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仁义无双肥宅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恶魔?
  倘若赵士祯真将这话说出来,定会被郭淡喷一脸。
  什么玩意?
  当明军将士大量使用那土不拉几的近战武器三眼铳时,你咋又不说恶魔?
  真将我当凯子削啊!
  不遵守经济规律得爆兵,那都是穷兵黩武,是不可取得。
  最终郭淡只是让他们生产三百条新式鸟铳,运去播州更换,同时他又传信段长生,让他尝试着接触朝鲜,去朝鲜宣传大明的新式火器。
  至于具体怎么操作,还得仔细商量。
  话说回来,此时要大规模更换,可能也有些来不及,因为那李如松在得到万历的旨意后,立刻是马不停蹄得奔赴攀枝花,接管与洞乌的战场。
  杨应龙帮了李如松一个大忙,他之前囤积大量的粮食,足够守卫海龙囤三年,他原本是打算凭借海龙囤的防御工事,活活耗死明军,但是在明军的火炮阵下,他觉得投降要更为明知。
  哪知又中了叶梦熊的奸计。
  这些粮食全部落在明军手里,就不需要再等郭淡调派粮食过来,马上可以开展与洞乌的战事,他们甚至还拿出部分粮食救济当地的百姓,可见这粮食之多,而杨应龙的金库,自然也就成为明军的赏金。
  当然,其中那些珍贵得珠宝、金子,就全都打包送给肥宅。
  因为肥宅非常喜欢这些闪亮亮得玩意。
  播州战役也并未让李如松过瘾,因为这场战役直到杨应龙被刺死,双方都还没有正式宣战,导致这场战争根本就没有酣畅淋漓一说。
  不是入侵,也不是平叛。
  到底是为何而打?
  双方士兵们都太不知道,但无所谓,有奖金,有功劳便可。
  这也是唯一一场战役中,没有任何一个武将一战成名。
  可凡事都有利弊,这场诡异的战争也并没有制造太多仇恨,反而不少人仇恨杨应龙,因为明军在战场上杀得人,可都还没有杨应龙为了维稳杀的多,明军真是以正义之师入驻播州。
  那么仇恨也随着杨家的覆灭而烟消云散。
  此时播州的百姓仿佛觉得战争已经是非常遥远得事,但事实也只过去大半年而已。
  可播州境内已经是炊烟袅袅,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说是桃花源,亦不为过。
  但这一片和谐、宁静之下,是上百万两得资本打下的基础。
  仅仅是风驰集团就在播州投入整整三十万两,因为播州南临贵阳、北倚重庆、西接四川,是西南地区承接南北、连接东西、通江达海的重要交通枢纽。
  河道尤其发达,那么只要控制这里得交通,就等于控制云川贵三地的资源,郭淡是砸以重金。
  如今播州境内的所有港口都属风驰集团。
  不仅如此,一诺教育和周王府共同投资十万两,建设一诺医学院,教学的同时,也垄断这里的药材,以及生产一些笔墨纸砚。
  小伯爷学院也在当地建设学院。
  秦家纺织作坊也在此投资十万两,种植桑林。
  一诺牙行更是投资二十万两垄断这里的茶叶。
  周丰、曹达也纷纷投资数万两,在当地建设酒作坊。
  播州的农田非常集中,粮食产量非常高,但是要将粮食运送出去,那成本就非常高,郭淡就打算将这里粮食酿成酒,再运送出去,那就非常划算。
  郭淡在播州的战略,就是靠山吃山,他不打算给播州带去太多的制造业,九成的产业都是以农业为主,其中以茶、丝、药、酒、交通,为播州的五大支柱行业。
  原因很简单,这些便于保存,又方便运输。
  其实之前也有这些行业,但之前那都是小农经济下的生产,根本发挥不出播州的优势,而如今全都是大集团入驻,而当地的土司已经全部转为大农场主,与商人紧密合作。
  他们付出的代价就是失去权力和尊贵得地位。
  与卫辉府一样,这里建设三院制度,并且也施行了契约体系。
  任何人都必须向郭淡交税。
  这些大集团也给当地带来大量的先进技术。
  播州百姓仿佛从地狱来到天堂,眨眼间家里的每个孩子都可以读书,且不分男女,且不用教学费,必须学习中原文化,如此才能够融入中原。
  且百姓只要努力干上一个月,全家就都有新衣服穿。
  这交易的本质还是以货易货,货币只是媒介,这些大集团在投资当地的同时,也将自家的货物卖到播州来,如秦家纺织作坊,就运送大量衣物过来。
  当然,大家必须得996,郭淡的救济只是非常短暂,还不到半个月,百姓必须努力干活,赚取一诺纸币,才能够去购买粮食。
  郭淡在播州的规定,就是税和粮食都必须用一诺纸币,拿银子在播州是买不到粮食的,毕竟战争才刚刚结束,他还是控制境内大量的粮食。
  ......
  一间茶肆内。
  两个老者对席而坐,彼此眼中却充满着复杂仇恨。
  “叶梦狗啊叶梦狗,你这是为他人做嫁衣,白忙活一场啊!哈哈.......!”
  “那我也比你李化虫要强的多,我至少得到陛下的赏识,至少升官发财,你呢,什么都没有得到,还损失好几个县城,你比我更惨啊!”
  “我呸!我乃读书人出身,又岂会与商人为伍,倒是你叶梦狗,堂堂进士出身,竟然自甘堕落,为商人所驱使,真是丢尽我读书人的脸。”
  “嘿哟!你这虫子可真是不脸红,你就算愿意,人家商人都还看不上你。你看看我播州百姓如今过着怎样的生活,再看看你们川地的百姓,啧啧,可真是天壤之别,我看用不了多久,你们四川得百姓就要求加入播州。”
  “你...!”
  这两个老者正是李化龙和叶梦熊这对老冤家。
  他们两个为了这播州是争斗多年,李化龙想以温和手段来笼络民心,解决播州问题,而叶梦熊却一直坚持用武力手段来解决。
  但二人的目的都是一样,都是渴望要将播州划入自己的管辖。
  因为播州是交通要冲,不管是划入四川,还是划入贵州,对于当地的经济都是有着非常大的帮助。
  然而,他们都没有得到,整个播州都被郭淡拿下,不但如此,万历还将贵州、四川、湖广等一些州县划入播州。
  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李化龙这回来就是完成那些县城得交接事宜。
  心酸可想而知。
  这打得是杨应龙,为何我也要付出代价。
  “唉!”
  对喷过后,李化龙是一声长叹:“也许你说得不错,用不了多久,我四川百姓便会来到播州谋生,可我不甘心得是,我们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为何不如一个商人。”
  叶梦熊摇摇头道:“这我也未想明白,也许...也许这是大势所趋吧!”
  言罢,二人不禁心生惆怅,在这一刻,他们又是如此了解彼此心中的落寞,就如知己一般。
  又坐得少许,叶梦熊便换来店家,拿出几张纸币付了茶水钱。
  “纸币?”
  李化龙微微一惊,道:“这是大明宝钞吗?”
  叶梦熊摇摇头道:“这是一诺纸币。”
  李化龙困惑道:“我大明百姓饱受纸币之苦,怎可能再用回纸币?”
  叶梦熊道:“你也应该知道,陛下出兵播州的钱,都是从一诺牙行借的,而将用播州税入偿还,郭淡规定税入只收一诺纸币。”
  李化龙哑然不语。
  这就是一诺纸币与大明宝钞最大的不同,大明宝钞是只发不收,然而一诺钱庄却有多种回收机制,一诺钱庄甚至要求百姓缴税,尽量用旧烂的纸币来缴税,以便于钱庄帮助他们更换新钞。
  只要能够缴税,能够买粮食,那百姓为何不认。
  道理很简单,如此一来,郭淡手中拥有的一诺纸币将是最多的,这一旦贬值的话,郭淡是亏损最大的,郭淡必定要捍卫一诺纸币的价值。
  但是光凭郭淡还不够,这需要皇帝的大力支持。
  京城。
  武英殿。
  一场午朝正在进行中。
  “参政院刚刚去到山东地区,就发现当初张居正变法,给百姓留下许多负担,其中以火耗税最重,不少官府征收数倍得火耗税,使得百姓是怨声载道,且这钱并未进入国库,不知流向何处。”
  肥宅高坐龙椅之上,悲天悯人地说道。
  顿时就有不少人站出来,要求彻底废除张居正的改革。
  不少朝臣对于张居正的恨,那真是刻骨铭心得,同时也害怕张居正的势力反扑,必须要赶尽杀绝。
  其中以言官为首。
  而以许国、沈一贯为首的阁臣,力保一条鞭法,他们表示虽然火耗税未不知去向,但不可否认的是,一条鞭法确实增加国库收入,没有一条鞭法,国库里面恐怕就只剩下老鼠屎。
  双方又是一顿互喷。
  但这回肥宅并不感到苦恼,等到他们争得面红耳赤时,才开口道:“诸位爱卿,莫要再争,且听朕一言。”
  众臣不禁又看向万历。
  万历道:“诸位爱卿说得都有道理,火耗税确实给百姓带去沉重的负担,但一条鞭法也为国库增加了不少税入,朕有一个两全其美得办法,可解此难题。就是授命一诺钱庄为国铸币,由一诺钱庄向朝廷保证,他们的币,不会以次充好,那么若使用一诺钱庄的铸币缴税,自然也就免除火耗税。”
  申时行、许国相觑一眼。
  铸币权也要承包给郭淡么?
  那...那我们到底还能干什么?
  大臣们恍然大悟,转到半天,就转到郭淡身上去了,这又是一个巨坑啊!
  你这皇帝一般不上朝,上朝就专坑我们,您这也太无耻了吧!
  李三才立刻道:“陛下,万万不可,铸币乃国家大事,岂可委于商人。”
  张鹤鸣等人也纷纷站出来反对。
  万历微笑道:“朕虽然少出皇城,但也知道如今百姓手中的货币,绝大多数都非朝廷所铸,以至于私币、劣币泛滥,故而才有火耗税。然而,朝廷现在无力铸币,亦无力改变现状,若一诺钱庄能为朝廷铸币,此策不但便于朝廷管控,且能够为朝廷省心省力,比起如今有何不好?”
  李三才道:“陛下之意,一诺钱庄铸币将会受朝廷管控?”
  万历点点头,道:“朝廷主要就是负责监督,倘若一诺钱庄铸币以次充好,违反契约,朝廷自然会给予他们惩罚,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可管的。”
  李三才一阵无语。
  你这算什么管控。
  可话说回来,除此之外,朝廷还需要管什么?
  哪有不是纸币,那是金属币,又不是纸币,只要质量能够保证,就不会存在滥发的现象,这金子想泛滥都难啊!
  关键朝廷信誉败坏,无力掌控货币,一诺钱庄若能够整合货币,那么朝廷就只需要控制一诺钱庄即可。
  朝臣们也想不出其它办法来控制货币,就连由朝廷铸币,他们都不敢说,朝廷缺银又缺铜,拿命去铸币,而且铸好币,不划算,铸劣币,又被百姓骂。
  反正左右都不是人。
  沈一贯率先站出来表示支持皇帝。
  申时行、许国他们也纷纷出来表示支持皇帝。
  他们知道反对也没有什么鸟用,皇帝是拿着百姓深恶痛绝火耗税为理由,这要反对的话,那就是与天下百姓作对,但他们又没有更好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
  以前他们老是挟民心而号令皇帝,动不动就民心民意,经常是弄得万历是灰头土脸,但当时事实就是万历总是想尽办法剥削百姓,满足自己的敛财欲。
  他们当然有反对的理由,万历也因为自己不占理,也只能让他们骂,这有得有失,万历还是看得很开。
  但如今情况发生了逆转,皇帝突然跟百姓站到一边了。
  原因就是万历已经看不上百姓那点钱,他也不需要剥削百姓敛财,因为若算股份的话,他的每年的净收入,就能够达到数百万两之多,那么他对百姓的立场自然也就发生改变。
  他开始处处为百姓着想,反正百姓少缴税,损失的又不是他肥宅,是这些养尊处优的大臣们。
  但大臣们还没有转过弯来,他们还认为自己才是百姓的代言人,导致他们现在无所适从,以前骂皇帝,还能够助长自己的声望,现在骂皇帝,就成了奸臣。
  这......!
  万历见到他们无所适从,心里那叫一个爽,这是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又投桃报李,让沈一贯负责免火耗税币的事。
  李三才终于意识到,不能再跟皇帝作对,不然的话,户部将会彻底沦为养闲人的官署,步工部的后尘,那工部已经彻底沦为二流部门,河道、军备都渐渐脱离工部,无油水可捞,自然也就没啥权力。
  货币这种事怎么都应该由户部来管。
  结果就因他反对,沈一贯支持,万历就直接交给沈一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