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螳螂捕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依旧是那高不见顶的揽月之塔,冷邪安然地靠在临窗的矮榻之上,似是在闭目凝神,然而微不可闻的眉心的跳动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惊雷?”他有些不耐地喊道。
  空中立刻闪现一道人影,好像是从极为隐蔽的暗处窜出来的。来人正是冷邪的下属惊雷。
  “那个叫茗雪的女子有何动静?”冷邪懒懒地问出口。
  “回阁主,她出门了。”惊雷一脸认真道。
  “什么?”冷邪突然从踏上坐了起来,“你怎么不早点禀报呢?”
  “阁主不是没有什么兴趣吗?”惊雷忍着笑回答。
  “……你”冷邪满脸黑线,他记得他好像是那么说过。可是惊雷这个做属下的是越来越大胆了。敢这样说话,看他不找机会修理修理他。
  “快去准备一下,我们也出门。”冷邪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一瞬间风华倾泻。
  “哦!”阁主这是怎么了,这么沉不住气,难道真是红鸾星动?他古怪地看了一眼冷邪。
  “还不快去!”冷邪满脸黑线。他表现地有那么明显吗?在这塔顶无聊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来了几个有趣的人,可不能错过这么好玩的机会。
  初到这个世界,茗雪并不会骑马,本是请子夏府驾马车的老伯带自己去城西找巫师云天阙的,谁知黎烬一把夺过马鞭,直接充当起了车夫。
  遇上一个比她还要沉默倔强的人,茗雪也无奈了。
  两人就这样驾着车出了城西门。
  “你跟我去玉明山大概不仅仅是为了还我人情那么简单吧!”我还不至于你拿生命去冒险!茗雪竟然先开口问道。
  “就那么简单!”黎烬驾着车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你”这么简单粗暴的回答,连茗雪也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日挂高空,车轮压过的路面留下浅浅的痕迹,初夏的微风似乎带着一点点咸味,凉凉地吹着。
  城外,云天阙焦急地等待,看到远处缓缓过来的马车立马迎了过来。
  “茗雪姑娘,你终于来了!黎……黎烬公子……”未见茗雪反而先看到了驾车黎烬,云天阙有些尴尬。
  “哼”黎烬冷哼一声,不悦地挑了挑眉,便也没有了其他的动作。对他这样的小人连冷言相对都觉得倒胃口。
  “呵呵!”云天阙干咳了一声。
  “云天阙,既然到了,就带路吧!”茗雪不耐地催促道。
  “好,好”他忙不迭地答应。
  就在他们三人一行离开之后,冷邪轻摇着锦扇,不紧不慢地跟上了。在黎烬之后又是一个黑风衣遮尽全身的身影鬼魅一般地紧跟而上。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不知这玉明山藏了什么样的秘密,一时间竟引得那么多人前往。前方到底有什么样的灾难与奇遇,也全凭个人的造化了。
  茗雪与黎烬都是不大爱主动说话的闷葫芦,云天阕百无聊赖,终于忍不住打破这诡异的寂静氛围,开口说道:“茗雪姑娘,话说……你姓什么?”
  “连记忆都没有的人,何谈姓氏?”茗雪有一瞬的哀伤,转瞬即逝。她的名也不过随意而取的一个代号而已,雪地而生,是为茗雪,茗雪者,以雪为名,又该是多么清冷。
  “唉~”云天阕竟叹息了一声,他好像问了个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
  “接下来往哪个方向走?”黎烬冷硬的声音传来,不知不觉已到了玉明山脚下。
  “黎少侠辛苦了,接下来由我带路吧,要是没有我,你们绝对找不到那个地方!这时候,那妖怪大概还在调养身体,我们趁它未觉,悄悄潜入!”云天阕夸夸其谈,三人弃了马车,接下来该是一段山路了!
  “那妖怪惯会用阵法,待会二位可别乱碰什么!”云天阙难得那么一本正经、小心翼翼地说话。
  “嗯”茗雪轻不可闻地应了一声,而黎烬置若罔闻,对云天阕毫无好感。
  “姐姐!等等我!”静谧的林间突然传出一道婉转如黄莺声音。
  “快点,前面就到了!”回应她的是稍微成熟的一道声音。
  “哎~累死了!我说姐姐,我们在玉明山随便拿几块玉石就够我们修炼一段时间的,干嘛还去寻什么古墓啊!”稚嫩的声音大口喘着气,还在喋喋不休。
  “少废话,云城秘录里面可是记载了这里有一座鲛人海皇墓,传言中的鲛玥圣珠灵力充沛,能抵过几百年的修炼呢!”
  “那么厉害!”妹妹长大了嘴巴做惊讶状。
  “那是!据说海皇是个绝世美男子呢!真想一睹海皇的真颜!”那女子的语气里不无憧憬,然而当她真的站在那样的男子面前时,也许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妹妹满脸黑线,她现在开始严重怀疑姐姐此行的目的是找宝贝,还是看美男的?
  “呵呵!倒是两个有趣的丫头!”冷邪站在一颗巨大的苍天古树上,绕有兴致地说。
  最近阁主怎么看到什么女的都觉得有兴趣啊!惊雷满脸黑线,却不敢说出口。
  “跟上她们,我们也去……盗墓!”鲛玥圣珠?难道是右使所说的那个!
  他们中途跟茗雪他们跟丢了,这一大片广袤的树林仿佛有什么魔性一般,让人迷失,他们无奈之下跃上一颗巨大的苍天古树看一看方位。不曾想竟遇上了这两个小丫头。
  这两个小丫头顶多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以冷邪的角度看去身高,相貌,打扮恍若一致,看上去像是对双胞胎姐妹花。
  那两个女子似乎对密林极为熟悉,轻轻一跃便上了一棵高大的古树,继而轻跨两步立马又出现在了另一棵古树上。这样跳跃着前进,就如两只灵猴灵活地穿梭在密林之间,跳上跃下,游刃有余。
  相比之下,冷邪与惊雷便有些吃力了!茂密的枝叶遮住眼前的视线,各种杂草,荆棘,灌木是不是便成为了路途上的阻碍物,一路下来,原本华丽的月白色华衣划破了几处,颇有些狼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