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章 宝钞重现江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日上午,一小队禁军护卫来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前,四名守在门口,两名护卫入得办公室内。
  门口得秘书小小吓得是大气都不敢喘。
  虽然很早很早之前,一诺牙行就受到禁军得保护,但是很少有禁军进入办公室区域。
  办公室内。
  “郭顾问,您要得东西已经送来了。”
  一名护卫将一个方才尺许,非常精美,且密封得木盒放在桌上。
  “多谢。”
  郭淡点头一笑。
  那护卫抱拳一礼,便退了出去。
  这护卫刚刚出去,徐姑姑、寇涴纱便凑了过来。
  “这是什么东西?”
  寇涴纱好奇道。
  “宝贝。”
  郭淡神秘一笑,然后双手放在木盒上,先是轻轻抚摸了一下,神色显得极其亢奋,可不像似装出来得。
  看来这真是一个宝贝啊!这令徐姑姑更加好奇。
  啪得一声!
  郭淡拨开了铜扣,缓缓打开来。
  只见里面是一套非常精美的彩色纸张,共八张,每张上面印有一幅名家的风景画,其中以徐渭和唐伯虎的画为主。
  “大明宝钞?”
  徐姑姑惊呼一声。
  因为上面每张纸张上面应有货币计量单位,除了厘、分、钱、等通用单位之外,还有角、诺。
  郭淡微微白了徐姑姑一眼。
  徐姑姑诧异道:“难道我说错了吗?”
  郭淡道:“什么大明宝钞,你会不会说话,真会晦气,你要将这叫做大明宝钞,那我就彻底完了。”
  徐姑姑纳闷道:“那这是甚么?”
  郭淡道:“一诺宝钞,你没有瞧见么,一诺。”
  说着,他拿出中间那张写有“一诺”纸张来,原来下面还有一块铜制印版,“这么大的字,你看不见么?”
  徐姑姑没好气道:“这有何区别?”
  郭淡道:“区别大了,大明宝钞谁要啊!”
  徐姑姑道:“难道你这一诺宝钞就有人要吗?”
  “至少我要!”
  郭淡笑道。
  徐姑姑疑惑地看着郭淡。
  郭淡扬了扬手中的宝钞,道:“将来我会规定播州必须要以一诺宝钞交税。”
  徐姑姑美目一睁。
  如果能够交税的话,那...那确实跟大明宝钞不一样。
  大明宝钞最为失败的地方,就是只发不收,朝廷收税都不愿意收宝钞,那谁还愿意用大明宝钞。
  寇涴纱事先已经知道郭淡的货币计划,只是没有想到,郭淡已经暗中将宝钞都已经做好了,不禁也拿起一张看了起来,但她还是最喜欢郭淡手中的那一张,因为上面印着她最喜欢得一幅唐伯虎得画。
  徐姑姑到无暇顾忌这些,道:“我认为你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你又不缺钱,而事实已经证明只要发纸币,必然就会出现动乱,从宋朝得交子到我大明的宝钞,下场都是一样。”
  “你说得很对,我不缺钱,故此我发宝钞,肯定不是为了剥削百姓,而是了经济发展。”
  “谁发纸币的初衷,都不是为了剥削百姓。”
  “故此他们的失败的地方在于他们缺钱,而我不缺。另外。”
  郭淡笑道:“川贵之地地处偏远,且交通闭塞,导致那边极度缺乏货币,没有货币,经济发展根本就无从谈起。反过来说,只要在其中注入一诺宝钞,那边的经济发展要追赶江浙,绝不是痴人说梦。”
  他们不懂货币对于经济得意义,如今明朝最大的经济问题,就是控制不了货币,导致常年处于通货紧缩的状态,在后世即便没有学过经济学的人也都知道,经济发展就需要合理的通货膨胀,常年通货紧缩,必然会造成经济萧条。
  虽然云贵川交通闭塞,地理位置远不如江浙,但如果当地有一套完善的金融体系,郭淡认为是绝对有希望超过江浙的。
  徐姑姑道:“也就是说,你这一诺宝钞只在川贵等地发行?”
  郭淡点点头,道:“那里的地势实在是太完美了,我们只需要在关隘之处建立一诺钱庄,那么不管是当地的百姓,还是前往那边做买卖的商人,都可以入则兑钞,出则兑银。”
  “若能够封闭起来,那倒是可行。但是......!”
  徐姑姑稍稍一顿,又道:“但是现在是不是为时过早,如今都播州还未拿下,更别说你将来是否能够控制住当地,毕竟贵、川二地得官员都非常觊觎播州,他们一定会想办法阻止这一切得发生。”
  郭淡呵呵道:“如今播州内忧外患,我军拿下播州只是时间问题,而我们已经播州附近建立起产业来,此事不可能生变。现在我要做的就是,立刻在那边建立起一套货币体系来。”
  徐姑姑并不知道,郭淡愿意花这么多钱去打西南,一诺宝钞要占七成原因。
  因为目前为止,大明的经济发展,多半得看海外的天气,因为银子都是来自海外,一旦海外出问题,没有货币输入,那经济必然停滞。
  换而言之,如果无法掌控货币,那么经济调控,就无从谈起。
  播州只是他金融帝国的第一个根据地而已。
  因为他知道,大明商民饱受纸币之苦,在江浙,在河南,只要你敢发行纸币,那么你的信誉必将毁于一旦。
  贵州那边就无所谓,那边本就是非常贫穷,经济也并不发达,再加上当地的税收必须用来偿还一诺牙行,那么只要一诺牙行认一诺宝钞,当地百姓必然会接受。
  因为他们不用宝钞,也无钱可用啊。
  不是说他们个个都家财万贯,郭淡用一诺宝钞去剥削他们。
  只要一诺宝钞在那边大放异彩,将来走向全国,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
  天津卫,潞王府。
  “小王爷,老先生,好消息,日本人终于上钩了。”
  沈惟敬快步入得殿内,激动地说道。
  “此话怎讲?”
  朱翊鏐激动的站起身来,他来这里,不是为了妹子,妹子都已经玩厌烦了,他就是要打仗。
  沈惟敬道:“我们在澎湖得探子方才传信来,发现不少倭寇秘密集结在澎湖一个小岛上面。”
  朱翊鏐笑道:“看来他们已经从李旦那边得知我们围魏救赵得计划,想要给我们来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岂不知这黄雀之后,还有本王这只大老鹰在盯着。哈哈!”
  “殿下万不可大意。”
  徐渭先是一泼冷水倒向朱翊鏐,然后又向沈惟敬道:“可有探明有多少倭寇在那边集结吗?”
  沈惟敬摇摇头道:“这倒不是非常清楚,对方的行动非常隐蔽,我们的探子也只是碰巧遇上。”
  徐渭紧锁眉头。
  朱翊鏐瞧徐渭脸色有异,不禁喊道:“老先生。”
  徐渭微微一怔,道:“可能他们不仅仅是想夺澎湖,老夫昨日听李旦说,最近我们南边又增多不少倭寇,日本没道理花这么大的代价,来干扰我们的港口,而且我们的货物多半都是卖向日本,是日本的商人将货物卖往吕宋。”
  朱翊鏐道:“先生得意思是,这些倭寇都是要去增援澎湖的。”
  徐渭道:“倘若只是增援澎湖倒是不怕,毕竟我们的计划就是让日本在澎湖先挡住弗朗机人的进攻,等到我们过去一网打尽。老夫就担心日本是想一举拿下吕宋,如此一来便可以吕宋、澎湖为基地,袭扰我大明南方各个沿海州府,以此来配合他们的大军进攻朝鲜,谁都知道一旦我朝与日本在朝鲜开战,必将要从南方调集粮草。”
  沈惟敬怀疑道:“日本有这么大的能耐夺取吕宋吗?”
  徐渭道:“如果他们不是去跟弗朗机人打仗,而是去联合弗朗机人呢?毕竟我们的敌人是弗朗机人和日本人,而日本人得敌人只有我们。”
  沈惟敬心中一凛,道:“若是如此,日本人极有可能将我们的计划告知弗朗机人,且将计就计。”
  徐渭笑道:“若是如此的话,弗朗机人怎么可能拱手将吕宋和澎湖让给日本人,让他们借此来进攻我大明,只有陷入险境之时,弗朗机人才会选择与日本人合作,我们的计划就是基于这点,但是我们必须得调整一下计划。”
  朱翊鏐道:“现在还来得及么?”
  徐渭道:“我估计他们都会选择在天津卫冻港时发动进攻,我们还是有时间的。”
  ......
  宁夏。
  “爹爹!”
  哱承恩一拐一扭的来到大堂内。
  哱拜道:“你的伤势怎么样?”
  “倒是好了不少,就是有些痒。”哱承恩说着还挠了挠屁股,愤怒道:“这伤倒是小事,但这口恶气孩儿如何也咽不下去,那党馨欺人太甚,不但隐瞒我们出征的功劳不说,还故意削减我们的军饷。”
  哱拜眼中闪过一抹杀气,道:“你且放心,我们或许很快就能报仇。”
  哱承恩忙道:“爹爹有何计划?”
  话音未落,一个士兵就走了进来,道:“启禀总兵大人,土将军求见。”
  “快快有请。”
  过得一会儿,只见土文秀走了进来,道:“副总兵,消息没有错,如今陛下正在与朝中大臣相互争斗,并且调派了湖广精锐去征讨播州,但此举却遭到满朝文武的反对,此时我们若有动静,朝廷一定无暇顾及,只要我们不是明目张胆得反朝廷,那么朝廷多半会以安抚为主,那我们可以趁着这机会,扩张势力,只要我们能够盘踞整个宁夏,那么我们就有资格与朝廷进行谈判。”
  “真是天助我也!”
  哱拜冷笑一声,“那我们就先拿党馨那条狗命试一试朝廷的态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