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消费大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虽然新法在出得朝廷就屡屡受阻,寸步难行,但是朝堂之上,肥宅还是绝对霸气的存在,去年的一系列战争,让肥宅的威望得到空前提高,而今年确立太子,更是让对方人心涣散,不少人都已经投奔皇帝。
  朝臣们的嘴已经难以阻挡肥宅的大臀。
  而那场内阁会议更多是通知,而非是商量。
  在内阁会议结束,万历便下达政令,表示将在山东六府十五州全面推行行政,建设三院制度,同时减免一半税粮,但前提是必须要将税粮交给一诺钱庄,否则的话,那就要缴足全额的税粮。
  同时表示在这片齐鲁大地上,没有人再享有免税特权,相应的,收回免税特权也将会折银补偿给他们,另外,还将提升山东地区官员的俸禄,在原有得基础上翻上足足一倍,甚至包括刀笔吏,但他们也必须要从一诺钱庄领取俸禄。
  就明朝官员的数量和规定俸禄,翻上一倍其实也真不多。
  这都是小钱。
  但意义非常大。
  这么一来的话,不管是收缴,还是支出,都将要通过钱庄来进行,而钱庄则是控制皇帝手里的,郭淡只是一个总经理,钱库全都是皇帝的人在看着。
  也就是说,山东财政将全部收归中央。
  这也是肥宅支持收回免税特权,以及推动新政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作为一个财货,他是非常痛恨财政控制在别人手中,这是他无法容忍的。
  那么只要控制住地方财政,户部也必将他的囊中之物。
  除此之外,他还做了一系列的人事安排,他先是委任王锡爵为山东总督,陈有年为山东巡抚,之所以安排陈有年,那只是因为万历认为相比较其他言官,陈有年还算是嘴不多的,但其二人的职责却是接管当地官府,在改革期间,避免当地官府的混乱。
  换而言之,就是辅助参政院。
  改革的权力还是在参政院这个小内阁手中。
  同时他又授命锦衣世家出身的陆逵为济南提督,接管济南府的卫所,控制住当地的军政。
  这一道道政令下来,无不彰显肥宅推动改革的决心,在朝中更是畅通无阻,几乎都是秒过,因为谁都明白,这些政令从他们面前过,那只是给他们面子,他们批与不批,是毫无意义的。
  但是代表着特权阶级的朝臣们,兀自是声嘶力竭的阻止,只不过他们这回不能拿百姓说事,总不能说减免税粮是害了百姓,那会百姓吊起来骂得,他们只能对于皇帝的信誉提出质疑,你真的会拿出一百四十万石粮食来吗?
  你是皇帝,你要反悔的话,我们也拿你没有办法,要不,你先将这税补上再说。
  这时,一诺牙行递上担保书,彻底让他们闭上了嘴。
  一诺牙行将为皇帝担保,承担这一百四十万石粮食。
  质疑一诺牙行能否拿出这么多钱吗?
  那还不如回家质疑你的儿子是不是亲生得,这几率至少比前者要大的多。
  然而,就在这时候郭淡却携那位手都还没有碰过的娇妻前往卫辉府。
  他倒不是为了跟新政撇清关系,只是他早就计划要去卫辉府,是被这事给耽搁了,现在谁都知道这肯定跟他有关,曹恪能想得出这种财大气粗得办法吗。
  刚刚出得京畿地,在一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上,徐姑姑马车的一个轮子突然断裂了,而保护郭淡的锦衣卫都纷纷指天画地发誓自己从来没有修理过马车。
  虽然徐姑姑已经亲眼见过他们无数次修理马车。
  愤怒的徐姑姑直接冲上了郭淡的马车,而此时郭淡正在查阅资料。。
  她还未张口,郭淡便抬头问道:“是轮子坏了么?”
  徐姑姑愣了下,道:“你承认这是你动得手脚?”
  “我从未打算否认。”
  郭淡耸耸肩,又道:“这世上哪有夫妻坐两辆马车的道理,这不是浪费资源么。”
  “你...哼!”
  雕虫小技也想难倒我徐凤萝?当徐凤萝不会骑马么。
  徐姑姑也懒得跟他计较,作势要下马车。
  郭淡笑道:“一个时辰后你的马将会口吐白沫而亡。”
  徐姑姑猛地回过头来,怒瞪着郭淡。
  郭淡却放下手中的资料,一本正经道:“如果你能够在道德、人伦、礼制任何一个方面证明我这么做是错的,那我便将马车让给你,我下去骑马。”
  徐姑姑顿时稍显有些尴尬,基于那张赌约,就是她不讲道理,犹豫半响,她还是坐上马车,但兀自死鸭子嘴硬地说道:“坐就坐,怕你不成。”
  她之前也跟郭淡同坐过一辆马车,但如今关系改变之后,她反而比较抗拒了。
  郭淡笑道:“你无须怕我,我也不会将你怎么样,因为我知道你这一时难以适应,毕竟你单身那么久,其实我也需要适应,但我们终究成为了夫妻,抗拒也不能改变事实,故此我们要做得是努力适应这段关系,而不是更加疏远,但我们都很幸运,因为对于我们两个而言,爱上彼此就如同呼吸一般简单。”
  这前半句,还真说中了徐姑姑的心思,她确实没有做好面对这段关系的准备,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因为她确实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脑子里面甚至都没有个爱情观,她也真不在乎这些,她更加在乎徐家在朝中的地位,在乎的国家大事,但是后半句却令她大翻白眼,不禁骂道:“厚颜无耻。”
  郭淡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你就说一个比我更容易爱上的男人,你说,只要你能说出名字那我就认。”
  徐姑姑可不是三岁小孩,才不上这当,直接将目光投向窗外。
  郭淡也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查阅资料。
  而徐姑姑怔怔望着车外的景色,心里却在想着自己到底该如何面对她与郭淡的关系。
  可想着想着,脑海中却变得是一片空白,是毫无头绪,她不禁摇头轻叹一声,目光收回来时,突然发现郭淡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不免脸上一红,略显心虚问道:“你看着我作甚?”
  郭淡笑道:“想到对策了么?”
  “什么对策?”徐姑姑错愕道。
  郭淡笑呵呵道:“如何对付我?”
  徐姑姑哼道:“我可没你这么无聊。”
  郭淡又拿起一份资料来,嘴里嘀咕道:“也不知道现在是谁更无聊。”
  “......!”
  郭淡并未在归德府停留,据他得知的消息,由于法务学院兴起的原因,大量读书人来这里读律法,考诉讼师,导致归德府渐渐成为一个法制州府,屁大的事,都有可能被告,已经有无数地主以身试法,被告得是痛不欲生,有个公子哥就调戏了下小村姑,结果就被逮捕了,搞了一个月的义务劳动才自由,郭淡决定还是不去凑这热闹,回来的时候再去看看。
  又行至数日,他们抵达卫辉府。
  距离郭淡上回来卫辉府,差不多快两年了,这也时隔最久的一次。
  而在这期间卫辉府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卫辉府的边界地带只有来往的商人,居民还是非常少,但是如今的话,放眼望去,是房屋林立,到处都是居民。
  给人的感觉就仿佛以前的府城已经扩大到整个卫辉府。
  “到底这里发生了什么?”
  下得马车来的徐姑姑犹如第一次来到这里,对此是深感震惊。
  郭淡笑道:“这都是播州、宁夏战役结出的硕果啊!”
  徐姑姑一怔,问道:“可是这变化也太大了。”
  正当这时,一个路人喊道:“郭顾问来了。”
  “郭顾问好。”
  “郭顾问你怎么这么久没来卫辉府了。”
  “是呀!我们可是担心你。”
  ......
  这一喊可是不得了,不少人都跑了过来,非常热情得朝着郭淡招手。
  郭淡也招招手,喊道:“还有郭夫人。”
  徐姑姑顿时是一脸生无可恋。
  “你不是说居士不是你夫人么?”
  “现在是了。”
  “郭夫人好!”
  “郭夫人好。”
  居民们是非常买账。
  徐姑姑也只能点头示意,毕竟她也无法否认这个事实啊!
  但很快她又被繁荣的卫辉府给吸引了。
  这居民多了不说,商铺也是多得令人头皮发麻,就眼前看到的商铺,可能已经比京城商铺要多了,而且酒楼就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什么扬州酒楼,湖广茶肆,许多都是以地名命名,吆喝的口音也都是不一样的,可是这里离府城可是还有一段路程啊!
  郊外上哪去呢?
  这变化简直就是翻天覆地的。
  而原因就是因为宁夏和播州两场战役,这两场战役极大的刺激了卫辉府的生产,尤其是军工产业,导致整个府城已经没法承受,作坊早已经搬出府城,工人当然也得跟着作坊走,这就形成一个个居民区,而在当时工人都得加班加点的干,大量的资金涌入卫辉府。
  这百姓手中有了钱,消费也是与日俱增,如今卫辉府已经成为了全国消费第一大府,而且是一览众山小。
  论人口卫辉府跟两京那是没得比,但问题是南京也就城内那点人有消费能力,乡里得百姓还都是自产自足,七八成都不是消费人口,而卫辉府如今是全民消费。
  消费能力带来的是商机,百姓又不种粮食,又不做衣服,许多人连饭都不做,都是花钱买买买,这就吸引来大量的商人来这里开店铺,这些人来了也得消费,又进一步促进消费。
  然而,这些消费都得缴契税的。
  卫辉府的纯商业契税早已经突破五十万两,这一波冲击下来,明年就可能就要破一百万两的大关,而郭淡在卫辉府总收入,也已经超过开封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