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 直捣黄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赛马区。
  徐姑姑走过来,给坐在树下得郭淡,递去一份报告,“这是山东地区刚刚传来的资料,一诺保险已经跟七成的乡绅谈妥了保险事宜。”
  郭淡接过来,放在桌上,笑吟吟道:“有居士在,我不用废这精力。”
  “这都是你打下得基础,我能做的也就是锦上添花罢了。”
  徐姑姑坐了下来,道:“换做任何一个人,纵使想到这保险,纵使这里面有着丰厚的利润,也不可能做得到,正是因为你这些年在各地建立起牙行、钱庄、信行,你的一诺保险才能够这么快就铺开来。”
  顿了下,她又补充道:“即便是朝廷变法可也没有你这么快。”
  郭淡又拿起那份资料来,道:“我们还是谈谈保险吧。”
  徐姑姑抿唇一笑,问道:“事已至此,改革已成定局,为何你还是不愿出手相助?”
  郭淡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出手相助?”
  徐姑姑道:“这可是你大展身手的好机会。”
  有些时候,她是真的无法理解郭淡,虽然当初,她也极力劝阻郭淡入仕,但那是因为时机不对,在当时卷入进去,会有极大的风险,但如今她认为郭淡已是大明财政顾问,有足够理由参与其中。
  这可是一个大舞台,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而郭淡如今就缺这一步,郭淡在商界的地位已是无人企及,这时候就理应涉政,她相信以郭淡的能力,绝对可以提出一些非常令人惊艳得主意。
  如果郭淡能够做到这一点,他的地位将会有质的提升。
  另外,如今士林也在吹捧他。
  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是郭淡直接跑这来了,连请他的机会都不给。
  郭淡正色道:“原因依旧,因为缺乏信任,我不信任那些官员,与他们合作,风险太高,且无法估算,作为商人就应该回避这种风险。话说回来,那个舞台也从来不都是属于我的,除非陛下需要,否则的话,我是不会参与其中的。”
  徐姑姑道:“但改革也必将涉及到你,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吗?”
  你已经是一个庞然大物,你不去改革,改革必将奔你而来,这也是她为什么认为郭淡必须要涉政。
  郭淡呵呵道:“我可什么都没有,那些都是陛下的,故此最终改革方案出来之后,陛下一定会叫我去看的,我不需要为此担心。”
  徐姑姑无奈一笑,没有再继续劝说了。
  “干娘!爹爹!”
  只见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娃迈着大步子,神气十足地走了过来,“芳姨,孩儿找芳姨。”
  正是寇承香。
  徐姑姑问道:“香儿,你找芳姨干什么?”
  “讲猴子的故事。”
  寇承香紧紧捧着一小本大闹天宫,美滋滋道。
  徐姑姑指着那边,道:“你芳姨在那边。”
  寇承香偏头一看,只见李芳尘正和小小练习着打捶丸,立刻撒开退跑过去,“芳姨,芳姨!”
  郭淡不禁摇头道:“这娃可真是可怜,爹不亲,娘不爱。”
  “噗!”
  徐姑姑当即笑出声来,“你也真好意思说。”
  “在涴纱的衬托下,我绝对是一个好父亲。”
  郭淡哼了一声,又斜目瞥了眼徐姑姑,揶揄道:“其实你也不遑多让,香儿以前跟你多亲,如今也就找你问问路,其实居士不嫁人,也算得上对男人的一种恩赐!”
  徐姑姑当即反唇讥道:“你不当官,那是对天下百姓的恩赐。”
  郭淡忙不迭地点头道:“我爹就是这么认为的,故此才逼我发誓。”
  徐姑姑很想扔一句“朽木不可雕也”给郭淡,但是想想还是算了,这么说就太丧尽天良了。
  但是她说得没有错,改革这个大舞台,真是引无数英雄尽折腰,因为这就是政治家最为崇高得理想。
  不改革,就无法实现政治抱负。
  王锡爵、陈有年、李三才、曹恪他们可真是彻夜不眠,孜孜不倦的讨论着每个细节。
  大方案已经确定下来,其实就是继续深化张居正的改革,但也仅限于经济方面,吏治方面,暂时并不涉及,因为王锡爵他们也不太认同张居正在吏治方面的改革。
  太急功近利,一切都用政绩说话,这反而会导致官员为求政绩,弄虚作假。
  另外,万历也没有说要在吏治方面进行改革。比比电子书
  但即便如此,朝中对此还是议论纷纷。
  内阁。
  “元驭,你那边进行得怎样?”申时行向王锡爵询问道。
  王锡爵答道:“大致上还算是比较顺利,只是关于佃农方面,尚有一些困难未能很好的解决,地主始终可以将风险、税入转移到佃农身上。而河南四府能够废除佃农制,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商业繁荣,不愁找不到事,以及他们的三院制度,可以起到很好的监督,但是陛下目前只答应在商业繁荣的州府设立三院,一时半会,想要解决佃农问题,只怕是很难的,但如果彻底摊丁入亩,那么我们可以以地契来征税,这应该可以进一步扼制佃农制度。”
  申时行稍稍点头,又道:“最近朝中有诸多议论,涉及到张阁老,你们还是要谨慎行事。”
  王锡爵一愣,道:“申兄请放心,关于这事我们也是非常小心的,我们常让恪儿去跟陛下讲解新法,陛下也是非常认同的。”
  张居正的问题就在于,他已经被万历清算,如果张居正是对的,那么万历就是错的,要深化张居正改革,必须要先争取万历的点头。
  申时行点点头,又问道:“恪儿表现的如何?”
  王锡爵只是自嘲地笑道:“其实陛下不太喜欢这些老脸啊!”
  申时行呵呵笑得几声,不禁又想到另一个年轻人,“对了,你们没有打算让郭淡参与进来吗?”
  王锡爵哼道:“我前些时候让人去找信行计算如果摊丁入亩,以当下的税入,朝廷可以收上多少税来,本想顺便去找找郭淡,哪知那小子早就去到赛马区,可见他不想跟咱们打交道,那咱们又何必强人所难。”
  申时行稍稍点头。
  王锡爵又道:“不过这话说回来,其实恪儿的改革想法,还是基于郭淡为我们打下的基础之上。”
  “此话怎讲?”申时行问道。
  王锡爵道:“张阁老时期,丁役难以彻底废除,原因就在于地方官府确实需要丁役,但如今的话,河道治理,已经关税方面负责,而一诺保险,又给朝廷和地方官府卸下一个大包袱,再加上一诺钱庄和方圆信行,这减轻了我们不少的负担,我对于此次改革是充满着信心。”
  真是不改不知道,这一改,他们突然发现,郭淡已经为摊丁入亩创造出一个非常好的环境,他们也对此充满着信心。
  申时行还是非常保守道:“越是这种时候,可越要小心谨慎,在利益方面,他们可是不会轻易屈服得。”
  王锡爵点点头,道:“这一次我们会先在报刊上,披露一些改革计划,只要得到百姓的支持,那他们总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这一招郭淡是屡试不爽啊。”
  虽说郭淡没有参与其中,但是却在方方面面影响着朝廷,这就是因为郭淡的布局和手段,要比朝廷要更加合理、高明,效率要更加高,可以为朝廷改革提供非常大的便利。
  但是可惜他们预判失误。
  利益集团虽然不是一个严密的组织,但他们却是无孔不入得。
  他们这回没有打算在朝堂上跟王锡爵分庭抗礼,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是不得人心。
  正如王锡爵自己所言,他们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另外,既然这一次改革是皇帝发起的,那么擒贼先擒王。
  皇宫。
  傍晚时分,一个三十来岁的宦官慢悠悠地朝着一个偏僻柴房走去,行路间,目光左右飘动着,显得极为小心。
  来到柴房门前,他还稍稍顿了下,确定四周无人,这才走了进去。
  只见里面站着一个五十来岁得老宦官。
  此人名叫庞善,主要负责去宫外采办一些食材。
  那年轻一点的宦官急忙跪下,“黄京拜见干爹。”
  “起来吧。”
  庞善微笑地点点头,待他起身之后,又问道:“如今皇贵妃对你怎么样?”
  名叫黄京年轻宦官立刻道:“如今皇贵妃可是信任孩儿,这多亏当初干爹的照顾,要不是干爹安排孩儿去给那王恭妃送饭,皇贵妃可也不会主动招揽孩儿的。”
  庞善笑道:“如今皇贵妃还是如以前那样对王恭妃吗?”
  黄京道:“简直是有过之而不及,皇贵妃在外臣那里受得气,就全撒在那王恭妃头上,人前人后都是老妈子老妈子的叫,如今那些宫女也都跟着这么叫,陛下听见也没说什么,只要别让太后听见就行,这心情好就让孩儿送两顿饭去,心情不好就一顿饭,还让孩儿放一些沙子进去。”
  “她可真是善良啊!”庞善呵呵笑得两声,又问道:“王恭妃的身体如何?”
  黄京道:“一副病怏怏得样子,成天坐在那里发呆流泪,就连个宫女都能够欺负她,每天又吃不饱,就是好身体也会给熬坏的。”
  庞善突然从袖中拿出一个小纸包来,递给黄京,“下回送饭的时候,将这放在王恭妃的茶水里面。”
  “干爹,这......!”
  黄京大惊失色。
  庞善道:“你是我干儿子,我怎会害你,这只不过是一种迷药,而且只对一些身体虚弱得人有效,就连御医都不能诊断出来的,要查,呵呵,也只会查到皇贵妃头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