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炙热感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谢谢你救了我们。”女孩神色如常,并没有羞涩的模样,反而美目精光流转,紧紧盯着韩魏。
  女孩不计较,韩魏松了口气,心中的尴尬也稍稍缓解,可还是不看去看对方,因为女孩的眼神冒着火光,能感受到其中的炙热,看一眼整个人就差点被融化。连忙撇过头,这才道:“我们多亏寨子帮忙,现在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
  “我汉名叫田朵,你可以叫我朵儿。”女孩说话的时候,上前几步,停在了韩魏面前,笑的很甜美,似乎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事情。
  两人相距不到五公分,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这是韩魏第一次仔细打量田朵,之前根本没有时间,而且夜很黑,想看也看不清楚。现在四周有火光,可以清楚看到田朵的脸,美丽的女孩,不施粉黛,清纯而自然,韩魏不由的失神,久久没有回应。
  好一会儿,在老郑的咳嗽声中,韩魏才反应过来,这样盯着别人看实在不礼貌,连忙转过身,掩饰身体的炙热感觉。即使转过身,也是有苦说不出,田朵站在面前,哪怕不去看,全身都发烫,心跳更是不断加速。韩魏暗骂自己到底怎么了,见过的美女也不少,怎么就心猿意马。
  “韩魏你感觉怎么样?”老郑在韩魏最尴尬的时候终于开口。
  “没事,只是子弹从耳边擦过,造成了耳鸣,我们还是先回去。”韩魏是一刻不想呆了,田朵毫无顾忌的炙热眼神,仿佛在心中燃烧的烈火上撒油,那一刻就会将他彻底燃烧。
  老郑也想快点离开,田朵的眼神他也看到,要把人生吃一样。他和韩魏只是在寨子短暂停留,最多停留几日就要离开,这里再好,也不属于他们。以前听闻过苗族女孩的手段,一旦喜欢上谁,会不择手段,下蛊就是其中之一。虽然只是听闻,老郑可不想冒险,万一真的走不了,就后悔莫及了。
  趁着现在事情还处在萌芽阶段,是最好的离开时机,老郑连忙点头,随即谢过六公,然而准备回去。就在此时,前去追击的人回来了,还带回了三人,和好几个包。韩魏才迈开的步子,又停下,已经看到被带回来的三人,正是刚才逃跑的三人,其中两人鲜血直流,始终满脸惊恐,动也不动,应该是死了。还有一人,如同行尸走肉,不用人搀扶,麻木的行走。
  韩魏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抓回来,而追击的人看不出有什么损伤,多半是飞虫的威力,到了此时韩魏还是不敢肯定飞虫到底是不是蛊,田朵肯定知道,可是远离还来不及,不可能去问。
  寨子中的轻壮提着东西经过的时候,韩魏看到了几样青铜器,还有几样石器,吸引韩魏目光的是二件青铜器鼎,和溶洞中得到的很相似。这已经是第三次看到了,不用说鼎绝对是苗族的特殊东西。
  只见田朵将两个鼎都拿了出来,对旁边人说了什么,脸上充满怒气,或者不能简单用怒气来形容了,那是杀气。韩魏能感觉到,此时的杀气比之前被侵犯时,还要强烈。到底因为什么,会比贞洁还重要?
  “我们走吧。”老郑突然开口,不等韩魏说话,便示意快点离开。
  韩魏不知道老郑什么意思,看那神色急着走,也没有多问,相信老郑一定有他的理由。此时寨子中的人也准备回去,田朵还处在愤怒状态,没有人在意韩魏两人的离开。
  径直回到房间,老郑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确定没有人,这才将门关闭。老郑二话没说,吞下一件衣服,是下山时,从包里拿的,然后拿出了装着青铜器鼎的包,用衣服将鼎包裹住,重新放回了包里。
  开始韩魏还疑惑不解,看着老郑所做,立刻明白过来。刚才所见到的鼎,有一樽是田朵被抢去的,还有一樽自然是那五人的。可以肯定对方不是苗族之人,鼎从哪里来就清楚了,要么抢来要么偷来。联系到还有其它东西,很可能是盗墓而来。也难怪田朵愤怒不已,只怕被盗的都是寨子人的祖辈坟墓,祖坟被刨,是个人都会愤怒。
  现在包里的青铜器鼎,同样是从古墓中带出来的,哪怕不是特意去偷,可从墓中拿出来的事实不会改变,一旦被寨子中的人发现,根本就说不清楚,到时对方盛怒之下,别说离开,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未知数。
  “那几人肯定是盗墓之人,身上还带着泥土味,虽然和我们没关系,但我们无缘无故来这里,就怕有人以为我们也是盗墓的,等吃过早饭立刻下山。”老郑真的有些担心,刚才已经见识了寨民的手段,只剩一个活人,还是行尸走肉。
  这次上山的目的,对于其他人来说,难以相信,让人怀疑很正常。韩魏知道老郑的担心很可能成为现实,而且刚才匆忙间,还没人问他为什么会半夜上山,这个更加无法解释,总不可能说能听到飞虫的声音。
  如果飞虫是蛊,是苗族不外传之密,让人知道能感应到蛊的存在,只怕死的更快。韩魏觉得越快走越好,连忙道:“要不然现在就走。”
  “现在走,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只能等天亮吃完早饭,才不会太惹人怀疑,就算有,没有证据,而且你还救了寨子的人,应该不会太为难我们。”老郑比韩魏想的远,现在只能暂时留下。
  咚咚……
  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有人来了。韩魏和老郑都想到,心中的担心可能出现了,否则对方来连脚步声都没有,就是想让他们措手不及。
  “两位朋友,你们睡了吗?”
  门口说话的声音,韩魏和老郑都是第一次听到,对方语气中带着客气,应该不是有了怀疑。现在不可能不回应,韩魏见老郑点点偷,于是上前开门。
  来人是一个年轻人,在林中也见过,此人身后还背着枪,不过神色还算正常,一见韩魏开门,立刻道:“你们跟……来。”
  说完这人转身就走,说的汉话不是很清楚,不过韩魏和老郑还是听懂了,意思是跟他走。也不说去做什么,韩魏和老郑犹豫了片刻,还是跟着前去,身在对方的地盘上,容不得他们其它选择。
  走过了好几座木屋,来到了寨子最中央,看屋子的大小和里面的摆设,应该是寨子祖祠。里面有几十人,好几个老人,围坐在两边,后面站着年轻的汉子。最中间,盗墓中唯一剩下的一人,被绑在柱子上,上身**着,到处是血印,想必是被鞭打了。这人垂着头,可能是痛的昏迷了。
  韩魏不知道对方叫他和老郑来干什么,不过目光经过一旁站立的田朵时,从对方炙热的眼神中,知道事情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否则田朵绝不会是这样的眼神。想到这点,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神色更自然了。
  “尊贵的客人,这么晚了打扰你们,真是万分抱歉。”最中央坐着的老人率先开口,汉语极为流利。
  “打扰谈不上,不知让我们来有何事?只要能帮上忙的,绝不推辞。”老郑之前没见过说话的人,可看他坐的位置,也知道在寨子的地位很高,多半是族长,所以说话也很客气。
  “不愧是我们的朋友,先喝上一碗酒。”
  说完,有人端上来两碗酒,韩魏和老郑一人一杯,老郑还好,哪怕五十六度的酒,一两斤不成问题,可韩魏是滴酒不沾,这一碗下去,只怕立刻倒地。
  韩魏知道这酒不能不喝,之前还说是客人,现在是敬给朋友,关系更近一步了,眼前的酒有着很深的含义,若是不喝就是不给面子,不想和寨民成为朋友,寨子的人可能立刻翻脸。
  老郑看了韩魏一眼,那意思很明显了,只能忍着。随即老郑一口就喝下,碗里没有一滴残留,引得旁边一阵喝彩,立刻有人上前再满上,老郑二话不说,还是一口喝完,一共喝了三大碗,这才停下来。老郑好酒量,头都是一阵晕眩。
  众人的目光落在了韩魏身上,尤其田朵,目光中带着一抹难以言明的光亮。韩魏知道不能再等了,闭着眼,连呼吸也闭住,光酒味就让他难受。
  猛地将酒喝掉,完全是一次性喝下去,稍微停留都会坚持不下去。喉咙火辣辣的感觉袭来,瞬间整个脸通红,身体摇摇欲坠,还好老郑立刻扶住,不然会摔倒在地。
  韩魏头昏沉的厉害,还有一股刺痛,那是来自脑髓,根本无法驱散。很快,全身滚烫,韩魏感到好热,下意识的就想脱衣服,被老郑拉住。韩魏的意识还没有完全麻木,没有强行脱衣服,此时口好渴,四处看去寻找水。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眼前一碗清水,还有端着清水的一双光滑细嫩的手。看到这双手,韩魏身体更炙热了,饥渴的程度急剧上升,想要的不是眼前的水,而是眼前玉手的主人。
  “韩魏。”老郑在耳边轻声呼喊,韩魏一个激灵,意识清醒了不少,连忙端起水,一口气喝完,冰凉的水下肚,身体的炙热稍稍缓解,而意识迅速恢复。
  终于看清楚了,递水过来的是田朵,不知道为什么,韩魏每次看到她的眼神,总是心神荡漾,那种痒痒的感觉让人难受到极点。韩魏连忙撇过头,说了声谢谢,引得让人一阵大笑。田朵难得脸红,娇羞的模样美艳不可方物,韩魏刚好看到,才缓解的炙热又猛地上升,好在脸本来就通红,看不出明显的变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