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破碎的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郭淡!”
  “哎呦!”
  郭淡刚刚出得乾清宫,突然眼前闪过一道人影来,吓得他一惊,定眼一看,见是张诚,忙道:“原来是內相啊。”
  张诚赶紧将郭淡拉到一旁来,低声问道:“郭淡,陛下有没有跟你提到咱家?”
  郭淡愣了下,愕然道:“內相,这您问我?”
  他心想,你才是太监,我不是啊!
  要是裤子有口袋的话,他非得去摸一下,看还在不在。
  张诚啧了一声:“你快说呀!有没有提到咱家。”
  郭淡摇摇头道:“那倒没有。”
  “是吗?”
  “嗯。”
  郭淡点点头,又打量一下张诚,“內相,你最近似乎憔悴许多啊!”
  “能不憔悴吗。”张诚叹道:“那张鲸是说没就没了,咱家可都吓死了。”
  对哦!那张鲸下台了!郭淡突然反应过来,赶忙安慰道:“张鲸那都是咎由自取,內相您向来行得正,坐得直,无须害怕。”
  这小子是在讽刺咱家吗!张诚没好气道:“是呀!张鲸下台,你是最乐于见到的。”
  真是个阴阳人。郭淡心知张诚误会了,但也没有解释,只是道:“不瞒內相,如果我能够选择得话,我宁可让张鲸待在那里,以求换取陛下取得胜利。”
  张诚顿时恍然大悟,可真是当局者迷,他们太监得本分,就是效忠皇帝,不在于是否行得正,坐得直,张鲸在这一点上,显然没有做好。感叹道:“难怪陛下恁地喜欢你,你当初要净身入宫的话,这东厂是非你莫属啊!”
  郭淡听得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他也不敢在太监面前,说太监不好,赶忙转移话题道:“內相勿忧,这事不会牵连到內相的。”
  张诚只是笑得两声。
  其实这事对他的冲击可是最大的,因为一直以来,张鲸的权力都是在他之上,在朝中也经营了许久,内宫外庭,都有不少人,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万历便将张鲸及其党与是一网打尽。
  郭淡所不知道的是,在宫里已经秘密处死不少宦官宫女。
  真是干净利落!
  可见万历其实看得一清二楚,只是他平时不做声而已。
  一旦万历认为局势控制不住,那他会毫不犹豫地拿起屠刀来,万历绝不可能允许外庭出现一个张居正,同时也绝不允许内宫出现一个冯保。
  这两个人给他留下的阴影太大了。
  非但如此,万历并没有让张诚来控制东厂,而是从南京调田义回来接管,由此可见,万历对京城太监已经缺乏一些信任。
  其实内廷还好,毕竟万历有主场优势,万历真正的麻烦还是来自外庭,如果没有郭淡的话,万历可能就会采取龟缩策略,就是不上朝、不出门,因为他在皇权问题上,是不会轻易让步得。
  既然你们大臣不肯妥协,那就一拍两散呗。
  我这么年轻,我怕你们不死。
  但是现在这一招显然是行不通的,他在外面还有一个那么大的盘子,他若龟缩在深宫的话,那郭淡就成孤军奋战,可能会被那些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万历必须得出面解决这事,平息民怨。
  也就是低头认错。
  没有办法,这事就是他的错,是怎么也辩不会回来的,堂堂一个恭妃,竟然在宫中被饿晕过去,且连宫女、宦官都能欺负他。
  这太有违礼制了!
  在与郭淡交谈过后,万历立刻召开内阁会议。
  但之前他私下已经与申时行交流过,他愿意做出怎样的妥协,故此在会议申时行假惺惺的劝他该怎么怎么做。
  申时行的建议,他是一并接受,而王家屏他们的建议,他理都没有理。
  因为这份功劳,郭淡要着也没用,而在这此之前,申时行还是在暗中支持他的,他索性将这份功劳给申时行。
  至少还能把内阁控制在手里。
  没过两日,万历就主动下旨,私人拨款一万两,帮王恭妃兴建一个庭院,并且王恭妃的衣食住行,全权交予光禄寺负责,万历在王恭妃这里,确实非常无情,宁可让大臣们来负责,他也不愿意多管。
  同时他正式对外宣布,将于明年冬季,册封太子。
  以及让礼部挑选良辰吉日。
  然而,他只是说明年冬季册封太子,但并未说册封谁为太子,如果你结合上下文看,那十有八九是皇长子朱常洛,但万历始终没有明确表示。
  这个很有趣!
  大臣们真的是被恶心死了,多写这三个字么,你手就会断么,你这搞得大家又是不上不下的。
  但申时行开始出面安抚大家,差不多就够了,至少陛下认了错,以及争取到一个准确日子,要是再闹下去,将皇帝逼急了,那可能什么也得不到。
  大臣们想想,也就一年多,到时万历再也没有任何借口。
  他们显然忘记上回股市崩盘一事,百姓都知道,肥宅是没有信誉的。
  认错之后,万历立刻下旨,表示改革一事,由于时机尚不成熟,将无限期搁置,什么入股大峡谷,也都不要再提了。
  唯独保留了一条,就是在繁荣州府,设立诉讼院和法院,专门处理商业纠纷问题。
  但是这事,他并没有再交给户部,也没有再交给内阁,而是直接划入钞关体系中,基本上就是由郭淡负责。
  这对于改革派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重创。
  基本上,这就宣布,至少在万历一朝,“改革”一词,彻底入土。
  这期间,万历对于陈有年他们是非常失望,非常生气。
  朕是如此重用你们,信任你们,支持你们,将改革大权交予你们,而你们却在这个问题,非得要跟朕作对,还非得反对朕,连沉默都做不到,朕还用你们干嘛,你们以为朕是李世民,宽宏大量,不计前嫌,错,大错特错,朕谁也不是,朕就是肥宅,是睚眦必报。
  事已至此,陈有年终于知道自己肯定是被打入冷宫,不可能再有出头之日,于是上奏请辞,其中当然李三才等人。
  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万历竟然不批,是一个都不批,就连王锡爵请假回家看老母都不批。
  统统都留着。
  这令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还有希望?
  很遗憾,这只是他们的错觉而已。
  其实万历这时候是有些意气用事,他就是要让这些人亲眼见到,老子即便不用你们也能够励精图治,是你们离不开朕,而不是朕离不开你们。
  由此可见,万历是彻底倒向郭淡那边。
  经此一事,他对于朝堂,对于整个官僚集团,是彻底失望。
  正所谓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之前他对于此次改革,真是充满着期待,他真的想做一些事,为此都不惜去得罪那些权贵,结果却落得这里外不是人。
  还得出面认错。
  气得真是好几晚都没有睡好觉。
  万历是毫无悬念地当选最大的输家,而改革派也被彻底肢解。
  那么保守派在此次事件中,当然是大获全胜。
  其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在如此逆境下,竟然能够获得如此大的成果。
  以前跟郭淡争的时候,都是大好局势,被他们玩得是一败涂地。
  而这回不但重创改革派,而且还在国本一事上取得突破性得进展,并且张鲸都因此事被铲除了。
  他们虽然嘴上对皇贵妃不留情,但内心其实是感激皇贵妃的。
  恨不得都那块牌位供着她老人家。
  要不是您的神来之笔,我们哪能反败为胜啊!
  人生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
  当然,最大赢家,还是明王朝下的整个利益集团,什么都不变,对他们就是最有利的。
  现在这情况,就是什么都变不了了。
  .....
  一诺牙行!
  “王大学士,请喝茶。”
  郭淡将这一杯茶递到王锡爵面前。
  王锡爵看着那杯茶,只觉这杯茶一定非常苦涩,但他接了过来,稍稍品了一口,果然很苦,放在桌上,又看向郭淡问道:“你是不是早就料到我们会失败?”
  郭淡摇摇头,指着角落里面偷听的徐姑姑道:“此事居士也问过我。但事实就是我认为此次你们成功的希望非常大,我也没有料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如果我真得料到了,我一定会阻止陛下的。”
  “是吗?”王锡爵瞧了眼徐姑姑,虽然后者点了下头,但他显然不信,问道:“既然如此,你当初为何要躲去郊外?”
  他不知道败在哪里,他希望郭淡能够给他一个答案。
  郭淡笑道:“这是因为我觉得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与你们的理念,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我非常不认同你们的一些做法,而你们也非常不认同我的一些做法,这种合作只会闹得大家都不愉快,我又何苦自找不痛快。”
  王锡爵问道:“此话怎讲?”
  郭淡瞧了眼王锡爵,犹豫了一会儿,道:“听说当年张居正守孝夺情,王大学士是反对的?”
  王锡爵愣了下,旋即点点头。
  “为什么?”
  “因为孝道。”
  “这就是理念不一样,如果是我,我会毫不犹豫请张居正回朝。”
  郭淡耸耸肩,又道:“因为在我看来,张居正当时的一举一动都关乎着天下百姓嘴边那口饭,他爹算个什么,又不是孔圣人转世,为了他爹,就让天下百姓饿肚子,我实在是无法理解这种逻辑。”
  王锡爵道:“这人若不孝,你还指望他治理好天下吗?”
  郭淡笑道:“王大学士您倒是孝顺,那陈侍郎更是人生都没有污点,你们个个都是问心无愧,而张居正当时确实也没有守孝,他的一生也没法做到如你们一样问心无愧,但事实就是你们加在一起,对于国家和百姓做出的贡献,都不如张居正。毕竟你们眼中就只有你们的父母,而张居正的眼中是天下人的父母,这无所谓对错,只是大家的选择不一样,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王锡爵直视着郭淡,而郭淡微笑以对。
  过得半响,王锡爵长叹一声,心道,这真的是我的选择吗?若真是我的选择,我为何又会如此不甘。
  徐姑姑充满惋惜地瞧了眼王锡爵,心知,这并非是他的选择,而是这个时代帮他做出的选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