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臣高一尺,帝高一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已经是万历第N次跟郭淡提议要股份制了。
  郭淡一看万历那表情,就知道这回万历是下定决心,拦不住了,问道:“陛下指得是让马赛股份制吗?”
  万历稍一沉吟,点了点头。
  他对于钱,还是非常小心得,先拿马赛试试水。
  郭淡立刻道:“陛下,关于马赛......!”
  不等他说完,万历便道:“当初你们牙行股份制的时候,可还远不如马赛,可如今你们牙行的一成股份就值上当初整个牙行,马赛得收益的确稳定,但是这股价也会涨啊!”
  这里先买一笔股份,等股价上涨,这钱还是一样多,纯赚一笔。
  哎呦!看来他已经理得非常清楚,不太好忽悠了。郭淡赶忙道:“陛下圣明,不过陛下打算怎么股份制?因为股份制得确定大股东,是以卑职的名义吗?”
  万历斜目瞅了眼郭淡,心想,你小子可真是狡猾透顶,若以你的名义股份制,哼,这涨得肯定又是你们牙行的股价,总是想搭朕的顺风船,岂有此理。他咳得一声,道:“就以皇家马场得名义来股份制吧。反正大家心里也都已经知道了,马赛是属于朕的,用不着再遮着掩着。”
  郭淡岂不知万历的小心思,这得顺着肥宅,毕竟肥宅现在有些膨胀,又问道:“那不知陛下打算算多少钱?”
  万历带着一丝期待道:“一百万两如何?”
  “......!”
  郭淡当即有些无语,这可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但凡有一粒花生米,也不至于醉成你这样啊!
  万历见郭淡不语,稍显尴尬地问道:“怎么?是太多了吗?”
  “呃...确实多了不少啊。”郭淡讪讪道。
  万历郁闷道:“那你说值多少?”
  郭淡思忖良久,道:“陛下,三十万两。”
  万历听得勃然大怒,激动道:“朕记得你当初还说值五十万两,怎么现在还变少了。”
  郭淡道:“陛下,这都怪五条枪啊!”
  万历纳闷道:“这跟五条枪有何关系?”
  郭淡道:“如果是当时股份制,确实可以算五十万两,因为在当时我们牙行收益也不如马赛,那么估五十万两是没有错的,但如今五条枪收益要多于马赛,并且如今那些画册还可以卖去海外。然而,五条枪也就是估这么多钱,马赛要再估五十万两,卑职害怕别人不会买!”
  万历听着都想哭了,哽咽道:“那岂不是说朕白白损失了二十万两?”
  你们牙行翻了十倍,可老子却损失一半。
  郭淡赶忙道:“陛下,账不能这么算,那金库里面的钱可都是凭借马赛所得之利赚回来的,陛下您还是赚了。”
  可这落差感令万历不太甘心,也不愿意去想明白,任性道:“不行,朕就要五十万两,这么稳定得收入,朕就不相信没有人买。”
  “卑职遵命。”
  郭淡抱拳一礼,又道:“那不知陛下打算让出多少股份来?”
  万历道:“四成。”
  郭淡点点头道:“卑职明白,卑职会尽快帮陛下办妥。”
  “你快去办吧。”
  万历道。
  这郭淡走后,李贵道:“陛下,股份制还是郭淡比较熟悉......!”
  言下之意,您应该听郭淡的。
  万历一脸不屑道:“这股份制朕早已经看透了,没什么难的,他每回帮朕做买卖,结果他的股价一涨,比朕还要赚得多。”
  说着说着,他是一脸委屈,突然又想起什么似得,拿起桌上的一道圣旨,递给李贵,道:“拿去司礼监。”
  “是。”
  ......
  而那边郭淡回到牙行,就将此事告知寇涴纱。
  寇涴纱听得开心极了,笑吟吟道:“看来陛下已经识破你的诡计。”
  郭淡哇了一声:“夫人,你到底是站在哪边得?”
  寇涴纱道:“是你自己贪心不足蛇吞象,竟还妄想吞了.......!”
  说到这里时,她红唇一闭,还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白了郭淡一眼。
  她真的觉得郭淡要吞万历的财产,是非常扯淡的。
  疯子才会这么干。
  如今听到万历要以自个的名义股份制,她心里当然开心。
  郭淡耸耸肩道:“好吧,既然夫人对此实在是不感兴趣,那为夫也就不再勉强了。”
  寇涴纱微微一愣,道:“夫君,你当真愿意放弃这个计划?”
  “问题是这不放弃也没用,陛下一定要这么做。”郭淡叹了口气,道:“这事就交给夫人了,我会让芳尘帮忙得。”
  寇涴纱点头道:“好的。”
  心里开始信得几分,因为让她来做,她当然会尽心尽力,可不会从中作梗。
  .......
  东阁。
  张诚将一道圣旨往桌上一放,“这事是你们自己惹出来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罢,他便起身离开了。
  “內相......!”
  申时行刚刚喊出口,张诚已经出得门去。
  申时行赶紧将圣旨打开来,郁闷地叹了口气,然后递给一旁的王锡爵。
  王锡爵意识到情况可能有些不对劲,接过来一看,顿时就傻眼了。
  原来圣旨上说,港口属潞王府,按照规矩而言,唯有潞王有权力收税,朝廷若介入,将会破坏藩王制度,也有违祖制。
  这绝对是硬道理。
  你们不是喜欢说祖制吗?
  如果仅仅是如此,申时行也是松一口气,而非叹一口气。
  原来万历还要求将市舶司纳入钞关体系。
  当初他们为了海外计划,已经彻底控制住钞关,虽然掌管钞关得还是朝廷,但是算税是信行,收钱是钱庄,还有官牙协助,钞关的官吏根本就没有任何操作得机会,就是一群工具人。
  他们还得小心翼翼,稍有疏漏,钱庄可就会找他们麻烦。
  最主要得是,如今这钱是尽归万历所有。
  万历的意思非常简单,户部想介入天津卫港口,那是不可能的,讲规矩朕都不怕,另外,朕还得争取将市舶司的税钱也收归己有。
  你敬我一尺,我就敬你们一丈。
  不过内阁还是有驳回的权力。
  申时行顿觉亚历山大啊!
  直接回绝万历?
  可这事跟他可没有什么关系。
  凭什么他去跟万历顶。
  于是他将此事给捅了出去。
  大臣们立刻是炸了。
  你这肥宅可真是蛮横无理啊!
  户部本就不富足,你还要将市舶司的关税也收入囊中,那怎么能行。
  另外,这可也牵扯到许多人的利益。
  他们纷纷上奏要求万历收回成命,申时行只是压着那道奏章,你们先争个明白。
  而万历也没有让申时行难做,立刻召开午朝,商议此事。
  殿中。
  “陛下怎么还没有来?”
  “是都快过去半个时辰了。”
  “到底来不来?”
  .....
  卯足经的大臣们站在殿中,左盼右盼,可就是盼不来万历。
  过得好一会儿,只见张鲸领着几个小宦官入得殿内,小宦官手中都捧着一些卷宗。
  张鲸径直来到台阶下面,面向大臣,道:“各位,陛下今日不会来了。”
  “陛下龙体可好?”
  沈一贯赶忙关心道。
  张鲸笑道:“陛下龙体安康,各位还请放心。不过陛下有话要我转告于你们,陛下说之前之所以要将市舶司纳入钞关,那是因为如今的市舶司腐败无能,未能尽职尽责,常常惹得百姓怨声载道,是远不如当下的钞关。
  自钞关改制以来,商民是交口称誉,传为美谈,朝廷也都因此获利。
  不过,陛下为了体谅户部当下的困难,决定暂不将市舶司纳入关税,但是陛下也说了,如果再出现类似于这些卷宗上的情况,陛下还是会将市舶司纳入钞关的。”
  说着,他一挥手。
  那几个小宦官立刻将手中的卷宗分发给大臣们。
  大臣们拿着卷宗,脸上是一阵红一阵白。
  整个大殿都沉浸在尴尬的氛围中。
  那些卷宗全都是有关广州市舶司偷税漏税、走私、敲诈商民的案件。
  就明朝现在的情况,那真是一查一个准,就没有一个部门是清廉的,骨子里都是腐朽得。
  只不过大家都在污水里面,当然都不会说。
  而如今钞关发展的非常好,制度非常完善,偷税漏税的情况非常少,确实赢得不少赞美之声,大臣们很少提钞关。
  张鲸又道:“陛下希望各位能够将心思都放在政务上面,自己的事都还没有处理好,就去指责他人,这可不是圣人所提倡得。”
  “臣有罪。”
  沈一贯率先喊道。
  申时行瞧了眼沈一贯,也躬身一礼。
  “臣有罪。”
  “臣等有罪。”
  大臣们齐声喊道。
  语气中充满着沮丧。
  此次正面对抗,以皇帝完胜告终,而且是那种摧枯拉朽。
  讲道理?
  你们喜欢讲道理。
  讲啊!
  你们还能够吹出一朵花出来不成。
  事实就是钞关制度更加完善,深得民心,而市舶司制度非常腐败。
  要真说起来,纳入钞关,是有利于国家和百姓的。
  只不过万历也知道,户部现在确实比较艰难,另外,这里面牵扯到诸多人士的利益,他也没法去拦,没有真的想将市舶司拿回来,只是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让他们明白,这今时可不同往日。
  以前朕也得想尽办法捞钱,被你们骂,朕也没有办法,毕竟朕理亏,但是如今,朕可不需要靠那些手段赚钱,就算朕的贡品都要纳税,朕也不怕。
  而且,万历都懒得将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
  此时万历正坐在自己的书房,拿着郭淡刚刚送来,还未刊登得马报,美滋滋地笑道:“不错,不错,这上面可写得可真是不错啊!”
  这一份马报,就是告诉大家,马赛正式归皇家马场,但重点是放在慈善上面,马赛做得善事,都是皇帝授意的,跟我这个商人没有关系。
  万历当然非常满意,其实他一直对于这事有些不满,钱是自己出,名声全让郭淡赚走了,这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他的。
  郭淡道:“陛下,卑职还想到一个办法,能够为马赛股份制锦上添花。”
  万历忙问道:“什么主意?”
  郭淡道:“如果陛下能够将每年的冠军,赐名于皇家骑士,估计会吸引更多的人来参赛,也会吸引更多的人来观赛,因为比赛肯定会更加激烈。”
  万历眼中一亮,道:“妙哉!妙哉!这主意可真是太妙了,那你拿回去再改一改。”
  郭淡道:“陛下,此等大事,宣传一回自然是不够得,还得多宣传几回,如果陛下答应的话,卑职会第二期中介绍皇家骑士。”
  “好!就这么办。”
  万历点点头,觉得郭淡还真是不错,不管什么事交给他,即便跟他没有关系,他也都尽心尽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