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蛊悬一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艰难的靠近田蕊,每往前挪动一小步,身体的压力就增强几分,白玉戒的暖流居然被逼住,无法再前进一步,韩魏脚上的冰霜逐渐凝滞,与大地相连,抬脚都变得遥不可及。
  眼看要靠近田蕊了,只有一步之遥,可是再也无法前行,冰霜居然击败了白玉戒暖流,已经重新来到了韩魏胸口位置,还在朝着头部前进。现在韩魏想退也退不了了,强烈的寒意不仅让身体麻木,意识也出现模糊,一股睡意袭来,眼皮格外沉重。
  这寒意真的这么强大吗?韩魏本能的想到这个问题,然而田蕊、族长、六公,还有其他人,为什么都没事?难道冰霜还有生命,只要卑微虔诚的匍匐在地,就能平安无事?只是笔直站立的田蕊,又为什么没事?
  许多疑惑得不到解答,韩魏只能眼睁睁看着前方,看着田蕊摊开的手掌心,蛊珠自己碎裂,砰的一声变成了粉末,然后从指缝中滑落。韩魏没由的心绞痛,这是朵儿留下的东西,和蛊一起,是韩魏唯一拥有的东西,不管对朵儿的感情如何,这一刻,心真的很痛。
  当心痛的时候,韩魏没有发现,身上的冰霜停止了前行,再度消退,消退的速度很快,转眼间就退到了双腿位置。此时,韩魏依旧没有发现冰霜的变化,只是怔怔的看着前方,那蛊飞起来了,然后朝柱子飞去,狠狠的撞击。
  蛊虽然厉害,可身体是柔弱的,撞击柱子,和螳臂挡车有什么区别,只见蛊落地,柱子完好无损,蛊身体外流着蓝色液体,在地上挣扎着,想再度飞起来,只是伤的太重,再也无法飞起来。
  到底因为什么,蛊要飞蛾扑火,是柱子有古怪,还是田蕊在操控?韩魏想将蛊交出来,可不想看到蛊死亡,莫名其妙的死掉。突然间,韩魏有些后悔,应该将蛊好好藏着,否则是对朵儿的又一次伤害。伤害活人还能有机会弥补,伤害死去的人,永远永远无法补偿。
  韩魏盯着平静的田蕊,心中怒火中烧,蛊是她姐姐最重要的东西,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突然,韩魏本能的扑向田蕊,他忘记了身体的冰霜,只想着将蛊救下来,也许和蛊失去感应,就预示着蛊的死亡命运已经注定,可韩魏不甘心,从不愿意向命运低头。
  是心中的怒火,还是对朵儿的执念,当韩魏扑出去时,身体十分灵活,几乎不受冰霜的影响,若此时稍加注意,就能发现韩魏身体上的冰霜都消失不见,这一刻连白玉戒都没有驱动。
  顺利扑倒了田蕊,惯性之下,两人往前摔倒,田蕊如梦初醒一般,在摔倒的时候突然回头看向韩魏,满脸的惊恐、无助。就是这短暂的回头,让韩魏立刻将她抱住,然后在空中扭转身体,落地的时候,田蕊在上面,大部分的痛都是韩魏在承受。
  韩魏不是突发善心,而是田蕊回头的那一刻,又看到了朵儿,真的是朵儿,韩魏有种强烈的直觉,这不是幻觉。就算是幻觉又怎样?怎么能让朵儿受伤害。
  “朵儿。”韩魏轻声呼喊,带着激动、苦涩、紧张、痛苦……
  眼前的人没有回答,神色怪异的看着韩魏,好奇中带着迷茫,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刻挣扎着,想脱离韩魏的怀抱。
  此时韩魏紧紧抱着田蕊,或者说是朵儿,韩魏看的很清楚,也庆幸自己意识很清醒。两人近在咫尺,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刹那间将韩魏带回了从前,在屋顶上相拥着眺望远方。
  承诺总是说出来容易,一句话的事情,却需要莫大的勇气去实现,当初对朵儿的承诺,已经成为了空话,心又一次绞痛,痛的快失去力气。只有这个时候,韩魏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很脆弱,有些东西没有任何力量,却能击倒一切。
  “朵儿,朵儿……”韩魏梦呓般的呼喊着,颤抖的手伸出,想摸摸那张熟悉陌生的脸庞。
  手即将触碰到,可是美丽的人儿从怀里挣脱,紧接着右脚狠狠踹过来,踢在韩魏腹部,力道很大,韩魏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强忍着才没有呕吐。此时韩魏才稍微清醒,看清楚了眼前不是朵儿,而是田蕊,正怒视着他,更多的是委屈,转眼间眼角有泪水滑落,还强忍着不发出任何哭泣声。
  田蕊面色微红,略带娇羞的容颜,和第一次亲吻朵儿时何其相似。韩魏连忙闭上眼睛,告诉自己朵儿已经不在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朵儿就在身边,只要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可又触不可及。
  “呜呜……”
  轻轻的哀鸣声传来,将韩魏从思绪中拉出,声音很轻很轻,可韩魏就是能听到,侧过头看去,是那蛊,身体停止了蠕动,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蛊也会痛苦吗?是因为快要死亡了,还是因为同样感受到了朵儿的存在?
  韩魏更相信是后者,猛地嘶喊:“朵儿!”
  全身的力气,换作了一声嘶喊,声音回荡在空间,感觉柱子都被震动。韩魏爬到了蛊身边,小心翼翼将它拿起,放在了手心。韩魏不曾发现,柱子震动后,上面的冰霜消失,突兀的消失,如同不曾出现过,和韩魏身体的冰霜一样,莫名的消失。
  蛊放在掌心的瞬间,和蛊之间的感应再度出现,能清楚的感应到蛊身体的死亡气息,也许下一刻,就将彻底死去。蛊还在哀鸣着,或许不仅仅是哀鸣,还在述说着什么,韩魏能感应到,却无法看透,中间有一团迷雾。
  “抓住他。”
  族长愤怒的声音响起,不知什么时候,族长和其他族人都站了起来,一声令下,十来人冲向韩魏,恶狠狠的样子,狰狞的如同魔鬼。
  韩魏知道他们处在一种诡异的状态中,如同被线牵住的木偶,只要背后的线一动,会机械的执行一切命令。只是背后操控的人是谁?族长?六公?田蕊?三个唯独看起来与众不同的人,除了他们三人,真的想不出还有谁。
  除非……除非不是人,想到这韩魏收紧心神,将感应能力保持在极限,真的感应到死亡的气息,和之前感应到的一模一样,只是这一次,所有人身上都有死亡气息,就连韩魏自身也不例外,一股若有若无的黑丝,不断的涌出,最后飞起在众人头顶凝聚。
  最奇怪的是,韩魏对这股死亡气息一点都不抗拒,反而想要去亲近。不管会不会出大问题,沾染了死亡气息,绝对不是好事情,为什么会有亲近感觉,是意识受到了影响吗?以前遇到过各种可以影响人意识的东西,所以这种可能性极大。
  就在韩魏还在思索之时,族人已经扑上来,团团包围住,连躲开的空间都没有,韩魏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右手五指并拢握紧,留出一个小空间,不让蛊猝死。
  拳脚的伤害对于韩魏来说,已经不是致命伤了,一只手护着头部,随着身体的疼痛,意识更加清醒,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对方袭来的方位,只是没有躲避,因为意识似乎又出了问了,总是觉得有什么在呼喊他,缥缈不定。
  韩魏总是尝试确定声音从哪而来,可总是无法确定,突然间变得很急切,好像生命中很重要的东西正在远离,也许下一秒就会失去。韩魏想起身,第一次有了抗争的想法,以前看在朵儿的份上,默默承受着折磨,现在为了找寻那快要消失的东西,唯有起来抗争。
  殴打持续了几分钟,韩魏猛地起身,顺手抓住一人,用他挡在身前,对方想反抗,却无法挣脱,韩魏表态的身体素质,总是让人无法想象。挡住了身前,借助此人的身体,双手摁住他肩膀,一个漂亮的回旋踢,眨眼间韩魏周身一米以内没有站立的人。
  其他苗寨族人没有上来,谨慎的看着韩魏,等待着族长新的命令,已经有几人站在了出口位置,不是想着逃避,而是随时去拿武器,韩魏强悍无比的战斗力让勇猛善战的苗族汉子都感到了害怕,一股无力感在心中蔓延。
  “如果你现在束手就擒,可以让你活着离开。”族长等待了片刻,在气氛最压抑的时候突然开口。
  族长说话带着不甘心,为什么会同意让韩魏离开?族长的话就是承诺,可不是欺骗,正因为这样,才让韩魏格外的疑惑不解。
  “我想去看看朵儿,看完会离开。”韩魏说话语速很慢,不是受到压力太大,也不是因为身体的疼痛,借着这个机会,找寻着那不知是什么感觉很重要的东西。韩魏发现事情很诡异,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愈发暂时不想离开。
  族长死死盯着韩魏,脸部一阵抽搐,似乎内心在剧烈挣扎,片刻后,道:“老六,你带他去看朵儿。”
  韩魏没想到族长轻易就妥协,有些不自信的看着族长,想从他脸色分辨出真假,看那不甘心又无奈的神情,不像是假的,只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心中不免有些犹豫。看着族长不快的神情,担心他反悔,立刻点头答应。韩魏没有发现,在他点头的那一刻,六公神色闪过一丝不自然,一闪即逝,没有人发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