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蜜月的副作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诺牙行!
  只见总经理办公室是人满为患,小小、朱尧媖、小安坐在小板凳,不,沙发上,目不转睛地望着正抱着寇承香的郭淡。
  “这说时迟,那时快,其中一名刺客使出江湖失传已久的十步杀一人,一刀刺向飞絮,而当时飞絮是根本反应不过来,呆若木鸡,眼看那刀锋直逼飞絮那挺拔、高耸、弹性十足......!”
  “嗯?”
  “咳咳,心脏,心脏。”
  郭淡突然反应过来,怎么从武侠变成了言情,定了定神,又道:“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使出我郭家的绝学,降龙十八掌,其中的一招龙战于野,一掌击毙那名刺客。”
  “姑爷,你可真是太厉害了。”
  小安激动地鼓掌道。
  门沿上靠着的杨飞絮,不禁震惊地看着小安。
  这你都信?
  弱智!
  “可惜这一招龙战于野,乃破釜沉舟之势,也就是说,此招一出,我门户大开,再无防备,故此不到必要时刻,我一般是不会使处这一招的,不过为救飞絮,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可就在这时,其余的那四名刺客,一起攻向我.....!”
  “啊!”
  小小捂嘴惊叫一声。
  杨飞絮一翻白眼,还有一个。
  “就在这危急时刻,我使出了......。”
  “狮吼功。”
  小安立刻道。
  郭淡咦了一声:“你怎知道。”
  “我们早就听说了。”
  “不错。”
  郭淡点点头,道:“我使出了我郭家第二门绝学,狮吼功,此招可震慑敌人心魂,将他们的攻势化解于无形之中,我又立刻使出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潜龙勿用,飞龙在天、见龙在田,将其余四名刺客一一击毙。”
  “精彩!真是精彩!姑爷,你能教我几招么?”
  小安是激动不已啊。
  “当然不能,你又不姓郭,我都说了,这是我郭家绝学。”
  郭淡摇摇头,又叮嘱道:“另外,这事我可就跟你们几个说说,你们千万别传出去,要是让那些人知道我身怀绝世武艺,下回会派更多人来的。”
  “省得!我们省得!”
  “行了,你们快去工作吧。”
  “哎!”
  杨飞絮为了保持高手风范,故作不屑于与郭淡争辩,但是当她见到朱尧媖出得门来时,还是忍不住小声问道:“你相信他的话?”
  “不太相信。”朱尧媖摇摇头,但话锋一转道:“不过他说得倒是挺精彩得,听着也很有趣。”
  杨飞絮还能说什么,唯有尴尬一笑。
  就在这时,只见徐继荣、朱翊鏐、刘荩谋、关小杰,几个混蛋闯入办公室来。
  “哈哈.......淡淡,你老实说,你是花了多少钱,明明是吓得坐在地上大叫,却传出什么狮吼功,可真是笑死我了。”
  徐继荣一进来,便肆无忌惮地嘲笑起郭淡来。
  郭淡怒骂道:“你听哪个王八蛋造谣污蔑我。”
  朱翊鏐怒道:“你好大胆子,竟敢骂本王。”
  “靠!我什么时候...等等,难道是小王爷您说得。”
  “正是”
  朱翊鏐点点头,道:“你可别忘记,本王在潞王府可是有不少人,我的人亲眼见到刺客都还离你有几步远,你就自个吓得摔倒在地。”
  刘荩谋道:“我看是有人传岔了,那狮吼功应该是刺客的绝学吧。”
  “哈哈哈......!”
  “咳咳咳,小小,快把门关上。”
  “哦。”
  这门刚刚关上,徐继荣就是一声叹息道:“淡淡,要是知道你会遇刺,本小伯爷就跟你一块去了,他们杀的你,装逼得是本小伯爷,嘿嘿......!”
  刘荩谋道:“你凭什么装逼?”
  徐继荣道:“我的手段你没有见识过么?就那几个小贼,本小伯爷是一拳一个,不过要等到淡淡被打趴在地,我再出手,如此便可装得一个大逼。”
  郭淡眼眸一转,是呀!下回可以带着这蠢货出门,顺便让他帮我挡上几刀,反正这家伙皮糙肉厚。
  ......
  关于郭淡遇刺,早就传遍京城,故此在郭淡回来之后,不少人都前来看望,一时间牙行是热闹非凡啊!
  郭淡也没法工作,天天就顾着招待他们。
  好在有寇涴纱。
  眼看年关降至,要忙得事,可是不少啊!
  ......
  而那边万历也没有闲着,在见过郭淡之后,他就立刻下旨,正式任命吴惟忠为湖广神机营指挥使,同时,也正式指派沈鲤前往归德府担任知府。
  沈鲤前往归德府,这个其实是板上钉钉,在讨论得时候,万历很明显就是偏向申时行得。
  关键是吴惟忠。
  之前发生刺杀事件,万历是要求延后再议,大臣判断,万历是想息事宁人,但是在见过郭淡之后,他议都不议,就直接任命。
  肯定是郭淡跟万历说了些什么。
  殊不知郭淡连屁都没有放一个,万历这么做的原因,就是希望他们认为是郭淡在推动此事,而他只是在左右横跳,犹豫不决。
  并未下定决心,打还是不打。
  给大家都保留了一些幻想。
  不过户部侍郎李三才还是给万历上了一道奏章,表示今年国库税入将锐减三成,明年要缩减开支,其意也就是告诫皇帝,你别乱来,这户部拿不出钱来的。
  此时更应该休养生息。
  同时也借此引入他的一些财政主张,这税入锐减的原因就是那一场危机,而那场危机得起因于水患。
  关于治理河道,这个已经由关税那些负责,石星他们也都在加紧治理。
  李三才要求改革赈灾制度,给地方上留有更多的赈灾粮,尤其是一些经常发生水灾的地方,因为他发现这赈灾粮调来调去,其中得损耗,要比赈灾的粮食多多了,而且临时调动太多,账目变得很乱,难免有人从中浑水摸鱼,就还不如就地囤放,如此便可减少损耗。
  关于这一点,也得到王锡爵得大力支持。
  他当初就是想针对赈灾制度进行改革。
  万历也终于批准了。
  反正他现在也不差那点钱。
  不过由王锡爵来主导,李三才辅助。
  李三才虽有不满,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虽然那道奏章是他上的,但确实是王锡爵先提出来得,而王锡爵还因此差点连乌纱帽都丢了,这万历肯定补偿王锡爵的。
  “不知大人打算怎么做?”李三才来到东阁,向王锡爵询问道。
  王锡爵是一脸轻松道:“找我大明财政顾问。”
  “......!”
  李三才一脸错愕地看着王锡爵。
  这是我们的职责,你去找郭淡干什么。
  王锡爵笑道:“李侍郎,你我得想法差不多,免除或者延缓灾区的税赋,减轻百姓得负担,同时增多当地的赈灾粮,避免不必要得损耗,以及可以及时救助百姓,可是你说,就这么几点,满朝文武中,就你我二人能够想到吗?”
  李三才忙道:“当然不是。”
  “那为何你我就提出来?”
  王锡爵道:“其实很简单,因为这说来容易,做起来难啊!朝廷需要粮食,地方需要粮食,百姓也需要粮食,可粮食就那么多,该怎么分配才合理?这非你我擅长的,而我们的财政顾问最擅长得就是计算,若是先由财政顾问帮我们算个明白,那我们做起事来,自然也是事半功倍啊!”
  李三才虽然有些不甘心,他也是挺骄傲得一个人,但在算账方面,他自知不如郭淡,点点头道:“大人言之有理!”
  王锡爵已经不是第一回与郭淡合作,他越发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妥,反而对国家,对百姓非常有利,况且郭淡现在本就是大明财政顾问,让他来帮忙,也是合情合理得。
  ......
  这话说回来,今年得这场危机,其实是朝廷与郭淡之争,双方都是采取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策略。
  朝廷当时为了彻底击垮郭淡,是不惜一切代价就救济归德府,而郭淡也直接休克来制造这一场危机。
  可这结果出来之后,朝廷是损失惨重,损耗不少存粮,国库税入又锐减,而郭淡不但没有赔,反而因此大赚一笔,并且渗透了整个运河地区。
  一诺牙行。
  “夫君,如果不算我们在四府的税收收入,今年我们的运营收入比往年增多了三倍,我们的投资回报也翻了一番。”
  寇涴纱拿着一份财务报告向郭淡说道。
  虽然危机爆发时,牙行丢了许多业务,收入几乎降至为零,但是海外计划的成功,他们拿着万历的钱,购买了大量的货物,这里面可都算运营费的。
  而且这可都是大宗商品,运营费是其它买卖都不能比得。
  而钱庄、信行、五条枪也都因为海外计划在赚取着暴利。
  “夫君,如今我们手中有不少银两,要不今年派发一些红利,以此来增加股东们对我们的信心。”寇涴纱又道。
  “不可能,也许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郭淡是直摇头。
  寇涴纱错愕道:“为什么?”
  郭淡道:“目前购买我们股份的人,多半都是一些大富商、大地主,你给他们派红利,他们只会钱存起来,因为他们也不需要用什么钱。
  但这对我们非常不利,如今只要在市场流通的钱,都将被我们支配,而放到被褥下面的钱,跟我们是毫无关系,这不是在派发红利,而是在亏钱。
  那么反过来说,越多的钱购买我们的股份,就是有越多的钱投入到市场,被我们支配,那我们就是在赚钱,与其派发红利,还不如增发股份。我打算今年增发两千万股,其中一千万以红利的形式,分给股东们,而剩余得一千万,其中三百万放在京城出售,还有七百万放到南京出售。”
  “南京?”
  寇涴纱美目一睁,道:“还能这样做?”
  郭淡笑道:“为何不能,我们在江南的资产抵上七万两是绰绰有余,也是时候将江南地区的存银给套出来,反正越多的银子投入到市场,我们就越富有。”
  寇涴纱真没有想到,这股份都还能离开京城的?
  “呕...!”
  寇涴纱突然捂住嘴。
  郭淡忙道:“夫人,你没事吧?”
  寇涴纱摇摇头,然后捂住嘴起身跑了出去。
  这一幕似曾相识啊!
  郭淡立刻站起身来,来到门前,向杨飞絮问道:“飞絮,你知道居士现在在哪里吗?”
  杨飞絮点点头,道:“云霞观。”
  郭淡道:“你帮我去一趟云霞观,就说涴纱身体不适。”
  “知道了。”
  杨飞絮转身便离开了。
  郭淡立刻又去到洗漱室那边,刚到门前就见寇涴纱从里面走出来,他急忙上前,“夫人,你没事吧。”
  “别碰我。”
  寇涴纱愤怒的打开他的手。
  哇!有经验就是不一样,这么快就反应了过来。郭淡嘿嘿道:“夫人,这真不能怪我,你应该知道的,我一直都非常小心翼翼,只不过在我遇刺后的那几日,你我都非常尽兴,记得当时你抱得我那么紧,我就是想抽也......!”
  “你还说。”
  寇涴纱面红如血,不仅又狠狠拍了下郭淡的胸膛。
  “不说不说不说了。”
  郭淡傻笑地直摇头。
  “但愿这不是真的。”寇涴纱显得极为懊恼。
  每回关键时候,就来这事,上回牙行腾飞之际,她就因为怀孕完美错过,明年海外计划肯定是要起飞,她又这样,她是真的不想生啊。
  原本她非常小心谨慎,可是在那蜜月期间,二人如胶似漆,水乳交融,一不留神,结果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