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冤家路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到牙行,郭淡便将方才发生的一切,告知了寇涴纱,他真的不太喜欢夫妻之间相互隐瞒,尤其寇涴纱还是他的工作伙伴。
  其实寇涴纱也非常好奇,怎么徐姑姑在这里坐了一会儿,就跟着郭淡离开了,难道是去履行赌约呢?
  但是她真的没有想到郭淡会这么刚猛,直接跑去兴安伯府,寻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这不是上门讨打么。
  “夫人,这回可以放心了吧。”郭淡笑呵呵道。
  寇涴纱木讷地点点头,这个解决方案她当然非常满意,只是她认为郭淡没有被赶出来,可真是一个奇迹,又好奇道:“既然如此的话,夫君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废除这份赌约。”
  反正徐梦晹是不可能答应的,那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就还不如做个人情。
  “这不一样。”
  郭淡摇摇头道:“废除那是不作数了,但如今的话,只是增加一个条件而已,如果达到这个条件,居士还得履行我们之间的约定。”
  寇涴纱惊讶道:“夫君有办法能够说服伯爷吗?”
  郭淡耸耸肩笑道:“谁知道呢。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可能就这样放过她,我可没有这么大方,当然,她也不是一个大方人,她还是一个老赖。”
  寇涴纱无奈地摇摇头,道:“如果夫君能够说服伯爷,那我也没有意见。”
  一个徐姑姑,一个杨飞絮,她是真不介意,因为她认为这两个女人是能够帮助到郭淡,而郭淡也非常需要她们的帮助。
  说着,她又想起什么来,“对了,方才周丰他们来过。”
  郭淡问道:“什么事?”
  寇涴纱苦笑道:“还能是什么事,当然关于那道谕旨,如今整个京城都在谈论此事。”
  郭淡道:“这事没啥可谈,关键在于行动。”
  如今整个京城,都在关注那一道突如其来的谕旨,也就只有郭淡还有心情去跟徐姑姑纠缠。
  但对于郭淡而言,这种事就不应该由他来操心,他只负责提供技术支持,以及确保自己的利益,至于怎么推动改革,这是万历该去考虑的。
  他们帝商组合,不能老是他一个人干活。
  .......
  今日的朝会必将载入史册,不管成功与否,因为这都是上千年来,首次对封建的沉淀和桎梏发起冲击。
  而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以前的那一套已经不再符合帝王的利益。
  至少不符合肥宅的利益。
  但这对于整个统治阶级的冲击,实在是难以想象的,因为这发起者,就是统治阶级的老大。
  在朝会结束之后,朝野上下是非常安静。
  他们一时半会是无法接受这一切的。
  更别谈该如何去应对。
  毕竟这官僚集团也不是铁板一块。
  彼此就有非常深的矛盾,相互攻击得也非常厉害。
  谁也不服谁。
  本就是一盘散沙,故在万历的重锤之下,他们都感到很迷茫。
  其实这种时候,是需要英雄得出现,带领他们对抗皇帝,因为他们大多数人是达不到那个层次得,他们许多人甚至都看不明白,为什么皇帝要这么做。
  但是英雄.......!
  英雄早已经被他们自己摧毁。
  原本在张居正时期,一统朝堂的内阁,经上次改革失败,这威信已经削弱不少,他们此时根本无力整合朝堂。
  即便有力,他们也不会这么干,原因就是彼此之间缺乏信任,我们内阁要是站出来,对抗皇帝,万一你们在背后捅我一刀,那我们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你们言官可没少干这种事。
  然而,大多数阁臣其实是支持皇帝的。
  朝会结束之后,申时行、许国、王锡爵便悄悄去到申府。
  “这可怎么办?”许国问道。
  申时行没有做声,而是看向王锡爵。
  “其实是我们一步步将陛下逼到这种地步的。”王锡爵就是直截了当道:“倘若陛下不这么做,这改革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推动的。”
  许国道:“话虽如此,但是...但是陛下似乎走得太急了一点,这么做的话,谁也无法预料后果,而且这极有可能会引发动乱。”
  王锡爵道:“这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以前我们就是顾虑太多,导致一事无成,陛下说得没错,之前我们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回他是坚定的支持皇帝,因为他之前几番推动改革,想了各种办法,但都然并卵,一次次失败,也令他开始有些极端化。
  他真的觉得,不这么干,就不可能推动改革。
  而国家确确实实存在这非常多的问题,急需改革。
  许国看了眼老伙计,心知他这些年受到的委屈,倒也不想跟他争,于是看向申时行。
  申时行沉默少许,才开口道:“其实陛下也是用心良苦啊!上回改革,陛下对于我们内阁可是给予厚望,但结果是我们令陛下失望了,然而,陛下也并未责怪我们,也体谅我们的苦衷。
  故此,陛下这回才成立参政院,恪儿作为院长,衡儿作为副院长,但他们毕竟年纪太小,不可能扛得起这大梁,这后面还得我们来推他们一把,但是他们又没有我们这么多顾虑,又可以为我们减轻不少顾虑。”
  许国稍稍点了下头。
  申时行这一番话,说得非常委婉,但也暗示,自己将倒向皇帝。
  因为万历的这番改革,其实也是他们一直以来得抱负,唯一遗憾的是,他们不能亲自出面,还得借自己的后辈来推动,但这不怪万历,只能怪他们自己,又想要一展抱负,可又顾忌自己的名誉。
  他们内心其实感激万历的。
  .....
  司礼监!
  “哟!是方尚书呀,稀客,稀客。”
  张诚出得门来,见到方逢时,连连拱手道。
  “有礼。有礼。”
  方逢时回得一礼,又急忙忙问道:“內相,我前些天不是递了一道奏折上来吗。”
  张诚愣了下,道:“是,咱家想起来了,方尚书要告老还乡。”
  方逢时听得就想哭,“我那时是病糊涂了,那...那道奏折还没有递上去吧。”
  张诚道:“早就递上去了,这方尚书的事,咱家可不敢耽搁。”
  “......!”
  方逢时顿时是一脸绝望。
  他是真的想告老还乡,他早就想走了,只是因为他之前判断还有一仗打,故此就多留了一年,可哪里想得到,还打了两仗,而他都完美错过,兵部都没有参与。
  于是他今年是下定决心回家养老,于是就上奏万历,告老还乡,但偏偏又闹出这事来,这时候上奏请辞,那皇帝会怎么想,我这里推动改革,你竟然辞职,你这是要跟我对着干。
  方逢时可不想晚节不保,还连累子孙后代。
  张诚又道:“不过陛下没有批,陛下希望方尚书继续留在朝中。”
  万历表面上好像是要废掉整个朝廷,但实际上并不是,他还是将他信任的大臣全部都留下,并且让内阁在后面推动,可见徐姑姑料想得没错,皇帝不是要一头扎向资本,而是要采取一种新得平衡。
  方逢时听得眼泪都快流了下来,赶紧要回奏折,然后就跑了。
  这老头真的很可怜!
  时机总是不在他这边。
  .....
  武清候府。
  “呵呵...!”
  李高在得知今日朝会发生的一切,不禁呵呵笑了起来。
  陈胤兆纳闷道:“侯爷,你这时候你还笑得出?”
  “你有所不知,之前我也被吓坏了,以为陛下会有什么绝世妙计,不曾想就仅此如此,呵呵!”
  “仅是如此?”
  陈胤兆问道:“这还不够吗?”
  “当然不够啊!”
  李高笑道:“这税要是如此轻松就能够收上来,那还需要陛下开口吗?当初张居正就给收上来了,你看张居正当初改革,可也未针对那些皇亲国戚,地方士绅,因为他知道,这税他就收不上来,这么做的话,只会导致他的改革失败,就连张居正都收不上来的税,凭那几个小娃能收上来吗?”
  陈胤兆道:“但是侯爷莫要忘了郭淡,他在河南四府可就废除免税特权。”
  李高道:“那是因为郭淡给他们带去更多的财富,但天下那么多豪绅、勋贵、甚至于藩王,郭淡又未承包那些州府,他哪能一一满足,而那些人在当地盘踞上百年之久,他们是不可能会缴税的,另外,边军九镇的那些大总兵,他们有多少土地,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你们等着瞧好了,一旦开始推行改革,这全国上下都会乱起来的。”
  陈胤兆点点头道:“这倒也是,改革往往初期都非常顺利,可一到地方就肯定会出问题。”
  自古以来,都是皇权不下县,基层一直是被士绅控制住的,故此皇帝必须要给予士绅特权,换取他们的支持,那些士绅可都是免税大户,他们要么就是朝中退下来的官员,至少也是有功名在身。
  除此之外,还有藩王、勋贵、大总兵,要么是皇帝亲戚,要么功勋之后,要么就是手握兵权得大总兵。
  你皇帝一下子将他们都逼到对立面,这其实是非常危险。
  李高听到皇帝要这么干,反倒是放心了,你是不可能成功的。
  .......
  而与此同时,海外正在进行一场非常重要的谈判,虽然大明没有几个人对这一场谈判感兴趣,但实际上这一场谈判将会直接影响到万历新政。
  弗朗机人在入侵台南,遇到了顽强的抵抗,他们很快就知道,这支军队并非是杂牌军,而是日本派来的精锐之师。
  这令他们有些始料未及,但是他们也不打算放弃,如果日本控制整个澎湖地区,等于也遏制住他们,而正当他们准备从吕宋调派更多的兵力过来时,噩耗突然传来,吕宋被明军攻占了。
  马丁差点没有晕厥过去。
  这吕宋一丢,他们顿时就成了一只孤军。
  这两头不着岸,如何是好!
  而就在这时候,日本方面突然抛出橄榄枝来,我们来谈谈吧。
  马丁当然愿意谈。
  打狗港。
  “总督,他的意思是,他们日本将会出兵帮助我们夺回吕宋,而他们将占据澎湖。而在不久之后,他们日本将会遣派十万大军,从朝鲜进攻大明。到时也希望我们能够帮助他们从南边进攻大明,形成两面夹击之势,一旦消灭大明,他们承诺将整个福州都给予我们。”
  一个翻译向总督马丁说道。
  马丁瞧了眼坐在对面的小西行长,向翻译道:“你问他,我凭什么相信他们日本能够消灭大明。”
  待那翻译说完,小西行长立刻道:“我国虽小,但兵强马壮,众志成城,且我主身经百战,雄才大略,反观大明和朝鲜,皇帝皆是昏庸无德,军政腐败,且闭关锁国,骄横自大,总督若是不信,在帮助总督夺回吕宋的战争中,我会立刻证明这一点,明军绝非我军的对手,其海防更是不堪一击。”
  翻译完之后,马丁身旁得一位将官便道:“总督大人,他们军队战斗力,确实比我们之前遇到明军要强不少。”
  马丁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没有多少选择,这时候他们只能跟日本合作。
  正当这时,一个军官走了进来,在马丁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马丁神色微微一变,又沉吟少许,然后便向翻译道:“你告诉他,我非常愿意与他们日本合作,但是我还得考虑一番。”
  小西行长微微有些失望,他亲自来此,是有着十足的把握,他认为弗朗机人已经没有退路,如今听到马丁这么一说,心里认为,这弗朗机人可能还要跟他讨价还价。不禁有些恼怒,你们这些丧家之犬,哪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不过他并未表露出来,是欣然答应。
  就看谁拖得起呗。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刚离开不久,马丁就秘密接见了一个名叫沈惟敬的大明百姓。
  “沈惟敬见过马丁先生。”
  沈惟敬用一口非常粗糙的弗朗机语说道。
  虽然很粗糙,但比小西行长还是要高大上多了。
  这沈惟敬虽然善于投机取巧,但他其实比任何人都要努力,他在得知郭淡海外计划之后,就一直在努力学习弗朗机语。
  可马丁听得却是很不开心,问道:“沈先生,你为何不称呼我为总督大人?”
  沈惟敬回答道:“因为您已经不是吕宋的总督。”
  喜欢承包大明请大家收藏:()承包大明187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