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碧海情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茗雪、黎烬、青逸一行人休息了一会,便照着青逸所提议的方法进了黑漆漆的山洞口。
  茗雪小心翼翼地踩在青逸碧色的身躯上,一步步地像那一片黑暗中行去。
  经过了一段眼睛几乎是摆设的路程,前方渐渐露出了碧色的光亮,而且在一点点地增强。
  山洞越来越开阔,脚下的水越来越澄澈,马上就要到尽头了。
  这一路都很安静,安静地诡异,这一切似乎太顺利了,给人一种暴风雨的前夕的感觉。
  “雪姐姐,你们先上岸,我马山游过来。”
  “恩。”
  一上岸,便发现这里是一个人工砌出来的一个小型广场,前边有三座大门。中间的门最为威严庞大,两座石像守在门前,居然是两只巨大的玄武神兽,雕刻地很是逼真,尤其是那眼睛,是绿色的,还泛着光,不知是何材质,总之看上去就如是活的一般。
  正门前挂着一块额匾,额匾上书四个大字——“碧海情天”。
  “这真是海皇墓么?”看到这些,青逸反而有些不确定了,碧海情天?难不成鲛人的海皇还是个痴情种?
  “不知道,先进去看看再说。”茗雪手持玉箫,莲步轻移。
  黎烬抱着剑,面无表情地跟上了。
  那大门做的很威严,竟是石头的。两边结合紧密,一条细缝也未曾留,上方也与山体相合,将里面与外界隔离。
  突然,茗雪猛地回头。很奇怪,她总感觉有一道目光注视着他们,自从到了之后,就有种将自己暴露在敌人眼皮子底下的感觉。她很不安。
  “怎么了?雪姐姐。”青逸关心地看着茗雪。
  黎烬也抬起头,红眸注视着茗雪。
  茗雪摇摇头,示意没事。她并不确定那种感觉是否真实。
  黎烬毫不犹豫地走上前,抽出抱剑的手,一把推开了那道略显阴森诡异的门。
  接着是时间的凝滞。
  青逸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那里太美了,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这……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古墓?与其说是墓,不如说是天堂。”青逸活了那么多岁,却是小孩子心性,难怪长不大。
  黎烬与茗雪显然也是吃惊的,本以为会是墓室应有的结构,不曾想竟是个世外桃源。不过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掉以轻心。
  三人迈进那道石质门槛,就如一下子从地狱走进天堂的感觉,温暖而明亮的光线不自觉地降低了大家的戒备。
  走出几步之后,茗雪突然回头,却见原先的石门不知何时已悄然隐去。
  “怎么回事?门呢?”青逸也发现了不对劲。
  黎烬一眼扫尽四周,此处是座桃花上,明明是初夏,漫山的桃花却开得妖冶灿烂。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满眼的粉色如铺成一段粉色的梦。
  茗雪静静地站着,一席水蓝色的素裙,站在那粉色的花海里恍若神仙妃子。她的目光是放空的,黑色的眸子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修长的睫毛也被染成了金色,熠熠生辉。也不知她的心里在想着什么,难不成她也有个少女梦,迷醉在了这样的美景里?
  黎烬眼睛紧紧看着茗雪,深怕她有什么闪失似的。
  “迷海幻境。”茗雪突然冒出来这样四个字。
  “幻境?这是幻境?”青逸问道。
  茗雪摇摇头,秀眉蹙着,她竟不知道她刚刚为何吐出这样几个字。等到再去想,却什么也想不出来。她还在不甘心地努力搜寻着自己的脑海,“啊~”一声痛苦的尖叫,脑海深处似乎有一块区域被堵住了,越是想将思绪触及到里面,就如有万千根细针在刺着脑袋,疼痛不堪,她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身子软软地便要倒下去。
  青逸与黎烬见此忙赶上去,黎烬快人一步,将茗雪揽在怀里,“阿茗……”惊慌之下,黎烬担心地叫起了她的名字,红色的妖冶的瞳孔里尽是慌乱。
  “我……没事。”茗雪虚弱地道,紧皱的额头却在昭示着她的痛苦。她不甘心的握紧粉拳,长长的指甲深深刺进肉里,而她却并没有感受到手上的疼痛,满心只有脑海里那封闭的一块空白区域。她有着无限的不安,若是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掌控,她还能够掌控什么?然而越是想,痛苦便越是蔓延。
  黎烬本想言语劝慰她不要再想,话道嘴边却不知如何说出口了。只剩下满眼的慌乱不安,不知所措了。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一个主意在心底成形,并马上付诸了行动。
  茗雪正痛苦地与那团空白作着斗争,灵识完全不在外界中。猝不及防地,一片红色的柔软覆上她的双唇,一阵舒适的冰凉通过敏感的唇部传至脑海,她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现在,她的脑中不仅仅是刚刚那一块的空白了,而是一片空白。待到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的她,一时间手足无措,大脑停止了思考。
  “你干什么?”青逸本应黎烬快自己一步而不爽,如今黎烬做出这样过分的举动,他终于按捺不住,冲了上来。
  茗雪听到青逸的声音,大脑瞬间回神,一把推开了黎烬。双颊绯红的茗雪一起身便不顾一切地往前跑去。
  “雪姐姐~”青逸见此,立马追了出去。
  此时的黎烬同样有些呆愣,骨节分明的手有些不敢相信的碰了碰自己遗留着茗雪的冷香的双唇。面无表情的脸突然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似乎这个浅尝辄止的吻感觉还不错。
  突然,他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甩了甩头,似要抛去脑中不该有的想法。
  不紧不慢地起身,催动灵力,极速向茗雪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漫山的桃花美如仙境,这般美艳的花朵也不知是用什么灌溉滋养的,每一片桃花都饱含灵气,粉粉嫩嫩地缀在枝头,偶有风过时,还有一股软甜的香沁人心脾。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那样的花海让人浮想联翩。这样漫无边际的花海也不知到哪里才是尽头。
  茗雪第一次像这样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便不故一切地往前跑去,不知前方,不懂目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