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全面展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老爷,您方才是不是答应的有些过于轻率?”
  郭淡前脚刚走,李成梁身边得管家便露出焦虑的神色,“陛下让老爷您去铁器作坊,生产火器,这...这是什么意思?”
  李成梁身边的管家,那肯定不是一般得人,带兵打仗都没有问题,关于皇帝处理回京得武将,其实有很多种套路,不管是要杀,还是要留,但从来没有哪个皇帝这么做过。
  要知道李成梁现在可是明军中的标志性人物,跑去一个铁器作坊当技术顾问,虽然给予股份,但也是一种侮辱啊!
  这士可杀不可辱啊!
  李成梁叹道:“老夫还有得选吗?”
  管家不禁喟然,若是有的挑,李成梁就不会回京了,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又道:“老爷,陛下安排您去卫辉府,会不会是为了西南局势?郭淡说得那笔军备订单,可都是给湖广神机营的。”
  李成梁皱眉思索半响,摆摆手道:“你也别瞎猜了,反正陛下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这种时候可不能再犯糊涂了。你立刻去准备,我们明日就去卫辉府。”
  这伴君如伴虎啊!
  去揣测皇帝在想什么,那跟作死没有什么区别。
  万一猜错了呢?
  李成梁现在无暇管自己的荣辱,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护他的几个儿子,避免被他连累。
  可他们哪里想得到,其实万历的意思真的很简单,就是让他过去赚钱的。
  这是一个全新得套路。
  也算是一种新玩法。
  这就是当初郭淡提出蚕食鲸吞的计划,其目的就是要一步步将这些在军中有着极高威望的大总兵与现在的利益集团做切割,然后组成以万历和商业为绝对核心的新利益集团。
  不然的话,万历根本就动弹不得。
  明知军政腐败也没有任何办法,人人都知道边镇存在这大量吃空饷的人,即便国库一直以来都不充裕,但还是得满足他们,因为你要去严查的话,那可能每个将官都有问题,全都杀了,那谁去打仗?
  让李成梁去卫辉府拿股份,其实就是换种方式给他们钱。
  不恰烂钱。
  咱们正儿八经挣钱。
  只要将这些大将军给笼络住,再针对军政改革,那可就轻松多了。
  郭淡唯一愿意去努力得,也就是改善军政,因为在这个时代,没有强大的军队,那么一切都是空中楼阁,一推即倒。海外他可以自己去打造,但是大陆上可也有着不少敌人。
  ......
  一诺牙行。
  “夫君,你们谈得怎么样?”
  寇涴纱问道。
  郭淡笑道:“看来宁远伯真的被吓坏了,一口就答应下来,也没有跟我讨价还价,早知如此,我给一成股份就好了,唉...真是失策啊。”
  寇涴纱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天不怕,地不怕,眼里就只有钱,人家宁远伯可瞧不上那点点股份。”
  郭淡嘴角一扬,道:“很快他就会后悔今日没有跟我讨价还价,多要一点股份。因为我打算让大峡谷在卫辉府挂牌,用不了多久,这两成股份就能够抵得上李成梁现有得所有家产。”
  “大峡谷挂牌?”
  寇涴纱疑虑道:“可是军备订单不是说有就有的,难以持续盈利。”
  郭淡笑道:“难道夫人忘记我们的海外计划需要大量的武器支持,而且我们在归德府拿下那多煤铁矿,不但生产军备,还生产民用工具。只要我们将这些资源、技术全部整合起来,那么大峡谷必将成为一个庞然大物,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赚钱。你派人传信小东,让他立刻统计出大峡谷得现有资产。”
  “我等会就去安排。”寇涴纱点点头,其实她对此还是不太理解,在她的印象中,打仗就是损耗,但是她有一点好,如果她不懂,她就完全以郭淡为主,反正郭淡怎么说,她就怎么做,不会去想太多,又道:“对了!夫君应该知道小伯爷最近开设了几家小伯爷学院。”
  郭淡点点头道:“你派人去净谷寺那边,跟慧明方丈他们谈谈,就说不要去在意小伯爷得举动。”
  “但是小伯爷请走我们不少老师。”
  “没有关系,我们再培养就是了。”
  郭淡耸耸肩,道:“小伯爷学院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完美补充,而不是竞争对手,因为我们针对得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而小伯爷学院针对得是一些商人家得孩子和地主家的孩子。
  而小伯爷学院将来也会为我们提供庞大得人才基础,这是好事,只不过那小子做得太气人了,都不吭声就直接挖人,好歹也给我一个暗示,让我有准备。”
  寇涴纱纳闷道:“这我也无法理解,以小伯爷和夫君你的关系,他犯不着如此。”
  郭淡呵呵道:“这其实也不难理解,他就是为了装逼,如果他事先就来找我们,由我们牙行出面,那人人都会看好,他要自己搞的话,别说外人,可就连潞王都笑话他,那到时成功,他就可以装逼了。”
  “原来如此。”
  寇涴纱顿觉有些哭笑不得,又问道:“夫君认为他一定会成功?”
  “必然成功。”
  郭淡道:“因为目前确实有这种需求,你也知道,不少商人都想让自己的孩子进净谷寺等寺庙、道观读书,只不过碍于传统,没有人敢这么做,小伯爷就无所谓,反正他也做不过不少蠢事。”
  寇涴纱点点头,笑道:“也许在他背后还有高人指点。”
  “这是肯定的。”
  郭淡又问道:“你最近有见过徐姑姑吗?”
  寇涴纱摇摇头,又道:“夫君,虽然这清官难断家务事,但若你有办法,就帮帮大姐姐吧。”
  郭淡稍一沉吟,道:“我们还是先忙完自己的事再说吧。”
  寇涴纱问道:“夫君打算先去卫辉府?”
  郭淡摇摇头,苦笑道:“你夫君不比那些大总兵,可以只顾自己的账本,我可还得帮陛下考虑,故此我还得想办法帮朝廷缩减开支,来弥补这额外得军备支出。”
  ......
  东阁。
  “卫辉府?”
  王锡爵惊讶地看着申时行。
  申时行点点头,道:“昨日傍晚李成梁给我捎来一封信,他今日就启程前往卫辉府,因为他已经接受郭淡的邀请,去卫辉府大峡谷铁器作坊担任什么技术顾问,帮助他们生产火器。”
  “这如何可能?”
  许国震惊道:“堂堂宁远伯去铁器作坊,这......。”
  以当前得传统观念来说,这就是不可思议得,真的是作践自己啊!
  申时行皱眉道:“事情可能并不是那么简单,陛下至今都还未决定由谁去管理那个神机营。”
  许国双目一睁,道:“如果陛下真的有意让李成梁过去,那足以表明,卫辉府的军备订单可能只是一个幌子,陛下是真的要对西南出兵。”
  “此事非常敏感,可不能妄自揣测。”申时行说着又是摇头一叹,道:“不过从目前看来,此事真是越看越不简单啊!”
  王锡爵点点头道:“这里面的确有许多诡异之处,我昨日去兵部走了走,与方尚书聊了一会儿,原来此次军备订单,陛下并没有让兵部负责,而是直接由陛下亲自负责,故此兵部至今都不知道到底这二十万两会怎么用。”
  ......
  ......
  沈府。
  “不知郭顾问今日造访,是有何事赐教啊!”
  沈一贯向郭淡笑问道。
  “不敢,不敢,大人这般说,可真是折煞郭淡啊!”
  郭淡赶忙拱手一礼,又道:“前些天全亏大人得鼎力支持,卫辉府才能够获得这一笔军备订单,今日晚辈是特地上门道谢。”
  “不不不!”
  沈一贯连连摆手,道:“我之所以支持陛下,那是因为我觉得那么做,有益于稳定西南局势,就算不放在卫辉府生产,我也会支持的。”
  “是是是,是晚辈说错话了,但不管怎么样,晚辈能够出任大明财政顾问,可都是仰仗大人您,晚辈今日特地为大人备上一份厚礼。”
  “我说过此乃我分内之事,你无须道谢。”
  话虽如此,沈一贯眼里却透着困惑,你没有带什么礼物来啊!
  郭淡笑道:“这一份答谢之礼,可也是属于大人你分内之事。”
  “此话怎讲?”
  沈一贯好奇道。
  郭淡道:“在神机营一事上,我知道许多大臣都表示财政困难,要缩减开支,并且得到广泛的响应,但是他们并未说到点上,如果大人能够真正的为财国库减开支,那么他们的言论便不攻自破。”
  沈一贯听得面色一喜,道:“你有办法为国库缩减开支?”
  因为当时大部分大臣都不建议扩充军备,主要原因就是国库吃紧,要休养生息,朝中几乎有七成得大臣是支持的,他们当时是被压制的,实在是万历利用杨应龙的所作所为逼着他们妥协的。
  所以郭淡要能够帮他想一个办法,减轻了国库负担,那么他们就能够用事实打对方脸,你们就会喊口号,干啥啥不行,你看看我,我们虽然支持陛下扩充军备,但同时我们也能够想到办法减轻国库负担。
  郭淡道:“就是藩王。”
  “藩...藩王?”
  沈一贯一愣。
  郭淡道:“谁人都知道,国家每年对藩王得支出,可绝不止二十万两。”
  沈一贯讪讪不语。
  这还用你说,问题是藩王宗室中,多半都是皇家成员,这谁敢动。
  郭淡自顾言道:“而自《宗藩条例》以来,给予了那些宗藩后代,自谋生路的机会,但是根据我了解,这令整个宗藩变得两极分化,有些宗藩富得流油,而有些则是活活饿死。
  故此《宗藩条例》并未解决这个问题,反而滋生出更多的问题来,其原因就在于,国家没有考虑到那些人有没有谋生的手段,故此大人可以上奏陛下,成立一个专门培训基地,培养他们寻求生计的手段。
  如果这能够成功的话,那么朝廷就有理由尽量限制宗禄,这将会为国库减轻许多负担。”
  沈一贯只是随便听了听,因为这办法谁都有,可问题是这会惹到陛下和皇亲国戚,道:“此法虽还不错,但我看来还是行不通得呀。”
  郭淡笑道:“大人没有试过又怎知道?”
  沈一贯神色一变,打量着郭淡,“难道说......!”
  郭淡点了点头。
  他的海外计划那不仅仅是当海盗那么简单,其中就涉及到藩王问题,郭淡认为必须要解决藩王问题,否则的话,藩王控制着大量的资源,会严重阻碍商品经济发展。
  随着海外计划得展开,郭淡要一步步的将藩王都赶去海外的岛屿上,为国内释放出大量的资源。
  之前一直未动,就是在等潞王府。
  一旦潞王府那边开始进行贸易,那么郭淡的整个计划都将全面展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