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苗岭之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贵州,苗岭,深山。
  韩魏从内蒙古回到北京,只是呆了一晚,便独自离开,回到贵阳看了爸妈和爷爷奶奶,在家里停留了三天,终于再次来到苗岭。一直逃避,又想着要回来面对,这次终于下定了决心,不想再拖下去,拖的越久越痛苦。
  朵儿的事情一天不去面对,又如何能放得下,怎么能平静的生活?想要隐退,朵儿就是最后一道坎,两人没有婚姻之实,可彼此有过承诺,至少是名义上的夫妻,朵儿死了,可连埋在哪里都不知道,这是对韩魏最大的嘲讽。
  再次来到苗岭深山,以往的记忆源源不断涌来,以为不是那么深刻了,那段如梦一般的感情,原来如此强烈,心痛的厉害,看着前方的路,深深的害怕。如果朵儿还活着,是不是会深深的失望?
  彳亍前行,韩魏心很乱,乱如麻,心中的胆怯愈发浓郁,颤抖的手将蛊珠拿下,紧紧的握住,仿佛蛊珠是勇气之源,能让胆怯的心,始终能前行。虽然离开很久了,还是能认得路,这何尝不是因为深深的记在脑海,因为深刻,所以才清晰。
  来到寨子中,已经是傍晚时分,并没有看到多少灯火,和以前的记忆比起来,寨子似乎少了许多人。站在寨子前的小道上,韩魏停了下来,当初正是从这条小路出发,发现了田朵,才有了后面的事情。如果知道现在的痛,当初听到动静是不是会选择不去,就没有以后的纠缠?
  韩魏知道就算重新选择,也不会后悔,深呼吸,让自己稍稍平静些许,沿着幽长小道,朝寨子走去。进了寨子中,一个人都看不到,凭借着记忆往六公的房子走去,当初在六公屋里住了几天,除了田朵和她妹妹田蕊,算是寨子中最熟悉的人了。
  “六公……六公,在吗?”韩魏在门口呼喊了几声,不见回应,试着推门,门没有开,犹豫片刻,准备离开,径直去找田蕊。
  离开寨子的时间并不长,寨子里没有太大的变化,想找到朵儿的房子并不难,只是韩魏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为什么一个人都看不到,阵阵的阴寒袭来,有白玉戒的暖流,感觉很清楚。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寨子出事了?莫名的心中出现不安,站在原地环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一切都和以前一样。迟疑了片刻,韩魏不再犹豫,继续往前走。
  安静,异常的安静,可是安静中又有声音响起,看似矛盾,其实并不矛盾,声音是感觉到的,并不能听到。韩魏不会以为是错觉,从很久以前,出现异常的感觉,就一定是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想到寨子中的人都不见了,事情愈发的诡异。
  “田蕊……族长……有没有人?”
  韩魏接连大声呼喊,最后“人”字的音刚落下,便有了回应,不过却是阴森的回应,只见瞬间寨子陷入了黑暗,仅有的几盏灯光全部熄灭,在刹那间熄灭,时间统一不差一分一毫。
  阴寒之气骤然变强,韩魏身体开始颤抖,有白玉戒在身上,根本不会受到阴寒之气影响,而是手中紧握的蛊珠在震动。这是得到蛊珠后,蛊珠第一次主动的震动,是因为蛊也知道回家了吗?是它感受到了朵儿的气息吗?
  忽然间,韩魏一个踉跄,扶着一侧的房子才没有摔倒。只要想到朵儿,四周有朵儿留下的气息,韩魏身体就一阵虚脱,心隐隐作痛。
  手中的蛊珠震动越来越大,韩魏咬了咬舌尖,剧烈疼痛,让身体暂时恢复了力气,继续往前走。行走的路线偏离了田朵的房子,不是韩魏头脑发晕,而是跟随蛊珠的感应前进,在特定的方向,蛊珠的震动更大,只是微弱的变化,还是能捕捉到。
  昏暗的路,以韩魏的视力,都只能勉强看清楚,速度快不起来,现在前行的路线,其实也不陌生,那是通往祠堂的路。想到祠堂,韩魏有些犹豫,外人是不能进入的,上次能进入还是特许,是因为救了田朵和田蕊的缘故。按理来说,韩魏是寨子的女婿了,只是对于寨子人来说,只怕是仇人吧。
  既然来了,就做好了承受一切怒火的准备,片刻犹豫后,加快了步伐,前方突然间有了光亮传来,朦胧的光足够看清道路。光亮正是从祠堂里传来的,也许是知道韩魏的到来,也许是巧合。
  终于,来到了祠堂门口,大门紧闭,外边看不到一个人影,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太过安静了,让人感到压抑。蛊珠的震动愈发强烈,以韩魏的力量都快控制不住,隐隐间有挣脱的迹象。如果蛊要离开,韩魏会放手,只是有唯一的要求,那就是交给田蕊,作为田朵唯一的至亲,由她来继承最适合不过。况且韩魏知道,田蕊也是炼蛊之人,不用担心蛊的反噬。
  韩魏用力的握住蛊珠,将震动压制下来,喊道:“有没有人?”
  连续喊了三声,一声大过一声,最后一声几乎是吼出来的,相信祠堂里有人的话,一定能够听到。还是没有人的回应,反倒是蛊珠力量突然增强,韩魏的手剧烈摆动,看起来如同疯子一样,漫无目的的挥动着拳头。
  蛊珠的突变,是和突然增强的阴寒之气有关,原本的阴寒之气只能靠感应,而现在是能看到,四周的树木被吹动,沙沙声响不止,耳边能听到风的呼啸声,尖锐刺耳。这绝不是普通的风,白玉戒的暖流全力流转,才能将它抵挡。
  韩魏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紧紧握住蛊珠,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肯定和蛊有关系,此时更加不会放手。想着是不是先离开,事情太过诡异,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那是触碰到了死亡的危险,才会出现的感觉。
  突然,韩魏听到可脚步声,那是从祠堂里传来来的,很快,就可以看到很多人影,没有多想的时间,祠堂门被打开,韩魏看到了许多熟人,基本上都是以前见过的人。
  “族长。”韩魏恭敬的喊道,在祠堂门打开的时候,蛊珠莫名其妙的安静了下来,不用再为蛊珠的事情担心。
  “是——你。”族长脸色铁青,一字一顿的咬着说话,那是毫不掩饰的恨意。
  韩魏想说些什么,可强忍着没有开口,看着所有人都带着恨意,如同杀父之仇一样,韩魏有种感觉,若是动一下,就会被撕成粉末。想过来到寨子的各种可能,寨民会有怒火,却没想到会是这般强烈,甚至比起秃鹰来还要强烈几分。因为朵儿的事情吗?这是韩魏唯一能想到的可能,可是如此强烈的恨意、杀意,真的无法理解。
  “你还敢来。”族长手中的拐杖猛地击打地面,砰的一声响,六七个族人冲向韩魏,不问三七二十一便拳打脚踢。
  六七个强壮的汉子,虽然是股很强的力量,可是以韩魏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战胜,只是没有还手,任凭对方群殴。六七个壮汉可没有客气的意思,每一下都是往死里打,片刻间,韩魏就被打倒。人虽然倒地,可没有就此停手,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足足持续了四五分钟。
  多亏了韩魏身体素质极其强悍,鼻青脸肿,脸上布满鲜血,异常的狼狈。在场的寨民脸上的恨意轻了许多,如此强度的殴打,韩魏愣是一句求饶都没有,甚至连痛哼都没有发出,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韩魏忍着痛爬起来,站着摇摇晃晃,身体的痛楚,如果能让心中的痛消散,哪怕消散几分,也是值得。
  “你来这里做什么,当初答应让你离开,说好你们永远不再回来。”族长说话间,恨意又上升,一字一句都是咬牙切齿。
  当初韩魏醒来时,已经在飞往北京的飞机上,甚至失去了那段记忆,想必做出承诺的人是老郑。如果早知道这个,或许不会来了,老郑是最重承诺的人,他死了,这个承诺就该他来实现。此刻,韩魏对于老郑的愧意,又强烈了几分,心中的痛又强烈了几分,比身体的痛要强烈无数倍。
  “我想……去看看朵儿。”韩魏忍住心中的痛,可说话还是显得不利索,是身体痛,还是心悸,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见到朵儿,在朵儿的坟前说说话,简单的要求,却是那么触不可及。
  “哼!”族长一声冷哼,族人再次围上去,不过暂时没有动手,稍等了片刻,族长正准备开口,突然祠堂里传来一声惨叫,一阵风吹来,吹得门猛烈拍打。
  族长立刻转身离开,根本顾不上韩魏了,其他族人也是满脸的急切,跟随着进入了祠堂,将韩魏一人丢弃在外面。到底出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连韩魏这个特别痛恨的人都不管不顾了?
  韩魏也想跟着进去看看,但是私自进入祠堂,只怕族人的怒火会更强烈,还能见到朵儿吗?只是手中的蛊珠又开始震动起来,是和祠堂的异变有关系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