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夜夜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黎烬一声霸气十足的呵斥之后,气氛突然便安静了下来。
  幽若看向黎烬的眼神里带着明显的惧怕,与看其他两人的眼神不同。
  片刻的寂静之后,幽若首先开口说道:“三位若真的有心带我离开,我也定全力助你们。”
  “你有什么可以帮我们的?”黎烬冷冷道。若是并没有什么用处,又何必带一个累赘上路。
  “你说,从未有人顺利离开过这里,难保不是你的情报的问题。我们又为何要信你。”黎烬一脸寒气地质问,前面说了那么多打击人的话,这会又想要合作,难道他们三人就是这样让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么,好歹三人的武力值与智商都还不错,若是自己硬闯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出去。
  说罢,黎烬强拉着茗雪便往门外走去。
  见到黎烬真的动气了,幽若眼神一慌,立马便站了起来,出声道:“二位留步!”。
  黎烬停步,冷笑道:“留步?难不成还想请我们喝茶么?我可不确定你是不是那个幕后黑手,万一不小心落入了圈套又该如何是好?”
  茗雪本是准备好同幽若谈条件的,不想黎烬拽着她便离开,本是极力挣扎的,却难以挣脱玉臂上坚实的手。这个男子的行为在她看来很是怪异,之前突如其来的一吻,如今莫名其妙的发怒,都是那么难以捉摸。
  幽若见黎烬停了下来,便知他不过是恼怒她之前的态度太过于傲然,自己心中有求于人,她也不得不低头,“方才幽若多有得罪,还请三位不要见怪!”她真诚地说道,态度较之前截然不同。
  “不要见怪……不要见怪……不要……”那只窗前的鹦鹉很是合时宜地叫了起来。逗得茗雪觉得好笑。
  在黎烬还冷着脸装酷的时候,青逸已在一旁逗弄起来鹦鹉来,很少上岸的他还没见过那么有趣的鸟呢。
  这时候茗雪也少不得出来打圆场道:“既然阁下有意合作,刚刚便不该如此,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现下大家互有所求,理应诚心以待。”
  黎烬“哼”了一声,但还是很给茗雪面子的回身在屋内寻了个地方坐下。
  “现在可以说说你知道的了吧!”黎烬冰冷妖冶的红眸望着幽若。
  “自从我有记忆之后便一直在这里,你们对这里也应该有一些了解,想来也发现了,很多人的回答经常会文不对题,那是因为他们脑海里没有那样的设定。这个世界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世界一样,这里的人不会老,不会死,永远维持着一样的状态,每天做同样的事,重复同样的生活,而且自己不会察觉到。一天过后,他们便会忘了这一天所发生的事,第二天又重复着上一天的事,他们的脑海里只有被定格的故事。”
  听了这些,黎烬的表情还是冷冷淡淡的,他眼神望向外面,冷酷地说道:“那你为何与他们不同?”对于这个奇怪的女人,他可不敢全然地信任。
  “我……”她像是突然被问住了,愣了好一会。眼神迷惑着,她之所以知道那么多事,完全是因为她能清醒地看到村子里的人每一天的生活,拥有着记住自己的经历的能力。可是这是为什么呢?她与别人的不同在于那里,这一点她似乎从来都没有想到过。
  为什么,为什么,……她在心底咆哮着,突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一般发起狂来,一把推到了桌子,桌上的物品稀里哗啦一下子掉在了地上。而她则是麻木的,眼神空洞。
  茗雪突然有些同情这个女子,她和自己倒是很相似,都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也许,我们最不懂的就是自己,然而心底一直被蒙蔽着,若突然有一天揭破了这层皮,就会变得迷茫无助,或坚强如茗雪,或脆弱如幽若……都逃不开那种深深的无力感。
  茗雪走了过去,轻轻地扶起了她,“不知道便不知道吧!我们一起去找到答案。”此刻她的眼神是坚定的,就像她从不后悔答应苍寂来这里寻找鲛玥。那冰冷而坚定的眼神连黎烬这样的人也深深触动了,我们的前途也许迷茫,然而若有一个人不悔地坚持,那必将带动所有的人一同前行。
  “碧海青天夜夜心”沉默着的幽若突然轻轻地吟起了诗句,语气很慢,每个字都拖了长长的音,似顿悟,似感叹,苍凉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回荡在脑海。就连本在逗弄着鹦鹉的青逸也停了下来,那一刻似乎有一种强烈的召唤力,驱使着他们去倾听。
  “你们可知这夜夜心思念的是什么么?”
  茗雪突然灵光一闪,似有所悟道:“碧桃思晚!”
  “没错,就是思晚,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有些东西总是等到失去了才后悔,才想到要去珍惜。这里的来历大概讲得就是一个男子爱上了一个女子,然而种种原因,二人并没有得到圆满,最后那男子只能造出这样一方幻境,来满足自己对那个女子的思念之情。”此时的幽若已经冷静了下来,对着三人娓娓道来。
  “那男子是海皇?”茗雪好奇追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不会是猜的吧!”青逸突然插嘴道。
  “我怎么知道的?……”好像从来没有人会问她是怎么知道的,这么简单的问题到了幽若这里竟然成了她无法回答的难题。
  为了避免幽若再一次失控,茗雪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现在我们还是想想该怎么离开这个地方吧!”
  黎烬也点头表示赞同茗雪的想法,现在他们应该想的是如何找到鲛玥离开这个鬼地方。
  眼看就要到正午了,桃花林沐浴着暖阳,似乎还反射着一丝丝不同寻常的光亮。那耀眼的光斑在花海之间回转,就如星辰的流转。
  “要离开这个幻境,就要知道这碧海情天的内涵。这碧桃思晚村既然是这里的主人造的情天,要离开这里便要再找一片碧海。”幽若面色沉凝地道。这个离开的方法她告诉了很多很多人,然而从来没有人真正找到了碧海,所有来的人几乎都迷失在了那漫天的桃花海之中。
  “你说的碧海,是不是一个碧色的湖泊,在桃花林深处?”茗雪突然紧张的问道,若真是那里,他们在进入这片幻境的时候就已阴差阳错地找到了出口。
  “你知道?”幽若诧异地问道,眼神里透着一股子的好奇,难道他们已经找到了出口?
  “恩。”茗桃花幻阵雪点头承认。
  “看来这回我倒是没有信错人,还请三位一定要带我走。”幽若激动地抓住了茗雪的手。
  此时青逸也是开心地望着茗雪,“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们就出发吧!”话落,伸手便要拉着茗雪出发。
  黎烬及时出手,一把未出鞘的剑打落了青逸的手,眼神却是意味深长的看向幽若,这个女子看上去很面熟,只是记不起在哪见过。对于她的言辞也不可全然相信。
  日上中天,粉色的花海美如仙境,而茗雪的心里却只想着再找到那一片碧蓝色的湖泊,然后离开这里。他们在这个幻境里已经呆了好久了,再不出去说不定会有什么变故。
  奇怪的是,他们几乎沿着原来的路返回,却绕着绕着便迷失在了这一片花海里面,前面是漫天粉色,后面是漫天粉色,左边,右边亦如是。走着走着,茗雪猛然回头,却发现黎烬、青逸、幽若三人都不见了,只有她一人站在花海里面,面对着充盈满目的粉色,不知进退。
  她停顿在原地,双眼低沉,握着凤鸣箫的手紧了紧,灵识放开,注意着四周的情况,她的意识高度集中,企图从安静地诡异的桃花林里面听到点什么。是的,有什么声音突然破空而来。茗雪矫捷的身形一闪,飘然落在了一颗桃花树上,微风吹着她素色的裙子,那破空而来的什么早已湮没在粉色的海里面。在这里,眼睛的作用被一片片粉色削弱了许多,很多东西,要用耳朵才能听到。
  茗雪飘然地立在枝头,莲足轻点粉色的花瓣,飘逸如仙。然而,那一阵破空之声后,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奇怪,来的时候这片桃林安全地很,难道是他们触碰到了什么,才引发了这一系列的危险?其他三人又去了哪里?
  茗雪正思索间,又一阵破空之声传来,目标竟然是她的脸,她往后一仰,双手绕过一个角度正好夹住了破空而来的暗器。一看竟是一片粉色的桃花瓣,还遗留着阵阵香气。此处不可久留,想来是有什么阵法,她得尽早出去,其他三人怕是也会遇到危险,想到黎烬他们有可能会有危险,她心中一紧,恨不得立马走出这里,与他们汇合。
  茗雪小心谨慎的往前走去,细足轻轻落地,踩在粉色的花瓣上,却是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踏雪无痕,这是她的秘技,轻盈的身姿就是踩在白雪之上也不会留下半点痕迹。
  突然又是阵阵破空之声传来,与先前的小打小闹不同,这一次,无边的粉色从四面八方而来,就如粉色的海浪一般,席卷而来。在那样的环境里,你的眼里看到的都是一样的颜色,难以分辨哪里是危险,哪里是本身的桃花。
  只见茗雪站着未动,眼神却是坚定而无惧的。就在那粉色的海浪带着漫天的杀气而来,快要接近茗雪的那一刻,茗雪突然脚下用力,一下子飘到半空中。凤鸣箫搭上了粉嫩的薄唇,一串串美妙的音符由近及远地蔓延开来。随着乐声响起,一道蓝色的光幕弹开,将那花瓣汇成的气流挡在了外面,隐隐还有突破之意。
  乐曲平稳和谐地吹奏着,像是安抚人心的一曲,渐渐将那汹涌而来的花瓣带入到那种和谐美妙的气氛之中,随着乐音流转,粉色花瓣纷纷绕着茗雪飞舞,像极了九天仙女的绝美一舞。
  一曲落毕,花瓣纷纷落地,四周是一阵空寂。
  在那无边的空寂之中,隐隐传来一阵呼叫声,传入静立着的茗雪耳中。
  那声音很慌乱,似乎在叫着“阿茗”,是黎烬的声音。难道是黎烬他们遇到了什么危险?思及此,她便什么也不顾地往声音的来源而去。
  随着茗雪的靠近,那声音越来越清晰,是黎烬,就在那边,也不知他遇到了危险。
  桃花在两边分开,一条路直达那里,她终于看见了那个红眸的男子。
  在一颗落满桃花的树下,男子惊慌地死死抱着一个女子,红色的瞳孔里流露的竟是害怕的神情。他也会害怕么?像他这样的男子也会害怕么?他怀中的女子是谁?思及此,茗雪的心底竟有些不悦,具体为什么,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看到黎烬抱着其他的女子她会不悦呢?这不在她能够理解的范围之内,她将这也归结给了自己记忆的缺失。
  “黎烬。”她的声音不便喜怒。
  但是那个低头抱着女子的黎烬没有丝毫的反应。
  “黎烬?”她又提高了音量。然而眼前的男子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没由来的,茗雪竟生起气来,素手搭上了黎烬的肩头,想要将黎烬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来。然而黎烬还是只将目光温和而伤感地望着怀中的女子。
  这回茗雪倒是真的动怒了,这也太过分了,她越想越生气,带着灵力的一掌竟然不自觉地便打向了那个女子。
  就在茗雪后悔而无法阻止那一掌落在那道纤弱的身影之上的时候,黎烬却迅速出手,剑都还来不及出鞘,便运用灵力接下了那一掌。
  在那一刻,茗雪看到了全然不同的黎烬,那妖冶的红眸,就那样看着你,带着无边的怒气,所有的威压就集中在那一双诡异的红眸里,看得你全身如浸在冰泉里,心都凉了一半。
  面对着那样的黎烬,茗雪竟心生出恐惧之情。然而她自己也不明白,刚刚为何会打出那样的一掌,而此刻,面对着压抑着怒气即将报发的黎烬,她却并没有反思之前的行为,而是不爽于黎烬对那个女子的爱护,她竟然……在妒忌那个女子。
  终于,黎烬压抑的怒火爆发了,一柄长剑出鞘,直指茗雪,眼神鲜红如血,似丧失了理智。此时的他还未动,握着剑的手无比地坚实有力,茗雪相信他只是在寻找一个最佳的时机进攻,此刻的她也是丝毫不敢懈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