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 起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郭淡只是轻描淡写地公布酒税法案。
  他不是故意装逼,而是没有功夫去管这事,他只是让法院颁布这个税法。
  而在财政方面,法院对于郭淡的命令是唯命是从,因为他们不颁布,郭淡也可以以契约的方式颁布,不需要经过法院,反正财政跟法院屁关系都没有。
  郭淡一是没空,二是想给法院一点曝光度,毕竟法院说撤就撤,对于法院的公信力非常伤。
  但这却引起轩然大波。
  不仅仅是开封府闹腾,卫辉府是闹得很凶。
  因为这伤害许多人的利益。
  尤其是当地大地主的利益,这酒坊其实一直都控制在地主手里,正是因为地主手中有充足的粮食,他们才会想方设法将粮食变成酒。
  但是郭淡也很明确的告诉他们,此类法案,将来只会越来越严格。
  当然,他也给出非常明确的解释。
  是!这样做,会伤害许多地主的利益,但是不这样做,伤害的是整个卫辉府的利益。
  这会令我们变得非常脆弱,遇到一点灾难,就可能会突然死亡。
  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充足的粮食。
  他甚至直接表示,争取在未来几年内,做到本土将不会有一粒粮食变成酒。
  这个解释立刻得到不少人的拥护。
  这一次危机也确实给他们上了一课,当时水患发生时,卫辉府差点就瘫了,这真是太可怕,他们在那期间也确确实实花了不少钱去买粮食。
  本土粮食尽量不要酿酒,宁可去进口。
  这么多人拥护,地主们也不敢引起众怒,就转而攻击转向周丰。
  当郭淡来到卫辉府后,那曹达可真是天天跑到郭淡面前,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可是一直都非常支持你,你不能偏心周丰那小儿!
  一旦周丰成功,那我可是连他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郭淡也是非常直白的告诉曹达,人家周丰请了许多经验丰富的酿酒匠,花了足足一年,才将番瓜变成美味得酒。
  这一切就是他应得的。
  你们要是不服,你们也可以用番瓜酿造出更好的酒来。
  我也支持你们。
  但是这种事,慢一步,就至少慢一年,这都不敢想象了。
  不过这也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周丰一直以来,都在寻找一个机会,要知道他以前在这一群商人中,财富可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在这几年内,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庄、段长存、陈平等人,不断地超越自己。
  陈平的财富已经是他的几倍之多了。
  毫不夸张的说,陈平的员工可以将周丰在大明所有的金玉楼全部给挤爆。
  这酒楼确实不太好扩张。
  盈利也是非常有局限性的。
  而此次番瓜的出现,让他看到一个绝佳的机会。
  酒水是可以卖到全国各地,包括蒙古,因为酒水可以长时间保存,非常利于扩张。
  关键番瓜的产量确实非常恐怖,比江南的水稻还要多,徐光启他们认为可以稳定到五倍于小麦。
  导致番瓜非常廉价,即便出口,利润也是非常可观。
  这一次他是势在必得,他几乎用了所有的现钱来赌这一把,反正是不成功便成仁。
  而这酒税法案颁布之后,番瓜立刻在四府得到大面积得推广,因为番瓜不跟粮食争地,它喜贫瘠,导致那些大地主疯狂的开垦那些荒地。
  其实番瓜早就收了上来,但是百姓都不太爱吃,这令许多地主有些失望,这只能用于赈灾或者养猪,给归德府那边,平时种这么多,没有人吃怎么办,但是如今番瓜可以变成酒,那绝对是有利可图啊!
  郭淡就不管了。
  唯一的遗憾就是,徐光启、利玛窦以及整个农业管理会都被他们这些大地主给绑架了,他们拉着徐光启去各地视察,看看哪里还能够种番瓜,导致郭淡都没有跟徐光启见上一面。
  不过这也是因为郭淡赶着回京城,他只是让辰辰转告徐光启,让徐光启忙完这里的事,就去一趟归德府,与石星、魏允贞他们治理河道。
  ......
  “夫君回来了。”
  郭淡刚刚来到牙行,就见到寇涴纱急匆匆迎过来。
  当听到声音的时候,郭淡心中一凛,这又出了什么问题,可见到寇涴纱那兴奋的神色后,他不禁放下心来,呵呵道:“夫人这般热情的出来迎接我,肯定不是因为想我了,而是因为工作。”
  寇涴纱神情一滞。
  “噗嗤!”
  一旁的朱尧媖、小小笑出声来。
  寇涴纱冷冷一瞪,道:“到我办公室谈。”
  言罢,便转身离开了。
  郭淡郁闷地瞧了眼朱尧媖和小小,道:“我真是被你们害惨了。”
  朱尧媖闻言,当即内疚道:“对不起,我......!”
  不等她说完,杨飞絮突然道:“不用对不起,他只是喜欢被他夫人责骂。”
  “何以见得?”
  郭淡怒视杨飞絮道。
  杨飞絮一本正经道:“你为何要当赘婿?”
  朱尧媖、小小皆是一脸八卦地看着郭淡。
  “.......小安,去给我买一百斤春药来。”
  郭淡憋了半天,狠狠地扔下这句话,便气冲冲地离开了。
  杨飞絮微微蹙眉,低声骂道:“下流。”
  ......
  来到总裁办公室,寇涴纱冷冰冰道:“关上门。”
  郭淡将门一关,来到寇涴纱面前,笑吟吟道:“夫人,我不过是......!”
  不等他说完,寇涴纱直接拿出一封信函递给郭淡,“这是沈先生刚刚传来的消息,到这个月为止,我们已经卖出十万两的货物,而我们的利润更是高达到五万两,这里面已经除去我们运费、保存得成本。”
  “看来那些诱鸽完美的完成任务。”郭淡面色一喜,赶紧接过信函看了起来。
  却不知寇涴纱一直在注视着他。
  “夫君,你是对的。”寇涴纱突然道。
  郭淡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寇涴纱。
  寇涴纱苦笑道:“这肯定是我们做过利润最大的一笔买卖,而...而潞王府那边才刚刚开始。”
  当她看到这封信的时候,顿时就觉得之前做的所有买卖都索然无味。
  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一点。
  别说以前,如今一诺牙行单笔价值过万的买卖,那绝对是大买卖。
  可如今那边轻描淡写就是十万两,光利润就几万两。
  由此可见,郭淡当初费尽心思,推动海外计划,那绝对是值得的。
  这特么真是太赚钱了。
  更加令她激动的是,他们刚刚横扫市面上一百万两的货物。
  这...!
  这绝对是要起飞啊!
  郭淡愣了下,旋即笑道:“我们之前做的买卖,都是商人与商人之间,这能赚多少钱,而如今是国与国之间,这数量级自然不在一个层面上,关键这也不全是我们的买卖,这是陛下的买卖。”
  “不错,若非陛下,我们也不可能达到这么高的利润,毕竟我们并没与纳税,以及花钱去打点。”寇涴纱点点头,拿皇帝来解释,她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又问道:“夫君是不是要过去看看?”
  “暂时不会去。”
  郭淡道:“目前还只是刚刚开始接触,让沈惟敬去历练一下,这边还有一些问题没有处理完,夫人,你要明白一点,虽然海外计划挣钱,但是没有国内的生产支持,那一切都是海市蜃楼。”
  寇涴纱点点头。
  郭淡突然一笑,道:“不过我得赶紧去陛下那里邀功,让陛下开心开心,毕竟之前,我一直都是承诺,还未证明我的海外计划是绝对可行得。”
  ......
  乾清宫。
  “你说什么...这个月潞王府那边就赚得五万两?”
  万历倏然起身,睁大眼睛看着郭淡。
  “是的。”
  郭淡点点头,道:“我们一共出售了十万两的货物,纯利润就达到五万两。”
  “这么高的利润?”万历都快要喜极而泣了。
  郭淡讪讪道:“陛下,如果只是这点利润,那我们的海外计划意义也不是很大,如今只是刚刚起步,出口的货物基本上是到日本,这就还能够将就将就。”
  “......?”
  万历眨了眨眼,哆嗦着嘴唇子道:“那...那你说...说该...该赚多少?”
  郭淡道:“以十万两的货物来算,我们的利润应该要达到十五万两。”
  “......!”
  说人话,朕听不懂。
  万历鼓着眼,盯着郭淡。
  不会脑溢血吧!郭淡赶忙解释道:“陛下,此次贸易主要丝绸,对象也全是日本人,而信中也告诉我,我大明和日本的丝绸对比价格是一比四,再加上日本缺丝绸,以及我大明丝绸要好于日本本地的丝绸,这中间大部分利润都让中间商给赚了.....。”
  万历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你说什么,一比四,也就是朕赚五万两,他们赚二十五万两?这怎么可以,他们还有没有当朕是皇帝!”
  “陛下,他们是日本人。”
  “日本人又如何,生活在弹丸之地的野猴子,他们想认朕做天子,朕还看不起他们。”万历是一脸傲娇,丝毫不觉尴尬。
  “那是,那是,不过陛下,就算如此,这账不能这么算。”郭淡道:“我们是一家赚五万两,他们是很多家分那部分利润,而且就目前而言,他们赚这钱也是应该的,因为在海上跑成本高,风险非常大,随时可能人财两空,要是没有足够多利润,他们也不会千里迢迢来我大明购买丝绸,但之后随着我们海盗大军变得强大之后,这一部分利润也将是我们的。”
  “原来当海盗这么赚钱,难怪当年这海盗怎么剿,都剿不完。”
  万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向郭淡道:“你得赶紧组建我们的海盗大军,这一个月就少赚二十五万两,这一年下来,都快抵上我国库的白银税入了。”
  说到后面,他眼眶微微一红。
  真是我见犹怜!
  可郭淡却老郁闷了,这胖子算账就爱不算人家的成本,就算咱们海盗大军成型,也赚不了这么多,这平时也得花不少钱去养着那些海盗,还有船只、火炮、鸟铳,以及战争损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