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疑团初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月色升起,夜再一次降临。
  在这隐于山间的世外桃源里,一片静谧。
  昏黄的烛光下,茗雪一个人静坐在床边,这看似平凡的老汉家里倒是一点也不寒掺,屋子内部的设施干净舒适。她又想起了晚间的场景,她站在山坡之上,一眼望去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房子,唯有村子极北方向有个并不华丽的屋子,临水而建,远远望去,一条弯弯曲曲的水上长廊通进正房。这几乎是唯一造型不同的屋子了。她心底猜测,难道住在那里的人身份不同么。
  然而自从到了这里,一切似乎都透着诡异,漫天不合时宜开放的桃花,一个不知来历的村子,还有……那老汉所说的晚上不能出门的规定。茗雪叹了口气,轻轻地拿起凤鸣箫,自言道:“鲛玥,记忆,命运……这一切……我该何去何从?”回答她的是一片虚空,夜很暗,很静。最后一丝烛火随着一缕晚风也熄灭了,而她却无法入眠。
  青逸与黎烬住在对面另一间侧屋中。屋内很安静,不知道二人在干什么,要是按正常的来说,两人一定是谁也不爱搭理谁,偶尔说几句也尽是讥讽吧。
  此时倒也不尽然,暗黑的房间里,两人都未睡,黎烬安然地躺在床上,并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青逸则是手持他那精致的青冥剑,小心翼翼地躲在窗口,木窗上开出一条小缝,他安静地看着,眼睛一眨也不眨。不让我看?小爷今天偏要看看你们这大晚上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事。
  一轮弯月渐升至半空,漂浮着的黑云丝丝缕缕地点缀着,这样诗意的场景下,会不会有一场“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相逢呢?青逸心中暗想,他以前最爱听族里的讲人族爱恨情仇的段子了。他们的族群除了修炼,还是修炼,就是寻找鲛玥珠也是为了修炼,而他不知道修炼的意义在那里,他只想有几个知心的好朋友,开心时一起喝酒,伤心时也一起喝酒,多么单纯的想法。
  这夜晚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月是月,云是云,虽然这山体之内的世界能看到月亮却是很诡异,但是对于青逸这种善于变化的妖怪来说并不觉得有什么。这夜晚完全没什么不同的啊,看那老头小心地跟什么一样,真无聊,青逸心中腹讥着,正准备回去安睡。然而就在他要转身的一刻,眼角划过了什么,迅速吸引了他的注意。怎么回事?他瞪大了瞳孔,不可置信得望着外面的一切。
  刚刚的月色呢?黑云呢?村外的桃花林呢?刚刚还在眼中的夜景,此刻却是什么也没有了,本来还有月色冷华的天地,一下子暗淡了。然而这并不怎么影响他们有着夜视能力的蛇族,他看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山体的结构,他们原本期待的石头大门之后的墓室的结构此刻很清晰地映在他的眼中。经过人工雕琢的地宫静静地在那里,古朴的花纹,威严庄重的龙形塑像……
  十里桃花犹深刻地印在脑海,将近一日的花中之旅难道是错觉?他一人的错觉还可以解释,难道三人都是错觉?青逸越想越是纳闷。
  突然,什么冷冷的东西搭上了他的后肩,正看得入神的青逸一个转身,青冥剑就挥了过去。对方身影极快地往后躲去。
  黎烬一双红眸冷冷地,以手示意青逸安静。原来后方“袭击”青逸的是黎烬,他不知何时也发现了不对劲。
  发现是误会之后,黎烬也没有理他,俯身看向外面,不知何时起,那黑漆漆的墓室里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身影略显单薄,应该是个女子,提着一盏宫灯,一步步往黑色的甬道深处走去。
  这女子是谁?大概正常人看到这个都以为是女鬼吧,又或者是索命的无常。
  白色的身影不紧不慢,像是幽灵一般慢慢地消失在黑色的甬道里。在白影将要消失的一刻,青逸提剑想要追出去,然而黎烬突然按住了他。
  “你干什么?”他不解地问。
  “嘘”黎烬一把将青逸的头按下。青逸正想反抗,突然耳边划过一道破空之声,待他们再次抬头时,那白影消失的甬道口又出现了一个黑衣人,黑色的风衣包住了那个并不高大的身体,似乎还有一些驼背,那黑影好像有些吃力一般慢慢地向甬道中移去。然而他突然出现那一刻不是还如鬼魅一般悄无声息,又速度极快么。
  搞什么?这是黑白无常么?青逸暗骂。
  现在可以尾随过去看看了吧!我倒是要看看里面有什么。青逸心中想着,然而事与愿违,那个先前进去的白衣女子提着宫灯又缓缓地出来了,这回她不在是背影了,一个蒙着面的女子一步步地从那黑色的甬道里走出来,看不出女子的具体年纪,然而露在外面的弯月柳眉却隐隐透着这女子姿色的不俗。
  女子越走越近,眼看就要走到了他们藏身的窗口,青逸闭住呼吸,心也提了起来。这女子到底是谁?并没有人能够回答。
  在女子步出甬道的一刻,这里又恢复了乌云亮月的情景。一切恢复如初,那白衣女子也不知何时消失在哪一个路口了。
  东方的天已点点泛白,黎明就要到来了。一夜将尽,青逸与黎烬二人似乎发现了什么,又似乎更疑惑了,那甬道之后到底是什么?这里的白天与黑夜,桃花海的消失与出现,一切似笼罩在一片迷雾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晨光照耀大地的一刻,沉睡的世界醒了过来,村子里此起彼伏的鸡鸣声,晨风里早起的人热络的交谈声,将一个安宁祥和的桃源之村衬托地更加美好。倘若忽略昨晚所见,忽略这是个出现在陵墓里的神秘村落,这样的世界该是人们向往的吧!
  “雪姐姐早啊!”顶着浓重的黑眼圈的青逸看到早起的茗雪打着招呼。
  “恩,你们昨晚没睡好么?”看到同样顶着黑眼圈的黎烬,茗雪好奇地问道。
  何止是没睡好那么简单,他们根本就是一夜没睡。为了看两个诡异的人,最后还没看到正脸。青逸心里想着,但是这些他却并没有告诉茗雪,大概是怕引起茗雪的不安吧。
  三人吃了早餐,便要与老伯告别了,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鲛玥,并不适合在这里耽搁时间。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出了院子,青逸疑惑的问道。他的父母是否也在这里停留过,或者死在了这个看似美好的世界的黑暗的陷阱之下。
  黎烬倒是一脸坦然,好像遇到什么事都能勇敢直面一般,茗雪又想起了这个红眸男子直面九天之雷的场景,不得不承认,她也很震惊。
  黎烬不说话却坚定地向北边而去,见茗雪丝毫不怀疑地跟上,青逸也只好不情愿地跟随。
  三人终于在一个院子前停下了,茗雪暗惊,这不是昨日所见那个唯一不同的院子么?黎烬也注意到了这里?
  微风扬起,吹动檐角的风铃,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声响。
  “有客人来了……”略显苍凉的声音从屋内想起,像是对自己说的,“进来吧!”略高的声音传至屋外,传到三人的耳中。
  三人闻声不急不缓地走过了那道水上长廊,进入了屋内。屋内陈设很简洁,一张梨花木的桌子,桌上放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看起来是像用来做占卜的。难道她就是那个老汉所说的知道很多事的灵巫幽若。
  茗雪这时才注意到了屋内端坐着纹丝不动的女子。女子看上去年纪并不大,三十多岁的样子,穿了一身白色的衣裙,古朴的檀香木簪子将一头青丝挽起,此时女子的神色淡漠,淡漠中似乎还隐藏着几丝哀怨气。
  这个女子——真的灵巫幽若么?这般的形象与茗雪脑中对灵巫的想象极不相符,这分明像是个独守深闺的哀怨女子。
  但是那桌上的占卜的用具,又代表了什么?
  “来者何人?……来者何人?……来者何人?……”猝不及防地,一阵鹦鹉之声叫起,这时才见,屋中原来还有一只绿色的鹦鹉。
  “阁下是灵巫幽若?”茗雪淡淡地问道。
  那女子依旧端坐着,双眸深闭,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不过下一秒他们立马否定了这种想法,“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若认,那便是?你若不认,那便不是?”淡漠的语气说着超脱的话。
  “那就是咯!”茗雪也不同她绕圈子。
  “什么是还不是的,到底是还不是呢?”青逸低低地呢喃出声。幽若也不生气,反而淡笑道:“不知三位找我有何贵干?”
  总算是进入正题了,青逸立马问道:“你可知道这村子的来历?我们要怎么走出去?”
  然而幽若却许久没有回应,依旧是眼双眼紧闭着,闭目养神。
  青逸急了,“你倒是说啊,一声不吭的算什么意思?”眼看着青逸就要撸袖子上去干架了,女子却突然睁开了眼,那一双眼睛如古井一般幽静,静静地看着,看得青逸突然不敢说话了。
  然而才一会,女子就将眼光移向了黎烬。这才发现自从进入房间以后黎烬一言不发,而是紧紧地盯着女子的眉眼看,仿佛似曾相识。
  “我没有义务回答你们的问题,且不说我并不知道这些,就是知道、也不会轻易告诉你们?想从我口中得知一些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灵巫淡淡地说,说的理所当然。
  “要什么样的代价?”茗雪问道。
  “你们到这是为了鲛玥吧!”幽若文不对题地一语道破他们的目的。
  茗雪戒备了起来,眼神带着好奇打量着眼前的神秘女子。
  “呵呵,你们不用担心,我对那东西没有兴趣,到这里来的人哪个不是为了鲛玥珠!”女子轻嘲道。
  “我要那个东西没有用处,我想要的,你们不一定能办到!”她突然又略带忧伤地说道。“我只要你们带我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的生活那么安宁,为什么要想着离开呢?”茗雪不解。
  “呵呵”幽若自嘲一笑,“安宁?要是把一辈子当做同一天来过是什么感觉?每天每天都是一样的生活,没有丝毫的变化。这样的日子就算衣食无忧、万事不愁又有什么意思。你们看到没有,这里的院子都是一模一样的,这里的桃花从来不会凋谢,从来不会结果,你倒是告诉我这样单调无味的日子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面对幽若字字诛心的控诉,茗雪突然无言以对。确实这个村子处处透露着诡异。
  “若是能够离开,我们一定带上你可以了吧!”青逸无奈道,原来她说的代价就是带她离开那么简单,他还以为是什么要求呢!真是小题大做。“现在可以说了吧!”
  “你说‘到这里来的都是问了鲛玥’,那些来的人结局如何了?”冷不丁的,黎烬突然发问。是啊,他们最后的归宿是什么?离开这里会很难么?
  “哈哈,你以为离开这里会很容易么?看到外面的桃花没有?开得真美,那可是无数人的鲜血灌溉出来的作品!在你们之前,有很多人来问我鲛玥的所在,同样承诺了事成之后带我离开,但是就在那不就之后,他们的尸体就那样出现在了桃花林里,成了花肥!你们说,你们会是下一批的花肥么?”幽若眼神诡异地看向在场的三位,就像是看死人一般。
  昨日还觉得美如天堂一般的花海,在此刻看来,好像罩了层血色。前方到底有什么危险,让这么多人前后成了这花海里的一份子。
  “怕了吧,想后悔也晚了,到了这里,就别想再出去了。”这一句话就如冰水一般泼了下来,冷了在场的人的心。
  “少废话。你只需要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黎烬眼神如刀般射了过去,冷如寒冰的语气,状如妖魔的气质让幽若也闭了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