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六章 承包科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谁能想到,在这轻描淡写间,肥宅又扔下一颗重磅炸弹。
  科举对于明朝的意义,可真是远非唐宋能比的。
  这是天下读书人的信仰,也是寒门上升的唯一通道。
  故此谁也不敢轻易动科举,一般也就是小修小改,但大致方向是越发的保守。
  这突然要增考一门,而且还是什么经济学,这个“经济学”是郭淡商人定义的,在很多人看来这就是学做买卖。
  这无疑是颠覆性得。
  要是之前,估计又炸了,但是当下的话,他们还真被万历给镇住了。
  王家屏小心翼翼道:“陛下,科举兹事体大!”
  不等他说完,万历便道:“朕何时问过你们纳了几个妾侍。”
  “!”
  王家屏当即一脸错愕。
  这张嘴可真是毒啊!
  但很有道理,朕是皇帝,朕谈得事,必须是兹事体大,不然的话,需要朕去关心吗?
  工部少发一张厕纸,朕也得去过问?
  陈有年非常谨慎道:“可是陛下,这有可能引起天下士子的反对?”
  “为何?”
  万历问道。
  陈有年道:“他们自小就读四书五经,突然增考一门,他们都没有学过,虽这谈不上不公平,但是这会令他们的成绩充满不确定,但是结果出来,他们必有怨言。”
  万历一挥手道:“这并不冲突,这门考试的成绩,只供朕参考,主要成绩还是你们来定。”
  这还不冲突。
  皇帝阅卷胜过一切成绩啊!
  李三才道:“陛下,您亲自阅卷,还是会影响到考生得,试问谁不想做天子门生。”
  万历道:“那就多怒一点力,如今朝堂上夸夸其谈之人实在是太多了,解决问题的人才又太少,朕希望能够挑选出一些有能力得人,是能帮到朕的,而不是天天在朕面前背‘论语’,背‘皇明祖训’,旁人不知,还以为朕没有读过书。科举是为朕挑选人才的,如果科举不能得到朕想要的人才,那科举得意义何在?”
  句句夹枪带棒,可真是令人难受啊!
  李三才道:“可是那什么经济学,是难等大雅之堂。”
  “爱卿言之有理!”
  万历点点头,又道:“既然如此,朕将就这门考试承包给一诺学府,反正他们都难等大雅之堂,今日会议就到此为止吧。”
  说罢,他便起身回去了。
  留下一群呆若木鸡的阁臣。
  这也能承包?
  是承包无极限吗?
  “內相,万万不可这么做,倘若一诺学府再设考试,那科举必将受到重创。”
  王家屏是真急了呀!
  皇帝另开科举,久而久之,谁还会来参加朝廷的科举。
  谁都知道这年头从龙才能出人头地啊!
  张诚呵呵笑道:“这你们找咱家也没用,方才陛下已经将话说得是清清楚楚,这科举选得是皇帝想要的人才,否则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难道你们连这都听不明白吗?这科举到底是选你们想要的人才,还是陛下想要的人才?唉机会给了你们,你们自己没有把握住,咱家也爱莫能助。”
  说着,他唉声叹气地离开了。
  道理还是那个道理。
  谁说了算?
  在万历看来,这皇帝是你们希望的皇帝,人才是你们希望的人才,朕就是用来陈设的吗?
  其实此番会议,万历是在试探他们的态度,他言语间无不透着皇帝为尊的意思,但是大臣们的回答,令他非常失望,还是死性不改,不过万历也不是非常在意,你们不干,朕就承包出去,朕现在是有钱有人有兵。
  下得楼来,申时行、王锡爵、许国、沈一贯就径自离开了。
  方逢时更是悄无声息的消失。
  其实他们都已经听出弦外之音,并且他们心里是支持皇帝的,皇帝这两年做得事,还真都算得上丰功伟绩,事实摆在面前,也不能总是睁着眼说瞎话。
  包括增开科考,他们也都认同,他们也都看到郭淡那一套,确实是有些变态,户部许多事务也渐渐依赖一诺牙行。
  没有办法,一诺牙行给出的财务报告确实能够反应问题来,只不过他们从不说而已。
  而曹恪、王衡进入参政院,代表着皇帝还是非常器重他们的,没有抛弃他们,并且谅解他们的苦衷,让他们以这种方式参与朝政。
  这必须得投桃报李。
  只不过他们要是说出来得话,又会跟以前一样,大家吵来吵去,然后万历就与郭淡在那边讨论国家大事,这回头一看,就非常尴尬,他们也就懒得做声,王锡爵今天就一句话都没有说。
  回去之后,他们立刻拟旨,毕竟万历现在非常在乎效率,可不能再怠慢了,他们将这两年发生的事,做了一个总结。
  四个大字---文治武功!
  他们终于迷途知返,开始吹嘘皇帝了。
  平播州,灭宁夏,赈济灾民,减轻赋税,兴修水利,等等。
  当然,他们并没有提到郭淡,所有功劳全都算到皇帝头上。
  同时昭告天下,锦衣卫已经从弗朗机人手中夺下吕宋岛,吕宋岛也正式纳入大明版图,暂划归潞王府,同时取消潞王府在中原地区得一切税入。
  以及将出兵洞乌,决心解决与洞乌长达十余年的战争。
  这可真是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顿时举朝哗然!
  什么情况?
  我大明何时出兵吕宋岛的?
  这么大的事,我们这些大臣怎么是一无所知。
  还有出兵洞乌?
  就这么决定呢?
  没没人问过我们啊!
  他们赶紧去找内阁问跟明白,申时行就一句话,我们也都是听陛下说得。
  这!
  无语!
  而同时,在内阁安排下,六部也做出一系列的调整,其中辽东军将陆续更换大峡谷的火器,而工部将会被大规模削弱,所占用资源,直接就削减一半,瞬间就没了半天命。皮皮读书网
  工部的官员是非常郁闷,这资源减少一半,代表着他们的权力也将减少一半。
  问题是那工部尚书石星还不在朝中,一直在外拿着钞关的钱在治理河道,工部是群龙无首,是无力反抗。
  然而,大臣们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因为关于科举承包的消息已经传出来。
  大臣们都快疯了!
  这科举都能承包?
  那你何不将我们也都给承包了,我们也都是科举出来的。
  他们疯狂上奏,坚决反对这么做。
  又是皇明祖训,又是百年基业!
  从各种角度去反对。
  然并卵!
  万历是故技重施,又将谕旨刊登在生活日报上面,直接公告天下。
  其实这事连郭淡都不知道,原因就是因为万历非常清楚自己要想什么,那就是新鲜得血液,那些老头迟早会挂的,但不从科举入手,将会代代如此,他必须要改变科举,选一些自己想要的人才。
  从根本上削弱官僚集团。
  他没有将他跟大臣们的说辞写上去,他还是紧紧抓着那些落榜士子。
  他又是再三表示自己非常重视那些落榜得士子,不是他们的才能不够,可能只是一时发挥不好,或者天赋不在于此,参政院的一些举人、贡士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他们的能力足以入仕,这天生我材必有用,朕要再给他们一次为君分忧的机会。
  然后再阐述他对于财政的看法,“国富民福”正式成为他的政治宣言。
  其实就是“钱”。
  他是真的认为这问题都是穷出来的,只要有钱,那就万事大吉。
  那么基于这一点,万历宣布以天子名义在一诺学府增开一门恩科---经济学,这事跟朝廷没有关系,但至少要先取得举人身份。
  基本上就是为那些落榜士子提供的。
  一诺牙行!
  会议室。
  “不错!我暂时会代为管理吕宋岛。”
  在一众商人的期待下,郭淡点头承认了。
  那些商人露出贪婪的笑容。
  就知道是这样。
  周丰赶忙问道:“不知郭顾问打算如何管理吕宋岛?”
  郭淡道:“我会将吕宋岛打造成一个自贸区,在那里做买卖,基本上不用交任何税,最多就收一些管理费用,以及我会在那边划出一大片农业区,全都是肥沃得土地,价格大概在每亩地一分银子。”
  “多多多少?”
  周丰舌头都在撸不直了。
  “大概一分左右吧!”
  郭淡耸耸肩,道:“故此在那边投资酒楼、旅店和农业,是肯定赚钱的。”
  周丰腰板挺直,终于轮到我上场了。
  这酒楼、旅店、农业全都是他擅长的,他以前就是大地主,周丰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道:“郭顾问,我可是最早跟你合作的,秦庄、陈平他们都在我之后,可如今他们都要股份制,我还这不公平啊!”
  曹达这一看这情形,赶紧飚出眼泪和鼻涕甚至都想放个屁,让郭淡闻到自己的气味!
  一分一亩地,这跟送有什么区别啊。
  郭淡哭笑不得道:“你们别这样好么,现在我也未拟定出契约来,这嘴上说得是可以反悔得,等契约出来再具体商量吧。”
  这时,小安跑了进来,“姑爷!他们非得要见你,我快要拦不住了。”
  郭淡不爽道:“你倒是说清楚一点,谁要见我。”
  “就是那些读书人。”
  “天啊!”
  郭淡搓了搓额头,道:“你们也先回去吧,等我确定之后再谈,我这还有点事,先失陪了。”
  说着,他便起身出去了。
  曹达嘀咕道:“不知这一诺教育何时股份制啊!”
  在场所有的商人都看着他。
  曹达一怔,顿时肠子都给悔青了,哎呦!暴露了!
  大厅已经是挤得是水泄不通,都是落榜的士子呀!
  “郭顾问来了。”
  “郭顾问,不知如何才能够上一诺学府读书?”
  “郭顾问,你看我行么?”
  你行么?我又不是选模特,如果选模特,你丫肯定选不上。郭淡郁闷道:“各位,这里是一诺牙行,不是一诺学府,你们可以去一诺学府报名!”
  “可是我听说你们一诺学府是有限制的。”
  “郭顾问,陛下要增开恩科,你却限制我们,这有违圣意啊!”
  “哇!你这话说得不亏是读书人啊!现在没限制了,可以了吧。”
  “你这太敷衍了,这可是恩科,你怎能敷衍我们。”
  “哇靠!有限制,你们不爽,我取消限制,你们也不爽,你们是来找茬得吧。”
  “郭顾问,你先别动怒,听说考上一诺学府的,不但不用交学费,还有钱拿。”
  “刚刚已经取消了。”
  “为何取消?”
  “因为之前是我拿钱出来,如今是恩科,凭什么我出钱,故此之前的天才计划已经取消,改为陛下的千里马计划,考上得还是有钱拿,只不过这钱是陛下出。”
  “陛下如此器重你,你就这么报答陛下,竟然要陛下出钱,真是岂有此理。”
  “陛下器重我,跟我看你们不爽有什么关系,你们之前几次堵着门骂我,我还帮你们出钱,我得多缺心眼啊!要不是陛下隆恩浩荡,熟面孔的我都不会让他们报名。”
  瞬间有不少人捂住了脸。
  试问这天下读书人谁没骂过淡淡。
  郭淡道:“我劝你们最好别来找我,自己去报名,要是让我认出来了,我的性格又是睚眦必报,这会让你我都很为难,我是报复还是不报复呢。”
  嗖地一声,大厅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