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家事国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杀人灭口?那倒不至于吧!”
  郭淡笑着摇摇头,又再问道:“居士不会是故意这么说,来维护令尊的形象吧。”
  他确实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竟是如此,一直以来,他都认为,是伯爷逼迫徐姑姑出嫁,以及重男轻女的思想,从而导致徐姑姑离家出走。
  他也不得不承认,颜值即正义是有一定的道理。
  在这事上面,他一开始就是偏向徐姑姑的。
  徐姑姑坐了下来,略显疲态道:“爹爹一直没有将实情说出来,就是希望能够维护徐家的名声,以及保护荣儿。”
  郭淡点点头,道:“也对!如果事实真是这样,那伯爷一定不会希望你道出实情来。”心里又道,对不起,伯爷,我错怪你了,但这也不能怪我,谁让将女儿生得这么漂亮,若套上白纱裙,都可以扮作观世音到处去骗钱了。
  徐姑姑道:“所以你就不要再多管闲事,因为不愿意回去的是我,而非是我爹爹不准我回去,亦非是我生他的气。”
  “明白。”
  郭淡点点头,坐在徐姑姑对面,道:“那就谈谈我们之间的关系吧。”
  徐姑姑诧异地看着郭淡。
  郭淡笑道:“其实伯爷以前曾也跟我透露过,居士你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女人,对此我倒是非常认同,这一点从涴纱身上也可窥见一二,我夫人是居士教出来得,而她身上也有着不肯服输的倔强,她认为男人能够做到的事,女人同样也能够做到,但是如今看来,事实好像并非如此。”
  徐姑姑稍稍蹙了下眉,问道:“那你认为事实又是怎样?”
  郭淡道:“事实你已经告诉我了,你是在恕罪,或者说是在挽救,你认为是你害得小伯爷变得不学无术,而你也知道伯爷到底是年事已高,一旦他离开人世,小伯爷不见得能承担得起徐家的一切,而这其实就是伯爷当初来找我的原因,居士应该也早就知晓,而居士如今是在做着同样的事,居士希望我能够成为小伯爷的保护伞。”
  徐姑姑笑道:“这不过是你的猜测,若我没有野心,我当初也就不会那么做,你已经猜错过一次,可别再猜错了。”
  “这一回应该不会。”
  郭淡摇摇头,思忖道:“其实我一直都在思考,居士到底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在有那么一段时日内,我曾都认为居士是图我的身子,不,是因为暗恋我。”
  “你说什么?”
  徐姑姑惊讶地看着郭淡。
  你这得多不要脸啊!
  “现在证明已经不是。”
  郭淡微微耸肩,又道:“但要说居士是为了国家,是为了百姓,我真的不相信,虽然居士总是以这个来掩盖自己的意图,但是我自问也做过许多不太好的事,为了自己的利益,害了不少人。
  但居士从未表露出非常激烈的反应,可见这并非是居士最渴望得到的。倒是有一点我一直都非常坚信,就是居士心中最重要的,一定是伯爷,关于这一点,我是深信不疑。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希望能够帮助居士与伯爷和好如初,了却居士的心病,也算是作为寇家对你的回报,毕竟要是没有你,也不可能有今日的涴纱。”
  徐姑姑质问道:“不是荣儿请你帮忙么?”
  “呃...?”
  “你骗我?”
  徐姑姑愤怒道。
  骗你又怎样,你难道就没有骗过我?真是的。郭淡笑呵呵道:“以居士的才智,不应该轻易被我欺骗,而原因就是伯爷的出现,令居士乱了阵脚,故而才会轻易相信我。
  由此可见,我并未猜错。那么居士当初愿意屈尊来到牙行,帮助我一个赘婿,并未还不惧任何流言蜚语,那这一定是跟居士最看重的人或者事有关,就是徐家。
  我没有说错吧,居士。”
  徐姑姑莞尔道:“我只知道你已经猜错了一次。”
  “如果这一次我也猜错了,我也无怨无悔,但是我知道居士将来一定会后悔的。”郭淡笑道。
  徐姑姑问道:“何以见得?”
  郭淡道:“因为伯爷年事已高,而小伯爷也非常渴望一家人能够和和睦睦,我敢肯定,一旦伯爷百年之后,居士一定会悔不当初。”
  他话音刚落,徐姑姑便起身离开了。
  郭淡笑了笑,喝完杯中的茶水,然后便起身来到后门,将门打开来。
  只见杨飞絮站在门前,打量了他一下,眼中满是失望。
  “很失望吗?”
  郭淡问道。
  杨飞絮摇摇头。
  “你将会迎来我血腥得报复。”郭淡笑道。
  “血腥?”杨飞絮皱眉道:“你会吐得。”
  “.......!”
  郭淡深吸一口气,大声嚷嚷道:“小安,小安!”
  “姑爷!姑爷!我来了。”
  小安是连滚带爬地冲了进来,喘着气道:“姑爷,什么事?”
  郭淡道:“你立刻去一趟潞王府,问潞王要这世上最烈的媚药,然后想尽一切办法给她吃。”他指向杨飞絮,道:“姑爷我要把她睡了。”
  言罢,他便昂首离开。
  留下目瞪口呆得杨飞絮和小安。
  过得半响,小安回过神来,矮小地他仰头瞧了眼杨飞絮,那冰冷的眼神,令他双腿一软,差点没有大喊救命,拔腿便跑。
  “这个混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杨飞絮差点没有把银牙咬碎。
  ......
  夜已深。
  “想不到今日发生了这么多事。”
  寇涴纱偎依在郭淡的怀里,轻声言道。
  郭淡笑道:“但愿这没有破坏你对居士的感情。”
  寇涴纱突然仰起头来,道:“夫君,不瞒你说,其实...其实我很能够理解大姐姐,因为我也曾害怕见到爹爹那遗憾的眼神,虽然爹爹从未提过,但是我知道,爹爹其实一直都在想,如果我是一个男孩,那该多么好。
  我非常渴望在爹爹面前证明自己,也曾为此做过不少自私的事,尤其是在那三年,冷落了夫君。”
  “明白。”
  郭淡便是翻过身去。
  “夫君,你干什么,唔,不是刚刚才......。”
  “夫人,三年欠下的债,可不止是那么一点点,如今我只是收回一点利息而已。”
  ......
  倘若往万历知道郭淡这小子此时正忙于处理人家家庭问题,估计会气得吐血。
  淦!
  你小子撩拨完我,就不管事了,真是岂有此理。
  如今针对西南问题,朝中又是风起云涌。
  以李三才、陈有年为首的官员,是坚决反对万历这么做,他们认为这么做,一来会损耗国力,令原本就不堪重负的财政,更是雪上加霜。
  二来,目前还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杨应龙有谋反之心,朝廷要这么干的话,只会进一步刺激杨应龙,让事情无可避免得走向战争。
  三来,你万历根本就不是要针对杨应龙,而是要借杨应龙,让卫辉府重新生产火器,等于是你皇帝要赚国库的钱,这真的有些离谱啊!
  他们也做出反击,李三才立刻提出关于改善财政的建议,主要就是缩减开支,结束一些宫廷和朝廷的工程,减轻百姓的负担。
  这令万历是恼羞成怒,竟然还要缩减宫廷开支,你怎么不去死,就知道削减老子得经费。
  还是人家郭淡有本事,郭淡就从没有制止我花钱,而且拼了命赚钱给我花。
  这才是万历心中的完美臣子。
  而以沈一贯为首的官员,是坚决拥护万历的决议。
  他们认为西南常常出现的动荡得局面,皆是因为朝廷对于西南的控制力不够,增加一支精锐之师在湖广地区,是有助于稳定西南局势。
  他们甚是还拿杨应龙的道德品行来讽刺对方,你们平时不是很重道德得吗?
  怎么遇到杨应龙,就都将头给缩回去了。
  两派在朝中斗得不可开交。
  虽然保守派势力更加强大,因为朝中大多数官员都不愿意在这时候大动干戈,而且是针对西南,目前来说,西南对于中原的威胁非常小,没有必要这么弄,他们还是希望能够休养生息。
  但沈一贯他们有皇帝的支持,
  万历是直接表明态度,一定要在湖广地区,设立神机营,神机营是直属我皇帝的,老子要增加神机营的规模,你们管得着么,并且他还非常明确的要求,要恢复卫辉府的军备生产,老子的神机营必须要用世上最优良的火器。
  这令朝廷的利益集团,有些无所适从,没有跟上次一样,大家都统一对外,因为这一笔军备订单,并不与他们的利益冲突,到底这一支神机营部队是还未建立起来,利润也是额外多出来的。
  但是卫辉府军备生产死灰复燃,总是令他们有些心神难安。
  这令他们有些左右不定。
  不过他们见皇帝态度是如此坚决,心里寻思着,要是再反对的话,万一惹怒皇帝,又将辽东地区的军备丢给卫辉府,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们这些人只是默默的在后面支持反对派,并没有站出来直接反对,实在不行,他们也不会强求。
  而内阁也一直忍着都没有做声,不但没有做声,申时行还在暗中拱火。
  等到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时,内阁才递上一份方案。
  就是以缩减川贵湖三地的屯军规模为代价,来换取在湖广地区设立神机营。
  确保这不会增加财政的负担。
  这两边本就势均力敌,故此内阁此时一出手,直接就是一锤定音。
  就事论事,西南总是闹出幺蛾子,而播州杨家与川贵官员时常相互弹劾,这么下去迟早会出事,万历以此来稳定局势,其实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如果万历不特别要求卫辉府恢复火器生产,估计反对声没有那么大。
  但是万历还就是这么目的,内阁递交的方案通过之后,他就立刻下旨,让太仆寺额外拨出二十万两给卫辉府生产火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