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一线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带你进去?”茗雪有一瞬间的迟疑。据他而言,那么多进去的人都未曾出来。他们蛇族也算是修行千年的,灵力不会低,可纵便如此,依旧全军覆没,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危险在等着他们。
  “我保证不会和你们抢鲛玥的,我要它没有丝毫用处。雪姐姐,带上我吧!”
  “灵力那么低,跟着也只是拖后腿。”见两人谈了那么久,黎烬按捺不住,走了过来。
  “你……我才不会拖后腿呢!就如这个山洞,水底布满各种毒蛇,就是水的本身也是世间剧毒之物,要是没有我,你们准备怎么过去?”青逸得意道,“哼,就算你不怕,不嫌弃水脏,难道雪姐姐也也要跟着你吃苦么?”
  一听这话,黎烬倒是乐了,冷笑一声道:“你有什么好主意?”
  “嘿嘿,虽然说不上是什么好主意,但是也比你们没注意好!我的蛇身巨大,待会变成真身,架一座独木桥,你们走过去就好了!”青逸眼神扫了黎烬一眼,很是得意。
  黎烬莞尔一笑,妖冶的红眸灼灼而有神,一张清俊而邪魅的脸在微弱的光线下很是魅惑,而这淡然的一笑更是增添了无限风情。这般姿色若不是过于妖魅,只怕是早已引得少女们尖叫了。
  他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将决定权给了茗雪。
  这次行动,本是因为云天阙,如今又多了一项鲛玥。此行对于茗雪而言是势在必行,不管前面有什么危险她都只能义无反顾,而青逸完全没有必要冒险,逝者已矣。若是他父母有知,想来是不希望他这般不顾生命的。
  “你真的要去吗?里面的危险是我们都无法预料的,你这个年纪,还有很多人世的美好可以体验,又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进去呢?”
  “雪姐姐,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我的心情。因为这座古墓,族里的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我在这水底,经常会想到,我有一天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失踪了?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我的父母现在到底如何了?这些问题久久地困扰着我,与其这样惶惶不可终日地活着,不如勇敢地面对它。我不想做懦夫!”
  “恩”茗雪轻轻地应了一声。她又何尝不是如此,若是不去寻找记忆,她本也可以平平淡淡地活着。可是,有些事,不弄明白就永远无法解脱。
  暗夜将尽,黎明的微光落在天边,一点点刺破墨黑的云层,初阳快要升起了。
  “姐姐,快看,好高的崖啊!”梓馨一脸兴奋,终于挣脱了黑夜,沐浴在晨光里,心都敞明了许多呢。
  “恩."梓潼微笑着回答。
  那飞舞的流光带他们出了密林,在黑夜将尽的时候,那泛着绿光的光点竟一点点湮没在空气里。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是在哪?”冷邪好奇地问。
  “仙山口?”想是劫后重生,梓潼竟没有什么防备地说了出来,语气有些不确定。
  冷邪与惊雷四处打量着,这里的地势就是典型的一线天。而他们站在外边,一道狭小的路通进里面一个看似封闭的空间。
  小路不长,看上去几步就应该能走到尾,那里面竟还传来阵阵水流声。
  “我们进去看看。”梓潼提议。这些人里面,大概只有她寻找古墓的愿望最为强烈。不管里面是什么,既然到了这一步,她都要进去看看。
  果不其然,小径不长,一会变进入了一线天内。
  这里面的奇观着实令人惊叹,一道如白练般的瀑布从高耸的悬崖上落下来,崖底是一个巨大的水潭,四面环岩,唯有一线天一个入口。若是此时有人将一线天堵住,里面的人几乎是不可能逃得出来的。
  这瀑布从天而落,水直接供给给了水潭,而这水潭是一口死水,难道不会溢出来吗?梓潼心中存疑,她是最了解这些山河地貌的,早年间收集毒物,什么地方没有去过。她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立刻将视线转向了其他。
  潭边有颗古树,长得很高,大约到了山崖的一半。正值夏季,各种藤蔓环绕,似乎要借着高树,爬到更高的地方,获取更充足的阳光。
  “你们看这!”梓馨嚷嚷起来,把其余三人都引来过来。
  “小丫头嚷什么呢!”惊雷对她并无好语气。
  “快看这藤!”此时梓馨也无心斗嘴。
  这藤垂挂下来,像是被人从上面扯了下来,底端有明显被破坏的痕迹。几片叶子掉落在水里,看不出来是什么时候干的,不过想来不会太早。
  “看来有人捷足先登了!”梓潼冷静地说。看这藤像是用来借力的,诗文中说“仙府石门水洞开”,水洞开,难不成是水帘洞么?看这藤的用处像是有人借此荡到了那边水帘后。
  此刻冷邪也像是发现了什么,眼光狐疑地看向对面白色的水帘上。
  “有什么发现么?”梓潼问道。
  冷邪看罢,露出邪魅的笑,对惊雷道:“把藤条给我!”
  “主子~”惊雷有些不确定地递过藤条的末端。
  冷邪一把拿过藤条,在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脚下用力,跃了出去。
  “主子!”眼看冷邪就要撞上瀑布,惊雷一声惊呼。
  然而并没有听到什么撞击声,冷邪就这样消失在瀑布后了。
  梓潼嘴角一扬,看来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也立马跟随着冷邪,跃进了水帘后。
  “哇!好漂亮的石头啊,姐,这是什么地方啊!”进入石洞后,梓馨两眼放光,灼灼的望着那倒挂的钟乳石惊叹。
  梓潼的重点倒不是洞内的自然奇观,她的眼神落在那熄灭了很久的篝火堆,看来昨日已有人进入了这里,可是他们人呢?难道已经进去了?
  梓潼与冷邪不约而同地走向了那个黑漆漆地,有些渗人的洞口。
  这洞是通向哪里的?
  “这水里有东西!”梓潼借着水帘外透进的光,望见了水底弯弯曲曲,五颜六色的东西。
  她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根细丝,猛地一甩,便穿过了水中之物,拉出细丝一看,竟是一条小拇指粗的小蛇,因疼痛弯曲扭动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