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战争与资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被人睡了!
  就是这么简简单单得四个字,包含着多少得辛酸和泪水,足以让人闻着伤心,见者流泪!
  可惜冷若冰霜地寇涴纱并未表露出太多的同情,她只是感到好奇。
  “......早上起来,我就...我就发现床单破了个洞。”
  郭淡是掩面抽泣地将这事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寇涴纱。
  至于具体细节,他当然没有说,因为他也就不太清楚,他只是依稀记得,挺拔、弹性十足。
  习武之人果真不一样。
  说罢,他略显心虚地瞧了眼寇涴纱,只见寇涴纱凝眉不语,心中更是有些慌,赶紧端起一杯茶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夫君,我知道你受了委屈......!”
  “噗!咳咳咳!”
  寇涴纱刚刚开口,郭淡就呛了个半死。
  他一抹嘴,问道:“夫人也觉得我受了委屈。”
  寇涴纱点点头,道:“飞絮这么做的确不对,再怎么也不能对夫君你下药,不过她...她可能也是一时冲动,而且情有可原,我还是希望夫君你能够饶恕她。”
  “......!”
  “夫君?”
  寇涴纱见郭淡呆若木鸡,不禁也有些心虚,道:“夫君,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
  “啊?”
  郭淡惊醒过来,激动道:“夫人,你有没有搞清楚状况,现在是你的夫君跟别的女人睡觉了。”
  寇涴纱却是一本正经道:“其实我并不反对夫君你跟飞絮好,因为有她在你身边,我心里也更加放心,如果她将来嫁给别得男人,那到时谁来保护你?只不过...只不过飞絮出身锦衣世家,委身与你做妾,好像有些亏待了她。”
  “她亏了?”
  郭淡直翻白眼,道:“夫人你...哎呦,我真是被你气死了,你可知道这世上想睡我的女人有多少吗?那真是比黄河里面的鱼还要多,可是我为了你,是守身如玉,而你却是如此通情达理,这让我的守身如玉,变得是一文不值。”
  寇涴纱沉吟少许,道:“夫君的意思是,我应该跟你吵架吗?”
  “当然...当然不是。”
  郭淡自己先乐了,不禁感慨道:“我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寇涴纱听罢,突然明白过来,笑道:“夫君,我之所以不介意,首先是因为,我自问做不好一位贤妻良母,其次,就是因为我相信夫君。”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将郭淡感动得稀里哗啦,哽咽道:“要不是夫人你怀孕了,我真得想被你狠狠睡一次。”
  “......!”
  .....
  翌日一早,郭淡便入宫面圣。
  要知道他在天津卫可是得到一个非常惊人的消息。
  “倭国?”
  万历虽然已经从郭淡的心中得知了这消息,但亲耳听到郭淡说出来,也还是气不打一处,道:“就那弹丸之地,也敢窥探我大明,莫不是他们欺朕宅心仁厚。”
  被蒙古打也就算了,毕竟蒙古也曾辉煌过,而且一直以来北方民族与中原王朝经常发生战争,但是倭国......!
  真要被倭国打,那可真是丢人现眼啊。
  其实在历史上,万历也真不想信倭国敢进攻朝鲜,进而想入主中原,之前还都认为朝鲜在骗他们,但也正是因为过于轻视,为此付出不小的代价。
  郭淡如实禀告道:“回禀陛下,根据情报来看,这应该不会有错。”
  万历真是越想越生气,这太侮辱人了,道:“咱们海盗大军什么时候能够建成,朕第一件事就是要灭他倭国。”
  犯我肥宅者,虽远必诛。
  郭淡害怕万历过于冲动,赶忙道:“陛下,那倭国土地贫瘠......!”
  “可你不是说倭国有银矿么?”万历立刻说道。
  “......!”
  郭淡愣了愣,感情你是惦记上人家的银矿,赶忙道:“那倒是得,可是想要在短时间内建成一支海盗大军是不可能的,故此我们暂时无力进攻倭国。
  而且当下局势对我们其实有些不利,因为我们现在同时要面对三方的压力,一方面来自西南,一方面来自吕宋,还有一方面则是倭国。”
  万历突然也冷静下来,这猛虎也架不住群狼啊!如果三方同时开战,虚弱大明可能真的扛不住,不禁又是愁绪满面,在龙椅面前,来回踱步,道:“你的计划朕虽然已经批准了,但是朕以为你这计划过于复杂,且多半是投机取巧,能成功与否,犹未可知,这关乎朕的江山,朕也不能寄望你的这个计划能够成功。”
  郭淡也深知他那个计划的充满着不确定性,忙道:“陛下圣明,卑职得这个计划,主要是针对海外贸易,但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要先解决西南问题,而且要速战速决,就算卑职的计划失败,我们还是能够集中精力对付倭国,另外,如今卑职通过保险,已经弄来不少粮食。”
  这攘外必先安内,湖广神机营已经刺激到杨应龙,现在想要再后悔,也已经是来不及了,如果外面先发生战事,内部再乱,可是非常致命得。
  “但是要训练出一支精兵,也是需要时日得,此事还需再等等。”
  万历在国家大事上面,还是非常冷静得,只要你别用银子去刺激他,他就不会犯浑,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哦,朕已经安排潞王前往天津卫就藩,如今这情况,有潞王在那里坐镇,朕也比较放心。”
  郭淡已经见识到潞王的另一面,潞王不是蠢,其实他自小也被李太后培养,当做万历的一个保险,他只是知道,他不能对政治感兴趣,故此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吃喝玩乐上面。
  要是朱翊鏐去了潞王府,还能够帮助徐渭分担一些压力。
  对此他并不反对。
  他也非常清楚自己的职责。
  就是赚钱。
  郭淡又道:“陛下,不管我们的计划能否成功,但是那些贪婪得弗朗机人多半是要对澎湖下手,至少我们能够借此大赚一笔。”
  万历一听,顿时来精神,道:“此话怎讲?”
  郭淡充满诱惑地说道:“一旦吕宋那边发生战事,海外贸易必然会受到影响,到时那些商人手中囤积着大量的货物,价格必然会降低,我们可以趁机收购他们手中的货物。
  而一旦我们收购了货物,必然就没有货物出海,到时那些从事海外贸易得商船也必将会遇到牵连,我们亦可对他们进行收购,这样能够加速我们的海盗大军得建设。”
  他跟万历、徐渭他们还是不一样,他永远思考得是怎么赚钱,不管是打仗,还是赈灾。
  万历听得眼中一亮,道:“此计甚妙啊!”
  你跟他说这个,他可就很有兴趣。
  ......
  “什么时候回来的?”
  当徐姑姑见到郭淡出现在办公室时,不免感到有些诧异。
  “昨日晚上到的。”
  郭淡习惯性地坐在了徐姑姑对面。
  徐姑姑下意识地往门前一瞥,“怎么不见飞絮?”
  郭淡道:“她去执行任务了。”
  “是吗?”
  徐姑姑微微一愣。
  郭淡点点头。
  徐姑姑只是点了下头,又道:“近两日各地都传来消息,你的保险仓在许多州府都取得成功......!”
  郭淡打断她的话,“你为什么不好奇飞絮去执行什么任务?”
  徐姑姑笑道:“如果你愿意说,我又何必问呢?”
  “那倒也是。”
  郭淡点点头,又道:“可能如今的玩法与以前不一样了。”
  什么叫做玩法不一样了。
  徐姑姑递去两道询问的目光。
  这时,寇涴纱突然走了进来,“夫君,你回来的正好,这是账房那边刚刚统计出来的,目前我们只能调出二十万两,但是到今年年底,我们能够调出五十万两来。”
  郭淡沉吟片刻,道:“将二十万两先拨给大峡谷,其余得钱全部调往泉州。”
  徐姑姑惊讶道:“大峡谷不才刚刚接到二十万的火器订单吗?怎么又?而且你调这么多钱去泉州干什么?”
  郭淡笑道:“因为那边可能会发生战争。”
  徐姑姑美目一睁,突然领悟到,郭淡嘴中得“玩法不一样”是什么意思。
  郭淡也没有隐瞒,自嘲道:“如果战争是一个粪坑的话,那么我们商人便是一群苍蝇,必然会飞过去的,佛祖也拦不住。”
  寇涴纱当即翻了下白眼。
  真是恶心。
  徐姑姑却是笑道:“这可真是一个不错的比喻。”
  她知道郭淡是暗示在新得玩法中,将会肮脏的勾当,而他也不再是一个奉公守法的商人。
  郭淡也不再对徐姑姑隐瞒,他告诉了徐姑姑有关潞王府的秘密,因为他知道可能很快就瞒不住了。
  其实这个徐姑姑早已经猜到了。
  至于他那个计划,倒是还没有跟徐姑姑说。
  现在八字都还没有一撇。
  虽然郭淡一直都在避免卷入到政治斗争中,并且对此是深感惧怕,但是战争的话,他是绝不会缺席得,甚至可以说,没有战争就没有资本。
  而资本不去推动战争,那也是不合格的资本。
  也就是说,资本将开始投向了战争的怀抱,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得,即便沈万三帮助明太祖的故事是真的,那也不能算,性质也根本不一样。
  一个大粪坑的雏形已经渐渐形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