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势在必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郭淡明白了!
  改革是势在必行。
  虽然肥宅张口钱,闭口钱,吃相也是极度难看,可堪称亘古未有之,但里面还有比金钱的更重要的东西,就是肥宅的意志,这是不容置疑的。
  自他登基以来,前十年被张居正牢牢控制着,而后近十年,他却被官僚集团给弄得是身心俱疲,险些罢工。
  幸亏郭淡及时出现,给他打了一针兴奋剂。
  但不管怎么样,他的意志从未得到别人的重视和认可,执行更是无从谈起。
  而郭淡之前那一句安慰之语,以及那一份份税单,令他又想起当初那段为了两万两,去跟徐梦晹那老狐狸磨嘴皮子的辛酸岁月,无疑彻底点燃他心中的怒火。
  他们的钱是他们的,百姓的钱也是他们的,而朕的钱却是国家的,国家钱又是他们的。
  看清楚一切的万历,是绝不容忍这情况继续下去。
  百姓的钱是国家的,他们的钱也应该是国家的,而国家的钱应该是属于朕的。
  这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也是为什么肥宅事先并未通知任何人,就直接提议要税改。
  因为他要主导一场基于自己意志的改革,不容任何人质疑。
  简单来说,就是去TM张居正!
  老子肥宅说了算!
  故此,这核心还是在皇权,金钱只是皇权得体现而已。
  回到一诺牙行的郭淡,带着沮丧得心情向徐姑姑问道:“居士可有买马?”
  徐姑姑被问的一脸蒙圈,只是摇摇头。
  郭淡摇摇头道:“那居士可真是放弃一条生财之路?”
  “此话怎讲?”
  “因为居士想法,总是能够实现,虽然居士只是坐在这里动了动嘴皮子。”郭淡搓了搓脸,“看来这一场改革是势在必行啊!”
  对于他而言,肥宅就是他的核心利益。
  面对腐朽的大明,面对贪婪成性的权贵,面对信仰加持读书人,面对盘根错节的官僚集团,他这个商人是显得极其孤单,也是无力与他们抗衡的,唯有肥宅与他心心相惜,因为肥宅也是孤单得,离开肥宅的保护,他必将会被人千刀万剐。
  他当然希望肥宅击败整个官僚集团,只是他认为现在还不是时候,没有足够的力量去与他们抗衡,还需要一场更大的风暴。
  但可惜他玩砸了。
  他必须要着手帮助肥宅制定改革计划。
  然而,肥宅咆哮,并未让朝中局势明朗化,反而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此事一开始,本是非常明朗的。
  就是大臣们希望能够通过朝廷入股的方式,制衡与刚刚肥宅合体得郭淡,可不能再让郭淡继续这么发展下去,若不受朝廷控制,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本是一个共识。
  但是经过肥宅的这一系列微操,以及各怀心思的大臣们,导致这事情渐渐失控,走向了一条完全无法预料的道路。
  其实真正要负责得是王锡爵、曹恪他们,因为入股大峡谷,对于他们而言,本也就是一个幌子,他们的目的就是进行改革,哪里知道皇帝也要改革,并且是要以自己的意志。
  但不管之前是什么原因,如今皇帝开了金口,谁也不敢将这事当成一个幌子,再继续看着他们表演。
  这必须得参与进去。
  否则的话,自己将会被他们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朝堂也立刻变得四分五裂。
  以张文熙为首的言官保守派,立刻找到顶头上司陈有年,告诉陈有年,你是被申时行、王锡爵他们给忽悠了,他们只是想借改革增加内阁权力,希望陈有年反对改革。
  但却被陈有年果断拒绝。
  陈有年表示,这与内阁无关。
  谈判未果,都察院得保守派立刻就与陈有年、李三才等人划清界限。
  他们这一派那是逢改必反。
  因为他们这一派是以科道官为主,他们的诉求就是广开言路,肃清吏治。
  听着好像是非常正义,若从书上看到,那绝对会认为他们都是大大的贤臣,其实不然,广开言路,当然对言官最有利,肃清吏治,这无疑增强科道官得权力。
  但是你要进行改革,他们是决不答应的,不管你是为国为民,还是为己,反正就是不行。
  这都是因为张居正已经给他们上了非常深刻的一课。
  以明朝官场得情况来看,如果要推动改革,那就必须要做到一家独大,不然的话,就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推动改革,但任何人做到一家独大,首先要对付得就是他们言官。
  因为改革必然会伤害许多人得利益,甚至包括部分百姓,且这背后一定是充满着肮脏的交易,没有什么改革会是光明磊落得,人人都能够收益。
  那是狗屁!
  而言官得职责就是监督这些大臣,可他们这些言官要天天在那里骂,那人家还怎么改革。
  一定要控制舆论,那么首先就是打压言官。
  对于权贵和利益集团而言,他们当然是反对改革的,但是并没有保守派那么的坚定,他们也都是朝着利益出发,改革是可以的,但必须要改得对他们更加有利。
  而沈一贯这一派就比较尴尬,他刚刚入阁,还未站稳脚跟,他要参与进去,能够发挥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
  但如果不能参与进去,自己的利益就无法得到保证。
  他又是第一个站出支持万历的改革。
  歌颂万历。
  目的很简单,就是通过拍马屁,获得万历的器重,增加自己在内阁中地位,甚至成为万历在内阁的代言人。
  ......
  平江伯府。
  第一代平江伯陈瑄也是开国功臣,其在治理水道和漕运的贡献,也真是无人能及。
  世袭至今已是第八代。
  他们陈家一脉在漕运中的势力,也是无人能够撼动。
  而漕运可真是明朝最复杂的利益集团,基本上什么都跟他们有关。
  “伯爷!此事如今变得是扑朔迷离,到底陛下是为了保护大峡谷,还是真得想要改革,可没人说得准啊!”工部主事莫若友向平江伯陈胤兆道。
  刑部员外郎秦升道:“不管陛下是怎么想,但是王锡爵那老狐狸肯定想借机推动改革,他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陈胤兆不以为意地笑道:“他还真把自己当成张居正,他可没张居正那本事。”
  莫若友叹道:“可惜我们事先准备不足,以至于他们现在赢得不少寒门子弟得支持,如唐文献、杨道宾等年轻官员也都支持他们,声势浩大,可不能再这么下去。”
  陈胤兆笑道:“如今可陛下要求针对税法进行改革,咱们能反对吗?但是怎么改,这个可就不是他王锡爵说了算。他们能够拿着诉讼师去获得读书人的支持,咱们也能够拿着农税去博得天下百姓得支持。”
  莫若友好奇道:“陛下是要增加税入,可若减轻农税,税入必然减少。”
  “这回他们说得不是商税吗。”陈胤兆笑道:“那咱们就建议增加商税,减轻农民的负担。”
  秦升稍一沉吟,突然笑道:“伯爷此招真是高啊!”
  ......
  工部主事莫若友的一道奏章,正式拉开此次改革的序幕。
  这一道奏章,就是建议朝廷体恤农夫,降低农税,而同时增加商税,充盈国库,理由就是商人富有,农民贫困。
  这不就是陛下所期待的吗。
  既减轻百姓的负担,又增加国库的收入。
  至于商人么?
  呵呵!
  这道奏章上去,立刻就赢得不少人的支持,其中包括大量坚定支持重农抑商得官员,以及绝大多数的权贵。
  但是反对声也不小,尤其江浙出身的官员,他们自小生在工商家庭,他们一直都在阻止朝廷增加商税。
  王锡爵他们都还没有开口,朝堂上已经先争了起来。
  东阁。
  “真是岂有此理。”
  许国将支持莫如友的奏章,往桌上一摔,道:“看着是满篇的仁义道德,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够看出他们那龌蹉的心思。这是要减轻百姓的负担吗?这分明就是减轻那些大地主的负担啊!”
  减轻农税,减轻百姓的负担。
  说得是好听。
  但不要忘记,那些大地主的税也叫做农税,而他们改革本想增加权贵的税收,而权贵的财产主要就是田地,减轻农税,那等于又肥了地主,穷了国家。
  “不但如此,他们还想挑拨我们与陛下的关系,因为陛下是肯定不想增加商税得。”
  申时行紧锁眉头,道:“此事你们可得慎重应对,要是处理不好,可能会得罪天下百姓和陛下。”
  王锡爵道:“如今我们还是占据优势,但如果我们与陈有年他们各行其道,那咱们可就都难以有所作为,我们不应该擅自决定,而应该加强与陈有年他们的沟通。”
  申时行点点头,道:“陈有年那人,我很清楚,他一直都在建议朝廷,减轻百姓税赋,必须得跟他们谈谈,让他们知道,对方不是要真得减轻百姓税赋。”
  许国道:“但是对方已经提出建议,而我们却拿不出一份改革计划来,这如何跟陈有年他们谈。”
  曹恪突然道:“下官以为若要增加商税,郭淡一定不会同意的。”
  ......
  一诺牙行。
  “你之前可有买过马?”
  徐姑姑向郭淡问道。
  郭淡回忆了下,道:“买过一两次。”
  徐姑姑道:“一定都赢了吧。”
  郭淡道:“这倒是不太记得了,居士为何有此一问?”
  徐姑姑道:“如你所愿,朝中闹腾了起来。”
  郭淡愣了愣,讪讪道:“居士还真是记仇啊!”
  徐姑姑问道:“那你打算如何应对?”
  郭淡笑着摇摇头道:“居士可不止一次这么问我,但我的答案永远都只有一个,我来来回回就一招,那就是金钱。”
  徐姑姑好奇道:“这也能用金钱解决吗?”
  “当然能。”郭淡呵呵道:“其实所有改革都是围绕着钱在转,而非道德,可那些老爷们往往想用道德去解决金钱问题,他们失败是必然得,唯有金钱才能够解决金钱问题。”
  喜欢承包大明请大家收藏:()承包大明187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