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四章 全面对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才刚刚开始,一诺牙行就仿佛置身于泰山之下,就连牙行的员工都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得压力。
  那日在大殿上面,帝商组合确实狠狠出得一口气,但很快,大臣们就占得上风,他们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攻击一诺牙行,以及与一诺牙行有关的一切人等。
  绕开朝廷?
  哼,这说得是容易,但是封建制度的统治下,这几乎又是不可能的,事实已经告诉郭淡,这是一场硬仗。
  但也可见万历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其实根据原先得计划,并不是这么对着干的,是先想尽办法,逼杨应龙造反,然后再用套路去承包,但是基于上回改革一事,万历是铁了心要伸张皇权,才会选择直接正面对抗。
  相比起一诺牙行而言,乾清宫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陛下,这是今日天津、蓟州、河间、大名等地送来的奏折,全都是反对出兵西南。”
  张诚是冒着虚汗向万历道。
  如今司礼监都快被奏折给淹没,全部都是反对出兵西南,内阁统统不管,全部扔给司礼监。
  万历瞧了眼那装满奏折得箱子,冷笑道:“都给朕留着,等到时候朕拿下西南,朕要将这些奏折一道道还给他们。”
  “微臣遵命。”
  张诚拱手一礼,迟疑少许,才鼓起勇气道:“陛下,如今这反对声是一阵高过一阵,就连军队里面也有一些将军是反对的。”
  万历皱了下眉头,道:“多不多?”
  张诚道:“虽然不多.......!”
  万历不等他说完,便立刻道:“军队里面,任何将军反对,就直接让他们解甲归田。”
  “陛下,这......!”
  “嗯?”
  万历双眉一沉。
  张诚赶忙道:“陛下,微臣是想说,其中兵部尚书方逢时也上奏请辞。”
  万历皱眉道:“岂有此理,朕是如此相信他,他竟然在这时候跟朕作对!”
  张诚道:“方尚书说辞职是为了去大峡谷担任技术顾问。”
  “技术顾问?”万历一脸错愕道。
  张诚点点头,道:“臣看他是想效仿李成梁。”
  万历恍然大悟,这老头原来是想去打仗,他沉吟少许:“你去告诉他,朕需要他继续留在兵部。”
  “微臣遵命。”
  张诚可不敢再多言。
  文官反对,万历是能够容忍得,因为他知道,哪怕就是再换十批人上去,结果还是不会变得,他们还是会继续反对的,那又何必浪费自己的精力。
  但是武将不行。
  在这关键时刻,万历是绝不允许军队里面出现任何反对他的声音,就算你不支持,也得藏在心里面,一旦你说出来,他就绝不会轻易放过得。
  当然,他敢这么做,也是因为他军队一直在他的掌控中,且许多武将对文官不爽,必然是支持他的多,如果将军都反对他的话,那他还真不敢乱来。
  故此,方逢时越表现的忠心,万历就越要留着他在兵部,他需要一个支持自己的大臣帮他看着兵部,他只是要绕开朝廷,可不会要抛弃朝廷。
  方逢时要知道原因,估计真得会吐血。
  几次都是歪打正着,这几率可真是太感人了。
  相比起他而言,李如松就幸福多了,在接到万历的圣旨之后,他笑得是当晚都没有睡着,连夜整顿军队,准备赶赴湖广。
  “爹爹,孩儿要出发了,您保重身体。”
  “你等等!老子话都没有说完,你走什么走?”李成梁是恼羞成怒道。
  李如松是急不可耐道:“爹爹,孩儿都这么大了,哪还用这般嘱咐”
  李成梁道:“你就这么着急么?”
  李如松咧开嘴笑道:“孩儿确实有些迫不及待,这回可算不用看那些文官的脸色,可以尽情的打,而且是全军配备火器,可真是孩儿梦想中的战场。”
  李成梁闻言,眼中透着浓浓得羡慕,这种事,老子怎么就没有遇上,但也就是一闪而过,他还是耐心叮嘱道:“你此去万事小心,因为你面对的敌人不仅仅是杨应龙,还有很多很多人,一不小心,可能就会坠入万劫不复之地。”
  李如松也不傻,这心里都明白,道:“这刀在孩儿手里,孩儿可不怕他们。”
  李成梁道:“这明的是不怕,可就怕他们在暗地里动手脚,此仗对于你,对于我们李家,对于陛下,都是输不起的。”
  李如松挥挥手道:“爹,您这话说得,真的就输不了,孩儿觉得这都不是去打仗,只是去试试新式火器......!”
  啪!
  李成梁是真的急了,这好说歹说,让他意识到这事得严重性,可这小子就是油盐不进,直接就一巴掌扇过去,怒喝道:“现在你记住了么?”
  李如松被打蒙了,他已经记不清老子多久没有打过他了,捂着半边脸,木讷地点点头道:“孩儿明白了。”
  真是不打不成器啊!李成梁指着李如松道:“老子今儿把话给你说明,倘若你此仗打输了,老子立刻与你断绝父子关系,你就死在那里吧。”
  “哦。”
  李如松委屈地点点头。
  “滚!”
  李成梁毕竟混迹官场这么多年,他自然知道此中凶险,是绝对输不起得,而李如松大咧咧得性格,着实令他担心,他不怕李如松被杨应龙击败,在打仗方面,他还是对李如松有足够的信心,他就怕李如松被自己人击败。
  他一定要让李如松记住自己的话。
  就这样,李如松带着血红得五指山,领着卫辉府三千士兵赶赴湖广地区。
  而李成梁得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得,对方的人已经来到卫辉府,他们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阻碍此次出兵的机会。
  就连小小主事赵士祯也不会落下。
  赵家!
  “赵主事,关键不在于此次出兵,是否是对的,而在于陛下这么做有违朝廷制度,这一来师出无名,二来乃不义之战,如何能够取胜,还望赵主事深明大义,上奏陛下,反对出兵。”
  河南道监察御史沈星是苦口婆心地向赵士祯规劝道。
  其实言下之意,就是让他辞职,如果他上奏反对万历,那万历不可能留他。
  赵士祯真是觉得受宠若惊,当这么些年得官,头回受到重视,笑道:“沈御史,在下不过就是一个设计火器的小主事,就算上奏,陛下也未必能够看得到啊!”
  沈星忙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我皆为人臣子,匡扶社稷,乃你我的职责所在,怎能眼见陛下犯错,而不出声,若是如此的话,赵主事的名誉可能会受损啊!”
  语气中,夹带威胁之意,你要不辞职,保证你混不下去。
  赵士祯都乐了,要不是来到大峡谷,我差点就混不下去了,我有什么名誉,点点头道:“多谢沈御史的一番点拨,在下知道该怎么做了。”
  沈星闻言,顿时眉开眼笑,拱手说得几句恭维之语,便告辞了。
  他前脚刚走,后脚赵夫人从就里屋走出来,道:“夫君,倘若你真的这么做,那才是不仁不义,夫君可莫要忘记,是谁在夫君你失意之时,扶了夫君一把。”
  赵士祯哈哈笑道:“夫人且放心,我方才那么说,只是想早点打发走,我可不会轻易离开大峡谷的,今日咱们就住大峡谷去,这样他们就没法找我了。”
  他这么做其实跟政治倒是没有多大关系,纯属是兴趣问题,别说沈星来劝,即便皇帝调他回去当尚书,他都有可能拒绝,在大峡谷他是如鱼得水,他为什么要离开这里。
  诉讼院。
  “薛兄,此事你如何看?”
  姜应鳞一脸纠结地向薛文清问道。
  薛文清放下手中的笔,看向姜应鳞问道:“泰符,是不是有人去游说你?”
  姜应鳞点点头。
  薛文清微微一笑,问道:“去年救灾一事,你如何看?”
  姜应鳞道:“这是两回事?”
  薛文清道:“上回你都管不着,你还想管这事?朝堂那些事,咱们就不要再去想,能管这一亩三分地,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姜应鳞诧异道:“薛兄,我记得以前挺喜欢评论时政,为何如今......!”
  薛文清笑道:“那是因为我已经知道,不管我如何评论,都只是自娱自乐,在诉讼院,我还能够做一些有用得事,看到卫辉府的百姓,能够安居乐业,我就非常知足了。”
  顿了下,他又将一份资料递给姜应鳞,道:“这是梁馗等一干大地主联名控诉商人挖走他们的雇农,以及占据农田得水流。”
  姜应鳞瞧了眼薛文清,心知他是不想跟自己谈这事,不禁尴尬一笑,接过资料来道:“此事我也听说,但这不好办,占用水流,这我们可以去控诉,但是...但是挖人一事,我也去问过,并非是商人跑去挖雇农,而是许多作坊高价请人,是他们雇农自己走的,这事我看还得去找一诺牙行调解啊!”
  薛文清点点头,道:“那你就去跑一趟吧,我看你就闲出来的毛病。”
  姜应鳞尴尬得脸都红了。
  虽然这仗都还未打起来,但是卫辉府已经是深受其益,大量的地订单通过一诺钱庄下到卫辉府来。
  几乎所有的作坊都是在满员运作,但这还是不够,许多作坊都已经迁往开封府,什么士农工商,这都已经正面对抗,谁还在乎这个,世上最大的弹药生产基地就已经规划到开封府,并且一些刀枪弓箭等冷兵器也放到开封府,还有一部分则是让彰德府的铁器作坊生产。
  这为开封府提供大量的就业。
  开封府的百姓真是热泪盈眶,羡慕隔壁这么多年,可算是轮到我们了,也该轮到我们了。
  这工钱自然也上涨了一些。
  这就导致梁馗他们这些大地主就非常不满,一方面控制我们粮食价格,另一方面又抬高工薪,还跟我们抢水流,这是要逼死我们吗。
  他们开始向诉讼院发起诉讼。
  诉讼院直接扔给一诺牙行,让一诺牙行出面调解。
  辰辰、曹小东也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传信给郭淡。
  一诺牙行!
  “刚刚各地传来消息,当地官府加强对我们一诺保险的监督,我们粮食的调运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中,并且警告我们,不能当地的粮食运送到别得州府。”
  徐姑姑来到办公室,将一份信函递给郭淡。
  郭淡问道:“他们有权力这么做吗?”
  徐姑姑道:“不仅仅是官府,就连百姓也都是反对的。”
  挺着大肚子的寇涴纱道:“看来他们想阻止你将一诺保险的粮食调去西南。”
  郭淡目光闪动了几下,突然道:“马上传信给南京,让寇义盯着当地粮价......。”说到这里,他稍稍顿了下,又向寇涴纱问道:“夫人,我们在江南还能够调出多少钱来。”
  寇涴纱道:“这钱刚刚调去湖广,如果不算钱庄的存银,我们只能调出五万两左右。”
  “可能少了一点,但是不打紧,到时可以找晋商借一点。”
  “夫君你想干什么?”
  “炒高江南的粮价,狠狠赚了他们一笔。”郭淡一脸奸笑道。
  这时,小安走了进来,道:“姑爷,卫辉府那边来信了。”
  郭淡接过信函来,拆开看了起来。
  寇涴纱问道:“夫君,心中说了什么?”
  郭淡将信递给寇涴纱,然后沉吟起来。
  寇涴纱看完之后,向郭淡道:“夫君,其实卫辉府的农税已经少得可以忽略不计,何不免除卫辉府的农税。”
  徐姑姑听得微微一惊,前些时候,朝廷都还打算摊丁入亩,你这倒好,竟然要免除农税。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一旦给予免税权,这缴税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有人会钻这个漏洞。”
  郭淡沉吟少许,道:“与其免税,就不如退税,每个人税还是要缴,如此便于统计,但是我们每年给农业一些补助,至于怎么来补助,我还得先算一算。你先写封信给卫辉府,告诉他们,我们正在商议农业补助计划,让他们都别担心。”
  徐姑姑道:“这么多事,你何不前往卫辉府坐镇?”
  郭淡苦笑道:“我也想去,但是我要去了,陛下就成孤军奋战了,若非必要,我不能离开京城。”
  如今整个京城,万历就他一个盟友,他要离开这里,可能会被逐个击破。
  正当这时,一名护卫走了进来,又递上一封密函。
  郭淡看罢,不禁皱了下眉头。
  寇涴纱忐忑不安地问道:“夫君,不会是天津卫那边出事了吧?”
  郭淡点点头道:“出了一点小事,那边海域出现一些倭寇。”
  喜欢承包大明请大家收藏:()承包大明187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