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拆东墙,补西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因为昨日才确定郭淡与徐姑姑的婚约,故此大多数人都不知道。
  可对于曹恪而言,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
  在很多人看来,徐姑姑简直就是不可征服的,你看那朱尧媖才来多久,她跟郭淡的绯闻就传得满天飞,基于她拒绝那么多公子、士子,导致大家现在都认定朱尧媖就是郭淡的人,可徐姑姑来了那么久,经常跟着郭淡出双入对,也就是那些不认识她的人,才认为她是郭淡的夫人,士林中可是很少有他们的绯闻。
  徐姑姑毕竟是见过世面,虽然心里已经画上一百零八个圈圈来诅咒郭淡,但脸上兀自保持着那从容不迫地微笑,“曹院长,你应该称呼他为徐顾问,或者徐淡,因为大明财政顾问已经入赘我们徐家。”
  曹恪听得更迷糊了。
  这关系好乱啊!
  徐淡?你想得美,我跟你那是婚约,可不需要改姓,真要叫也应该是叫寇淡,哇,寇淡,这是什么鬼。还是郭夫人好听。郭淡打了个哈哈道:“我们还是别纠结这称呼,不管是徐家、寇家,还是郭家,反正都是三个人睡...咳咳,住在一起,一家人。曹院长请坐。”
  说着,他手往办公桌前一引。
  “啊?哦!多谢。”
  曹恪冒着一头冷汗来到办公桌前,还是等到郭淡坐下之后,才坐了下来,一派谦谦君子的作风。
  徐姑姑与寇涴纱还是坐在沙发上,徐姑姑低声向寇涴纱道:“你也不管管他么,胡说八道。”
  寇涴纱道:“我哪里没说他,可就是管不住,将来大姐姐你好好管管他。”
  徐姑姑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知曹院长光临我牙行,有何指教?”郭淡问道。
  说实话,他跟曹恪还真是不太熟。
  “不敢,不敢。”曹恪拱手一礼,道:“在下今日来此,是特地来向郭顾问求教的。”
  “求教?”郭淡递去两道询问的目光。
  “是的。”曹恪点点头,又道:“在下听闻卫辉府最近打算补贴农税,不知是否有此事?”
  郭淡闻言,不禁瞧向徐姑姑,正好徐姑姑也向他看来。
  嗯。有电。
  故此徐姑姑立刻就是一个白眼,将电量反射出去。
  郭淡尴尬的目光一收,点头道:“是有此事,近日我就打算去卫辉府安排。”
  关键补贴农税,郭淡去宁夏之前就已经定好的,只不过这事比较关键,得郭淡亲自去安排。
  曹恪问道:“这可真是一大奇闻,这自古以来只有增收农税,可没有补贴农税一说。”
  哇!你装什么装,你天天研究我,你会不知道么?郭淡非常简单说道:“因为卫辉府的商税不少,而农业是商业的基础,故此贴补农业,促使农业发展,能够令商业更上一层楼,而我们卫辉府农税其实也没多少。”
  “原来如此。”
  曹恪点点头,沉吟少许,又问道:“在下冒昧问一句,不知郭顾问的职责是否也包括为我们参政院提供一些帮助?”
  还真是来求教的?郭淡愣了下,点头道:“在力所能及之内,当然是包括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
  曹恪站起身来,将其中一卷资料展开来,道:“这里是有关盐、茶、酒税入,在下希望郭顾问帮我们参政院计算一下,这三种税入,是否还有增多的余地。”
  郭淡稍稍往纸上一瞥,道:“我只能根据你提供的数据给你一个答案,但仅限你给我的这份数据,而不一定是真正意义上的正确答案。”
  “当然,当然。”
  曹恪点点头,起身拱手一礼:“那就有劳郭顾问了。”
  郭淡起身回得一礼,笑道:“此乃我分内之事。”
  曹恪又微微拱手道:“若郭顾问没有其它问题,在下就先告辞了,打扰之处,还望郭顾问多多海涵。”
  郭淡起身道:“我送曹院长。”
  “不敢,不敢。”
  曹恪又道:“在下冒昧来此,为郭顾问添忧,心中过意不去,怎还敢劳郭顾问相送。”
  说着,他又向寇涴纱、徐姑姑道:“二位...夫人,在下告辞了。”
  言罢,他就赶紧出去了,一谈到夫人,气氛就显得有些尴尬。
  郭淡送至门口,又让小小代他相送,自己便回到沙发前坐下,向徐姑姑道:“夫人怎么看?”
  还真叫上瘾了。
  若是别的事,徐姑姑估计都不会理他,可偏偏这事又是她最关心得,若非如此,她今日都不会来此自找尴尬,反问道:“你不先看看他送来的资料么?”
  郭淡摇摇头,一脸轻蔑道:“我对数据可是非常严谨的,故此我从不参考我朝文人统计数据,那是对数据得侮辱。”
  文人如此鄙视数学,肯定也不会有多严谨,郭淡又怎会相信文人统计得数据,文理科就应该互相看不顺眼。
  徐姑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还真没有人敢质疑,在数据方面,天下间就没有人跟他是一个级别的,道:“显然,曹恪也想到唯有减税,才能够得到百姓的支持,新政才能够推行下去。再加上他之前提到卫辉府贴补农税之事,显然是希望能够凭借增加盐税、酒税、茶税等收入来贴补农税。”
  寇涴纱蹙眉道:“可想要增加盐酒茶得税,也不是那么容易啊。”
  徐姑姑点头笑道:“涴纱说得很对,别说曹恪,即便是内阁来想办法,也是做不到的,但是对于你的夫君......!”
  “咳咳,注意一下好么,我现在也是你的夫君。”
  郭淡非常不满道。
  徐姑姑都要被他逼得抓狂了,道:“究竟这个重要,还是正事重要。”
  郭淡一本正经道:“当然是这个重要,所谓攘外必先安内,若是家庭不和睦,你还能指望我上天不成,而且话又说回来,这是参政院的事,我不过是提供友情相助。”
  徐姑姑深吸一口气,那份赌约已经荣升为她一生中最后悔的事,甚至已经超过当初离家出走。
  真是养眼啊!郭淡目光非常隐蔽闪了闪,心中暗自得意,现在都是属于的我了,哇哈哈哈。
  寇涴纱突然道:“你能不能别贫了,别忘记你曾答应我什么。”
  也是,在夫人面前还是要给予她几分尊重,毕竟她也算是我夫人的恩师,不过,不过这师生都是我夫人,这个关系可真是...哟西!郭淡讪讪道:“先不说这个,谈正事,谈正事。”
  说着,他还是不忘充满诱惑得向徐姑姑言道:“这世上只有夫人能够约束我。”
  徐姑姑恼怒道:“现在我是在帮你,而不是你在帮我,为何你说得好像我有求于你。”
  郭淡眨了眨眼,道:“好像也是哦。你方才说什么来着,对于我而言怎样?”
  忍!忍!忍!徐姑姑默念三遍“忍”,压制住中的怒火,然后才道:“对于你而言,却是有可能能够做到的。”
  郭淡问道:“此话怎讲?”
  徐姑姑道:“就拿盐来说,以前从制盐到贩盐,都在朝廷的控制中,但是随着吏治腐败,再加上盐商的相互争斗,导致朝廷的管控是越发薄弱,而盐商的势力是与日俱增。
  但是这对于你而言,却是一个不错的局面,毕竟对付商人乃是你所擅长的事,再加上缺乏朝廷管控,你可以尽情发挥,还有,你现在手中可还控制着宁夏、播州两个大产盐地。
  故此我认为曹恪意思是,是让你来想办法垄断盐......。”
  “然后他再向我征收更多的盐税!”郭淡打断了徐姑姑的话。
  徐姑姑点点头道:“应该是这样的。”
  曹恪的确就是这么打算的,目前情况,想要继续推动改革,就只有减税才有机会,但减税明显不利于国家发展,也是不可能的。
  卫辉府给了他提示,就是拿着商税去补农税。
  他就想到盐、茶、酒三大税种,但问题是他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这明朝朝廷就是一个笑话,什么都想控制住,但又没那个能力,从皇帝到大臣,哪懂得什么宏观调控,反正就是越调越乱。
  他只能找郭淡想办法。
  “这养韭菜的技术,可真是比我强多了。”郭淡哼了一声,“简直就是把我当成工具人,让我去垄断盐,然后让我交更多的税给朝廷,以此来为他减税政策打下基础,想得可真是美啊!”
  徐姑姑纳闷道:“当初曹恪只是提出摊丁入亩的建议,而这免除特权,不是你提得么?是你给他增加了困难,而且这还关乎到陛下的权威,倘若改革失败,你未免还能够置身事外。”
  “......!”
  好像也是哦,这事是我提出来的,人家是在帮我擦屁股。郭淡嘴上却是哼道:“我听人说,你向来就帮亲不帮理,你怎么能够帮助外人这么说你的夫君?”
  徐姑姑道:“也就是说你承认你自己不占理?”
  “这不是重点。”
  郭淡心虚地嘀咕了一句,又向寇涴纱道:“夫人就是向着我的。”
  寇涴纱白了他一眼:“我只是不太了解这事,插不上话。”
  郭淡挠挠鬓角,又向外面喊道:“小小!”
  小小走了进来,道:“总经理有何吩咐?”
  郭淡道:“让芳尘把去年户部的财务报表拿来。”
  “是。”
  喜欢承包大明请大家收藏:()承包大明187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