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威逼同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韩魏就已经起床,整个晚上都沒有睡着,迷迷糊糊的导致现在头还有些昏沉,在韩魏起來后不久,林雪也起床,从精神上看的出,睡得很好。
  等到富贤起來,在扎伦特蒙古包里吃了点东西,便准备再次上路,临走时,想要再给点钱,却被扎伦特兄弟严词拒绝,韩魏三人沒办法,只能不断的感谢热情的款待,如果有机会,一定会再來看看。
  看着地图,顺着扎伦特所指的方向,韩魏三人再度出发,经过韩天几人的蒙古包时,不免多看了几眼,沒有看到人,不知道是出去了,还是仍在睡觉,也就多看了一眼,韩魏收回了目光,开始了又一天的旅途。
  现在是往东北方行进,要经过呼伦湖,呼伦湖和贝尔湖组成了呼伦贝尔大草原,和贝尔湖不同的是,呼伦湖完全属于中国,是内蒙古第一大湖,可以自由的在附近游玩,不必担心越境,产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呼伦湖的美丽,绝对不输于贝尔湖,纵横交错的河流,更是独一无二,呼伦湖有八个著名景区,分别为水上日出、湖天蜃楼、石桩恋马、玉滩淘浪、虎啸呼伦、象山望月、芦荡栖鸟、鸥岛听琴,无一不是难得一见,给人无限震撼。
  一路上欣赏着美丽风光,也遇到了一些其他游客,大家组成了一只小队伍,欢声笑语,热闹了许多,韩魏却是无精打采,一直是昏昏沉沉,为了不扫兴,强撑着往前走,身体免不了摇摇晃晃,看着像醉酒的人,林雪注意到了韩魏的疲惫,走在他身边,左手搀扶着。
  韩魏身体有了支撑点,至少不会摇晃了,但此时,外人看起來,他和林雪是挽手前行,所说不是情侣,想必都沒人相信。
  “魏子,怎么了你,才走多远就累了。”富贤也发现了韩魏的情况,疑惑的看着,他的精神十足,可不想现在就停下來,沿途还有许多美景在等着,况且这里前后都沒有蒙古包,也不见羊群,根本沒有地方落脚。
  “沒事,昨晚上失眠而已。”韩魏深呼吸,右手紧握拳头,稍微有了点精神,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一个小时左右,想要到达呼伦湖,前方至少还有五六个小时的行程,好在已经看到了蒙古包,可以休息补充体力和能量,然后继续上路,距离蒙古包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韩魏看到了韩天,他身边还有五个人,在看到对方的同时,他们的目光也看了过來。
  只有富贤像个沒事人一样,看着韩天,还主动去打招呼,原本犹豫着是不是当做沒看见的韩天几人,立刻走了上來,只是目光中带着不善。
  “在这里也可以看到你们,你们要去哪呢。”富贤不了解情况,只是当对方普通人,说着递了烟过去,只是对方沒要,说是都不会抽烟。
  “我们四处看看,你们这是去哪。”韩天神色看起來很正常,明明是和富贤说话,却总是不经意间扫过韩魏和林雪两人,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富贤沒有隐瞒目的地,因为沒什么可隐瞒的,在韩魏看來,只希望对方听了后说不同路,然后立刻离开,看着另外五人已经散开,一旦动手的话,可以一拥而上,说明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韩魏往前走了一步,将林雪拦在身后,就算发生冲突,可以保护好她。
  林雪是场中感觉最清楚的人,她感觉到了对方五人中,有两人有杀气,另外的人都是深深的戒备,比第一次遇到韩天时的戒备感,强烈了许多,现在还不能施展精神控制,会严重威胁到生命安全,此时的林雪和普通人沒什么区别,心中有些担忧,情不自禁的就抱住了韩魏的手,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安全感。
  韩魏感受到林雪的变化,手不着痕迹的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沒事,这个简单的动作,真的和情侣沒什么区别,可韩魏沒有想太多,甚至被林雪亲密的挽住手臂,都沒有时间去体味那感觉,现在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韩天六人身上。
  “我知道一个地方,风景特别漂亮,要不然带你们去看看,保证终身难忘。”韩天发出了热情的邀请,说话间指了一个方向,是西北方向。
  西北方,和原本确定的路线有了偏差,富贤有些犹豫,看向韩魏,想听听他和林雪的意思,让韩魏选择,肯定是不愿意,还沒开口,就发现其中一人皮衣敞开,露出了枪,一把自制的短枪,哪怕是自制的,危机比较小,但杀伤力还是足够轻易杀死一个人,或许韩魏可以凭借速度躲过,甚至可以凭借强悍的身体进行反攻,可身边还有富贤和林雪,根本无力同时照看两人。
  富贤看着韩魏神色不对,林雪的神色同样谨慎,再看不出问題的话,就对不起自己的聪明了,疑惑的看向韩天几人,虽然露枪示意的人已经拉上了皮衣,可脸上凶悍的表情,还是足以说明问題。
  “我们只是出來旅游的,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原谅,我们已经有了路线,就谢过各位的好意了。”韩魏终于开口,长期以來养成的气度顿时体现出來,哪怕看到枪,也毫不畏惧,说话也是铿锵有力,给人一种强大的压力。
  韩天几人自然不是普通人,所以比普通人更能感受到韩魏的不凡,那莫名的压力让他们犹豫着,沒等韩天开口,那拿枪的人,自作主张的掏枪,用衣服遮掩着,对准了韩魏。
  富贤终于看到了枪,下意识的就退后,在枪管制很严格的社会中,对枪的恐惧还是很大的,富贤看到韩魏和林雪还在原地沒动,觉得自己太胆小了,居然连林雪都比不过,于是停止了后退。
  韩魏和林雪的镇定,落在韩天几人眼中,只会更加谨慎戒备,遇到枪都不怕的人,要么是精神病,要么是有实力的人,或者是经常玩枪的人,根本不畏惧,无论是哪一点,都是硬茬,容不得他们不小心。
  “你们一路跟过來,既然來了,就暂时不要走了,我们只是求财,不想担着人命,你们乖乖的跟着,等我们事情办完,绝对让你们安全离开。”韩天沒有让韩魏三人离开的打算,停了会,又道:“这一趟遇到了就是缘分,得到的东西,会有你们一份,希望你们想明白!”
  “你们光天化日之下,想绑人不成,还有沒有……”富贤怒了,可看到对方的枪对准了他,后面的话沒有说完,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还是自己的命重要,果断选择了闭嘴,富贤看向韩魏,见他还是无比镇定,完全和认知中的不一样,忽然有种陌生的感觉。
  韩魏在考虑得失,对方以为是被跟踪,现在就算解释,也无法让他们相信,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顺从他们,然后一起离开,或者反抗,拼个鱼死破,后者不是韩魏想要的结果,若富贤和林雪死在这里,心可能就彻底死了。
  韩天六人沒有催促,给韩魏三人考虑的时间,他们也不想拼到鱼死破,六人不约而同的往前走了一小步,很小的步伐,却是在施压。
  在韩魏犹豫之时,突然,林雪在耳边轻声道:“他们身上沒有杀气了!”
  如果沒有杀气,说明对方说的很大程度上是真的,韩魏相信林雪的感觉,于是道:“可以跟你们走一趟,但不能限制我们自有,无论你们得到什么,我们都不要!”
  跟着去就是被限制了自有,但韩魏的话所有人都懂,不能束缚捆绑,要能自己行走,这个要求并不高,韩天沒有犹豫,立刻答应下來,韩天几人似乎急着离开,其中二人分散开,站在了韩魏三人的左右,算是监视着,不过还是忌惮韩魏,离的还是有些距离,目光也沒有死死盯着不放,只是偶尔视线扫过。
  “他们有枪,一看就是匪徒,我们跟着不是去送死。”富贤压低声音,轻声在韩魏耳边说着,他心理素质也算是不错,惊恐过后,现在也基本镇定了下來。
  “不去死的可能性更大,他们只是求财,背上人命划不來,什么都不做,相信他们不会乱來。”韩魏说话沒有刻意压低声音,是对富贤所说,同时也是对韩天几人所说,这是一个信号,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底线。
  富贤听了有些急了,道:“他们说求财你就相信,要是……”
  “放心吧,相信我的判断。”韩魏打断富贤的话,现在可以肯定对方是去盗墓,盗墓被抓也就关几年,杀人可是要枪毙的,只要不和对方抢东西,一般不会多生是非,况且韩天几人还很忌惮,做事前会考虑更多,还有一个最大的倚仗,就是林雪的感应,对方生出杀气,立刻就知晓,可以从容面对。
  富贤愈发感觉不认识韩魏了,这自信和胆色,绝对不是伪装,可这样的他,还是那熟悉的室友吗,富贤一阵恍惚,看着林雪也很镇定,沒有任何惧色,终究沒有再多说什么,选择了相信。
  一直往北面走,稍稍偏西,中途有一些游客,沒有去打招呼,越往前走,人越少,连蒙古包和牧民都看不到一个,对方并沒有限制用手机,应该是根本不担心,或者说警察來的时候,说不定见到的是三具尸体,打开手机导航,已经快到边境了,难道这次的目的地,是蒙古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