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 物极必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清晨时分。
  徐梦晹如往日一般,早早起来,在院中散步。
  “爹爹早!”
  只见徐姑姑走了过来。
  “怎么起这么早,昨日才回来的,不多休息一会。”徐梦晹笑呵呵道。
  “女儿都已经习惯了,不觉得累。”
  徐姑姑来到徐梦晹身边,微微搀扶着他,问道:“对了,爹爹,怎么一直都不见荣儿?他昨晚又是很晚才回来的么?”
  “荣儿?”
  徐梦晹当即哼了一声道:“如今可要叫他徐院长,叫荣儿他不开心的。你是不知道,自陛下决定让三王子去小伯爷学院读书后,那小子可真是就不得了呀,在你去卫辉府之前,他就拉着朱家小子他们,说是要去各个学院巡视一番,老夫都还是后来才知道的,就他那副德行,这一圈巡视下来,估计就关上好几家学院,老夫光想想他在外面丢人现眼,就觉躁得慌,可惜这人长大了,又看不住了,只能在家掩耳盗铃。”
  徐姑姑笑道:“爹爹,女儿倒是认为荣儿现在也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也该让他自己去闯闯,可不能总是活在爹爹羽翼之下。”
  徐梦晹摇头道:“老夫可是天天盼着他能懂事,可是那小子是就光长个,不长脑子,干得事都是匪夷所思,当初他决定搞什么小伯爷学院,老夫在朝中可是天天被人嘲笑,只不过...只不过...这事说来也怪你那夫君,跟荣儿弄个什么京城双愚,这个东西还真是够邪乎的,就连陛下都相信了,上回陛下之所以让荣儿陪着郭淡一块去宁夏,还就是信了这京城双愚,老夫现在都有些信了。”
  徐姑姑抿唇一笑:“爹爹,也许是我们的思想跟不上了,可不仅仅是荣儿,还有立枝、荩谋、小杰,他们小时候可都不让人省心,可如今你看看他们,个个都取得不错的成绩,他们的想法在我们看来可能离经叛道,但是却得到大家的认同。”
  “要说离经叛道,谁也比不上你夫君啊!”徐梦晹呵呵一笑,就说那春宫画,天下谁敢将春宫画做到这种规模,可那几个小子就敢,结果是大受欢迎,如今朱立枝亲笔的春宫画,更是价值千金,他又道:“对了!你们夫妻此次赶回来,是因为辽东的事吧。”
  徐姑姑点点头,道:“不过从目前情况来看,不会影响到一诺牙行。”
  “是吗?”徐梦晹稍稍点头,也没有多问,道:“但是这事你们还得小心一点,涉及到边军,可不能麻痹大意。”
  徐姑姑道:“女儿明白。”
  徐梦晹又是感慨道:“你那夫君可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每年弹劾他的奏折,已经是冠绝文武百官,他们京城双愚在这一点还真是非常像似,当初上门告荣儿状得人,可也是多不胜数啊。”
  徐姑姑莞尔不语。
  ......
  而与此同时,郭淡在床上跟着寇承香、郭承嗣玩闹,直到上午时分,他才晃悠悠来到牙行。
  “......在过去两年五条枪的业绩一直算是比较平稳,可从今年开始,五条枪的业绩同比去年已经上涨五成,而增长的利润其中七成是来自教科书的印刷,目前五条枪已经印刷了十万册教科书,还有三成因为报刊的增长。
  京城马赛的收益却有所下降,包括整个马赛区,根据信行的调查,主要原因是因为不少人离开京城,去往开封府、卫辉府。
  而在西南战事结束之后,风驰集团的实际收益已经开始扭亏为盈,如无意外,今年的净利润应该可以达到十万两。
  其中多半都是依靠天津卫的贸易,天津卫的贸易量在今年年初虽然停止一段时间,但是之后又开始迅速增长,目前为止,已经超过去年一整年。
  南京和临清的钱庄的存银、汇兑已经是去年的一倍多,尤其在大家得知我们会铸一诺币后,各地钱庄存银都开始急剧增加,今年我们钱庄的存银应该可以达到三千万两。”
  朱尧媖拿着一份报告,坐在办公桌前,向郭淡汇报。
  整个牙行,她无疑是成长最快的,从最开始与人聊天都困难,到如今,她已经在牙行渐渐竖起自己的威信,在工作方面,也显得更加精明干练,不过她的干练与寇涴纱不同。
  寇涴纱骨子里就是雷厉风行,冷若冰霜,让人畏惧,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而朱尧媖与她刚来时,简直就是判若两人,非常活泼,工作起来,是充满着激情。
  因为她比任何人都珍惜现在的生活。
  郭淡颇为满意地点点头,又看向朱尧媖旁边的寇涴纱。
  寇涴纱立刻递上一份资料:“这是你要的数据。”
  郭淡接过来,仔细看了起来。
  寇涴纱又道:“在一个月前,风驰集团的第一批粮船已经从澎湖出发,前往天津卫,一共是十万石粮食,这粮食本是弗朗机人征集来攻打澎湖的,可是随着吕宋被我们占领,其中部分粮食落在我们手里,之后我们又花了一万两买下了其余的粮食。吕宋那边不缺粮食,正好我们又决定尝试海上运粮,故此李通就安排船队将粮食全部送往天津卫。”
  “一万两,这跟送又有什么区别。”郭淡笑了笑,道:“不过这事得保密,可不能让别人知道。”
  寇涴纱、朱尧媖同时点了点头。
  郭淡看完资料后,然后便向朱尧媖道:“芳尘,你去一趟钱庄那边,以牙行的名义在临清开个户头,然后从牙行拨十万两进去,从钱庄和一诺保险再各拨五万两进去。”
  “我这就去办。”
  朱尧媖站起身来,微微颔首,然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等她离开之后,郭淡便向寇涴纱笑道:“看来她成长得挺快的。”
  寇涴纱笑道:“她也是最努力的,小小她们在休息的时候,她兀自在学习,研究你之前的一些方案。”
  郭淡呵呵笑道:“可见皇宫真不适合人类居住。”
  “你又来了。”
  寇涴纱当即剜了一眼,又问道:“二十万两够拿下辽东吗?”
  “用来做启动资金是足够了,关键是在于那些将军愿不愿意接受,他们要不接受,就是准备一百万两也是白搭,这事目前还不用我们来操心。”
  郭淡道:“我目前要做的还是筹备钱庄股份制。”
  寇涴纱问道:“你打算估多少?”
  郭淡点点头,道:“三百万两。”
  “这么多?”寇涴纱惊讶道。
  郭淡笑道:“这可真不多,要不是考虑大家心里承受能力有限,我都打算估五百万两,其实光凭一个铸币权就值三百万两,更何况随着贸易的增长,将来谁也离不开钱庄,三年之内牙行的价值必定翻上一番。”
  寇涴纱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是好,他们对钱庄的投入一共才十万两,因为目前钱庄只负责汇兑,又不贷款,银子存放在钱庄,不但不给利息,还得交保管费,这凭得是信誉,而不是本钱,至于房产的投入,对于如今的一诺牙行,那都是忽略不计的,这明朝的房价非常非常低。
  就说卫辉府那条一诺街,钱庄加信行一共才花了五千两。
  正当这时,小安突然跑了进来,气喘吁吁道:“姑爷,大事不好了,我们在湖广、两淮地区的六家钱庄和三家保险铺都被人给砸了。”
  “什么?”
  郭淡和寇涴纱同时起身。
  小安立刻递上一封信函道:“这是大管家从南京传来的信。”
  郭淡赶紧接过来,拆开来看了看,狠狠往桌上一拍,道:“岂有此理。”
  寇涴纱急急拿过信函来,看了起来。
  根据寇义信中所写,这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事件,原因也是非常复杂,都还得从郭淡承包景德镇说起,当初万历拿下景德镇之后,顿时令周边的大地主,大富商无法从瓷器上面得利,而之后推行到那边的一诺保险,更是伤害到地主和权贵的利益,阻碍了他们凭借灾难兼并土地。
  如今他们又得知钱庄将来会低息放贷,这更是令他们感到恐惧,他们就开始怂恿家丁去各地钱庄闹事。
  当然这些大地主都只是一盘散沙,这背后肯定有势力在推动。
  寇义得知的消息,这里面可能就牵扯到漕运和荆王府的势力。
  漕运自然就不用多说了,都已经是他们的死对头。
  而荆王府乃是湖广最大的藩王府,第一代荆王乃是明仁宗第六子朱瞻堈,所在蕲州,也就是以后蕲春县,刚好处在湖广、南直隶、江西的中间。
  “夫君,这可如何是好啊!”寇涴纱面色焦虑道:“那些地方可都是交通要冲,一旦失守,我们将会失去与播州、福州等地的联系。”
  如蕲州、九江等地区,全都是交通要冲,播州的货物都得往那边走,这里得钱庄要是被冲了,损失是郭淡难以承受的。
  郭淡道:“我得马上进宫。”
  正当这时,小小出现在门口,道:“总经理,宫里来人了。”
  “看来唯一值得欣慰得是,我们的效率已经与锦衣卫和东厂旗鼓相当。”
  言罢,他便随那宦官一同入宫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