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深深眷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只是五个骷髅人,以韩魏和刘实两人的实力,有很大把握战胜,前提条件是两个小孩不要出手。如果两个小孩出手,就算没有骷髅人,也是必败无疑。
  “我们没有恶意。”韩魏对两个小孩说话,不管听不听得懂,还是说了。说话时双手摊开,没有任何攻击的**出现,内心深处挺感激两个小孩,所以并不是伪装。
  刘实的想法基本一致,即使骷髅人靠近了,还是没有任何攻击的姿态,静静的站在那里。
  两个小孩的感应很强烈,听不懂,却能感受到韩魏和刘实的气息,以此来判断是不是有恶意,若不是真心真意,哪怕伪装的再好,也会被察觉。两小孩感觉不到恶意,戒备的姿态立刻放松,不见他们有任何指示,骷髅人同时停下,步伐异常统一。
  现在已经可以肯定,骷髅人和神秘女人有关,才解开一个谜团,更大的谜团袭来,不知为何,没有去探寻的想法,一想到这,内心深处就感到害怕。
  “能带我们朋友过来吗?”韩魏边说边做着手势,只希望两小孩能明白。
  结果让韩魏失望,两小孩无动于衷,每次说话对方都没有反应,只是傻傻的看着他,让人有种抓狂的感觉。韩魏又试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不得不放弃,另想其它方法。
  “魏子,你下水试试。”
  刘实的话常人听了会一头雾水,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很难理解,可韩魏听了立刻明白,眼中闪过一抹亮光,没有犹豫,再度潜入阴河。就在韩魏入水的下一刻,两小孩紧随其后,跳下了阴河,很快游到了韩魏前方。
  两小孩听不懂语言,可能也看不懂手势,但是韩魏下水,他们会立刻很上,遇到危险还会帮忙。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可以利用这一点,让他们帮忙,将李华和林雪带回来。
  刘实在宝窟中等待,无聊之下,开始观察骷髅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骷髅人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左右来回的飘动。悄无声息的回到原位,刘实根本没有发现,这让他有种挫败感,自从进入沙漠盆地后,失去了以往在古墓中的主动权,时刻身在强烈危机中,随时会死去。
  对于骷髅人,好奇他们是怎样和活人一样行走,或者说是飞行,如果谁能掌握这种本事,真可以说天下无敌了,因为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人,试问成百上千的骷髅人扑过来,谁能躲掉?
  知道骷髅人很危险,刘实只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察看,骷髅人唯独头部和胸口还有**,应该就是关键所在。刘实心中还有一个疑问,骷髅人为什么要在金银珍宝前来回游走?是为了引诱进来的人吗?有这么多金银珍宝,还需要其它引诱吗?
  思绪正飘散,阴河里有了动静,刘实回头看去,韩魏、李华、林雪都出来了,一起的居然还有韩天和刀疤,两人身体好多血痕,十分的狼狈、虚弱。刘实连忙跑过去,将林雪从水中拉起来,若是被小孩狠狠的仍上来,以林雪的体质,不死也要重伤。
  其实刘实想多了,此时温和小孩正小心翼翼的将林雪托起,送到了岸上,而其他人就没有好运了,李华、韩天、刀疤都被仍上岸,顿时痛苦嘶叫声一片。韩魏吃过一次苦,早已躲到了一旁,自己爬上岸,惹得李华一阵埋怨。
  “谢谢,谢谢……”韩天说话都不怎么清楚,身体不停颤抖,不知道是冷,还是因为凶狠的小孩就在他身边。
  “谈不上谢,到时兑现承诺就行。”韩魏不想说太多,双方谈不上感情,也谈不上有仇。
  在去接李华和林雪的时候,正遇到韩天和刀疤两人,可能是找寻不到出口,只能下阴河博一把。还有几个人不知道去了哪里,看两人伤痕累累,也能猜到一些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韩魏并不想去问,根本不关心。
  “一定,一定会。”韩天边说,边从衣服里拿出了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正是那字帖。韩天将字帖递给韩魏,他是个审时度势的人,以韩魏四人的实力,若是想强抢,完全不费吹灰之力,还不如现在拿出来,还能得个情面。
  还有,韩天愈发看不透韩魏四人,他怎么都想不到,连恐怖的怪物都被收服,还是人吗?也难怪韩天误会,两个小孩愿意出手相助,还明显带着害怕,都是被收服的表现,韩天不知道的是,小孩害怕的不过是林雪一个人,或者说是她的精神力,仅此而已。
  韩魏毫不客气的接过字帖,装在防水袋里,字帖完好无损,当然褶皱难免存在。打开字帖,找到了那个疑似传国玉玺的印章,用白玉戒凑上去,没有出现特别的事情,白玉戒甚至一点波动也没有。字帖印章难道不是传国玉玺印章?或者只是一个印章,不能代表传国玉玺,白玉戒才根本不为所动。
  确定了字帖是真的,韩魏将字帖放回了防水袋,交给了林雪保管,他和李华、刘实上身只有贴身内衣了,根本没地方保存。
  休息了一个小时左右,韩天和刀疤都恢复了些许体力,可以自己走路,现在大家都很饿,只要出去,停留在盆地的车里,有充足的食物,可以让所有人都活下来。不再休息,韩魏在最前方带路,众人紧随其后,往那通道走去。
  没有人再想着带点金银珍宝,不想再惹出其它事情来,已经无力去战斗了。也许不会再有危险,因为将军的神秘石头已经被拿走,可是不敢去冒险。
  跟着韩魏身后的,还有两个小孩,那温和的小孩,不知道何时开始,和林雪很亲密了,紧贴着林雪,让一旁凶狠的小孩紧张不已。
  林雪不会因为小孩长的恐怖而排斥他,经历了太多,明白人心才是最险恶,眼前的小孩很恐怖,也很纯净,林雪喜欢他的亲近。本来想用精神力查看小孩的记忆,只是精神力才释放出来,小孩就恐惧的缩成一团,看的林雪一阵心痛,立刻放弃了查看的想法。
  有些谜团,也许错过一次解开的机会,将永远埋葬在时间的长河,可林雪宁愿错过,有些东西,比千年,甚至万年的秘密更重要。韩魏、李华、刘实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他们想知道一切,却不会不折手段,所以都不曾开口,让林雪强行查看。
  一路上,林雪自顾自的和温和小孩说着悄悄话,行程很顺利,已经可以看到山洞出口的光亮,只有几十米,就可以离开是非之地。
  两个小孩突然停下来,回头看向无尽的黑暗,两人似乎因为什么在挣扎。片刻后,温和小孩突然离开林雪身边,和凶狠的小孩紧靠着石壁,缓缓往黑暗走去。
  “你们不离开吗?”林雪忍不住开口,生活在无尽的黑暗中,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她深深体会过,对两个小孩,生出了怜爱之心。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小孩害怕精神力,还是愿意和她亲近。
  两小孩听到声音,回头看向林雪,那幽芒在闪烁,出现了一层白雾。林雪忘记了他们听不懂,又怎么可能和回应,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林雪感受到了那目光中的不舍,和小孩一样,林雪的感应能力也极强,细微的感情波动,都能准确的捕捉到。林雪情不自禁的上前,将他们抱在怀里,心中正在挣扎,要不要带他们离开。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他们,准确的说,没有几人能接受他们的存在,甚至去了城市,会成为研究的小白鼠。
  小孩靠着林雪,在她身上轻轻摇晃着头,摩擦她的身体。这个画面,韩魏几人见过,小孩在神秘女人身上,有过同样的动作,可神秘女人是他们的母亲。
  没等林雪想清楚,两个小孩从林雪怀里挣脱,再次回头看向黑暗,也许是听到了呼唤,也许是对神秘女人的深深留恋,那是他们的母亲,是他们最深刻的眷恋。
  “哇,哇。”温和小孩轻声叫唤了两声,谁也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只是那眼中的白雾凝聚,化成了泪珠滴落。
  林雪眼泪忍不住滴落,她知道了两人的选择,终究和她还是有区别,她陷入无尽黑暗,受尽折磨,而两个小孩,从出生就生活在无尽黑暗,有他们的母亲陪伴,也许并不觉得痛苦。
  “等一等。”林雪在小孩再次迈开步伐时喊道,不管能不能听懂,两个小孩还是再次停下。
  林雪拿下了脖子上的项链,这是她最珍贵的东西,因为有精神石的存在。林雪想为温和的小孩戴上,只是精神石流露出的精神力让他害怕,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林雪知道他会害怕,正因为如此,才想送给他,拥有精神石,也许可以战胜对精神力的恐惧,以后遇到精神力的人也不会再恐惧,可以更安全。
  温和小孩只是退了一步,便停了下来,一动不动的看着林雪,两人就这样无言的面对面。几秒后,小孩往前走了两步,来到了项链的面前,颤栗的身体,让他连站立都困难。小孩伸出头,从项链中穿过去,身体抖动的更厉害,那是恐惧到了极点,一旁的凶狠小孩发出阵阵悲鸣。
  在小孩心中,也许戴上项链就是死亡,可在林雪期待的目光中,还是义无反顾,这到底是勇气?还是不愿意辜负,辜负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值得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