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干就对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揍?”
  万历的脸渐渐阴沉下来,他现在倒是不想揍杨应龙,只想揍郭淡一顿。
  这大清早的,你跑到这里来,将军国大事说成是市井里面的打架斗殴,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郭淡忙道:“陛下,卑职的是说,如果陛下想要动武,无须顾虑太多,只管动。”
  只管动?
  这跟他揍他丫的有何区别?
  万历不禁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卑职知道。”
  郭淡点点头。
  万历问道:“那朕怎么听着如同儿戏一般,你又知不知道这可是战争,牵一发而动全身。”
  “卑职也知道。”郭淡又点点头,可接着他又解释道:“卑职的意思是,如果陛下有这想法得话,其实打一仗是利国利民的,当然,最主要的是对陛下您非常有利。”
  万历纳闷道:“朕可真是头回听说,这打仗还能够利国利民,你倒是说来听听。”
  郭淡道:“首先,一旦对播州出兵,那么陛下就有理由扩大火器生产规模,以及研发更为先进得火器,其实卫辉府已经具备大量生产火器的基础,就是苦于没有订单,生产线也发展不起来。”
  万历听罢,脸上的表情与徐姑姑当时是一模一样,你小子是疯了吧,为什么生产火器而跑去打仗,怒斥道:“你这简直就是本末倒置,生产武器是为了战争而准备,而不是战争是为武器而准备的。”
  郭淡立刻道:“陛下,若生产武器是为战争而准备,那就是纯损耗,如果战争是为生产武器而准备,那么为了盈利而战。”
  万历被郭淡绕得云里雾里,这好像也说得通,但好像又有哪里不对。
  不等他想明白,郭淡又趁热打铁道:“其次,可令陛下对偏远地区进行有效的控制,甚至可以将那边直接纳入中原体制内,一劳永逸。”
  万历闻言,神色顿时缓和几分,急急问道:“有效的控制?如何有效控制?”
  这才是关键所在。
  土司的存在,也是一定有原因的,而原因就是那边山高皇帝远,而且当地百姓的生活习惯和思想与中原也不太一样,中央难以进行有效控制,必须得找一个代理人去管理当地。
  再加上那边都是边区,战争时不时就会爆发,要不给兵权,什么事都得请示中央,那绝对来不及的。
  要是重要能够有效控制,那当然是最好的。
  郭淡道:“陛下可以通过经济去控制那边地区,只要将当地的经济命脉都握在手里,那边自然就在陛下您的控制之中,同时还能够加强中原地区的贸易,从而彻底纳入中原体制内。
  而这里面就牵扯到,卑职要说的最后一点,就是一旦成功,陛下您内府的收入翻上个两三倍,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两三倍?”
  万历顿时双目发光,你说得那些有的没的干嘛,你就说这最后一条就行了。
  郭淡点点头,道:“卑职对于川地得经济有过一些研究,交子首先就是出现在川地,而原因就是川地交通闭塞,导致没有足够的货币,以至于经济难以发展,故而被迫使用交子。
  而如今那边地区都存在着同样的问题,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货币,那一片地区必将繁荣起来,因为湖广、川地都有着大量的原材料,尤其是丝和茶叶,这能够为陛下的海外计划提供丰富的货源。
  故此一旦卑职将钱庄开到那边去,提供充足的货币,那么当地的税收必然倍增,而当地百姓也会因繁荣而安定下来。换而言之,只要陛下能够控制住当地的货币政策,那么就能够有效的控制住整片地区,从而一举埋葬所谓的土司制度。”
  万历是沉思不语,过得一会儿,他突然叹道:“其实关于川地之乱,朕在前些时候,就已经收到消息,只不过朕并不知道,这其中包括你的商队。”
  “啊?”
  郭淡是一脸错愕。
  万历叹道:“在今年年初之时,那贵州巡抚叶梦熊就曾上奏,弹劾杨应龙残暴不仁,弑杀妻母,而杨应龙为报复叶梦熊,故而引苗人如川贵之地掠夺,试图让叶梦熊知道,没有他杨应龙,川贵之地就不得安宁。”
  郭淡惊讶道:“原来陛下是一清二楚啊!”
  万历点点头,道:“不得不说,杨应龙的策略非常成功,四川巡抚李化龙近日便就上奏,要求暂免勘问,因为播州地区动荡不安,已经牵连到川地,而这就需要杨应龙派兵去稳定局面。”
  郭淡问道:“既然如此,朝廷为何不有所行动?”
  由此可见,杨应龙在当地就是土皇帝,我不管你是什么官,你要跟我来劲,我就让你不得安生。
  万历苦笑道:“此事可不是那么简单,你知道打一场战争需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吗?而在当地最强的军队就在杨应龙手里,一旦开战,有可能会逼迫朕从辽东地区调兵过去。
  这又可能会造成辽东地区兵力空虚,而根据朕得到的情报,杨应龙暂时并未有谋逆之心,他更多的是反对叶梦熊,因为叶梦熊一直都期望朝廷改派流官治理当地,换而言之,也就是废除当地的土司制度。”
  他虽然没有太祖、成祖那种雄才大略,但是他也不糊涂,他心里清楚的很,只不过他得从大局考虑,如果杨应龙没有谋逆之心,他暂时也不想大动干戈,因为这打仗需要钱,而且精锐之师都在辽东和西北,南边没有能征善战的精锐。
  从辽东调兵去西南作战,这显然是需要三思而行,对于明朝而言,西南不足为患,因为他们要出来也比较难,辽东地区直接关乎京师的安危,关键这大军一来一回,损耗也是天文数字。
  可郭淡听着听着,这背后有些冒汗。
  这皇帝心里可是什么都清楚啊!
  幸亏他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肥宅的事。
  嗯,舔就对了。
  郭淡沉吟少许,道:“陛下主要的顾虑,就是军饷和派兵的问题。”
  万历点点头,道:“如果你能够帮助朕有效控制那边,那么就只有这两个问题。”
  可见他是有动兵之心,不然的话,他不会将这些话说给郭淡听,这可是属于最高机密,内阁可能都不知道具体原因,这都是东厂和锦衣卫调查来的消息。
  还是那句话,这卧榻边上岂容他人酣睡。
  郭淡道:“陛下,军饷不是什么大问题,如果朝廷军饷不够,陛下可以通过卑职,借一部分钱给朝廷。”
  万历面色一紧道:“朕还以为你有什么好主意,借钱给朝廷,朝廷能还吗?”
  话一出口,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这么说,但这也不能怪他,他为了钱,经常跟户部斗智斗勇,知道户部不见得会愿意还钱,因为户部知道,这钱就是你万历的。
  郭淡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道:“陛下,不需要朝廷直接还钱,可以用当地的税赋来还债,以一百万两来算,卑职可以保证,在确保当地对于朝廷税收不变得情况前提下,三年之内,就能够回本,五年就能够多赚一倍。”
  万历激动道:“此话当真?”
  郭淡道:“卑职不敢欺瞒陛下,卑职看过户部的账目,那边交给朝廷的税赋其实非常低,多半都是一些贡品。”
  万历道:“就是因为那边比较穷困,你以为那边能够跟江南比,三年赚回一百万两,几乎是不可能的。”
  郭淡笑道:“陛下请放心,卑职有着绝对的把握可以赚回来。”
  万历见郭淡自信满满,不禁信得七分,毕竟郭淡在财政上,还值得信赖的,又问道:“那派兵问题又如何解决?”
  郭淡道:“卑职认为不需要派辽东精锐之师去解决西南问题,可以在附近招兵,而主要原因,就是火器。生产火器也是卑职支持出兵的目的之一。卑职希望这一次可以大规模装备火器,用战争来检验火器的威力,而火器也不需要十年磨一剑,是可以快速装备上的。
  这能够借此来检验卫辉府火器的生产能力,顺便可以掩饰为潞王府输送火器,除此之外,倘若南边有一支善战之军,那么又可以为东乌战事提供支援,以及为将来拿下吕宋打下基础。
  可谓一举数得。”
  大峡谷铁器坊,就是为生产火器准备的,结果上回文官一闹,这买卖就黄了,这就非常尴尬,规模是大,又没有订单,如今就连生产工具、农具都搬到归德府去了,大峡谷继续火器订单,之前郭淡就跟万历说过这事,赶紧让大峡谷生产海外计划所需要的火器,然后送往潞王府,但如果打起来,这都不是事了。
  当然,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试用新式武器。
  正如李如松所言,到底明军还从来没有大规模装备火器,以及没有尝试过大规模生产火器的感觉,这东西就是一个未知数,得打过才知道。
  一旦成功,那么南陲之地,以及整个南海范围,就都在大明的攻击范围内。
  万历问道:“你真的能够保证?”
  郭淡点点头道:“卑职绝不敢在陛下面前乱言,当然,卑职只是为陛下消除后顾之忧,具体怎么办,还得陛下您来决定,但不管陛下怎么决定,卑职都非常支持陛下。”
  舔狗应有尽有!
  万历想了想,突然言道:“既然如此,那不如先解决北边问题。”
  “北...北边?”郭淡一脸错愕。
  万历道:“对于我大明而言,这北边才是最大的隐患。”
  反正是要打仗,他觉得南边暂时不足为患,不如将钱花在刀刃上。
  郭淡讪讪道:“陛下,但是进军北边无利可图,没法有效的占领,那可真的是纯损耗,卑职认为,只要守住北方阵线就行,经济发展还是得往南边走,故此要对南边要进行有效的统治。”
  他的买卖主要是依靠万历的保护,万历的权力不延伸到边陲之地,他的买卖就做不过去,他可不是晋商,到处投机倒把,他是要控制整个经济,这可就需要权力保护。
  另外,他跟蒙古人是经常做买卖,那蒙古人绝对是他的VVVVIP客户,而且蒙古人也非常热衷于跟中原做买卖,双方就是鱼和水,这哪有打自己客户的道理。
  他一晚上不睡觉,可就在算这笔账。
  算来算去,觉得打这一仗,好处是数之不尽。
  唯一的坏处,就是得死人。
  可问题是不打仗,他一百多人也丢在那里,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还不如一劳永逸。
  关于这一点,万历倒是非常认同,打仗不赚钱,那打个什么劲,道:“此事朕还得慎重考虑,同时,朕也得询问大臣们的意见,不过你的建议,令朕感到轻松不少啊!”
  说到后面,他是面带微笑。
  打不打,可不是他一句话的事,但没有后顾之忧的感觉非常爽,你杨应龙要再跳的话,我就真的要揍你。
  郭淡立刻抱拳道:“能够为陛下分忧,就是卑职此生最大的快乐。”
  “是吗?”
  万历呵呵笑了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