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 遍地开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床单破了个洞!
  这可是一件非常复杂且关乎到隐私的案件。
  而当事人只有两个,就是郭淡和杨飞絮。
  郭淡对昨晚得事,非常模糊,他只是依稀记得自己驰聘的英姿,那么杨飞絮便是那唯一的知情者。
  于是郭淡打算将杨飞絮找回来,好好问问她,为什么自己的床单会破了个洞,必须得给他一个解释。
  “等等!”
  郭淡突然叫住刚刚出得门去的护卫。
  那名护卫又回到厅内,疑惑地看着郭淡。
  郭淡张了张嘴,眉宇间透着挣扎之色,不禁又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纸条,上面只写着一句话---大恩不言谢。
  “追就不用了。”
  郭淡突然将纸条握紧,道:“你调派一队人过去协助杨校尉吧。”
  “遵命。”
  那名护卫抱拳一礼,便退了下去。
  郭淡起身来到城墙上,望着已经冉冉升起的朝阳,却是愁上心头,心道,飞絮呀飞絮,想不到你比我还要贪心,是任务也不肯放弃,就这种子也想要,我倒是不介意被你上,可你也不动脑子想想,万一你真的要怀上了,你怎么去执行任务啊!不过...不过你的命运,还由你自己来决定吧。
  其实在卫辉府郭淡提出杨家后代的问题时,杨飞絮就一直为此苦恼着。
  她当然不甘心就此作为人妇,她现在什么功绩都没有,就这样脱下飞鱼服,放下绣春刀,她是决不能接受的。
  而这个计划,更是加剧了她的这种苦恼。
  这个机会可真是千载难逢得,她肯定是不愿意放弃的,但是杨家也就她一根独苗,此去暂不知凶险,如果不做些什么,她觉得好像也对不起父亲,对不起杨家。
  虽然她父亲早早就离开她,但是一直都是她父亲在引领着她,她遇到任何问题,常常都会想,如果父亲在的话,他会怎么做,但是这一回,她完全不知道如果父亲在世,会让她怎么选择。
  这两日对她来说真是度日如年。
  于是她想到这个办法,一箭双雕。
  这都是郭淡当初戏言,自己乃是杨飞絮唯一的选择。
  但是杨飞絮觉得郭淡那番言论,好像挺对得,别得家庭是不可能接受自家女人在外面抛头露面,唯有郭淡并不介意这些。
  她虽然也做了这一手准备。
  但仅此而已,其实就在昨晚,杨飞絮也并未真正下决定,到底该怎么做,是郭淡决定让她去执行任务后,她才是鼓起勇气将媚药下到酒里面,这里是有冲动的成分。
  因为没有多少时间让她去深思熟虑。
  而她这么做,图得多半是一个心安,虽然昨晚郭淡战斗力爆棚,但也就一晚而已,鬼知道能否一击即中,十几亿大军上去也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没的,这种几率是非常大的。
  但如果不这么做,她就无法心安理得地去执行任务。
  故此她才没有去想到时挺着大肚子怎么执行任务。
  她只求无怨无悔。
  郭淡不禁又是长叹一声,嘀咕道:“这到底是什么鬼药,回味都快淡出鸟来了。要不要再追她回来,多睡几晚上,这样会保险一些,以免功败垂成。”
  当然,这也只是他的一番戏言,虽然这让他多出一丝牵挂,但是他觉得如果他将杨飞絮给找回来,那杨飞絮估计会恨他一辈子。
  话说回来,每个人都有追求梦想的权力,郭淡也一直在追求自己的梦想,也为此放弃很多,他可也没有想过所有人的都围着自己转,那他过着也累啊。
  接下来两日,郭淡就在处理一件事,就是计划如何扶持李旦。
  说到底就是砸钱。
  有钱就有船队,有钱就有人马。
  郭淡会暗中出钱支持李旦,并且将来还会给他提供战船和火炮。
  李旦当然非常开心,这可真是鲤鱼跃龙门,有了郭淡的支持,那就是横着走也不怕,哪个海盗,能有这种财力。
  说得稍微夸张一点,郭淡的财富都可以去与日本整个国家比较。
  虽然日本有银矿,但是那只是货币而已,真正的财富是生产力和生产资料。
  而如今郭淡可已经到了井喷的时期。
  开始爆发了。
  一诺保险的普及就很好的证明这一点。
  在这个通讯不便得时代,想要大规模普及保险几乎是不可能的。
  整个大明唯有朝廷和郭淡能够做到。
  这也是为什么郭淡当时强调只承包运河区域,偏远地带并不承包,首先当然是偏远地区没有那个必要,其次就是郭淡的钱庄、信行已经遍布整个运河区域。
  同时又有五条枪的协助。
  只要郭淡将规则定好,立刻就能普及。
  朝廷都没有他这效率。
  厚积薄发不过如此啊!
  南京。
  一诺牙行。
  “抱歉,各位真是抱歉,股份已经全部被认购完。”
  寇义来到大堂,朝着一群大富豪拱手言道。
  大地主孙贺天当即起身愤怒道:“我孙贺天都还没有买,怎么能够就卖完了?”
  他愤怒是有理由的,他可是一诺牙行的大客户,同时又是富甲一方的大地主。
  “不错,七百万股份啊!可是足足有七万两,哪卖得了这么快?”
  “是不是你看到这么多人来买,故意想抬高价钱?”
  ......
  众人表示非常不满,同时也充满着怀疑。
  股份也货物,他们也就是晚来了小半天,结果就没了。
  这可是足足有七万两啊!
  这锅寇义可都不敢背呀,要是让郭淡信了这话,那他会死的很惨的,赶忙解释道:“哎呦!各位贵宾,如这种事我怎敢欺瞒各位,真得全部卖完了,其实各位只要稍微去打听一下,就知道我真的没有说谎,还未开门之前,就已经有不少人在此等候,都是让他们给买走了。”
  这些富豪们是面面相觑,不禁信得几分,能够买股份的人,都肯定不是一般人,他们肯定也都认识的,只要打听一下就能够知道哪些人将股份给买走了。
  但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寇义赶忙又道:“各位也先别苦恼,我们牙行最近还要推出另一种商品,唤作一诺保险,有了我们一诺保险,各位再也不用害怕天灾了。”
  大家皆是大惊失色。
  这天下竟有如此神物。
  连天灾都不用害怕。
  ......
  ......
  当郭淡决定在南京出售股份时,许多大股东都觉得这不可思议呀!
  毕竟一诺牙行的总部是在京城,大部分业务在卫辉府,南京就只有一个分行,人家能买吗?
  花这么多钱买一张纸,连看得东西都没有。
  但是他们的担心显然是多余得。
  七百万股份在一个时辰内就被哄抢一空。
  场面比京城要火爆多了。
  其实关于一诺牙行的股份制,早就在南京传得家喻户晓,对于股份制创造的神话,江南商人更是如数家珍。
  因为事实就在他们眼前,并且让他们深有感触。
  如金玉楼东主周丰,他当初花一万两购入牙行的股份,这才几年,他手中的股份已经帮他赚得十万两。
  还有许多以前名不见经传的京商,就因为当初不小心买了一些股份,后来又用股份套出现金去做买卖,如今都发达了。
  可以这么说,京商完全就是凭借着一诺牙行的股份制,开始与江南商人旗鼓相当。
  江南商人都非常羡慕。
  咱们江南商人竟然被一群京商给赶上了。
  可真是奇耻大辱啊!
  如今可算是轮到他们了。
  毕竟江南的商业氛非常农业,江南商人也是见多识广,非常容易接受新事物,当他们听到一诺牙行的股份将在南京出售,立刻就将银子给准备好了。
  可惜太少了一点,大多数富豪都没有抢到。
  而同时一诺牙行也借着股份制刷屏之际,推出一诺保险,这立刻又引起极大的轰动。
  要知道江南不仅仅是商业发达,农业也非常发达,仅仅是第二日,各大乡绅就都跑来一诺牙行询问详情,比京城那些乡绅可是要快多了。
  而南京只是一个缩影,一诺保险在整个运河区域是遍地开花。
  绝大多数人都非常拥护一诺保险。
  大家根本就不担心,一诺牙行会不守信用,郭淡当初花一百万两拯救卫辉府,至今都还在各州府流传,人家郭淡能贪他们这一点钱吗?
  但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这钱还真是不少。
  哪怕只有五成得人购买一诺保险,可都是一笔巨款,不过大多数都是粮食,不管是地主,还是农夫,都是用粮食去买保险,都可以说几乎就没有用银子买的。
  因为粮食年年都有,这银子用出去可就没了。
  再加上各州府必须在今年内将预备仓填满,郭淡等于在短短时间内,手中就握有大量的粮食。
  这么一来,等于他手中同时握有货币、粮食和武器。
  正如他自己所言,现在谁要敢跳,他就敢扁谁。
  另外,这回倒是没有人暗中给他添乱,各州府都非常配合,因为这是朝廷决定的,保险仓是从预备仓改过来的,还是属于朝廷制度,只不过暂时承包给郭淡,但是不少人对此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一诺保险出现之后,基本上这天灾跟他们这些官员没有关系。
  要知道天灾发生时,里面可是大有油水啊!
  许多官员,大地主,就是依靠天灾发横财的。
  但是归德府的事,令他们又有一些心有余悸,当时可是许多官员都被抄家,而且朝廷最近不断发出风来,要完善赈灾制度,他们觉得作为一个临时方案,倒也不错。
  反正目前朝廷也抓得严。
  就算发生天灾,他们可能也不太敢顶风作案。
  ......
  京城。
  “夫君,你回来了,那边的事......!”
  寇涴纱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刚刚回到家的郭淡一把给抱住,似乎还听到抽泣声。
  “夫君,你这是怎么呢?”
  寇涴纱有些吓到。
  “夫人,我...我被人睡了。”
  郭淡哭诉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