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雄图霸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静!
  殿内是死一般的寂静!
  朱常洛?
  还是朱常洵?
  虽然万历是一字一顿的说道,吐词也是相当清楚,但申时行他们还是觉得听得不是很清楚。
  饶是张诚也都是一脸困惑,他不禁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您方才说得是皇长子,还是三王子?”
  这一字之差,那可就是要命的。
  必须得问清楚啊!
  阁臣们的耳朵仿佛伸长尺许。
  万历道:“朕说的是立皇长子啊!”
  这回大家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了。
  但是……。
  这是为什么?
  张诚、田义不禁相觑一眼,眼中尽是迷茫。
  他们两个可都是近臣,是最了解皇帝的人,然而,就在这场会议前,他们都认为皇帝会废长立幼。
  因为没有一个迹象表明皇帝会立皇长子为太子。
  他们都尚且如此,就别说申时行他们了。
  因为这两年来,皇帝的一切举动,都是围绕着国本之争,他就是想废长立幼,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如今皇帝风头一时无两,南征北战,无往不利。
  他都可以绕开朝廷直接发动战争,这可能是太祖都不曾拥有的实力。
  故此他们预判的是,要么皇帝就会继续拖下去,再缓几年,要么就是直接废长立幼。
  不会可能有第三个选择。
  张诚、田义他们都是这么想的。
  但偏偏就出现这第三种选择。
  而且是最不可能的,尤其是在今天。
  如今皇帝是实力大增,不一定会输,怎么也得打一打吧。
  不可能就直接宣布。
  太诡异了!
  万历左右看了看,问道:“你们不赞成吗?”
  “陛下圣明,乃我大明万世之福,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家屏匍匐在地,是老泪纵横,高呼万岁。
  他是真哭了!
  不容易啊!
  他真得觉得这太不容易了!
  申时行他们也赶紧跪下高呼:“陛下圣明”!
  “哈哈……哈哈哈!”
  万历仰面大笑,大步出得宫殿,犹如发出胜利的宣言。
  可问题是他没有胜利,他最终是妥协了,屈服了,到底还是立了皇长子。
  官僚集团是大获全胜啊!
  待他离开一会儿之后,申时行他们才渐渐回过神来,跪在地上都忘记了起身,彼此望着,从最开始的那句“立皇长子为太子”,到最后面的那一阵笑声,无不透着诡异。
  又过得片刻,他们才慢慢站起来,申时行小声向张诚问道:“内相,陛下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
  他看着万历,可真得像似受到了极大刺激。
  张诚也知道申时行的意思,摇摇头道:“最近陛下没有遇到什么难事,昨日才从皇家马场回来的,今日怎么就……。”
  他赶紧闭嘴,但申时行已经听出弦外之音,可见张诚也是预判会立朱常洵。
  连张诚都不知道,估计也没谁知道了。
  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世上最难猜的,果真是帝王心思啊!
  ……
  回到乾清宫。
  “陛下。”
  皇贵妃郑氏孤身一人在门前迎接万历。
  “爱妃快快免礼。”万历快步上前搀扶起郑氏,拉着她的手哈哈笑道:“爱妃莫要担心,我们还很年轻。”
  ……
  不错。
  之前发生的种种矛盾,冲突,都是围绕着国本之争在进行,万历还就是想废长立幼,关于这一点,张诚、郭淡、申时行他们都知道,他在这两年也都在想尽办法冲击礼教,冲击祖制,就是在为此铺路。
  而在张有德上奏之前,万历也都是打算废长立幼。
  他去年定在今年立太子,就是认为一旦播州、宁夏取胜,他就有能力废长立幼。
  但是张有德上奏之后他就改变了想法。
  虽说变得有些快,但其实也不难理解。
  国本之争的核心矛盾,不是老大和老三,而是皇权与臣权。
  但反过来说,皇权与臣权之争的具体形式是不是一定要表现在国本上面?
  答案是否定的。
  皇权与臣权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不一定要围绕着国本。
  只不过之前万历在任何事上面都没有建树,他亲政之后就只知道反张居正,但并没有一个替代张居正的方案,他拿不出政策来,文治武功跟他沾不上边,他没有能力去伸张皇权。
  那么争国本的话,他就可以弥补自己的劣势,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作为一个父亲,是拥有更多发言权的。
  其实是皇帝喜欢通过国本来伸张皇权,喜欢哪个儿子只是一个次要原因,单纯的感情是不可能让皇帝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唯有皇权值得,争国本也真不是万历发明的,唐高宗李治也是这么干的,只不过历史上万历罢工几十年,才令这个国本之争显得尤为特别。
  至于大臣的话,他们一直都是支持长幼有序。
  这个几乎就是恒定的。
  导致大臣不太可能去挑起国本之争,因为有一个信仰在那里。
  历史上的国本之争只能怪万历,不能怪大臣,是他自己要争得,结果又争不过,这不知自找没趣吗。
  然而,在围绕国本进行斗争时,事情渐渐发生了变化。
  这斗着斗着,万历突然发现,自己如今对外开疆扩土,对内推动改革,自己的财富也在急剧增加。
  海贼王。
  草原董事长。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欣欣向荣啊!
  这助长了他的野心。
  超张居正?
  不,他的目标已经是汉武唐宗。
  不得不说,肥宅真的膨胀了,他觉得自己跟那些千古一帝是有得一拼啊!
  在这种大势之下,国本之争就显得有些鸡肋了。
  老子都还想再活五百年,如今立谁为太子重要吗?
  不重要!
  雄图霸业才是最重要的。
  他不愿意为了国本之争,而耽搁了自己的雄图霸业。
  当然,这里面他自己也有一个判断,他认为即便胜,可能也是惨胜,不可能是大获全胜,如果胜利代价很小,那他也会干的,问题就是代价太大,他觉得不划算。
  而其中一个关键人物就是李太后。
  其实万历在当初王恭妃被虐一事上面,耍了一个小招,他故意将王恭妃的新住所划入慈宁宫,其目的就是想看看李太后对王恭妃的态度。
  因为李太后对此一直没有表态过,这令他非常不安。
  到底母后是怎么想的。
  他一直都很畏惧李太后,这个倒是没有改变过。
  李太后是多么聪明的女人,她当然看出来儿子的用意,她故意对王恭妃是照顾有加,其实就是向万历表明态度,我是支持朱常洛。
  这话若是直接说出来,皇帝就会非常尴尬的,到底是太后说了算,还是皇帝说了算。
  李太后作为一个贤后是绝不可能直言该立谁为太子。
  李太后的态度,让万历知道这真的有些难。
  他不再去执着,因为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不愿在这小事上面浪费精力。
  撇开皇权,纯从皇储角度来讲,这真的就是小事,毕竟他还那么年轻,今日可以立,明日也可以废。
  如果他五六十岁了,那就什么都没有国本更重要,是头等大事,自古以来那些伟大的皇帝,如汉武唐宗,都是在自己晚年去处理国本问题,年轻的时候他们都不是很在乎,哪有那功夫。
  但现在的话,事业更重要,爱情都要放在第二位。
  然而,这又打了大臣们一个措手不及。
  大臣们听到这个消息,眼珠子都掉出来了,朝堂上是一片沉寂。
  他们都已经武装到牙齿,就等着万历废长立幼,结果万历突然如他们所愿,宣布立皇长子。
  这……!
  完全没有胜利的喜悦。
  反而迷茫了!
  大臣们彻底迷茫了。
  因为皇帝当下是占据主动权的,不是被他们逼得没有办法,而是主动立皇长子为太子。
  这不是胜利啊!
  那么我们下一步该干什么?
  这个皇帝怎么老是不按套路出牌。
  饶是徐姑姑都觉得如雾里看花……。
  “究竟那晚陛下与你谈了什么?”
  徐姑姑不免向郭淡问道。
  她认为是郭淡改变了万历的想法。
  但她真的想多了。
  郭淡如实道:“我不都告诉你了么。”
  “这不可能呀!”徐姑姑皱眉道:“若是那样的话,陛下显然还是想废长立幼。”
  郭淡呵呵笑道:“想不到居士也有困惑的时候。”
  徐姑姑诧异道:“你知道?”
  郭淡点点头。
  徐姑姑忙问道:“为何?”
  郭淡笑道:“你看我不就知道了,我小儿子才刚刚出生,但我陪他的时间却非常少,不是我不想陪着他长大,只是对于男人而言,事业永远是最重要的。你真的认为国本之争比开疆扩土,比雄图霸业还要更重要吗?”
  徐姑姑顿时恍然大悟。
  其实郭淡之前也是判断会废长立幼,但是他得知这消息,立刻就反应过来,他也是唯一一个猜透的人。
  因为他就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去争国本。
  为了国本放弃改革,放弃开疆扩土,这明显就不值得。
  他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
  他对于国本之争,就很少上心,他打心里就不认同。
  万历这么做,他是最支持的,他笑呵呵道:“如今可算是卸掉这个包袱,可以甩开膀子干了。”
  说着,他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递给徐姑姑。
  “这是什么?”徐姑姑接了过来。
  郭淡道:“新的保险条款,其中主要是增加一诺保险的投资条例,上回他们动用官府、百姓限制一诺保险粮仓,这种情况不能再发生,挪用保险仓得粮食,是我们的权力,如果我们不能用保险仓去投资,赚取更多的回报,我们哪有粮食赔给他们,如果他们不接受的话,那就不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