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原来朕才是那个凯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糊涂!你们即可真是糊涂呀!”
  申时行一看郭淡的提议,便是激动道:“这分明就是郭淡的诡计,这若呈上去,那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朝堂必将分裂,到时谁还顾得上他。”
  这份提议,几乎是伤害了所有权贵得利益。
  更为关键的是,郭淡还要另建法院和诉讼院,来专门审理商业纠纷。
  几乎脱离朝廷的控制。
  百姓都可以跑去状告王爷,这谁受得了。
  王锡爵叹道:“其实我早该察觉到,只不过...只不过他这份提议真是堪比那《唐律疏议》,且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一时也沉浸其中,导致未能想到这一点。”
  许国也道:“这事确实不能怪元驭,我当时见到这份提议得时候,都未能想到这是郭淡的诡计,以前我等只发现郭淡理财得才能,却不曾想他还有这般本事。”
  王锡爵疑虑道:“这应该不是郭淡想出来的?我估计是兴安伯之女想出来的。”
  “王叔父,晚辈以为这不是无思居士想出来的。”
  曹恪言道:“晚辈曾多番听无思居士讲课,无思居士虽然才华横溢,见解独到,但这绝不是她能想得出来的,因为关于这份提议,一定要深通商道,晚辈认为这一定郭淡想出来的。”
  怎么又聊上呢?
  申时行一阵无语,道:“你们先别管这是谁想出来的,我问你们,陈有年、李三才他们是如何看?”
  王锡爵一怔,叹道:“他们非常支持郭淡的这份提议,尤其是陈有年,他将这份提议视若珍宝,都将我那份给借去了。”
  申时行不禁眉头紧锁,道:“这下可是糟糕了。”
  曹恪突然道:“申首辅,下官认为这事情倒也不是不可挽回。”
  申时行稍稍看了眼曹恪一眼,道:“你此话怎讲?”
  一派首辅对下属得语气。
  在朝中他尽量跟曹恪保持距离,免得这小子又缩回去。
  曹恪道:“晚辈也认同郭淡是故意挑起朝中争斗,从而避免朝廷入股大峡谷,那么此事陛下定然知晓,也就是说,陛下也是认同郭淡的计策,那自然也就不会否决这份提议。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将计就计,与陈有年他们一块上奏,推动朝廷针对商业进行改革。”
  王锡爵眼中一亮,道:“不错,不错,既然陛下希望我们闹起来,那我们何不顺从顺从圣意,万一成功了呢?”
  申时行沉吟着。
  许国心知申时行的顾虑,忙道:“申首辅,此事你不能出面,否则的话,到时就无法挽回。”
  他一方面当然是维护申时行,但另一方面,申时行若下场,事情可就没有回旋得余地。
  因为这事充满着不确定性啊!
  完全跑偏了。
  王锡爵笑道:“那就还是我来做吧。”
  他就是要推动改革,但他不像申时行一样,喜欢和稀泥,他也不喜欢如张居正那种大张旗鼓得改革,他只是坚持自己的理念。
  他对于郭淡这份提议非常中意。
  而申时行主要考虑的是朝中局势,他认为这份提议上去,朝堂必然分裂,但现在陈有年他们肯定是支持的,即便他们反对,朝堂也可能会吵起来,那就还不如跟陈有年他们站在一边,其实这也符合曹恪计划,借郭淡来进行改革。
  犹豫再三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
  而陈有年那一派要更加激进一些,他们直接就奏请陛下,称郭淡这份提议堪称“完美”,臣昼夜阅览,就连一个字都没法去更改。
  这可真是极高得评价。
  他们这一派与之前黄大效、李植等人不同,黄大效、李植他们更多是张居正的后遗症,他们都被张居正整过,他们更多是反对内阁掌权,一定要广开言路,而陈有年是有政治理想的,追求的就是廉正奉公,振兴吏治,反对权贵贪纵枉法。
  尤其是反权贵。
  他们中许多人对此是深恶痛绝。
  事实也是如此,因为明朝的权贵在不断蚕食着整个国家,而且是从各个方面蚕食。
  但是他们一直以来,也就是喊口号,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没有人能够拿出具体方案来解决这些问题。
  御史巡察,也只能针对个别现象,无法动摇根基。
  而郭淡这一份提议,很好的满足他们所有的需求。
  不管是陈有年,还是张鹤鸣等人,都对这份提议是爱不释手啊!
  王锡爵更多是从大局考虑,振兴大明,他也上奏万历,表示郭淡的要求合情合理,可以答应他,然后朝廷入股大峡谷。
  至于沈一贯一派,这回就有些左右不定,他们一方面也希望朝廷鼓励商业发展,他们代表着江浙势力,但另一方面,又觉得这搞得大地主都不再具有优势,他们背后也有不少大地主,患得患失,索性就观望一下。
  他的沉默,另外两派得支持,导致这改革之势,犹如排山倒海一般,就压了过来。
  朝中权贵们一看这情况,怎么就冲我们来呢。
  哥们,咱们不是一边的吗?
  当初我们可都是支持朝廷入股大峡谷,你们这是翻脸不认人啊!
  太不讲义气了。
  不过这一下对方气势如虹,他们有些措手不及。
  眼看这大功就要告成。
  ......
  东厂。
  “怎么会闹成这样?”
  张鲸是愤怒地质问道。
  邢尚智立刻道:“我们也不清楚情况,据说当时谈判的时候,郭淡态度十分嚣张,惹得李三才几番动怒,当时许多人都认为王锡爵、李三才他们必然会惩治郭淡,他们甚至都在谋划,朝廷直接介入,而不是通过入股的方式,但是...但是之后情况突然发生转变......我们也......!”
  说到后面,他也是一脸茫然。
  “这不可能呀!”
  张鲸面露困惑之色,道:“陛下不可能会答应这份提议的。”
  从深层意义上来说,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伤害了万历的利益,试问谁比万历更加权贵啊!
  他料想得没错,万历自己都被吓到了,在晚上急召郭淡入宫。
  “郭淡,你究竟在干什么?”
  万历质问道。
  郭淡是一脸懵逼,道:“陛下,卑职...卑职不知道...这...!”
  万历一挥手道:“拿给他看。”
  “遵命。”
  李贵立刻拿上一道奏折,递给郭淡。
  万历激动道:“你不是说,多半人会反对你么,可是你看看,不说王锡爵他们,就连陈有年、张鹤鸣他们都快将你的这份提议奉为经典,还说这上面一个字都不能改。”
  郭淡看着上面的评语,听着万历的咆哮,是呆若木鸡。
  万历急切道:“你倒是说话啊!”
  郭淡抬起头来,茫然得看着万历,“卑职...卑职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万历气得差点吐血,道:“你当时是怎么说的?如今就跟朕说不知道?”
  “卑职真不知会弄成这样。”
  郭淡又问道:“难道朝中大臣都支持卑职的提议吗?”
  万历稍稍迟疑了下,道:“那倒不是,但是几个负责此事,以及朝中部分重臣,都对你的提议是推崇备至,朕当初可不是答应你推动这方面的改革。”
  这不科学啊!不是“封淡必反”吗?我以前那么恭维你们,你们却天天骂我,我现在这么骂你们,你们却这么拍我马屁,你们都是一群抖M吗?也不对呀!皇帝都这么激动,那些权贵们不可能一个屁都不放。
  郭淡道:“陛下,这事卑职觉得有些蹊跷,不可能都支持卑职。”
  万历稍一沉吟,突然想起许多该反对的人都还没有出声,一挥手道:“先别说这些,万一你弄巧成拙,那可如何应对?”
  郭淡思忖道:“陛下,哪怕真的弄巧成拙,陛下也只会因此得利,而且一笔非常丰厚的财富。”
  “此话怎讲?”万历错愕道。
  郭淡道:“陛下,咱们的买卖可都是循规蹈矩,奉公守法,卑职甚至敢拿人头保证,天底下就陛下您交得税是最为充足的。”
  “你这是要气死朕吗?”
  万历本来就不开心,一听这话,就更加不开心。
  你当朕喜欢交税吗?
  郭淡忙道:“陛下勿怪,卑职的意思是,许多人都不交税,以及利用自己的权势去敛财,去作弊,这对陛下而言,其实是不公平的,如果大家都跟陛下您一样,那他们赚不了什么钱,这钱都应该是陛下您赚的。关键卑职的提议,仅限于商业,也无关其它方面。”
  万历吸得一口气,然后坐了回去,心想,他说得不错,朕如今利用郭淡去做买卖,凡事都受到朝廷层层的监视,若想偷税漏税,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四府每年可是要交上百万两的税入,可是那些人却偷税漏税,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越想越觉委屈。
  感情朕才交税交最多的那个啊!
  朕才是那个凯子啊!
  真是太欺负人了。
  万历含着委屈的泪水道:“你回去再拟定一份商业税法提议,务必要让他们每个人都跟朕一样交税,一个都不能漏。”
  “啊?”
  “你啊什么?”万历跟吃了火药似得。
  郭淡讪讪道:“陛下,这不在我们谈判的范畴内,卑职的那份提议,都是围绕着朝廷入股,商业税法不包含在内啊!”
  他的提议主要是围绕着契约,税法他倒是没有提,因为他没有理由提啊!
  万历双目一瞪,面目狰狞,咬牙切齿道:“朕让你拟你就拟,凭什么就朕交税,他们都不用交税,还有,这事你怎么早没提醒朕,原来这几年间,税法都为朕而立,真是气死朕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