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海皇古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星星点点散落在密林里的小光豆起初还是自由的,无规律地飘舞着。渐渐的,似乎受到了什么东西的牵引,这些可爱的生命竟一致地往一个方向飞去。
  它们要去哪里?
  是古墓的入口么?
  梓潼心存疑惑,却仍旧推醒了熟睡的梓馨。
  “姐?怎么了?”梓馨颇为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在目光触及满天飞舞的光辉时,脑子有一瞬间的凝置。
  美,真的是太美了!
  “我们跟上它们去看看!”梓馨还有些恍惚,然而本能地便想跟从着姐姐的脚步,姐姐做事向来是有分寸的。
  这时,冷邪与惊雷也已经醒了!发现这两个意图甩掉他们的小丫头时,徒然生出一阵气恼来,好歹刚刚也算是共患难了一场,现在竟如此无情无义!
  他拍了拍惊雷,一把站了起来。“哎~就想这么丢下我们么?”
  “我何时答应了和你们一起?”此时也分不清梓潼的表情,语气倒是很强硬,带着点轻嘲。要不是他引起了猴群的暴动,她们也不至于逃地那么狼狈。
  “……”冷邪竟无言以对。
  梓潼扶着梓馨,便跟着那一点点移动的光辉而去,那闪动的浅绿色的流光就如无数引路的明星,望着星光而走,竟有种行走在天河上的感觉,飘飘然,忘了身上的伤痛。
  冷邪也不做什么争辩,只跟着她们两人走。被厌弃时,只回了句“这路又不是你家的”!梓潼也无奈地随他们去了。
  此时已是半夜,黎烬一手倚着剑一手搭在膝盖上,坐在篝火旁,双目紧闭,看上去显然是睡着了!
  而茗雪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睡意,很奇怪,她与常人的不同便是她好几天不进食也不会感到饥饿,很久不睡觉也并没有多大的困意。这让她很困扰,她仿佛是个怪物,记忆空白的深处蕴含着浓浓的恐惧。
  夜半了,该起风了吧!然而这水帘洞里却是安静祥和一片。那叮叮咚咚的落水声还是如仙乐一般奏响,震撼着茗雪的耳膜。她对音乐有一种特殊的敏锐感,这样清脆的声响给她一种强烈的震撼。似乎控制不住的,她的手已放在腰间的凤鸣箫上,她很想要和一曲。那曲调都早已在她的心里成形,就等她将玉箫放在唇边奏响。
  无意识地,她竟已吹响了第一个音符。叮地一声,和晶状的水碰触水面的声音是那样的和谐,仿佛灵魂深处的本源的契合。
  接着便一发不可收拾了,茗雪的手指似乎不受控制地在凤鸣箫上灵活地跳动。节奏越来越快,调子越来越高,就如一场灵魂的绝唱,压抑着,压抑着,在寻找一个突破口,最终义无反顾的喷涌而出。
  “茗雪,茗雪……”黎烬早已惊醒。看到茗雪一身素色衣裙,那样空然地站着,仿佛要飘然而去一般,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强烈地眷恋感,他大声地叫着茗雪。然而茗雪就如隔绝了外界一般,丝毫没有反应,眼神空洞,面目清灵。
  她的眼里只有乐曲,那是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这一次她竟也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仿佛以前一吹箫便觉头疼欲裂的感觉只是一场梦而已。
  然而黎烬却是烦躁的,他再也听不进那样美妙的乐曲。他看到的是一个少女的内心世界,惶恐不安的,想要用清冷掩饰的极其脆弱的情感。他突然一把抱住了茗雪,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落幕,一阵如雪莲般清凉沁骨的气息铺面而来。
  那是茗雪身上独有的气息。
  然而他们俩都有一瞬间的愣怔。黎烬这才方应过来刚刚的举动,他面色有些红,刚刚似乎有种强烈的欲念将他的理智撕碎。待的清醒早已是美人在怀。
  茗雪同样是怔怔的,吹起凤鸣箫之后她好像落入了一个无尽的深渊里,四处寻找出去的路,然而四处碰壁,冰凉的水侵蚀着她,哪里都是陷阱,哪里都不是她安身的所在……她就如一直惶恐不安的小鹿,四处打着转悠,却找不到自己的族群。
  突然,一阵温暖包围了她,心仿佛落到了实处,清箫发出一阵悠长的尾音,一切都落幕了!
  她恢复了意识,仍旧是在这山洞里,然而自己不知何时跑到了黎烬的怀里,她有些慌乱地一把推开男子坚实的胸膛。如玉的脸庞顿时染上了胭脂色。
  石洞内的气氛略显尴尬,茗雪低着头,不敢直面黎烬,在那失去意识的一段时间内,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突然,水潭内传出一阵剧烈的声响,惊动了二人。
  那碧色的水翻涌着,冒出一串串巨大的水花,二人极速掠至石洞的另一头,才避免了被溅落的水花打湿衣裳。这里的水可不敢随意再碰,那乌黑的骸骨便是前车之鉴。
  黎烬将茗雪护在身后,手抵着墨色的长剑,眼神戒备地看着那口不断有水花冒出的水潭。
  渐渐的,一道碧色的流光从潭底溢了上来,将黑色的洞府照的满目流光。
  黎烬却不敢放松警惕。光亮之下,他们两人的身影更加无所遁形。
  难道是我的箫曲唤醒了水底的什么怪物么?难道云天阕口中的怪物就藏在这水底?难道……茗雪心中颇多的疑问。难以置信那样的大怪物就这样隐藏在洞口,按正常人的想法不都该是费尽千辛万苦,经历重重陷阵才能见到传说中的大怪物的吗?
  不过此刻的她也没有闲情多想这些。
  若真的是那个长着巨大金眼的怪物,黎烬一人怕是难以抵御,她手持玉箫,亦是紧紧盯着那潭口,全身戒备着。
  水面搅动了半晌,竟慢慢安静了。恢复了先前的静谧。
  ……
  这算什么,逗人玩么?两人皆是满脸的黑线。
  正准备放下戒备,小憩一会。
  突然一道强烈的碧色的光从潭口冲了出来。带出的水花溅了黎烬一身,他愤怒地看向那道绿光。
  ……
  出水后光华渐渐暗淡,竟是条水桶粗的青蛇,浑身碧绿如新长的嫩叶。蛇鳞泛着点点光晕,状如三角的蛇头微微张着,吐着鲜红的蛇信子,同样是红色的眼睛亮如黑夜里的星星。它灼灼地盯着两人,像是会思考一般地打量着,最终将目光凝聚在了茗雪的凤鸣箫上。
  难道它看上了这宝贝?
  那庞大的蛇躯就如一根青色的大柱子从水潭里升起,就那样立着,诡异渗人的眼神那样看过来。好在黎烬与茗雪的胆子都不小,回视着它。
  打蛇打七寸,黎烬的目光游离在蛇身上,头下一段距离后果然有块于其他部位不同的地方,他轻轻地勾了嘴角,志在必得地如光影一般掠过去,他要的是一剑灭了它。
  看到这蛇并非是金眼的怪物,茗雪心里倒是安定了许多,看那蛇浑身灵力充沛,想来是在此修炼多年了吧!
  那青蛇看似身大笨拙,却很灵活地躲过了黎烬的那一剑。
  见到这渺小的人类竟然敢攻击它,它也怒了,庞大的身躯突然从水底窜出,有力的尾横扫过来,带着一路的水花。
  虽然黎烬轻松地跳到了巨蛇身后,连带的水花却溅了茗雪一身。这回茗雪也怒了,谁也不愿被泼地浑身湿漉漉的!不过茗雪倒是没有置它于死地的意思,修行不易,况且这样的地头蛇很多时候倒可以帮他们一把。
  她没有丝毫地犹豫,便吹去了凤鸣箫,一道道红色的流光自玉箫中漫出,不一梦幻的浅红色便溢满了整个山洞。
  这一曲叫做沉梦。不会置人于死地,却能让人如同沉醉梦境一般,失去反抗力。第一次能那么轻松地使用凤鸣箫,茗雪倒还得感激之前那个梦魇。
  奇怪!
  听到了乐曲的青蛇竟然兴奋了起来,目光里没有了之前的凶狠,竟有些祈求的意味。
  “你是刚刚吹箫的人?”出人意料地,那蛇竟然开口说话了!是一阵稚嫩的少年的声音。
  果然是个灵物,茗雪心中暗想。
  看它并无恶意,如小孩一般天真单纯地口吻十分讨人喜欢,茗雪放下了凤鸣箫。肯定了青蛇的问题。
  黎烬在一旁冷眼看着。看向青蛇的眼中仍是充满敌意。
  突然,绿光一闪,青蛇庞大的身躯竟化作一团绿光,越缩越小,最后从绿光里走出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少年,眉清目秀,虽是男子,竟有种天生的妖魅感。
  “我叫青逸,姐姐的箫声很好听,那是我在这青潭水底一千多年听到过的最好听的声音。”少年缓步走向茗雪,脸上挂着阳光的笑,与之前凶恶的大蛇形象颇为不符。
  黎烬回身,有意的将茗雪挡在身后,一把墨色的剑横挡着青逸的脚步。“呵,都活了一千多年了,还好意思叫人家姐姐?”黎烬不知从哪里来的气,语气冷冷地,竟是反唇相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