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 律政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一个小偷摇身变为卫辉府首屈一指得大富豪,这是多么励志的故事啊。
  但这在华夏那漫长得历史中,已经出现过无数回,因为自古就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很多贫民家得孩子也都想着出人头地,不像西方有着非常根深蒂固的阶级观念。
  那么这在卫辉府就更不算什么稀奇得事。
  哗啦哗啦!
  郭淡低头看着鸡下那熟悉又陌生的瓷质马桶,又抬头看了看陶制管道,愣得半响,突然笑了笑,然后提起裤子出得门去。
  “姑爷,感觉咋样?”
  在门口守着得辰辰急忙问道。
  “还不错!”
  郭淡点点头,又纳闷道:“作坊那么多人,这得做多少机关,划算么?”
  辰辰忙道:“作坊那边可不是用这种马桶,这可只有大富人家才用得起,他们那边都是一条沟渠,然后定时冲水。”
  “定时冲水?”
  郭淡震惊道。
  出现抽水马桶,他倒不是非常意外,这城镇化必然会有这方面的需求,虽说中国没有这方面的理论,但技术还是有得,天才工匠们还能够根据需求来生产一些机械。
  不足之处,就是非常个人化的,难以普及开来,能够衍生出来的发明也是非常少的。
  但要说出现定时冲水,这真的是有些夸张了。
  辰辰嘿嘿道:“这多亏利先生给咱们卫辉府带来了钟楼,如今大家都习惯看钟,每个作坊都有一个大钟,而且全都安置在茅房上面,如今咱卫辉府要找茅房,看钟在那里就行了,就是因为郭波就将那钟的机关与他的机关连在一起,然后可以定时冲水,就连利先生都夸他非常聪明。”
  “真是个天才,活该他发财。”
  郭淡也不禁是直摇头。
  正当这时,下人来通报,法院院长王煜,诉讼院院长薛文清,副院长姜应鳞求见。
  郭淡赶紧去到大堂。
  “我等冒昧拜访,没有打扰到郭顾问吧。”
  王煜呵呵笑道。
  郭淡摇摇头道:“没有,没有。我也不是一个闲得住的人。”说着,他又看向姜应鳞道:“姜副院长,在这里还习惯吗?”
  姜应鳞摇头道:“这卫辉府一天一个样,恐怕谁都难以习惯。”
  “哈哈.....!”
  几人寒暄一会儿。
  王煜正色道:“郭顾问,其实我等今日来此,是有事要跟你商谈。”
  “王院长请说。”
  “如今这官司是一天比一天多,我们法院实在是处理不过来。”
  “嗯。”
  郭淡点点头,道:“我会增加法院的支出。”
  姜应鳞突然问道:“那不知何人能够担任法官?”
  王煜皱了下眉头。
  郭淡道:“当然是乡绅啊,这是早就定好得规矩。”
  姜应鳞道:“我以为法官是至关重要,该当举贤任能,就好像诉讼师一样,通过层层考试,赛选出来。”
  王煜非常生气道:“难道在姜副院长眼中,这乡绅是什么人都可以当得么。”
  姜应鳞摇摇头道:“我绝无此意。”
  郭淡点点头,道:“王院长说得对,能够成为乡绅的人,必然是贤者,而且他们在乡里也有处理纷争的经验,这一点是不会更改得,法院院长必须从乡绅里面选拔。”
  王煜顿时是洋洋得意。
  薛文清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有些院长连律法和宗法都分不清,在一些判决中,法院院长竟然以宗法为依据来判决,真是岂有此理。”
  王煜老脸一红,显得有些尴尬,但他还是争辩道:“那是因为诉讼方双都是一个乡的乡民,法院拿宗法来判决,也未尝不可啊!”
  姜应鳞道:“可当初就规定担任法院院长就必须辞去乡绅的职位,怎么还能够参考宗法。”
  郭淡问道:“那他们成功了没?”
  “当然没有。”薛文清道:“我们诉讼院不可能让他们这么判决的。”
  郭淡笑道:“诉讼院的职责就是如此,不过我也认为拿宗法来判决有些不太合适,要不就规定不能参考宗法。”
  “这没有问题。”
  王煜赶紧点点头,道:“其实那只是个例,他们有些以偏概全。我倒是要说说他们诉讼院,诉讼得是他们,辩诉也要找他们,而我们法院也是要根据他们提供的证据来判断,这两方都是他们的人,等于就是他们说了算么,而不是我们法院。”
  薛文清恼羞成怒道:“王院长你身为法院院长,可不能信口胡说,什么都是我们说了算,我们的证据也都是纠察院提供的,你倒是找出一个案例来证明我们徇私舞弊?”
  王煜摇头道:“老夫又没说你们徇私舞弊,但确实有百姓指责你们偏袒对方。”
  薛文清道:“那不过是输得一方感到不服罢了。”
  “好了,好了,你们先别争了。”
  郭淡摆摆手,又道:“我绝对相信薛院长,在他的管理下,决不可能出现徇私舞弊得现象,但是制度才是更重要的,否则的话,何不将事都交给薛院长来管。”乐
  薛文清忙道:“郭顾问,我可绝无此意,谁要破坏三院制度,我薛文清第一个不答应。”
  郭淡点头道:“所以我们都是为了公平,我觉得王院长指出的问题也确实值得我们警惕,输得一方总会不服,必然会将怒火发泄在诉讼院头上,为了更加公平,我觉得可以增加一个律政所,专门负责辩诉,诉讼院得权力不变,还是诉讼,可若当对方不服,亦或者出现两方争辩得话,律政所便可介入。”
  他暂时还不希望出现私人律所,这控辩双方他都要控制住。
  王煜忙道:“老夫就是这意思,这其实也为了他们诉讼院好。”
  “多谢王院长为我诉讼院百般劳心。”
  薛文清冷笑一声,哪里肯信他,王煜就是不希望诉讼院权力太大,威胁到法院,但他毕竟儒家出身,为人可是非常正直,又向郭淡道:“这么安排,我也觉得是合理的,尤其是一些商业纠纷,无论我们怎么判,对方都会不服,这确实也会影响我们诉讼院的名誉。”
  “那就这么定了。”郭淡点点头,又道:“哦,还有件事,我想跟你们商量一下。”
  王煜问道:“什么事?”
  郭淡道:“你们知道郭波么?”
  王煜呵呵道:“哪能不知,他是我们卫辉府第一个从运粪变成大富商的人,同时又是第一个身为大富商去运粪的人。”
  郭淡愣了下,道:“我只知道他从运粪变成大富商,但是这大富商去运粪,又从何说起啊?”
  王煜道:“他为了争夺地盘怂恿他人斗殴,结果又被抓了,被罚运了三个月得粪。”
  薛文清问道:“郭顾问为何提及此人。”
  郭淡哦了一声:“是这样的,我听说他发明了冲水机关,刚才我也试过了,非常好用,对于我们卫辉府的帮助也非常大,为了奖励他的发明,我希望法院能够规定,在四府之内,任何人生产这种机关,都必须要向他交付三成利润。”
  姜应鳞道:“这种事不宜交给法院来做吧?”
  郭淡笑道:“可若没有法律保护,谁又会愿意听呢。”
  王煜点头笑道:“郭顾问考虑得非常周到,这没有问题。”
  他心里也觉得有些小题大做,可毕竟方才郭淡有些偏袒他们法院,他赶紧投桃报李。
  王煜他们前脚刚走,梁馗、薛舫为首地主们就找上门来,真是连喘气得机会都不给郭淡啊!
  郭淡能够理解他们,毕竟他很早就承诺将对农业进行补贴,但迟迟未有行动,梁馗他们心里肯定也有着急啊!
  郭淡也没有跟他们废话,直接将自己的补贴方案给他们看。
  梁馗他们一看补贴方案,不禁一愣。
  郭淡笑道:“是不是比你们预计得要多啊!”
  梁馗啊了一声,旋即呵呵直笑。
  补贴是再多也不嫌多啊!
  郭淡道:“这份补贴方案不但包括每亩地需要的雇农,同时还包括雇农三分之一工钱。”
  梁馗道:“这...这多不好意思。”
  郭淡道:“所以你们也别跟我抱怨,为什么不能拿粮食酿酒,只能拿番瓜酿酒,虽然说粮食的利润不是最高的,但是你们的粮食可不愁卖不出去,只要老天给面子,你们的收入是非常稳定的。”
  “那是,那是。”
  薛舫直点头,当了这么多年得地主,还头回遇到这种事,不但不用交税,反而给他们这么多补贴,可真是太幸福,但他没有想到,这粮食卖出去,是要缴契税得,郭淡可没有亏钱,道:“还是郭顾问高瞻远瞩,不像那些商人,鼠目寸光,要是这地都拿去建作坊,他们都吃什么?”
  郭淡笑道:“这需要大家相互谅解,补贴给你们的钱,可都是那些商人交上来得税。”
  薛舫神情一滞,讪讪道:“这倒也是。”
  郭淡又道:“关于商业是肯定发展的,没有商业就没有如今的卫辉府,但同时我也希望我的补贴能够让你们相信,我不但不会放弃农业,而且,我要确保一点,就是在我们卫辉府种粮食,永远都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这可真是给梁馗、薛舫等人吃下一颗定心丸。
  他们最近确实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商人太多了,势力太强大了,农商之间的竞争也变得是空前激烈。
  而关于这一切,辰辰写信告知了郭淡,郭淡才定出比之前更高的补贴,其目的也就是让他们安心,重视农业生产,将是卫辉府不可能更改的政策。
  直到目前为止,农业用地是在不断的增加,而不是在减少,所有的荒地都被开发出来。
  在谈及完此事后,薛舫突然道:“郭顾问,我们想介绍一些人给你认识。”
  郭淡问道:“什么人?”
  “你稍等。”
  薛舫向外面喊道:“让她们进来吧。”
  过得会儿,只见十余个婀娜多姿得少女款款走了进来,虽然都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个个都是天生丽质,亭亭玉立,含苞待放。
  郭淡赶忙道:“多谢各位的好意,但是我从不养妾侍的,我要真有需求的话,我会去温泉阁得,我劝你们也跟我学习,其实养妾侍是不划算的,男人精力业有限,哪能天天需要。”
  他知道这些大地主得癖好,喜欢相互送妾侍,但他真没有这种爱好,与其在这里找,那还不如找可爱得汐儿。
  一干大地主听得目瞪口呆,而那些少女更是娇羞掩面。
  郭淡道:“我说错了么?”
  薛舫忙道:“郭顾问你误会了,我不是要送妾侍给你,她们可都是我们的女儿、孙女。”
  “孙女?”
  郭淡吃得一惊。
  薛舫呵呵道:“我们听说郭顾问被陛下封为第一赘婿,拥有无限入赘得权力,呵呵,我老薛家可是非常期待郭顾问的入赘,至于这入赘条件么,郭顾问自己定就是了。”
  “我们也都期待郭顾问入赘我们家。”
  其余大地主齐声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