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不明生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若没有在海祭那天的相遇,也许茗雪的人生会少很多很多的顾忌。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丝熟悉的感觉,让她对于黎烬多了很多的犹豫不决,瞻前顾后。
  迷迷糊糊地,她似乎又回想起了黎烬吻她的那个瞬间,温凉的感觉还萦绕在她的双唇,好像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黎烬沉冷而幽寂的红眸紧紧地看着她,那一瞬间有一股暖流从心底流出,温暖而舒适地蔓延过每一寸肌肤,心跳越来越急速,脸色越来越娇红。这一种感觉她觉得很新奇,她不知道这是为何?
  然而画面一转,黎烬无情的剑气从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避无可避,剑气入体的一刹那,她没有感觉到身体上的疼痛,反而觉得心口像是窒息一般,说不出的难受。
  一喜一悲交织在心头,火与冰的冲击一下子蔓延到了脑海。茗雪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突然睁开眼睛。
  视线渐渐清晰,她只见黎烬焦急地守在她的身前。红色的妖瞳里流露出了几丝慌乱。
  而茗雪淡漠着,并没有和黎烬说什么,而是将视线转移到了另一边。只见青逸一脸激动地看着她,身边还多了几个陌生的男女,而幽若也在一旁看着,沉默不语,但是脸上的表情是开心而欣慰的。
  “雪姐姐,你终于醒了呀!害我们担心死了!”
  “谢谢!”茗雪莞尔一笑,清凉的声音带了丝暖意。
  “你们是?”茗雪对着梓潼问。面对着茗雪冷静的疑问,梓潼心中有种特别的感觉。这女子值得作为一个对手去对待,若是他朝为敌,她倒是期待谁胜谁负。
  梓馨这个任性的大小姐看上去并不怎么喜欢茗雪这般清冷的人。却是一脸得意地介绍道:“这位是我无所不能的姐姐,后面两个是路上捡的跟屁虫!”
  “小丫头怎么讲话的呢,谁是跟屁虫啊!”惊雷立马反驳道。
  梓馨白了他一眼,毫不示弱,“就说你们,跟屁虫,跟屁虫……”
  这几人倒是有趣,看上去眼前这个红衣的女孩子和后边穿白衣的男子是主心骨,看上去深沉地很。茗雪沉静的目光注视着梓潼和冷邪。
  “茗雪姑娘这样看着我,难道是爱上小爷的美貌了么?”
  冷邪一出口立马破坏了茗雪心中对他的第一印象,茗雪满脸黑线地收回了目光,但她总感觉这个男子不像他说话时表现出来的玩世不恭。
  茗雪冷笑不语。
  倒是黎烬冷冷地看着冷邪,隐约有杀气外露。
  “哈哈~我叫冷邪,这是我的小跟班——惊雷!她——梓潼姑娘,还有那个梓馨大小姐。”冷邪一一介绍了一遍。现在他是想着要光明正大地和他们一同上路,打好刚洗总是应该的。
  耽搁了些时候,此时夕阳西下,碧色的湖泊在艳红的晚霞中被染成了鲜艳的血色,夜幕渐渐降临了。
  见梓潼与冷邪示好,黎烬与茗雪心中却还是存在了许多的疑问,这几人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里,说不定就是另一批来寻找鲛玥珠的人。双方貌合心不合,各怀鬼胎。
  就这样,这样莫名其妙的组合迎来了又一个黑夜。
  这里的黑夜很静,静的可怕,似乎是一潭死水的静。也只有在黑夜,这一群人才感受到他们身处于一个古墓之中。
  茗雪还很虚弱,她和黎烬安静地坐在草坪上看着星星。双方都不言语,尽管明雪知道受伤的事不能怪黎烬,但是黎烬却为此变得沉默很多,有时候看到她眼神有些躲闪,而这样的情况茗雪并不会主动去同他讲什么。
  入夜后,幽若更加沉寂了。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一言不发,连眼神几乎都没什么变化。看上去像是一个木偶人一般。
  惊雷与梓馨本来就吵吵闹闹的,现在多了青逸的加入,更是停不下来。
  而冷邪与梓潼时而看一看湖面,更多的时候是注意着茗雪他们的动向。这个黑夜除了梓馨他们偶尔传出来的吵闹声,安静地诡异。
  深夜就要来临了,当困意袭来,大家都沉睡入梦里,人影与黑夜融为一体。
  而大家未曾注意的是幽若还在兀自坐着,一动不动。月色引进云里,乌云闭月,又是暗沉的一个深夜。
  星芒闪动的夜空下,突然,幽若的眼珠子咕噜一转,她似乎瞬间回神了。起初,她那黑如点漆的眸子还是迷茫的,渐渐的,她痛苦地捂着头部,不知道是什么涌进了脑海中,眼神突然就那样清晰了,然而那美眸中带着的尽是伤痛。
  未过多久,她渐渐地平静了下来。然而她的目光坚定地望向某一个方向。
  然后缓缓地起身,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夜很静很静,并没有人发现她的离开。
  后半夜了,渐渐起风了。惊雷受不了冷醒了过来。发现眼前陌生的环境,他突然便愣住了。漫天桃花林呢?星光明月呢?什么都没有了,而他们一行人,就那样睡在青石铺的平地上,在他看到安睡的冷邪是突然松了一口气,还好大家都没事。
  他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推醒了熟睡中的所有人。
  “干嘛呢?大晚上不……”梓馨一脸不乐意,然而还未说完,她便看着惊雷的身后惊恐地瞪大眼睛。
  “啊!”她大叫一身立马躲到了姐姐身后。
  此时剩余的几人也发现了古怪。周围原本的一切都消失了,唯有那碧湖丝毫没有改变,然而那碧湖深处,正冒出一大批怪物。看上去像是人,披头散发的,偶尔裸露出来的肌肤白的吓人,眼神隐藏在脏乱的头发之下。此刻,那一群怪物正一步一步朝他们走来。
  “什么东西!”冷邪一脸严肃。这几天来是他经历了这辈子从未经历过的很多诡异的事。
  然而这样一群不知生与死的不明生物,就那样一步一步,像是规整过步伐一般地走来,身后还有源源不断的后备军。
  茗雪与黎烬一脸沉凝。这样的情况也只能先下手为强。
  “我过去看看。”茗雪冷静地道。
  茗雪还未起身,黎烬便先拦住了她。
  “你身体还没恢复,我过去看看吧!”话落,黎烬已不容她反驳地飞掠了过去。茗雪只见到他极速远去的背影,无奈地勾了勾唇角,只得原地等待。
  那群怪物动作如出一辙,像是没有自主思考的能力一般,整整齐齐地朝着他们而来。
  黎烬越靠越近,在一片黑暗中,他隐约清楚他们的脸。心下一咯噔,这好像是在水底泡了很久的尸体,眼睛浮肿,面色苍白如纸,头发凌乱地披在胸前,衣裳破旧。可是这些尸体为什么突然成群结队地向他们靠近呢?
  在黎烬靠近那些水底僵尸的刹那,本来前进着的僵尸突然像是感受到了生人的气息,僵硬而惨白的脸一下子全部面向黎烬,收到信号一般齐齐露出森冷的獠牙,凶神恶煞地朝黎烬扑了过去。
  黎烬也没来得及反应,本能地抽出长剑,奋力一扫,离他最近的几具僵尸便分成了两半。
  茗雪一行人远远地看着,黑夜下,还未看清楚前方发生了什么,只听见黎烬大喝一声:“快走!”这僵尸源源不断地从水底冒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是个重点,就凭他们几个人根本无法全部剿灭,如今幻境突变,他们已不是处在白日里的那个漫无边际的桃花林里了,也许远处会有他们所要的答案。
  越来越多的僵尸将黎烬团团围住,他手执一把锋利而古朴的长剑,从容不迫的应对着眼前密密麻麻的敌人。
  “青逸,你们先离开,我去助黎烬脱困。”茗雪远远看着黎烬淹没在一团黑色里,时而有一道道红色的剑气打出,她有些不放心,但是拖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她对着青逸嘱咐了一声,便飞身过去帮助黎烬。
  “雪姐姐我也去……”不放心茗雪他们的青逸也紧跟了上去。
  三人陷入了混战之中。
  梓馨见此害怕地扯了扯梓潼的衣角,梓潼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以示安抚。然后也义无反顾地过去帮忙了。
  梓潼这一个姑娘家尚且如此,冷邪与惊雷又怎甘落后,于是一行人都陷入了混战之中。
  茗雪以箫为剑,蓝色的剑气起起伏伏间灭了好多的僵尸。青逸手持青冥剑,亦是沉稳对敌,经过了和黎烬与梓潼的对战,他的剑术精进了许多,面对尸人丝毫不留情。
  梓潼与冷邪更不必说,杀敌绰绰有余。
  茗雪从外围一直进攻靠近黎烬,一见到黎烬,便听到黎烬冷言道:“你过来干嘛?这些尸人杀不完的,你们快走,我掩护!”
  “要走一起走!”茗雪倔强地回答。她从来不是将队友仍在身后的人。
  “这个时候还说这个干嘛!快走!别在这妨碍我,自己身体还没好呢!”见识到茗雪的执拗,黎烬竟升起气来,想到茗雪刚刚苏醒过来、,身体还虚弱地很,他就不自觉地担心她。谁知道人家一点都不领情。这让他情何以堪!
  这些尸人像是训练有素一般,就算伤亡多少惨重,仍然从各个方向义无反顾地进攻上来。
  几个回合下来,大家的体力都有或多或少的消耗。而尸人却是看不到头一般从湖底源源不断地上来。再这样下去,大家都会被拖垮的,对方用的是人海战术。
  “阿茗,你们快走!”黎烬又一次冷声道。
  而茗雪不知为何,却还是倔强地回答道:“不走!青逸你快带着其他人离开!”
  茗雪一份心,玉箫的保护层下露出了一个漏洞。一具尸人正伸出长长的指甲,一把抓了上去。
  “小心!”黎烬一把推开茗雪,用自己的肩膀为她挡下了这一击。“咝”黎烬忍着剧烈的疼痛,眼神喷火地怒视着眼前笑的得意的尸人,黎烬墨色的长剑泛着嗜血的光芒,手气剑落,地上又多了几具不能动弹的尸体。
  黎烬的表情很是恐怖,内心深处厮杀的因子似乎突然全部被激发了出来,他一动不动地站着,浑身却散发着强大的威压,义无反顾的尸人都停下了脚步,在外圈有一瞬间的凝滞。
  这就是黎烬么?难怪幽冥右使对他那么感兴趣。冷邪心中暗想着。
  尸人也只是一瞬间的停滞,立马就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只见黎烬全身冒着红光,不知从那里吹来一阵冷风,撩开他长长的刘海,红色的印记,红色的妖瞳都显得异常地诡异,让人忍不住地害怕。
  早就对黎烬等人充满好奇的梓潼对敌之余亦惊叹于世间竟有黎烬这样如妖魔一般的男子,此时的黎烬若说是妖魔,倒也不完全是,倒像是一个别激怒的魔王。
  茗雪还未怎么回神,愣愣地看着眼前浑身杀戮气息的黎烬,那种熟悉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突然,黎烬缓缓的举起手中的长剑,带起一道气劲十足的红色的光芒。
  然后,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发出无数道剑刃,所到之处,尸人都未来得及反应,便已直直倒下了。
  顿时间,他们几人所站之处已没有任何一个尸人。
  而远处的碧湖中,仍有一部分尸人。他们一动不动的,像是被黎烬的气势吓到了。
  一瞬间之后,那些尸人又开始一步步前行。也不知怎么回事。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茗雪突然问道,她表情认真地在倾听着什么。
  “雪姐姐,你听到了什么?”青逸好奇地问。
  也许是茗雪对于声音特有的敏感,其他人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同。
  茗雪也没有回答,现在没有时间了,她抱着试试看的心,将凤鸣箫放在唇边,和着她说听到的那个声音一点点吹奏起来。
  茗雪的萧声相对于她所听到的那个确实是响亮的。那些尸人听到茗雪的萧声突然停了下来,一步将要迈向前方,又停顿了下来,像是狐疑着什么。茗雪一个响亮的高音,他们又像是听到了什么命令一般转过头去。
  果然猜的没错,这些尸人是用声音控制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