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密林毒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红衣女子紧紧蹙着眉头,似乎发现了什么。“梓馨,你觉不觉得着地方眼熟?”
  “眼熟?怎么会?我们可是第一次来云城!”那个叫梓馨的小姑娘想也不想地便否认了!
  “不是,你看我们脚下的这棵树,是不是刚刚进密林时经过的?”红衣女子的目光游离在古树粗大的树干上,在寻找她之前无意间留下的一道刻痕。
  “对了,我们之前还想在这棵树上刻一个到此一游的标记来着,可是是这棵树吗?”梓馨还是面露疑惑,凭她们精准的方向感,就是在广不见边的南疆也从未迷失过。
  仿佛是确认了一般,红衣女子点点头。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小在密林长大的她如今迷路了!
  正疑惑懊恼间,忽闻不远处杂草相掩间传来细微的声音,女子警觉的屏住呼吸,凝神注意四方的动静。也不忘提醒身边的妹妹周边有危险。
  然而那草丛再无动静,四野都是一片寂静,安静地诡异。
  敌不动,我不动。在这连风声都很稀微的密林深处,这一场景如同一场定格。
  “我说姐啊,你是不是听错了,哪有什么人啊!”梓馨按捺不住,打破了这寂静。
  而梓潼——那位被称为姐姐的红衣女子却是眉头更加紧蹙,一脸严肃的小脸丝毫没有妹妹那种天真烂漫。
  很奇怪!这偌大的密林连鸟雀的声音都未闻见丝毫。初夏正是夏蝉活跃的季节,然而这里,是死一般的寂静!
  她示意梓馨闭嘴。目光仍在四周游离,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似乎要把所有可能成为危险的因素都排除在外!
  “姐,你也太多疑了!”梓馨不满于梓潼全身神经都紧绷着的模样。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做什么事都是小心翼翼的,似乎一定要是胜券在握才可以。既来之则安之,人生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哈哈!
  在梓潼四下查看间,小丫头已一个人想了那么多。
  现下已是黄昏,早上因梓馨爱睡懒觉而耽搁了!下午就在这看似不大的密林里绕圈子,都到黄昏了,看来一时间也走不出去,只能在这过一晚了。
  夕阳将大片大片的云层染做玫红色,斑驳的光影透过交叠的绿叶在铺满枯树叶的大地上印下一个个微红色的吻。梓馨新奇地踩在那一个个光斑上,玩得不亦乐乎。斜阳一点点西沉,最是靠近红日的云层一片妖冶的红色,就如鲜血染就一幅山河图。碧落海沉寂着,半颗红日陷在无尽的水里,波光粼粼,那晃动的水波也是血红色的。那红日挣扎着,挣扎着,最终还是一点点被海水吞噬。
  晚间山里的风渐渐大了,一阵阵吹来还有些冷。“姐,你看,起雾了!”梓馨天真地说道,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地东西。
  “雾有什么好奇怪的?”梓潼还是抬头看看,然而她一下子便楞住了!那雾在斜阳的染就下是诡异的红色,随着山风往她们栖身的古树下飘来。此时的她们已在古树上安了个简易的窝,准备晚上过夜。
  突然,梓潼极速掠了过去,一把捂住梓馨的口鼻,然后跃至树梢。
  那不是雾,是毒瘴。
  难怪此处几乎没有动物,原来是被这傍晚的毒瘴给毒死了!好在她们俩别的不行,毒蛊之术却是一流,梓潼从腰间系着的金色葫芦里倒出两颗药丸,和梓馨一人一颗地服下了!
  梓潼轻呼一口气,想想要不是梓馨发现地及时,她们也许就嗅入瘴气,不省人事了!
  然而这样的倒霉蛋不是没有。早先跟踪梓潼梓馨两姐妹,之后被梓潼察觉躲在草丛间不敢出声的冷邪与惊雷此刻便已中招。
  一阵重物倒地的声音之后,他们两人就彻底地人事不醒了!
  那样一声沉重的倒地声,在这样寂静的山间在第一时间进入了梓潼的耳中。她警觉地望向那一处,小心谨慎地一点点走过去,深怕半路飞出什么飞镖暗器偷袭。然而并没有,自从那一阵重重的倒地声之后,什么动静也没有了!
  再说黎烬与茗雪,仿照着云天阕的动作也跃上瀑布之后,果不其然,那瀑布之后是一方水帘洞。
  洞口飞溅的水花打湿了两人的墨发、衣裳。
  他们也不顾,沉静地目光游离在这洞府之内,然而并不见云天阕其人,他的气息似乎就这样消失湮没了,没有半点痕迹。
  “该死的!”黎烬低咒着,把他们俩带到这种鬼地方,自己反而不见了。
  这地上连脚印都没有,难道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吗?
  反观茗雪倒是很冷静,小心谨慎地往洞内走去。这洞府似乎是个南方沿海常见的溶洞。形状各异的红色钟乳石倒挂着垂落下来,较长的都已到了地面,煞是好看的样子。
  还有个蓄着碧水的小潭子,就在洞口不远处。叮叮当当的落水声交织成一道清脆的乐曲,与外面不同,这里似乎隔绝了外界,那样悦耳的声音直入人心,带来一种美妙的享受,让人有一瞬间的沉迷。
  若不是有事在身,茗雪倒是颇想吹箫合奏一曲,这样天然美妙的乐曲实在难以再听到了!
  除了这美绝的钟乳奇观,与这悦耳的山间秒曲,这石洞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正对着的地方有个很不见底的山洞,不知通往何方。
  茗雪与黎烬像是约好了一般齐齐往那黑色的洞口而去。
  此时已是夜晚,外面尚且漆黑一片,何况透光性不好的石洞内。
  突然,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
  茗雪吃了一惊,急忙后退一步,黎烬见此蹲了下来,查看情况。
  白骨?他随手捏了个诀,一窜火苗从手指上升起,照亮了眼前这一点空间。
  只见一具白骨就那样躺着。不远处的山洞入口下边是一条宛延的死水,而这白骨下半身浸在水中,上半身躺靠在岸上,而茗雪刚刚踩到的竟是白骨的骷髅头骨。
  此处为何会有白骨?看这样子,死了两三年了,不会是云天阕,再说那家伙狡猾地很,不至于刚到入口便丧命了!
  这水有毒?看这死了许久的尸骨竟然呈现着墨色,可见着白骨的主人该是中毒而死的。
  火光照耀之处,似乎还有花花绿绿的细线在游动。
  看来水里还有料。
  此时两人都是凝重的表情,这里该如何过去呢,云天阕那神棍又去哪里了?
  入夜了,初夏的天气还有一丝丝的冷,茗雪坐在水潭边,失神。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突然,一件黑色的外衣覆上了她单薄的身子。刚想说不冷,然而接触到的是黎烬执拗而坚持的目光。
  “今夜现在这休息会吧!”黎烬面无表情地道。就在刚才他已熟练地架起了火堆。
  “你经常在这样的野外吗?”茗雪很是好奇黎烬的作为,但是想起他来自偏僻的山村便也就了然了!
  “那具白骨……”他突然突出几个字,但是又没有了后续,妖冶的血眸映着篝火,将他整个人照得异常神秘。
  “嗯?茗雪不解。
  “他……是我师兄!”
  茗雪清冷的眸子突然瞪大了,难道黎烬他曾经已经来过这里了吗?他自小在这一片山脉,来过到也说得过去。
  “他和我师父两年前失踪了,不告而别!这些年我始终未曾找到,想不到在这里。”黎烬轻轻叹了一声,看得出来他很在意他的师父和师兄,应该是很亲近的人吧!
  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茗雪静静地看着黎烬,似乎第一次不适这样的沉默,又问到:“你确定那是你师兄吗?那你师父去哪里了?”
  “我也不知道,这是我师兄的扳指,他说是他父母留给他的,一直戴着,刚刚我在尸骨上找到的!”黎烬说的很冷静,像是在陈述事实,将一切的情感隐藏在心底深处。但是茗雪还是看到了他一闪而过的悲伤。他有师父,他到底在以前经历了什么呢?和自己又有什么联系?那种不知何处而来的熟悉感让她很是疑惑好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