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千万不要欺负肥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二十万两?
  大臣们又懵逼了。
  那个方案是说,在三地缩减同等得编制,然后用来这些编制来建立神机营。
  这就可以不增加户部得负担。
  但是可没有说让太仆寺拨出二十万两来给卫辉府下军备订单。
  尤其是你皇帝自己也说了,这个神机营是直属你皇帝得,那么就算拨款,也该是你内府占大头,凭什么让太仆寺全部承担,太仆寺可是国家部门。
  不满!
  朝中上下充斥着不满!
  真没有想到万历会来这么一招,这一下就砸二十万两出去,文官们都是气得直跳脚。
  你们这对帝商摆明就是私相授受啊!
  什么对付杨应龙,统统都是借口,你们就是要军备订单。
  可是你们吃得也太咸了一点。
  他们奈何不了万历,就开始向徐梦晹施压。
  可不能拨这么多钱给皇帝。
  你徐梦晹要这真这么干,那你就等着众叛亲离吧。
  而与徐梦晹有关得军方人士也不太愿意拨这么多钱,毕竟钱就这么多,拨这么多给南方,那北方怎么办,北方乃是明朝得防务重心,大多数军方人士都在北方。
  徐梦晹非常郁闷,他最近让徐姑姑和郭淡的绯闻,搞得是心乱如麻,没有关注这事,这下都不知该如何应对,他就没有想到,万历竟然会这么流氓,直接就下旨,都不跟他商量一下。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得,当初册封皇贵妃大殿,万历可是天天缠着他要钱。
  五条枪总部。
  “爷爷,孙儿帮你把淡淡找来了。”
  只见徐继荣大咧咧来到屋内。
  “哎呦!你倒是小声一点啊!”
  徐梦晹差点没有一巴掌拍过去。
  跟着徐继荣进来得郭淡,不禁摸了下鼻尖,道:“我没有这么可怕吧。”
  “你还有脸说。”
  徐梦晹没好气道:“这时候让人知道,我跟你见面,不得以为我跟你是一伙的呀!”
  徐继荣道:“爷爷,我们跟郭淡本就一伙得,我们京城双愚......!”
  “去去去,你玩你的去。”
  徐梦晹挥挥手。
  徐继荣郁闷地挠挠头,道:“爷爷,你跟淡淡谈,孙儿先去忙了。”
  “忙?”郭淡吸得一口冷气,道:“小伯爷,你忙什么?”
  徐继荣眸光闪动了几下,道:“你管我忙什么。”言罢,他就走了出去。
  “小伯爷他......!”
  “你先别管他。”
  徐梦晹摆摆手,道:“你没有瞧见,我这头发都愁白了么。”
  郭淡讪讪道:“伯爷,就您这一头白发,您要这么说,那跟耍流氓没啥区别啊!”
  “你小子......!”
  “伯爷息怒。”
  郭淡嘿嘿一笑,又道:“伯爷勿恼,这事其实很好解决。”
  徐梦晹忙问道:“如何解决?”
  郭淡笑道:“很简单,既然那些大臣不准您拨这么多钱给陛下,那您就以太仆寺得名义借给陛下。”
  徐梦晹一翻白眼,道:“这招要行得通,老夫还犯得着来向你请教,你知不知道,陛下现在都欠太仆寺十二万两没有还,这都还是账面上的,要户部真查起来,可不止这个数,只是陛下这回要二十万两,我怎么借啊。”
  所以说呀!信用是很重要得,肥宅就是太不讲信用了,不过...哪个皇帝讲信用。郭淡笑道:“伯爷请放心,这回一定还。”
  徐梦晹道:“真的?”
  “真的。”
  郭淡点点头,道:“我可以担保,但是账不能算二十万两,太仆寺与陛下平摊,其中十万两就算是陛下借的,还是十万两算是太仆寺拨的,如此一来伯爷也可以向同僚们交差,他们毕竟反对得是这钱太多,如今陛下自己出一半,他们应该无话可说了吧。”
  徐梦晹纳闷道:“既然如此得话,你直接拿钱给陛下不就行了。”
  “那当然不行。”
  郭淡笑道:“我得钱是用来应急的,陛下可随时调动,而太仆寺的钱,呵呵,区区二十万两,都还得大费周章,陛下真是可怜啊。”
  你小子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还陛下可怜,他若......!徐梦晹哼道:“你小子还真是会算账啊。”
  郭淡道:“陛下可就看中我这一点,要是这一点都剥夺了,那我岂不是一个废物了。”
  对于他而言,太仆寺钱放在那里也是放着,他的钱可是能够生崽崽的,当然是先用太仆寺的钱,另外,这还钱方式也是有很多种的,还银子那是不可能得,郭淡跟万历商量得是到时拿军备来抵账。
  徐梦晹思忖少许,道:“那...那以前借得.......!”
  郭淡笑道:“我只管这一笔账,至于以前借的,我觉得永远记在账上,对于伯爷您更有利,要是陛下下回再借的话,你至少有一个理由挡一挡。”
  徐梦晹犹豫好一会儿,道:“你这空口无凭。”
  郭淡错愕道:“凭据不应该找陛下么?”
  徐梦晹直翻白眼,道:“要是陛下的凭据顶用......咳咳咳,老夫身为臣子,怎能找陛下要凭据。”
  在他看来,任何一个人得凭据都比肥皂的要值得信任,肥宅借钱,丫真就没有还过,连这个想法都没有过,而且他可以做到无视前面得借据,继续去借。
  要信肥宅,绝对倾家荡产。
  反过来说,郭淡的契约,是绝对值得信任得。
  “好吧!好吧!”
  郭淡掏出一份契约来,递过去。
  徐梦晹木讷地接了过来,瞅了眼,又指着郭淡道:“原来你小子早就准备好了。”
  郭淡呵呵道:“我们做买卖常说一句话,这有备无患。”
  “原来你们......!”
  徐梦晹嘴一闭,但他已经明白过来,自己又被算计了。
  他小心翼翼得那份保证书收起来,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关于小女......!”
  不等他说完,郭淡便道:“伯爷,那事不急,我们先将这事了结了再说。”
  ......
  事到如今,徐梦晹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先跑去找御史张鹤鸣。
  他当然不会跟户部直接接触,毕竟他们都是独立得财政部门,户部是压不住太仆寺的,如果他去找户部,岂不是说太仆寺受户部管辖。
  王锡爵就是针对这一点改革,同一件事,管得部门太多,导致有油水的事,就大家都来管,苦力活,大家就都不管,相互推卸责任。
  目前主要是言官在闹,因为他们就是管这事的。
  “张御史,如今这圣旨都下来了,你们却让我抗旨,你们这不是成心刁难我吗,是朝中大臣先答应在湖广设立神机营。”
  徐梦晹见到张鹤鸣二话不说,先一顿抱怨。
  张鹤鸣忙道:“兴安伯请息怒,我们并非是让您抗旨,只不过这凡事得讲规矩,太仆寺乃是掌管国家马政,怎能说陛下要多少,就给多少,这二十万两着实太多了,陛下也没给出个依据。”
  “那倒也是,但是这圣旨已经下来了,我...我也难做啊!”徐梦晹叹了口气,道:“另外,这是多是少,总得有一个数啊!事已至此,我总不能一两银子都不拨给陛下吧。”
  张鹤鸣犹豫一会儿,道:“五万两。”
  “陛下要二十万两,你让我给五万两。”
  徐梦晹直翻白眼道:“你们这是要成心逼死我呀!”
  他这么一说,张鹤鸣还真不太敢把徐梦晹给激怒了,万一这老头一拍脑门,就直接给了皇帝,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于是问道:“那兴安伯认为给多少比较合适?”
  徐梦晹左思右想,道:“要说陛下是拿这钱去修宫殿,少给一点,我也是支持得,但这可是军政大事,我看至少也得给一半吧。”
  张鹤鸣犹豫再三,最终点头道:“可不能再多了。”
  其实以神机营的编制,十万两制备火器也差不多了。
  兵部算出来得账,差不多也是这个数。
  但郭淡比他们更早算出来,以现在神机营的编制,确实是这个数,但要以顶配的编制来算,那就要翻个番。
  徐梦晹跟他们谈妥之后,再去找万历。
  其实也就是万历安慰一下徐梦晹,说一些“爱卿是朕最信任的臣子”之类得屁话。
  出来之后,徐梦晹又跑去跟张鹤鸣他们谈,还是二十万两,十万两算太仆寺支出,另外十万两,算是皇帝借的,并且保证明年内府收上来税,就一定还。
  肥宅借钱,他能还吗?
  张鹤鸣哪里肯信。
  徐梦晹以官职做担保,要是万历不还,自己就引咎辞职。
  如此才说服张鹤鸣他们。
  他这么做,其实也是在威胁万历,你要再不还钱,那我就真干不下去了,您另请高明,万一是李三才他们的人顶上来,够你喝一壶的。
  在万历手下做事,确实不容易。
  可万历也觉得自己不容易啊!
  乾清宫。
  “难啊!”
  万历叹了口气,向郭淡诉苦道:“朕要个区区二十万两,都这么困难,朕这皇帝当着可真是不容易啊!”
  区区二十万两?你以前借个两万两,花得功夫可不比这少吧,看来你最近被我养得太肥了一点。郭淡赶忙道:“陛下请放心,这钱花出去,必将得到十倍的利润。”
  万历点点头,突然神色一变,严肃道:“但是首先得保证,此战务求必胜。”
  郭淡愣了下,问道:“陛下已经下决心打这一仗?”
  在此之前,万历并未表露出要不要打的决心,但这一笔军备订单是迫在眉睫,因为这可以给他们的海盗大军打掩护。
  万历点点头,道:“若非如此,朕也不会这么做,那杨应龙生性多疑,朕若在湖广设立神机营,他必将会做出应对,绝不可能束手就擒,那么到时朕就有理由铲除他。”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其实朕也不想做得这么绝,那杨家世代镇守播州,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只是那杨应龙太过嚣张跋扈,竟然连朕派去得官员都不放在眼里,俨然将播州看成是他杨家得,甚至还觊觎川地。”
  其实打不打,他也是一直都在犹豫中。
  关键还是郭淡为他解除后顾之忧,提供了利用货币来控制西南的办法。
  没有杨家也能够稳定住当地的局势。
  另外,他才二十多岁,自亲政以来,就没有干过一件大事,他也怕镇不住这些边陲大将,而那杨应龙最近几年敢这么跳,多多少少是有些轻视这位小皇帝。
  因为在张居正时期,那杨应龙可就不敢这么嚣张,万历心里清楚,对此是非常恨,说白了,你就是欺负我。
  若是他能够铲除杨应龙,埋葬土司制度,那谁还敢轻视他这个小皇帝,打这一仗对他而言,有着许多好处。
  可谓是名利双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