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原来你是在做慈善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方逢时正在兴头上,也坐不住,在大堂稍作休息之后,又让郭淡带着他去看看,这里是如何生产火器的。
  看罢,他和李成梁可都是啧啧称奇。
  方逢时又向郭淡问道:“郭淡,你这里一个月可以生产多少鸟铳?”
  “一个月?”郭淡迟疑了下,讪讪道:“尚书大人,我这里多半是按天算的,这一个月我也不太清楚。”
  “按天算?”
  方逢时一睁双目,又问道:“那你这一天能够生产多少鸟铳?”
  郭淡道:“目前大概在五十支左右,等到完全运作起来,应该可以达到每天生产一百到两百。”
  方逢时惊奇道:“一天就生产一两百?这如何可能?”
  郭淡笑道:“首先当然是我这里人比较多,其次就是鸟铳最难得技术,就是枪管得打造,这需要技艺高超的工匠,而目前流水线生产可以让这些工匠集中精力打造枪管,不用干其它的,到他们手里的已经是成型的铁片,不管是长度,还是厚度,都不需要他们考虑,而他们只需要将铁皮锻造成严丝合缝的枪管就行了,后面还有专门的人负责打磨。
  至于枪托这些非铁质得器件,我们都会外包出去,扳机这些也是有专门得生产线,到时组合起来就行了,故此刚开始可能慢一些,但是后来会越来越快,如果有需要的话,达到两百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种流水线生产,可真是匠心独运啊!”
  方逢时不禁是摇头惊叹。
  他方才已经看出一些门道,故此才有此一问,不曾想会这么夸张。
  这流水线生产,可以让那些技艺超群得工匠,专门处理最难的环节,其它的都不用管,而且每个工匠还带着两个学徒,这样一来,速度可是有着显著得提升。
  当然,前期不可能有这么快,但是等到前后环节都非常成熟之后,后期肯定是越来越快。
  李成梁道:“就打一天一百来算,这一个月就有三千,这....这都已经超过辽东军配备的鸟铳。”
  他越说越郁闷,我这刚刚罢免,你就这样搞。
  老夫是复出无望啊!
  方逢时哈哈笑道:“看来郭淡也并没有糊弄我们,有了这大峡谷,奶奶上阵也能赢啊!”
  郭淡忙道:“尚书大人,我能不能将您得这一句话作为我们大峡谷的广告词,今后宣传就用这句话。”
  方逢时怒瞪他一眼:“当然不能,你是想害老夫么,而且这也是你说得,可不是老夫说得。”
  开什么玩笑,这要传出去,他这兵部尚书还当不当,那些武将不得天天跟他闹啊。
  郭淡讪讪一笑。
  参观完之后,郭淡又备上宴席,为方逢时接风洗尘。
  “唉...又是如此!”
  李如松看着桌上放着的那几坛还未开封得美酒,真是生无可恋啊!
  但是没有办法,方逢时和李成梁都不太搭理他,坐在桌上也不太喝酒,光顾着聊火器的事,聊着聊着,两个老头还嫌他碍事,跑出去叙旧了,郭淡也趁机溜了。
  要平时在军营里面,谁敢开溜,可在这里,李如松可是谁都不敢留,还得好言相送。
  这都是爹啊!
  ......
  “还在发愁?”
  来到院外,方逢时笑吟吟地向李成梁问道。
  李成梁摇摇头道:“都怪自己糊涂啊,这一切也都是我咎由自取。”
  他对方逢时还是非常尊敬,毕竟当初方逢时可是他的长官,二人得交情也一直都非常不错。
  方逢时笑道:“我倒是挺羡慕你的。”
  李成梁稍显诧异地瞧了眼方逢时,“难道方才你说得都是真心话,你也想来这里当技术顾问?”
  方逢时点点头,道:“原本我今年就打算递上辞呈,告老回家,我在兵部也待了有些年,可是却毫无建树,你也知道我的为人,平时胆小懦弱,又贪生怕死,如今朝中是暗流涌动,我可是连声都不敢吭,天天坐在兵部打瞌睡。不过陛下的这一笔订单,倒是令我改变了主意,且看看再说。”
  带兵打仗,他不怕,政治斗争,他可是怕得要命,他平时真不太吭声,在朝中是最低调尚书。
  上回赈灾一事爆发后,他就打算辞职了,他觉得留在朝中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什么都干不成,不管你干什么都会有人反对的,别弄得后面,自己小命不保。
  但是发展火器,可是他最后得梦想,这事出来之后,他又打算看看再说。
  如果要打仗的话,那他就还有点事做。
  李成梁问道:“也就是你也认为陛下可能会对播州出兵。”
  方逢时道:“陛下自有陛下的用意,这可不能去胡乱揣测。”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道:“不过在我看来,不打就不可能解决问题,杨家只不过是其中一家而已,就算杨应龙急流勇退,还会有其他得土司顶上。”
  李成梁稍一沉吟,道:“那你认为如果要打的话,朝廷会派何人去?”
  方逢时摇摇头道:“这我哪知道,不过事先陛下曾询问过我,该派何人去湖广训练那支神机营,我举荐得是吴惟忠。”
  说到这里,他歉意一笑:“我知道令郎对此非常渴望,可若论练兵的话,戚家军是举世无双,并且他们更懂得如何使用火器。”
  李成梁点头笑道:“你的安排,总是能够令人心服口服啊!”
  戚继光那一派是依靠制度带兵,有道是,军令如山,有点像岳家军,而李成梁这一派更多是依靠个人威望。
  他们两个都在方逢时手下担任过将领,方逢时认为戚家军那一派的做法,要更加适合湖广的神机营。
  方逢时道:“其实郭淡说得一点没错,将来真正影响战争是在这里,而不是在将军得大帐,你若能安心在这里担任技术顾问,将来所立之功,可能不会亚于你坐镇辽东,陛下的这一番安排,也是用心良苦啊!”
  ......
  而与此同时,郭淡回到会议室,继续跟秦大龙他们开会,因为就规模而言,大峡谷已经打破现有作坊记录,架构非常庞大和复杂,这会议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开完的。
  他们夫妻双剑合璧,都开了足足七天得会议。
  直到一诺钱庄正式对外认购大峡谷的股份。
  “这么多人?”
  当周丰和曹达来到一诺钱庄时,发现这门外都挤满了人,不由得一惊。
  不是说很贵吗?
  “这会不会是郭淡请来得人。”
  曹达纳闷道。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个熟悉得身影从钱庄里面挤了出来。
  “臭小子。”
  曹达不禁喊道。
  那人抬头一看,急忙上前来,解释道:“东主,我是正好今日放假,可不是偷跑出来的。”
  此人乃是醉霄楼得酒保,名叫江田。
  曹达问道:“你跑这来干什么?”
  江田讪讪道:“我来买点股份。”
  曹达差点没有一巴掌拍过去,道:“你也有钱买股份吗?”
  什么时候酒保跟东主是一个级别得了。
  江田讪讪道:“我就买了一百股而已,就是图个新鲜。”
  “一百股?”曹达又觉得有些丢人,问道:“你说实话,是不是郭淡请你来的?”
  江田挠头道:“郭顾问为什么要请我来?”
  “......!”
  曹达和周丰相觑一眼。
  这时,辰辰突然走了过来,有些喘气道:“二位员外,真是抱歉,实在是太忙了一点,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二位员外多多见谅。哦,二位员外若是想认购大峡谷的股份,就去往后院,秦员外、陈员外他们都在那边。”
  哎呦!来晚了一步!
  曹达和周丰立刻赶往后院。
  来到后院,只见秦庄、陈平、胡渊、段长存、宋晖,这些卫辉府的大富商全都坐在里面。
  “你们还真是不讲义气,事先也不通知我们一声,就偷偷摸摸自个来了。”
  曹达进去就抱怨道。
  当初开会得时候,可都抱怨这股份太贵,如今全都跑来买了。
  秦庄笑呵呵道:“你们不也没有告诉我们,你们会来么?”
  “行了,行了。这些就别说了。”周丰一挥手,又问道:“你们可别说,一点都没给我们剩。”
  曹小东道:“目前还剩下一百万股。”
  曹达激动道:“就只剩下了这么一点?”
  段长存笑呵呵道:“我就卖了三千两,我现在可也没有什么闲钱,都投到汝州去了,主要是老陈和老秦买得多。”
  陈平腼腆道:“我手中刚好有点闲钱。”
  如今这胖子确实太招人恨了,他说话都得低声下气。
  秦庄也是呵呵直笑。
  郭淡一共才发售两成股份,结果他们两个就买了一成去。
  因为他们两个手中有得是闲钱,暂时也没啥地方可用,而一诺牙行和五条枪的股份,令他们是大为受益,最近又见郭淡拿着牙行投入进来的五万两,大规模建设大峡谷。
  显然是要大干一场,可比当初牙行还要猛一些。
  他觉得挺靠谱的,值得一搏。
  曹达立刻道:“周兄,你的钱都投在酒里面,这一百万股就让给我吧。”
  周丰哼道:“老子再穷,也不至于一万两都拿不出,别争了,一人一半吧。”
  曹达瞧了瞧秦庄、陈平,心里怒骂,你们这些个奸商!
  周丰又向曹小东问道:“怎么不见郭顾问?”
  曹小东道:“郭大哥和大小姐方才在这里坐了一会儿,然后就去大峡谷那边处理一些事宜。”
  曹达和周丰又相视一眼。
  他们心里在算计着,可人家郭淡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
  “老爷,郭淡抛出来的两成股份已经全都卖完了。”
  “这么快?”
  李成梁震惊道。
  管家点点头道:“我听说还有不少人在求购大峡谷的股份,老爷,您手中的股份真得就值十万两。”
  李成梁是呆若木鸡。
  早在几天前,郭淡就已经将股份转到李成梁名下,但是李成梁一直不相信这一张纸就值十万两,这是在扯淡吧。
  早知如此,当时真得跟郭淡好好谈谈,这一成就五万两,干什么也没这赚钱啊!
  ......
  “不到半日,价值十万两得股份,就被哄抢一空?”
  胡渡眨了眨眼,一脸不敢置信。
  许寒点点头道:“虽然其中大量的股份,是被陈平、秦庄他们认购了,但是光我们卫辉府的百姓,也买了近一百万股去,许多人就是图个新鲜。”
  王吉喉咙里面发出一声闷响,道:“也就是说郭淡半日就赚得十万两?”
  许寒道:“这也不能说赚吧。”
  “五万的东西,他卖五十万两,这不是赚又是什么。”
  王吉越说越激动,“我们在卫辉府这几年下来,都还没有他半天赚得多,可真是岂有此理,要不咱们也股份制?”
  胡渡叹道:“可谁会买咱们的股份?”
  .....
  大峡谷。
  “郭顾问,今日不是大峡谷的股份正式认购吗?”
  秦大龙一脸好奇地问道。
  郭淡一边视察着生产线,一边点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秦大龙道:“那你不应该在牙行主持大局吗?其实...其实这里的事也不急于这一时。”
  “啊?哦。”郭淡似乎在考虑什么事,一时还未反应过来,过得片刻,他突然问道:“你做过慈善吗?”
  “......?”
  “那你总该看人做过慈善吧。”郭淡又问道。
  秦大龙点点头。
  郭淡道:“那你有见过谁家发粮食,没有人去领的吗?”
  “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