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又遇青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些看上去永远杀不完的尸人也就没什么威胁了,逼近比乐曲,这世上想来是没有人能够斗得过茗雪的。
  茗雪尝试着转换音符,她现在还不是很了解如何去控制这一群尸人,只有尽量去扰乱对方的曲调。
  脱离了杀戮,寂静的夜里果然能听到一阵似有若无的乐曲声,若不是仔细倾听根本没有办法分辨出来。幕后要害他们之人想来也是心机深沉,竟能够想到用声音来控制一群死物来杀敌。
  想必是幕后之人离他们太远,这曲调细微地几乎分辨不出来,大家都屏住呼吸,不敢轻易开口说话,深怕干扰了茗雪。
  茗雪手拿着凤鸣箫,双目微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双耳之中,认真地分辨着对方的每一个音符。
  本是向前的尸人们一下子像是失去了统一的指挥,一会向前,一会往后,乱成了一锅粥,黎烬他们轻易便解决了眼前的几个尸人,而在湖心的,想来是过不来了。
  与茗雪斗箫斗了一会,那不露面的幕后之人可能是自知不敌,远处的一团黑色的尸人竟在一瞬间化为了灰烬。
  一开始将众人团团困住的尸人一下子便全部消失地无影无踪。就连先前被砍得四分五裂的尸体也突然间便消失不见了,似乎从没有出现过一般。如同着漫天灿烂的桃花,是一场梦境?
  此时茗雪已不知什么是真实,什么是梦境了?前方也不知还有什么等着她。似乎是刚刚催动灵力用箫的缘故,她的身体十分虚弱,毫无预兆地便倒在了黎烬的怀中。
  此时的世界完全是一个巨大的古墓,阴冷的风一阵阵吹着。
  “主子,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惊雷恭敬地问着冷邪。
  冷邪勾一勾邪唇,拍了拍他的肩膀,“凉拌咯!哈哈……”
  惊雷满脸黑线地看着自家主子,满脸黑线,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这回梓馨倒是没有哭泣吵闹,很安静地站在姐姐身边,她的灵力很弱,也没有好好学剑术,现在也只能跟在姐姐身后了。经过了那么多的事,现在的她似乎没有之前那么天真,那么大小姐脾气了。
  “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去那边!”黎烬抱着茗雪,态度坚定地说道。
  那边?冷邪虽有些不乐意黎烬的发号施令,却很好奇那边有什么,能让黎烬那么确定地带他们过去。顺着黎烬所指的方向,冷邪看到了远处的一道黑线,因为距离太远,并没能认出来具体的样子,但是猜测应该是一条甬道吧。倘若是青逸在,他必然能认得出来,那不是昨天晚上,他和黎烬看到的那个白衣女子进了又出的甬道么?
  话说青逸,在大家各自修整的时候一个人东张西望,走来走去的,不知在寻找着什么。可是眼下空旷的很,就算是天色暗沉了一点,也是一览无余的,不知他在寻找着什么?
  “哎,大青蛇,你在找什么呀?”梓馨好奇地问道。
  “奇怪,幽若那么大个人去哪里了?”他低声喃喃道,心中纳闷。目光不知觉地往碧湖里面看去,难道是刚刚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掉到湖里面去了么?
  在这样安静的情况之下,就是再细的声音也足以传进每个人的耳中。
  幽若呢?这样一个大活人能去那里?是她告诉他们碧池是幻境的出口的,这时候她人不见了,以后的路就相当于少了一个知情人,这对他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利的。
  “大家四处找找。”黎烬的声音有些暗沉。
  可是眼下这样平坦的广场,根本没有藏人的地方。也只有这碧湖有可能将这样一个大活人给吞下了。
  冷邪与梓潼几人只得下水去找。
  然而几人刚刚跨进水里,便感受到了水中的变化,原本平静的湖面暗流汹涌,四处的波纹激荡着,像是水底有什么东西在搅动着。
  冷邪伸手阻止梓潼下水,这水下情况不明。
  梓潼略有些疑惑,眼神询问。
  而冷邪招呼了一声惊雷便从浅水区找了起来。
  起初那水纹的变化还是微小的,岸上的人基本看不到,然而,渐渐的,水流的冲击越来越大,冷邪感觉自己在水中都无法稳定住身形,被几股不同方向的水流推过来推过去的。
  岸上的梓潼清清楚楚地看到湖心一点点呈现出一个个螺旋,难道是漩涡?这水底还有什么?
  “冷邪,你们快上来!”她有些着急的呼唤道。湖心已经陷了一块下去,就是在这样的浅水区,她也能用手感受到了强大的冲击力,更何况冷邪与惊雷两人已经到了深水区,很靠近湖心了。
  然而梓潼的声音却没有等来一点点回应,湖面上除了水声,什么声音也没有传来。
  湖心越陷越深,那漩涡转的越来越极速。冷邪与惊雷,还有一同下水的青逸已经很久没有冒出水面了。
  连梓潼这般沉稳的人也开始慌了,虽然他们不过是路上遇到的陌生人,甚至一开始是敌人,可是如今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馨儿,你乖乖呆在岸上。姐姐下去看看!”
  我倒是要看看这水底有什么怪物。
  她眼神坚定地看着前方湖心,脚步刚刚跨进水里,湖心出一道粗大的柱子从水底突然升了起来。笔直的窜上半空。
  好大一根柱子。柱子?细看之下,竟又是一条蛇。红色的灯笼般的大瞳孔直直地瞪着水里,恐怖极了。这不会是青逸他家亲戚吧?梓潼心中暗想,长得和青逸的蛇身很像啊!
  她知道这个时候绝非是她可以打趣的时候,远远地看着前边的那个庞然大物,梓潼的眼里说不出的认真。
  突然,那条巨蛇动了,它那千斤重的蛇尾猛地一扫,搅起了无数的浪花。它在干嘛?难道是发现了冷邪他们么?梓潼心中想着,正犹豫着是不是该上去帮忙,眼前却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
  那是什么?
  青蛇的蛇尾再一次露出水面的时候,她看到冷邪双手紧紧地握着长剑,而剑的一段却刺穿了蛇尾,在巨蛇强大的力道面前,冷邪随着他的剑被带出了水面。
  与青逸不同,那条巨蛇受了那么大的伤,居然没有感到疼痛一般,仍奋力的甩着,企图将冷邪与他的剑一同甩出去。
  “小心啊!”眼见水底突然又冒出一条大蛇,张开血盆大口,企图将冷邪一口吞下,梓潼忍不住喊道。
  那新出来的巨蛇与原来的蛇个头差不多大,看上去很凶的样子。那血淋淋的巨口眼看就要碰到了冷邪。冷邪的剑刺在青蛇身上,一时拔不出来,竟无法脱身。梓潼在岸上看着,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冷邪弃了剑,一脚踩在青蛇巨大的毒牙上,借力跃到了远处的湖面上。
  见到手的猎物逃脱,两条蛇顿时发起狂来,一条巨大的蛇尾迅速向冷邪打了过去,眼看就要拦腰打中,没了剑的冷邪,此刻没有任何抵挡之物,而另一条蛇竟是直接窜了过来,红色的大眼睛看得十分渗人。
  怎么办?这两条蛇的战斗力明显比青逸强多了,他一个人对付起来稳败无疑。这个死惊雷上哪去了,再不出来,你家主子就要挂了啊。
  失去了武器的冷邪在水中左右躲闪着,一个不留神腿上就被蛇尾扫了下。这样下去,你家主子要变瘸子了,这一刻冷邪比任何一个时候都渴望他的这个下属。
  这时的梓潼已下了水,奋力与另一条蛇搏斗着。而剩下的这一条也足够冷邪喝一盅的了。那条巨蛇似乎是为了报仇,下手极狠,冷邪忍着左腿的剧痛,施展灵力,四处躲闪,而巨蛇似乎变聪明了。知道毫无章法的攻击总能让冷邪逃脱。突然在冷邪周围升起了无数道水柱,挡住了他所有的去处,而巨蛇的血盆大口却从水柱之上俯冲下来。
  这算是避无可避了么?冷邪在想着。
  突然水底一双手拉住了他的腿,用力一扯,他便到了水下。
  “咝”冷邪疼的直咬牙,那人抓的竟然是他受了伤的那条腿。
  在水下无法交流,但是看得出来,那人正是他之前“极度思念”的某手下惊雷。冷邪的眼睛睁得巨大,而惊雷却并没有理解他主子此刻内心的波涛汹涌。
  没了水上良好的视线,那条大青蛇先是四处张望着,既然巨大的身体愤怒地搅动着一湖子的水,大有不找到冷邪誓不罢休的势头。
  想必是和蛇相斗有了一定的经验,梓潼与巨蛇打的难解难分。
  而此刻的青逸却在湖的对岸,错过了自己的同族与几个人类的大战。要说青逸为什么会在这里呢,说起来他们蛇族的视力在暗处远远要比人类好,在冷邪与惊雷还在水底寻找的时候,他便瞥见一段白色的衣角隐约从湖对面飘进了暗处。
  见此,他便立马追了过去。却见对面有个幽深的甬道,长的看不到尽头。难道那白影飘进了甬道里面?他心中存着疑惑,本想追过去看看,然而想到他这一追一时间肯定是回不来的,而黎烬与茗雪还在这边。
  无奈之下,他只好先回来。
  然而远远地便看见两条巨大的青蛇,在水波激荡的湖面上。
  出人意料的是,他看到青蛇的第一眼,却是激动地叫出了:“父……父亲……母亲”青逸的眼中蓄着满满的晶莹。他来这里最大的目的就是找到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想不到……想不到他们……真的还活着。思及此,他化作蛇身,激动地游了过去,灵活的身体缠上了一条青蛇,就像是小孩子跟父母亲撒娇一样,将头往巨蛇身上蹭着。
  听到青逸深情的呼喊之后,两条蛇的动作都停了下来,眼神有些迷惑。
  面对青逸亲昵的举动,他们一开始愣愣的没有什么反应。
  正当大家以为皆大欢喜的时候,那条被青逸亲昵地缠着的大蛇双眼露出凶狠的光。
  不好,他们并不记得青逸。
  “青逸快躲开!”梓潼惊慌地喊道。
  然而沉浸在亲人失而复得的喜悦与激动之中的青逸那里听的进去,他仍将头埋在巨蛇的蛇身上,像是个刚刚找到避风港湾的小动物。
  那条巨蛇动了巨大的蛇身比青逸大了一倍左右,若说它们真是青逸的父母,在体型上完全是可能的。
  巨蛇一下子缠紧了身体,一粗一细就像是拧麻花一样缠来缠去的,别说那蛇的体型本来就比青逸大,青逸也丝毫不反抗,仍由自己被缠紧,感受着窒息的滋味。
  “大青蛇……”岸上的梓馨紧张地叫了出来。
  “哎~大家斗得那么艰辛,你怎么不去帮忙啊!”因害怕被殃及池鱼的梓馨跟在黎烬的身边,语气有些不满地问道。她姐姐一个弱女子都在水里和大蛇斗得你们辛苦,这个大男人好意思在岸上看戏么?黎烬的实力刚刚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若是有他的帮忙,拿下两只大蛇简直轻而易举。她心底是这样想着的。
  然而黎烬并没有搭理她,他闭着眼睛,全身散发着的冰冷的气息。就算没有看到那双妖冶的红眸,他如魔的气质依然深入人心。
  梓馨以为他没有听到自己的话,用手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肩,黎烬冰冷的视线如刀一般地直射过来,梓馨瞬时间如置身冰窖。这男子不仅仅气质很冷,连身体都是冷的,刚刚一碰到他,她就如触电一般立马缩回了手,好冷啊。
  黎烬放下茗雪,冷冷地对梓馨道:“照顾好她!”语气森冷,眼神吓人,,梓馨丝毫不怀疑茗雪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眼前的男子会立马杀了自己泄愤。她愣愣地点点头,心中埋怨,真不该招惹这个大魔头的。
  黎烬持着自己的长剑,一步步地走到岸边,走的极为缓慢,握剑的手还有一些颤抖。
  水底的惊雷拖着自家的主子,趁着两条大蛇不注意逃离了漩涡,此时已到了岸上,冷邪看着刚刚还追逐着自己的大青蛇和青逸缠在了一块,瞪大了眼睛,这是在干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