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 岳父制造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炸了!
  彻底炸了!
  当郭淡成为第一赘婿的消息传出来之后,瞬间抢光所有的风头,包括太子的风头。
  太子可是未来的皇帝。
  但郭淡还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当天几乎京城所有勋贵都跑来牙行提亲。
  一点也不夸张。
  谁会抗拒郭淡入赘自己家。
  傻子都不会。
  若是让自己的女儿给郭淡去当妾侍,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会让家族颜面尽失,付出代价的太大了。
  但是郭淡入赘的话,可就完全不同,因为被入赘一方是不丢人的,是入赘一方丢人,在这个基础上,要能得到郭淡这个女婿,那就是瞬间拥有金山银山。
  别看他们平时骂得欢,可心里却是清楚得很,郭淡就是一个财神爷。
  当然,这也引起朝中极大议论。
  无限入赘?
  这是什么鬼?
  结果翻阅四书五经之后,他们发现礼制并未对此有任何限制,非但如此,还有诸多事例证实,其实这是可以的。
  因为妾侍是可以共同拥有的,还可以交换、买卖,这些骂郭淡的人,他们也经常交换妾侍,然而,妾侍不是特指女人,男妾也是有的。
  赘婿的地位其实跟男妾差不多,虽然明朝有所提高,但那只是法律上,在实际操作中,赘婿是没有什么人权的。
  唯一不同的是,郭淡是拥有拒绝的权力,以及入赘契约书,将会由他自己来拟写。
  不可能签卖身契的。
  张元功他们图得就是第一赘婿的无限入赘权,名义上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家族名誉,但只要你郭淡答应,那入赘契约你就是反过来写都行,我孙女给你当妾侍。
  言官找不到什么角度去弹劾,要真弹劾这事,那可就有得说,估计尼姑系列又得重新上映,毕竟谁的屁股都不干净,他们也只能骂上两句,你郭淡天生贱格,作践自己。
  可这话说出来,他们自己都不信。
  就没有见过这么蛮横无理赘婿,当年京城第一美女徐凤萝可也没有这么夸张,郭淡真的可谓是艳压群芳。
  也有阴谋论,就说这消息是皇贵妃放出去得,其目的就抢太子的风头。
  至于王家屏他们这些道德楷模,也只能感慨一句,世风日下啊!
  这真的也没法说。
  当然,这也引来全城纨绔的羡慕嫉妒恨。
  这操作简直是人神共愤。
  不少大户人家,可都是让郭淡上家里来挑。
  谁都知道,只要郭淡入赘,必将更上一层楼。
  金钱是谁都需要的。
  幸亏这事还没有传到蒙古去,不然的话,蒙古估计又得强行要跟大明和亲,只不过这回求得不是女人,是男人,但基于明朝不和亲的原则,估计这会引发一场大战。
  真是可啪!
  兴安伯府。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徐茂慌慌张张地跑入大厅,向徐梦晹道:“大事不好了,今儿一早到如今,英国公他们都上牙行提亲。”
  徐梦晹面色一紧,道:“提谁得亲?”
  “当然是郭淡。”
  徐茂道:“如今谁都知道他是第一赘婿,可是无限入赘,大家都想他入赘自己家,就连武清候都去了。”
  “武清候?”
  徐梦晹倏然起身,道:“这臭小子不会是拿我凤儿抛砖引玉...咳咳咳,抛玉引砖,都这么久了,也没见他上我家来。不行,老夫得亲自去找郭淡谈谈。”
  徐茂道:“老爷,这会不会显得老爷您自降身份?”
  徐梦晹嗨呀一声:“那英国公都不怕,老夫怕什么。老夫倒也不是贪他郭淡那点钱,只不过...只不过你想想看,凤儿若错过这桩姻缘,真得一生都不嫁人。”
  “这倒也是。”徐茂点点头。
  “快去准备马车。”
  “是。”
  徐梦晹在得知郭淡拥有无限入赘权之后,就已经决定只要郭淡上门,那就答应这桩婚事,其实他很早就想这事,当时他是阻止的,就是因为郭淡是有妇之夫,但除此之外,其余得他还都比较满意,不管是哪个方面来说。
  如今,他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郭淡,而且,徐姑姑已经许诺非郭淡不嫁,那是有契约约束的,不选郭淡,他也没得选择。
  可这刚刚来到前院,就撞见急匆匆赶回来得徐姑姑。
  “凤儿。”
  徐梦晹心虚地喊得一声。
  徐姑姑一瞧徐梦晹,问道:“爹爹,您这是要出门么?”
  徐梦晹眨了眨眼,道:“爹爹准备去太仆寺办点事。对了,你不是去牙行了么?”
  徐姑姑眸光流动,幽幽道:“牙行那边太多人,已经容不下女儿了。”
  怎么有一股酸味。徐梦晹试探道:“爹爹方才听说郭淡被封为第一赘婿,可以无限入赘,导致许多人上牙行提亲,真的假的?”
  “嗯。”
  徐姑姑神情落寞地点点头。
  难道凤儿也对郭淡有意思?那真是极好!徐梦晹眸子晃动了几下,道:“难怪昨日我在皇城遇到郭淡,他说要入赘我徐家,我当时都以为他疯了。”
  徐姑姑忙问道:“昨日爹爹遇见过郭淡。”
  徐梦晹点点头,忙道:“不过如今看来,若是郭淡愿意入赘我徐家,倒也不错,凤儿,你以为呢?”
  徐姑姑脸颊浮起一丝红晕,声若蚊吟道:“一切全凭爹爹做主。”
  “行行行,爹爹现在就去牙行找郭淡。”
  徐梦晹大喜,便急匆匆地往门外行去。
  “爹爹!”看书窝
  方才那个温柔得声音,突然变得冰冷起来,“你果然还是要将女儿卖了。”
  徐梦晹顿时一脸痛苦,我怎么又上当了,回过身来,只见徐姑姑面无表情得看着他,故作纳闷道:“你怎么这么说?”
  徐姑姑跟父亲斗了这么多年,也算是知根知底,她方才只是故意试探徐梦晹,因为徐梦晹之前到底是真得阻止她待在郭淡身边,她还真不知道徐梦晹会怎么选择,如今的话,她算是看清楚了,语气坚决道:“女儿绝不答应。”
  徐梦晹神色一变,阴沉着脸道:“那爹爹就不得好死。”
  不得不说,这父女两也真是像极了。
  徐姑姑顿时激动道:“爹爹,这一切都是郭淡的阴谋,他不过就是想逼女儿履行契约,您莫要上他的当。”
  徐梦晹道:“爹爹从小是怎么教你的,做人要守诚信,你输了你不认账,是为无信,如今还要连累爹爹为你不得好死,是为不孝,你一定要做这无信不孝之人吗?”
  话音未落,就听得门外响起一个声音,“伯爷,院外有人,小心被偷听。”
  只见郭淡入得院内。
  他原本早就该来了,只是因为当时他实在是忙得抽不出身来,可如今事情已经传出来,他赶紧过来拿回他应得的回报。
  徐姑姑面色骇然,道:“是谁让你进来的?”
  “大小姐,小人......!”
  郭淡身边的门童是一脸尴尬,郭淡可是贵客,不能让他在门外等着,一般都是请他入得前院,然后再去通报,可他哪里知道这父女两会在前院闹起来。
  徐梦晹赶紧站到徐姑姑身边,低声道:“女儿,先一致对外。”
  一致对外!徐姑姑闻言,心中不禁燃起一丝希望来。
  徐梦晹问道:“郭淡,你今儿怎么有空上我家来。”
  “伯爷,我是来入赘的。”
  郭淡呵呵道:“自上回伯爷说绝不会令千金给我当妾侍,我就拿西南、宁夏之功从陛下那里换得这第一赘婿,如果我能入赘徐家,伯爷的顾虑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徐梦晹哦了一声:“如此说来,你是为了小女,才向陛下要得这第一赘婿?”
  郭淡点点头,道:“是这样的,虽然当时被陛下骂得狗血淋头,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徐梦晹惊讶道:“想不到你如此痴情小女。”
  “不是这样的,我跟令千金早就是情投意合,令千金也说了是非我不嫁。”
  郭淡恬不知耻地瞟了眼徐姑姑,见她没有气昏过去,稍稍放心,又道:“此乃我对伯爷得一番尊重,其实之前我完全可以拿着契约去陛下那里申诉的,但是伯爷对我有知遇之恩,如果我那么做,那我真的是忘恩负义,狼心狗肺,故此当时我才说,伯爷若是不答应,那份契约就不能作数,不过在我得知伯爷的苦衷后,我才想到这个办法,去解决伯爷的后顾之忧,不知伯爷满意否?”
  “好好好,老夫果真没有看错人。”
  徐梦晹非常欣慰点点头,这话说得确实非常动听,又是叹道:“其实凤儿都已经说了非你不嫁,老夫作为父亲,又如何忍心棒打鸳鸯,也真是难为你能够提炼老夫的一番苦衷。”
  “爹爹!”
  徐姑姑眼泪都在眼眶里面打转了。
  徐梦晹看着徐姑姑,呵呵道:“你看把我女儿给激动得,呵呵...女儿,为夫知道你喜欢郭淡,但你到底是女孩子,还是要矜持一点。”
  徐姑姑差点喷出一口鲜血来,我这是激动吗?我都是让你给气得好不。
  郭淡乐呵呵道:“无须矜持,无须矜持,毕竟我是来入赘的。”
  徐姑姑眼中闪过一抹怒意,道:“爹爹,既然郭淡是入赘得,理应签订一份入赘契约,这份入赘契约就由女儿来代笔吧。”
  郭淡神色微变,谨慎地看着徐梦晹,心道,老头,我是给你面子,你可别得寸进尺,这样的话,大家都会很难做的。
  徐梦晹这老狐狸,岂不知这深浅,呵呵道:“女儿,你还当真了,那只是说给别人听得,什么入赘不入赘,你这么说,可真是辜负了郭淡的一番情意啊!”
  “伯爷说得是。”郭淡赶忙点头道。
  徐梦晹又向郭淡道:“郭淡,鉴于你得这番诚意,今儿老夫就将女儿许配给你。”
  郭淡说得是入赘,可是徐梦晹强调得是许配。
  “爹爹!”
  徐姑姑震惊地看着徐梦晹。
  郭淡赶紧道:“多谢伯爷成全。”
  徐梦晹呵呵道:“还叫伯爷?”
  郭淡赶忙开口道:“多谢岳父大人成全。”心道,我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岳父制造机?
  徐姑姑只觉天旋地转,她强提一口气,道:“爹爹,女儿想跟郭淡单独谈几句。”
  徐梦晹瞧了眼徐姑姑,点头道:“也好,你们先聊着,我会准备一些礼物,毕竟这表面上还是入赘,这聘礼还是要给的。”
  我说什么来着,不花钱,是得不到我的身子,我可是一个商人。郭淡呵呵道:“岳父大人,可别太客气了,意思意思就行。”
  徐梦晹道:“那可不行,怎么你也是陛下钦封得第一赘婿,老夫可得认真准备准备。哈哈!”
  他哈哈一笑,又向徐姑姑道:“凤儿,还不快请你的未来夫君进屋坐。”
  徐姑姑已经气得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还请个屁,转身便往大厅走去。
  徐梦晹趁机小声叮嘱道:“郭淡,你今后可得好生待我女儿,莫要欺负她。”
  郭淡一翻白眼道:“我说伯...不,岳父大人,您是不知道您女儿的性格么?小婿可将话说清楚,今后她若欺负我,您可得为我做主啊!您若不答应的话,我还真不太敢娶。”
  徐梦晹想想也是,叹道:“也真是难为你了。”
  “谁说不是呢。”郭淡很委屈抹了下眼角。
  徐梦晹板着脸道:“你小子还当真了,我女儿的性格是比较强势,可想娶她的人多得是,若非她当初许诺非你不嫁,老夫可不会轻易答应的。”
  郭淡赶忙赔笑道:“那是,那是。”
  “快去吧。”
  “是。”
  郭淡前脚刚刚跨入大厅,徐姑姑就猛地转过身来,冷冷看着他:“这一切你与我爹爹的阴谋。”
  郭淡摇摇头道:“这你可冤枉我们翁婿了。”
  翁婿?若非距离太远,徐姑姑恨不得一脚将这厮给踢出去,道:“若非阴谋,为何我爹爹连入赘契约都不让你写。”
  郭淡笑道:“这你都不明白,可真是当局者迷啊!你想想看,如果我入赘你们徐家,以我们夫妻的能力,他们爷孙是对手吗?”
  徐姑姑猛地一怔,心里想到得却是徐继荣,是呀!这个家终究还是要留给荣儿,到时我若还待在家里,纵使爹爹对我放心,但终有不便。可我若一走了之的话,我又曾发下毒誓,爹爹他......都怪这混蛋。念及至此,她又是怒上心头,微微瞪了眼郭淡。
  郭淡笑道:“你不会还在心里骂我吧,哇...那你可真是...够讲道理的,明明耍赖的就是你。”
  徐姑姑听罢,不禁又晕生双颊,这是她人生中最惨痛的一次失败,代价也是巨大的,道:“我徐凤萝向来说话算话,我又没说不答应。”
  这就是典型的死鸭子嘴要啊!郭淡一翻白眼,嘴里发出世上最欠扁的声音。
  “呵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