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风波再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申府。
  二更时分。
  最近比较清闲的申时行,平时睡得也比较早,但是今夜他刚刚躺在床上,正准备休息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又将他给拉了起来。
  “是山东出事了吗?”
  出得门来,申时行便是紧张地问道。
  他如今唯一担忧的就是曹恪在山东的行动,这半夜的来窍门,他下意识得就认为山东出事了,心里是慌得一笔。
  来人却道:“大人,不是山东出事了,而是辽东。”
  申时行微微一怔,极为惊讶道:“辽东?是发生了战事吗?”
  “不是,在傍晚时分,有人揭发郭淡与辽东、蓟州、大同的将领勾结,密谋造反。”
  “又...又弹劾郭淡造反?”
  申时行听得气不打一处来,冷笑道:“他们又是闲着没事做,想搞点幺蛾子出来,可也真是不嫌累,不用去理会。”
  “可是大人,他们拿出了一些证据。”
  “什么证据?”申时行诧异道。
  “不少将领的儿子无偿得到大峡谷的股份,并且还帮着大峡谷去游说其它边军,请求朝廷,从大峡谷购买军备。”
  申时行听得当即一乐道:“这事只怕陛下比我们还要清楚,你就将那些奏章全部送去司礼监,咱们不用管它。”
  说到后面,他连连摆手。
  关于股份的事,他心里是很有底的,从李成梁身上,他就已经看出万历的意图,故此郭淡拿大峡谷的股份去笼络边军将领,在他看来,也都是在情理之中。
  果不其然,这些揭发的奏章,上到司礼监,然后就是死沉大海。
  跟申时行料想的一模一样,内阁也没有将这当回事。
  然而,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事情却并未就此结束。
  这揭发得奏折是越来越多,而且不仅仅涉及到郭淡与他们的股份交易,还涉及到那些将领掠夺百姓土地,克扣军饷,私养家兵。
  原本这朝堂已经被开封府反噬,这一下又给拉了回来,大家纷纷将目光集中在这事上面。
  申时行突然意识到这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怎么扯到这上面来了。
  “这些证据可有查明。”
  申时行低声向许国问道。
  许国摇摇头道:“暂时还未查明,不过这种事在边境常有发生,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我看都察院那边好像也是胸有成足,不像似假得。”
  申时行紧锁眉头道:“看来他们之前弹劾股份贿赂的事,只是想借此事将那些将领跟郭淡联系在一起,然后再借用那些将领私养家兵的罪名,将郭淡谋反之罪给定下来。”
  “我看也是如此。”
  许国道:“当初李成梁可也是因为涉及到这些事,陛下才让他回来的,虽然陛下还是给予李成梁厚待,但是也没有再让他回辽东,可见这种事,陛下还是非常在意的。”
  “是呀!此事确实比较敏感。”申时行沉吟少许,道:“我们先不要妄动,且静观其变,我总感觉此事好像不是那么简单啊!”
  ......
  武清候府。
  “平江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说此事乃是漕运官员揭露得,为何事先不跟我商量一下,就擅自做主。”
  李高略显一丝不满地向陈胤兆道。
  陈胤兆急忙解释道:“侯爷,此事真的与我无关,我事先是毫不知情,我也是刚刚得知,都是太原那边的漕运官员不满商人纷纷跑往宁夏做买卖,恰巧当时辽东将军秦得倚之子秦海疆前往太原游说当地将军向朝廷请求采购大峡谷的军备,如此这事才被揭发出来的,一开始弹劾的也都是有关大峡谷股份的事,没有想到会将军私养家兵上去。”
  李高问道:“当真?”
  陈胤兆激动道:“我骗谁也不会骗侯爷您啊!”
  莫若友道:“侯爷,我倒是认为,这种事迟早会发生,这要怪就怪郭淡是在太过贪婪,拿下辽东军备还不知足,还想垄断边军九镇的军备,这当然会引起不少人的不满。”
  李高瞧了莫若友一眼,沉默半响,问道:“你们有何打算?”
  陈胤兆胆怯道:“此事涉及到边军不少将军,尤其是辽东军,若是弄不好可是出现兵乱的,要不咱们还是先看看,不要轻举妄动。”
  莫若友却道:“我倒是认为,正是因为如此,陛下也不敢过于偏袒郭淡,反正朝中那么多人在闹,咱们就跟着后面起哄,万一成了,至少能够阻止其余边军跟郭淡来往。”
  李高皱眉沉吟着,过得一会儿,他才稍稍点头,道:“跟在后面起哄倒是可以,但是平江伯说得也不无道理,暂时来说,咱们千万别有任何行动,此事可大可小,这弄不好可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
  然而,如今身处在卫辉府的郭淡,此时还在忙于铸币和钱庄股份制的事,他想着等着第一批一诺钱币面世之后,再回京城。
  不曾想这京城的信倒先来了。
  “他们也真是能够折腾啊!”
  郭淡拿着京城刚刚传来的信,不禁笑呵呵道。
  徐姑姑道:“谁?”
  “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些言官么。”郭淡呵呵道:“他们又开始拿着我赠予边军将领股份一事,弹劾我与边军将领密谋造反。”
  徐姑姑听得稍稍皱眉,道:“拿来给我看看。”
  郭淡将信函递给徐姑姑,嘴上笑呵呵道:“有时候我也真的非常佩服这些人的意志,真得是他们不屈不饶,屡败屡战,就是智商有些堪忧,他们也不动脑子想想,要是没有陛下的允许,我敢这么做吗,我看他们心里都清楚,就是看我最近比较风光,又想给我找点不痛快,这是他们的捶死挣扎啊。”
  徐姑姑没有看做声,而是仔细地看着信函,突然问道:“这不是你跟陛下商量好的?”
  “当然不是。”
  郭淡摇摇头,又略显好奇道:“你为何这般问?”
  徐姑姑黛眉微蹙,轻轻摇头道:“事情可能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郭淡不禁眉头一皱,赶忙问道:“此话怎讲?”
  徐姑姑道:“如果只是光弹劾你拿着股份贿赂将军一事,那倒是不用去在意,但是这其中还涉及到边军将领私养家兵一事,这就不能不在意。”
  郭淡愣了下,旋即笑呵呵道:“关于边军将领私养家兵一事,我也非常清楚,宁夏那哱拜可就养了不少家兵,但这不是朝廷允许得吗,这有什么可说的。”
  徐姑姑摇摇头道:“朝廷可没有允许这种事,这只是无奈之举,就是因为国库空虚,时常拖欠军饷,故而发生战事时,边军将领就与当地的一些大地主自掏腰包,招募士兵应付战事,久而久之这些兵就成为他们的家兵,可是大部分士兵可都还是朝廷养着的,否则的话,陛下如何控制边军。”
  郭淡点点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朝廷当然不会公然允许将军私养家兵,但其实朝廷是默许的呀。”
  “问题就出在朝廷不可能公然允许将军私养家兵。”
  徐姑姑道:“一般情况下,大家心里都有数,只要那些将军私养家兵不多,大臣们也不会多说什么,陛下也会由着他们去,但这回他们显然要拿这事来对付你。可此事一旦闹大了,陛下就必须要出面给一个说法,那陛下到底是允许,还会不允许呢?”
  郭淡眨了眨眼,突然意识到这事的严重性。
  如今边军那些世袭将官都养家兵,那李成梁就养了好几千,这都是因为卫所制的崩溃,但又没有彻底废弃,虽然近年募兵制兴起,但也没有说全国都采取募兵制,这兵制变得异常混乱。
  一旦遇到战事,将军只能自己募兵。
  其实历朝历代一旦兵制遭到破坏,又没有一套完整的体系取代,那么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可这种事一旦拿到台面上说。
  皇帝就很尴尬了。
  因为皇帝不可能公开允许将军私养家兵,但皇帝心里也明白,那些将军其实也是无奈之举,也怪不得那些将军,你朝廷拿不出钱来,那我只能自己掏钱募兵打仗,那这兵当然就成为我的家兵,是我一直在付钱养着他们。
  当然,这又会导致将军必须掠夺土地,大吃空饷,拿着朝廷给的权力和钱,来养自己的兵。
  不然的话,将军哪里养得起几千个兵。
  但目前来说,朝廷对于这方面还是控制的非常好,李成梁那么大的总兵,也就是了养几千而已,一般都是几百,上千,暂时都还在皇帝的控制中。
  郭淡不免担忧道:“这会不会真得将我给拉下水。”
  徐姑姑沉吟道:“我想那倒不至于,毕竟你之前是陛下商量好的,可如果让他们得逞的话,我们的鲸吞蚕食计划可能会胎死腹中啊。”
  说到此处,她轻轻叹道:“我们之前确实忽略了这个问题,边镇的那些将军,几乎就没有一个是身家清白的,只不过之前大家都有默契,可如今你已经在破坏规矩,那么不管谁与你合作,他们就攻击谁,他们可不缺把柄,那到时谁还敢与你合作。”
  郭淡皱眉道:“看来我们得提前回京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