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她会夺走你的一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与你所说的鲛玥有什么关系?”茗雪冷冷地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
  “上次海祭的事……被姑娘搅黄了!那怪物还受了很重的伤,他要我帮它找到鲛玥,要不然就要杀了我。姑娘一定要救救我啊!”
  “呵,找鲛玥那么大的事我凭什么帮你?”茗雪冷笑一声,她可没有到同情心泛滥的地步。
  “不不,姑娘不必帮我找到鲛玥,我拿到那个东西也没有什么用,那怪物狡猾得很!我只需要姑娘帮我……”云天阕做了个杀头的手势。无疑趁那怪物受伤灭了他确实是个很好的选择。然而那怪物深不可测,以茗雪的实力并没有完全的胜算。
  “我可以带姑娘去那怪物的藏身之地,然后我们一举歼灭它。据我所知,云城海啸多与那怪物有关,若是此番顺利除去,也是造福云城的一件好事啊!”云天阕又补充到。
  “那怪物现在何处?”
  听到茗雪这般说,云天阕喜出望外,连忙起身道:“入口就在玉明山附近,我愿为姑娘引路!”
  “不忙,这几天我还要做一些其他事。”
  “这……”云天阕深怕茗雪反悔。
  “放心,我答应的事,就一定会遵守诺言!”茗雪冷冷地瞟了一眼云天阕,翩然离去。
  那日茗雪回到城主府之后,竟闭门不出整整五日,连凌霜也不知她在屋内做什么,只是门外被设了强大的禁制,谁也无法入内。
  “妖女!”子夏青禾在云梦轩碰了一鼻子灰之后,忍不住低咒道。
  “小姐,您不是一早还感谢她救了黎烬公子吗?如今怎么……”一旁的丫头实在搞不懂小姐的心思,仗着平日里主人的宠爱,大着胆问了出来。
  “啪”的一声,一记耳光突如其来,吓得那挨打的小丫头楞楞的,半晌没反应过来。
  “我的事,要你插嘴?”子夏青禾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去了。就算是最喜欢的丫头也不准议论她的事,尤其是和黎烬有关的。否则……这便是下场。
  仿佛是疼的,那丫头过了那一晌的错愕,泪水便直直地流了下来,她衷心以待的小姐从来不会那样对待她的。
  不远处的凌霜正好看见了这一幕,趁机安慰了丫头几句,倒是博得了她的好感,随后又展现了一手从苍寂那习得的巫医之术,更是与她结成了死党。
  子夏青禾一边走一边踢着路上的石子,百无聊赖。她也不知为何,刚刚竟有那么大的厉气,仿佛心中有一种邪恶的欲望,催促着她甩下那一掌。尽管她一开始对茗雪抱着一种感激的态度,然而内心似乎有一种控制不住的憎恨地想法。
  “她会夺走你的一切的!”她又想起了那个声音,幽幽的,仿佛从地狱里飘来,带着警告、嘲弄、以及一种湿冷的阴气,让人直打寒颤。她想起了碧桃寺外的那个黑衣人,全身都笼罩在黑色风衣里,神秘莫测,诡异非常。
  “我是来救你的人,想明白了就来碧桃寺后山找我……”话音未落,他已飘然而去,鬼魅一般的速度,令人惊异!
  这件事她一直藏在心底,连母亲都未曾提起。然而她母亲曾经经历的似乎于此别无二致,也许这也是一场轮回吧!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荒废的角落——清雪园。
  那个牌匾还正正方方地挂着,然而内里早已杂草一片,户牖残破,蛛网密结。
  怎么到了这个死女人住的地方,子夏青禾蹙着秀眉,低骂一声,扭头就准备回自己的院落。
  微风轻起,吱呀一声之后,一头门就这样轰然倒塌了!猝不及防地,子夏青禾吓了一大跳,她可听过好多关于那个女人变成厉鬼回来寻仇的故事。她害怕地猛然回头,然而四野寂静,风吹枯草的声音都已湮没在空气里,只剩寂静一片。这里似乎早已成为府中禁地,更少有过往下人。
  那样的静让人害怕不已。
  子夏青禾转身便跑,也不顾拌了石头摔倒的疼痛,起来便死命往人多的地方而去。好像背后有什么东西追着她一样。她紧抿着嘴唇,委屈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发誓一定不让茗雪好过,在她心里,她今日的狼狈屈辱都是茗雪赋予的,多么可笑的逻辑!
  当第五天的初阳刺破黎明,“吱呀”——茗雪的房门应声而开。一袭天蓝色裙裳的茗雪沉静地站在门口,眼光望向西边,翘起了嘴角,像是完成了什么事之后油然而生的一种满足感。
  这五日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少人注意着茗雪的行为,然而没有人知道她在房内都干了什么,看似很平常的结界却没有人能突破。又或者是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呀!小姐你终于出来了呀!”刚刚起床到院中活动的凌霜激动地叫道。三步并两步就到了房门前,好奇地问:“小姐,你这几天都在房里干什么呢?”她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闪了闪,灼灼地看着茗雪。
  “我要出去几天,这几天你就先在城主府呆着吧!”谁知茗雪竟文不对题地答了那么一句。
  凌霜很不乐意地撇了撇嘴,谷主让她照顾辅助茗雪,茗雪这般防着她让她心底有些莫名地失落,然而这次她倒是错怪茗雪了,茗雪此去是前往玉明山,九死一生,不带她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
  茗雪突然笑了,也不知是对着谁。“若是十天后我没有回来,你就回天璃去,告诉他,很抱歉,我没有找到他要的东西。”反正那东西也是为了恢复我的记忆而需要的,既然我都不在了,找不找也无所谓了吧,茗雪心里这样想着。那一瞬她的表情是坦然的,也是,像她这样无所牵绊的人,即使是面对死亡也能说得这般轻描淡写。
  “小姐?”凌霜突然担心了起来,小姐到底要去的是什么地方?要是回不来,我要怎么和谷主交代?她心里突然间有了不好的预感,“小姐你带上我吧!要是我一个人回去,谷主一定不会放过我的。”看似未长大的孩子般的凌霜突然一本正经了起来,表情如此严肃。
  茗雪沉着脸看着凌霜,示意她不必再说,在凌霜赌气要离开之时,才缓缓说了句,“要是我们都回不去了,苍寂大概是要着急的吧!”声音不大,轻柔中带着一丝暖意。
  莫名的,凌霜便也再生不起气来。
  “你要去哪里?”刚至门口,黎烬双手抱着那把他颇为宝贝的墨色长剑挡住了茗雪的去路。
  黎烬还是一身简明的黑色的劲装,懒懒地靠在门前的石柱子上,伸出一柄未出鞘的剑,直直地挡在了茗雪之前。
  “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你救了我,我会还你一个人情,我不喜欢欠着别人。”
  “……”
  两人皆是冷声冷语。听的门前守门的侍卫直冒冷汗。心里忍不住抱怨着,这两位冰神能不能不要在这大门口制造冰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