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迷雾深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韩魏朝门口走去,众人自动让开路,而六公似乎有些犹豫不决,看了看族长,见族长不可质疑的神情,轻叹口气,终于还是跟上韩魏的脚步,这一刻显得很落寞。
  走在最前面的韩魏没有发现六公的神情变化,不然可以捕捉到一些不寻常东西。韩魏的心思压根不在这里,平时观察力极强的他,开始偏离了本心,无法静下心来,就算比较明显的东西,可能都无法发现。
  这也不是韩魏的错,距离门口越近,心中的不安就越强烈,在不安中还带着不舍。韩魏感到右手心微微震动,连忙摊开手掌,是蛊又开始挣扎。到底因为什么,蛊不停的挣扎,又想让去哪里?又和心中不安、不舍的感觉有何联系?
  原以为简单的一次行程,却布满了迷雾,看不清楚,还可以陷进去,再也无法走出来。韩魏停了下来,回头看去,正对着紧随其后的六公,这是韩魏进来祠堂,第一次和六公近距离的对视。六公目光闪躲,似乎不愿意看向韩魏,脸上还出现了一丝愧疚,瞬间,表情变得平静如水,让人以为是错觉。
  “六公,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对我说?”韩魏本能的问道,只是心中感到奇怪,还没有想太深。
  “没……”六公说着就停顿,好一会儿才继续,“有,走吧!”
  听着六公的话,韩魏总感觉话里有话,目不转睛的凝视,能发现六公说话时细微的神情变化,那份无奈的感叹,是因为什么?为了朵儿还未开花结果就凋谢的爱情?还是因为其它?韩魏没有再问,轻轻摇头,想让自己清醒几分,不要看什么问题都觉得有古怪。
  族长和其他族人见韩魏停留,显得不耐烦了,才稍稍平和的气氛,陡然压抑起来,众人目光看过来,像是团团火焰,能将人彻底融化。韩魏不想生出太多事情,立刻回身,朝一步之遥的门跨去。
  右手掌正在握拢,然而蛊突然飞起来,一股无形的力量支撑着重伤的蛊,让它能够再次飞翔。突如其来的变化,韩魏来不及有反应,蛊已经往石柱方向飞去。韩魏连忙转过身,来不及阻止,只能看着蛊再次撞击到柱子上。
  致命一击,却不是对柱子,而是对蛊自己,刹那间支离破碎,留下的是残缺不全的尸体,翅膀随着血液被粘贴在青苔上,两者颜色相近,难以分出彼此。
  蛊宁愿死也不愿意离开,究竟是为了什么?飞蛾扑火是喜欢那光亮,蛊又是为了什么?柱子,还是青苔?隐隐间,韩魏还想到了一种可能,在脑海中一闪即逝的想法,一时间无法捕捉到。
  韩魏走上前,想将蛊的尸体带走,一会见到朵儿,蛊一定要在,这是朵儿留给他的唯一东西了,算是两人的定情信物,况且蛊救过他和刘实的命,是救命恩虫。才走了几步,就被拦下,族长的态度很明确,韩魏必须现在离开,没有任何条件可谈。
  一直隐忍到现在,韩魏决定不在妥协,随手一推,挡在身前的人就被推开,直接无法站立摔倒在地。随着韩魏的动手,不需要族长下令,十余人立刻冲上来。
  “不要动手……”
  六公用汉语和苗语来回的呼喊,只是没有人理会,已经动手就停不下来了。六公还想往前,被族人拖住,离韩魏越来越远。
  十几个人,在不大的空间里,担心误伤自己人,反而会束缚手脚,韩魏真正同时面对的也就三四个,已经打翻了四五人了,身上也挨了五六下,这些都是轻伤,被他打倒的人就没那么好运了,虽然韩魏已经克制,没有痛下杀手,但是伤筋动骨是肯定的,短时间内难以行动。
  眼看韩魏越战越勇,十几个精壮汉子被打翻在地,可以说毫无还手之力,看的人一阵心寒。苗族汉子虽然心中恐惧,但是一贯的信念让他们不会后退,只要还能起身,就会再度扑上来。
  忽然,韩魏看到左边一道亮光闪烁,不用看就知道那是刀光,立刻侧身躲避,身体强悍,可没到达能够抵挡刀的能力。连续几次闪躲,终于看清楚了,不知什么时候,对方手中有了六七把刀,锋利的开山刀,刀锋寒光阵阵。
  “我只想将蛊尸体带走,去看朵儿,你们何必苦苦相逼?”韩魏还是选择躲避,他知道,一旦杀了寨子里的人,将再也见不到朵儿,只能选择躲闪。
  韩魏的话没有人回应,围攻的族人全力劈砍,完全是拼命的模样,都是朝着关键部位。可以感受他们的恼怒,这么多人,还赢不了一个看起来柔弱的男人,让原本骄傲的他们,心里格外难受,想要证明自己是勇士,真正男人的唯一方法,就是将韩魏击倒。
  久攻不下让族人失去了理智,好几人嘶吼着,如同野兽一般,终于见到了鲜血,从肩膀喷涌而出的鲜血,将空气都染红,浓烈刺鼻的血腥味却无法让人清醒,反而让人更疯狂。
  受伤的不是韩魏,是一个族人,被自己的同伴砍中肩膀,已经看到了森森白骨,在地上痛苦的嘶喊,持续了片刻,就昏死过去。另外的人似乎没有停止攻击的想法,将错归结于韩魏,凝聚的杀气到了极点,如同沉默的火山突然爆发,无法止住。
  “住手,停下……”六公再次呼喊着,猛地冲到族长身边,大声吼着什么。
  族长神色有了动容,还是没有下令停手,心中还是存在侥幸,想要再等一等。让族长有侥幸心理的原因,是韩魏气力开始衰竭,后背和左臂都被割破,哪怕没有伤到根骨,还是让人看到了战胜的希望。寨子里还能战斗的汉子,还有好几十人,就算车轮战也不怕。
  韩魏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快速的反应,有力的攻击都需要力量的支撑,身体的疲倦,随之而来的是反应、灵活的下降,身体的刀伤就是最好的体现。感受到对方是痛下杀手,韩魏终于不想再忍,听到右侧刀划破空气的声音,立刻侧身,然后贴上去,掌击向那拿刀的手腕。
  刀落下,半空中被韩魏接住,然后顺势向右挥去,刚失去刀的人,右手臂被划出一条长长的血痕,鲜血猛地渗出,如同娇艳的花,特别刺眼。韩魏庆幸神骨的嗜血意识被驱散了,不然刚才不会收力了,那么划破的就不是手臂,是脖颈。
  “最后说一次,不要逼我杀人。”韩魏不带感情的声音,长期积累起来的威严,让所有人心中颤抖,那些还准备攻击的族人,都本能的后退,暂时停止了攻击。
  只有杀人如麻,长期行走在死亡边缘的人,才有这种冷漠,对待生死、人命的冰冷漠视。寨民们长期和野兽打交道,明白这一点,此时的韩魏在他们眼中,就是最凶猛的野兽,地狱来的魔鬼。
  “我只想去看看朵儿,然后离开这里,为什么要逼我!”韩魏一字一顿,每个字都是铿锵有力,说话间,朝着族长方向走去,那挡在族长前的族人,都下意识的后退。
  族长神色阴晴不定,走过恐惧,但是掩饰的很好,看着族人的心已经败了,知道再无力阻挡,只是现在开口答应,以后在族人面前,威信何在?
  “让他去见姐姐吧!”
  田蕊突然开口,声音和之前有了区别,此时的声音,让韩魏感受到了原来认识的她。
  “走吧,我带你去。”田蕊不等族长说话,就走了上来,深深看了韩魏一眼,然后在前头带路,奇怪的是没有人阻挡,当田蕊走过,族人纷纷让路。
  韩魏察觉了事情的异常,似乎寨子中的人都很害怕田蕊,在害怕中又带着尊敬。回想以前在寨子中的情形,寨民对田蕊的态度更多的是宠爱,和现在是天壤之别。而且田蕊的话,比族长还管用,她开口了,族长一句话也没说,让人更加无法理解,要知道苗寨里是特别讲究尊卑的。
  在离去的这段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田蕊还是以前那个她吗?韩魏看着田蕊的背影,心中莫名的烦躁。连忙将纷乱的思绪压下,准备去将蛊的尸体收好,还没行动,就看到田蕊张开了手,上面是蛊残缺不全的尸身。
  刚才全身心都投入在战斗中,没有发现田蕊何时将蛊的尸体收拢,现在倒是省事不少。不过韩魏丝毫没有省事的高兴,反而心中升起阵阵寒意,田蕊似乎能知道他心中所想,将蛊的尸体收拢或许还能说是察言观色,可在想到蛊的那一刻,就将手掌摊开,是巧合?还是……韩魏不敢往下想,事情的发展朝着越来越诡异的方向前进,不想被卷进去。
  跟随着田蕊,韩魏走出了祠堂密道,很快到了祠堂的门口,心中的不安、不舍的感觉再度出现,有什么东西在牵引他,捕捉不到是什么,却能知道是来自密道里。
  一再出现的感觉,让韩魏心里很不舒服,总想着回头查看仔细,可不断告诉自己,朵儿的事情重要,不要再多管闲事了,再这样下去,人都要疯掉。心中这般想着,终于踏出了祠堂门,不安、不舍的感觉消失,可是突然间,有种想哭的感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