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章 遇事不决,国本之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遇事不决,国本之争。
  这都已经是老生常谈!
  但也不得不说,“国本之争”已经帮助官僚集团好几次反败为胜,遏制住皇权。
  简直比郭淡承包还要厉害一些,也算是无往不利。
  工部主事张有德,率先上奏皇帝,询问今年是不是要立太子,如果要立太子的话,那么工部就得开始做准备,再晚的话,可能就会来不及了。
  因为去年万历确实说了,今年立太子,大家其实也都记着的,但是由于万历今年非常强势,导致大臣们也不太敢提。
  但是现在万历一再咄咄逼人,令大臣们也是恼羞成怒,你这是全方位要围剿我们,那边就免除我们的特权,这边又要动科举,必须给予反击。
  而工部之所以愿意身先士卒,那是因为工部在此次调整中是损失惨重,故此他们愿意当这出头鸟,要是赢了的话,工部可能还能够扳回一城。
  这朝中舆论顿时都转向皇长子,群臣开始接连上奏,要求万历履行承诺,尽快确立太子。
  皇家马场。
  “他们也就会拿此事来胁迫朕,看来他们都已经黔驴技穷。”
  万历怒哼一声,又问道:“朝中大臣全都是支持立皇长子为太子吗?”
  田义立刻道:“回禀陛下,那倒也不是,也有一些大臣是支持立贤不立长,但他们暂时还未出声,臣看他们应该是想先看看陛下您的态度。”
  不得不说,现在环境比之前要好得多,有些大臣已经渐渐转向万历。
  说到底这其实就是一个站队问题。
  他们认为万历有可能取胜。
  可惜万历不在宫里,他们要等着万历摇旗。
  张诚却略感焦虑道:“陛下,此事可得慎重,到底支持立皇长子还是占大多数,并且这回民间支持皇长子的声音也非常高,若是硬碰硬的话。”
  他虽未将话说完,但意思非常明显,这局势可能会失控,结果难料。
  田义也点了点头,道:“微臣也建议再往后拖一拖。”
  万历沉吟半响,突然问道:“王恭妃的身体情况可有好转?”
  张诚愣了下,忙道:“回禀陛下,王恭妃的身体早已经恢复过来,太后对王恭妃也是照顾有加,如今王恭妃都是跟着太后吃住。”
  当初皇贵妃虐待王恭妃,引起众怒,要求罢免皇贵妃,这导致万历不得不做出退让,将王恭妃从的衣食住行划光禄寺,同时为王恭妃兴建住所,并且划到慈宁宫,如此大臣才罢休。
  万历听罢,是面无表情,道:“你们去安排一下,明日起驾回宫。”
  事关国本,他也不得不回皇宫。
  “微臣遵命。”
  郭淡目前倒是没有这种烦恼,因为他的两个儿子还很小,要谈继承家产就为时过早,他苦恼的是,最近真的没有什么时间陪伴刚出生儿子,这地盘都拿了下来,但是事务同时也在成倍增加,光安排可能都得一两年。
  只能在吃过夜饭之后,他才能抽出空来,跟寇涴纱、寇守信、寇承香,以及小婴儿,坐在大厅里面,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举高高!举高高!”
  “格格格!格格格!”
  郭淡抱着小婴儿一举一放,惹得小婴儿张开嘴格格大笑起来。
  寇承香看着羡慕极了,直接就往寇涴纱身上爬,“娘!孩儿也要举高高!”
  寇涴纱双手将寇承香抱起,让他坐在自己怀里,笑道:“娘可没有这么大的力气。”
  “有也不行,这多危险啊!”
  一旁寇守信制止郭淡道:“贤婿,你这没轻没重的,招儿现在还小,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好生抱着,否则的话,你交给奶娘抱。”
  郭淡赶紧遵命,好好抱着,不敢放肆。
  这孩子的事,寇守信是一言九鼎,他说怎样就怎样,谁也不敢违抗。
  没有办法,因为孩子的事一直都是寇守信在打点,他们夫妻又不带孩子,自然也就没有话语权。
  坐下之后,寇守信又道:“贤婿,这孩子尚未取名,依老朽看,郭家也就你一个,郭家香火可也非常重要,不如就叫郭承嗣吧。”
  这老头成天就忙着这事,招儿是二子的乳名,也是他取得,但寇涴纱听着就压力很大。
  招儿!招儿!
  意思非常明显,还得再生啊。
  郭淡笑道:“我对香火问题,不是很看重。”
  寇守信鼓着眼道:“你懂什么,这香火不重要,什么重要的,要是后继无人,你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你若不趁着年轻多生几个,你以后就等着后悔吧。”
  寇涴纱不由得努了下嘴。
  郭淡被训得一脸蒙圈,是满头大汗的应承道:“是是是,岳父大人您做主就行。呵呵!”说着,他突然又想起什么似得,道:“岳父大人,有件事小婿一直都想跟你商量商量。”
  寇守信呵呵两声,“是关于你第一赘婿的事吧?”
  郭淡诧异地看着寇守信。
  寇守信呵呵道:“涴纱已经跟老朽说了。”
  郭淡先是感激地看了眼寇涴纱,又忐忑地问道:“不知岳父大人如何看?”
  寇守信笑呵呵道:“你若不觉委屈,老朽倒也没有意见,你们夫妻商量着办吧。”
  郭淡见寇守信这么大度,心里感动的是无以复加,于是道:“岳父大人,要不这第二个小孩也姓寇。”
  其实他对郭家是没有任何感情的,以前的回忆已经非常淡了,可以说寇守信即是他的岳父,又是他的父亲,寇家就是他的家,没有第二个家,姓郭姓寇他真的无所谓,寇守信开心就行。
  寇守信一愣,立刻道:“不行,这第二个小孩必须姓郭,否则的话,老朽将来有何面目去见我郭贤兄,等你们生了第三个再说吧。”
  这真是刀从天上来,寇涴纱忙道:“爹爹,女儿!”
  寇守信又道:“你生不生,爹也不勉强了,但是这个孩子必须姓郭。”
  郭淡听得很纳闷,这看着也不像似在说客套话,可他知道寇守信是真的还想要一个孙。
  殊不知寇守信到底是商人出身,也是非常精明得,他哪里知道此郭淡非彼郭淡,他已经想到以后的事,如果寇涴纱的孩子都姓寇,而郭淡跟别人生得孩子姓郭,那么将来在继承家产方面,可能会出现问题。
  虽说郭淡是赘婿,但谁都知道他就是家主,大事都是他说了算。
  寇守信一定要确保寇涴纱的其中一个孩子姓郭。
  可见这家大业大,都会有这种问题,只不过郭淡现在还年轻,又不是出身豪门,暂时还体会不到。
  正当这时,一个护卫走了进来,抱拳道:“郭顾问,陛下驾到。”
  唉看来今晚又得陪着肥宅数银子了。郭淡是真心有些害怕万历来此,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将承嗣交给奶娘,然后去到办公室。
  “卑职郭淡参见陛下。”
  “免礼吧!”
  “多谢陛下。”
  郭淡直起身来,见万历坐在椅子上,愁容满面,不禁问道:“陛下,您是不是又在为太子之事烦恼?”
  万历瞧了他一眼,问道:“你也听说呢?”
  郭淡点点头。
  “看来他们闹得动静不小啊!”
  万历冷冷一笑,又向郭淡问道:“你怎么看?”
  郭淡道:“不管陛下做出任何决定,卑职都支持。”
  这就是心里话。
  他不在乎立谁,他也知道这避无可避,他拥护万历的一切决定。
  “要是人人都如你这样,那该多好啊。”万历即是欣慰,又是愁闷。
  郭淡问道:“陛下,此事真的就这么难吗?”
  他认为此时可以刚一波,反正都已经到这地步。
  万历并没有解释,突然问道:“对了!最近皇贵妃对你颇有怨言,当初洵儿拜你为师,到如今你连洵儿的面都没有见过,你这老师当得也太不负责任了。”
  怎么又扯到这事上面。郭淡讪讪道:“陛下,卑职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为人师,卑职自己的孩子,都还是我岳父大人在教。”
  万历道:“朕也知道你的难处,但是朕也没有办法,这朝中支持洵儿得人不多,朕也不放心将洵儿交给他们,而且朕也认为你的本事对于治理国家非常有帮助。”
  治理国家?
  藩王可不用学这些,显然万历还是要废长立幼。
  看来陛下已经决定要刚这一波。郭淡稍一沉吟,道:“陛下,微臣倒是有一个大胆得想法。”
  万历问道:“什么想法?”
  郭淡道:“让王子去小伯爷学院念书。”
  “你说什么?”
  万历惊讶道。
  郭淡赶忙解释道:“陛下,卑职认为,小伯爷学院其实已经代表当今世上水平最高的启蒙学,即便是王大学士也不如,而同时如今许多勋贵、武官都让自己的孩子去小伯爷学院念书,这也许能够为王子建立起人脉来。”
  万历沉吟许久,但并未给出回应,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也没有说去金库看看,可见这对于他而言,真是一道坎啊。
  翌日上午!
  “你今日似乎挺清闲得。”
  徐姑姑来到办公室,见郭淡坐在沙发,并为坐在办公桌后面办公,不免好奇道。
  郭淡道:“陛下昨夜来过。”
  “是为太子之事吗?”徐姑姑坐了下来,问道。
  郭淡点点头,又纳闷道:“此事就真的那么难么?”
  “这是当然。”
  徐姑姑稍一沉吟,道:“这么与你说吧,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地主商人,家主几乎都是嫡长子,你说他们会希望改变长幼有序吗?”
  难就难在这里,这不仅仅关乎礼制,也关乎利益,这不是皇帝家独有的问题,是所有人的问题,如今大家都遵从嫡长子,你若要改变这一点,那如今当家做主的人都会变得名不正,言不顺。
  这会伤害到很多人的利益。
  礼制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同时是一个行为规范问题,而行为规范就必将牵扯到个人利益,那律法也是行为规范的一种。
  郭淡笑道:“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了。”
  徐姑姑问道:“陛下究竟是什么意思?”
  郭淡道:“可能会选择硬碰硬。”
  徐姑姑幽幽一叹。
  万历做这么多事,就是要伸张皇权,这一步肯定是要走的,但是这一步走出去,那可就祸福难料。
  她认为以皇帝目前的势头,要刚也不是不行,就看怎么去刚。
  武英殿。
  万历的沉默,令在坐的阁臣是忐忑不安,饶是申时行这老狐狸也难以掩藏自己紧张的心情。
  皇帝一回来就召开内阁会议。
  极有可能要宣布太子。
  而且极有可能会废长立幼。
  因为谁都知道万历做那么多事,就是要伸张皇权么,而国本之争已经变成皇权之争,一旦废长立幼成功,皇权就将变得至高无上。
  他们已经在思考,如果万历待会真的喊出废长立幼的口号,那他们该怎么给出反应。
  到底该怎么办?
  他们已经在脑海中演练无数回,但他们依旧想不出一个合理的对待方式。
  国本问题,就是封建社会的最大问题。
  万历突然瞟了瞟他们,缓缓开口道:“申首辅。”
  “臣在。”
  申时行直接一个哆嗦。
  万历道:“你代朕拟旨,昭告天下,朕将立!”
  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了一下。
  这一顿,在场的大臣至少要短三年寿。
  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呼吸。
  王家屏更是紧张地是全身发抖。
  要命啊!
  过得片刻,万历才继续言道:“皇长子朱常洛为太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