周丰震惊道:“你咋知道这番瓜酿造的酒?”
  原来当初郭淡曾嘱咐他们搞酒楼,想方设法研究如何让百姓接受这番瓜,周丰当时就想到了用番瓜来酿酒。
  郭淡哼道:“你是不是忘记我乃牙人出身,我这舌头号称天下第一舌,这番瓜就是酿成酒,也逃不过我这天下第一舌。”
  辰辰稍显诧异地瞧了眼郭淡,暗自嘀咕,大小姐才是真正品酒高手,姑爷...姑爷一直以来都是醉酒高手啊。
  殊不知郭淡以前就喝过红薯酒,虽然味道有些不同,但也有些像似的地方。
  “郭顾问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周丰却信以为真,这番瓜才刚试种成功,郭淡怎么可能以前尝过番瓜酒,又道:“郭顾问,你觉得我这番瓜酒好不好卖?”
  郭淡稍一沉吟,笑道:“一定大卖。”
  “怎说?”
  “因为我马上就会修改酒税法,但凡是用番瓜酿造的酒一律免税,连契约税都免,用粮食酿造的酒,还要增加一种粮食损耗契税。”
  周丰不禁面色大喜,突然眸子晃动了几下,道:“抱歉,抱歉,我突然想起店里还有些事......。”
  郭淡点头笑道:“那员外就先去忙吧。”
  “失陪,失陪。”周丰急忙忙的就走了出去。
  辰辰挠头道:“这周员外怎么今日奇奇怪怪的。”
  郭淡笑道:“他去收购番瓜了。你们去把梁馗、秦大龙、陈平他们请来。”
  “是。”
  他们走后,郭淡又拿起桌上那份资料仔细看了起来。
  过得一会儿,徐姑姑走了进来,见郭淡桌上放着一堆资料,笑道:“我真不想信,你每回都能从这些冷冰冰的信息中找到答案。”
  郭淡笑道:“居士总是能够把圣人的不耻下问,问得如此清新脱俗!”
  说着,他将手中的资料递给徐姑姑。
  徐姑姑接过来一看,“煤铁矿?”
  郭淡道:“相信已经彻底崩溃归德府应该不会需要这些。”
  徐姑姑一笑,道:“想要见你亏一次钱,可也真是难于上青天啊!”
  郭淡叹道:“但如果我将这时间去做别的买卖,我能够赚得更多,这对于我而言,就是亏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