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神秘主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黎烬捏了一个诀,手心立马窜上了一簇火苗,给这黑暗的世界填了一丝唯一的光亮。
  “跟着我!”黎烬拦腰抱着茗雪,大步向甬道深处而去。
  “跟上!”冷邪对着惊雷一阵嘱咐,扶着青逸跟了上去。
  这甬道笔直地通向前方,不知哪里才是终点。
  在黑暗中行了很久很久,在那样的环境下感受不到日升月替,只觉得时间仿佛停滞一般,他们始终行走在那一片黑暗中。
  “姐,什么时候才到头啊?”
  “馨儿别怕,跟着姐姐走就好了。”
  “嗯”
  又过了很久很久,长期的黑暗使得眼睛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
  “你们看那!”一点米粒般的光亮出现在前方,隐隐约约,好像还在闪动着。
  顺着梓潼所指的方向,大家看到了前方一点点亮光,就像是黑夜中的一点微小的希望。
  “过去看看!”黎烬仔细看了看四周,想必那光亮会是出口吧!
  “嗯”
  那米粒般的光亮看似很近,却是走了大半天都没有到达。
  在这不断接近的过程中,那亮光却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好像它也在移向我们呢!”冷邪突然一脸严肃地说道。
  “怎么可能,难道那不是出口的亮光么?”梓馨有些害怕地接话,倘若那不是出口处的光亮,那一点光又是什么东西呢?难道是鬼火么?思及此,梓馨觉得背后发凉,不自觉地握住梓潼的手。
  她发誓以后再也不要来这样的地方了,这几天来她受了这一生中最多的惊吓,要不是姐姐一直保护着她,她也许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里,再也回不去她的丹琼国了。
  “大家跟紧我!”黎烬心中也没有底,他抱着茗雪的手沉默而有力,就算是再大的困难,在他选择跟随茗雪一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不管怎么样,他是男子汉,所有的危险,他都能够默默承受着。他心里唯一害怕的大概就是失去茗雪这样一个红颜知己吧!
  还有就是,在洞口看到他师兄的尸体,他觉得师父的离去,大概和这鲛玥珠有些关联吧!在这里,他要找到一些真相。
  他们离光影越来越近了,此时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光影的移动了,那就是一个独立的发光的东西,大约有十斤的酒坛子那么大,晃晃悠悠地便向他们这边飘来,就像是黑夜中的一团鬼火。
  本以为看到了亮光就能走到甬道的出口,然而这团光亮带给他们的不是希望,而是更多的恐惧。
  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发光的某种生物么?可是就算是萤火虫,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个头吧。
  难不成真的是鬼火么?联想到这里,还仿佛真的能看到这团亮光后面有个鬼影呢!正悠悠然地向他们飘过来。
  “姐姐,我……”
  “馨儿别怕,刚刚那么大的青蛇都没能拿我们怎么样,就算是鬼又如何?姐姐会带你出去的!”
  一定平安地将你带回丹琼。梓潼心中暗下决心。是的,她一定要回去,带着妹妹平安地回去,绝对不能让长老院的那一群人看扁。
  “恩!”梓馨的回答却是细如蚊蝇。她的心里还是怕的不行。
  “胆小鬼!”惊雷勾起嘴角,有些嘲讽,之前这丫头还是盛气凌人的,如今竟然怕成这样,真是个大家小姐,他心里觉得很是好笑。像他这样从小接受训练的护卫自然不会明白女孩子本来就是那么胆小的,有些人除外。
  “各位贵客,我已在此等候多时了。”突然黑暗里传出一阵沙哑的声音,难听的很,也着实吓了大家一大跳。
  这是哪里发出来的?黑暗中还有人?而且显然知道他们的位置。
  “不必惊慌,是主人让我来接你们的。”这语气不急不缓,沙哑的声音仿佛没有任何感**彩一般的传进每个人的耳中,牵动着大家紧绷着的神经。
  这回他们听清楚了,那声音仿佛来自于那光影之后,此时他们离那一团光影只有几丈的距离了,那声音真真切切地就来源于那光影之后。
  那边有人?
  那光影继续往前移动着,大家几乎本能地要后退。
  然而那光影之后的身影越来越清晰,那身影包裹在一袭白色的衣裙里面,完全看不清容貌。但是黎烬和青逸知道,这是那晚的那个神秘的提着灯的女子,而那一团光亮竟然就是那女子所提的一盏灯。
  她还有主人?难道就是他们要找的人么?难道他一直躲在某处看着他们如跳梁小丑一般的表演,自己却不露面?真是太可恶了,等见到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一顿他。
  “贵客远来,就让我给大家带路吧!”
  这个白衣女子的语气很奇怪,沙哑地听不出远来的音色,而且生硬地很,就像是机器人一般重复着一些话。
  “你是谁?”冷邪忍不住问道。
  然而她并没有回答,转过身便向前走去。
  先跟上试试,反正他们也不知道往哪里去。
  大家达成共识,顺着那灯的一点亮光便跟了上去。
  那甬道果然很长很长,不知道走了多久多久,他们才从里面出了来,期间茗雪也醒了过来,从冷邪口中得知了大多之后的事。
  谁也不能想到,那一个巨长的甬道之后会是另一片人间仙境,大家几乎都在怀疑这会不会是另一个幻境,然而,这里不是,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是一个建在古墓里的真是的人间仙境。
  首先,出了甬道便是一片碧蓝色的湖,湖很大很美,蓝色的水映着蓝色的天,也许你会问,为什么真是的世界还会有蓝天。然而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一个能制造像碧海情天境那般的幻境的人,想要一片蓝色的天还不容易。
  这整一片便是个巨大的湖,各种鸟类盘旋在湖面上,自由自在的飞翔。偶有结伴的白鹭,一会在半空滑翔,一会儿并肩停在礁石上,就像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共寝同食,无忧无虑,令人羡慕之极。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若说是墓,也太过于奢华绮丽了些?
  ————————————————————————
  前方有一艘船,做成了龙的模样,看上去颇为精致美观。
  “各位贵客随我上船吧!”那白衣女子依旧是没有什么感情地说道。接着便引黎烬一行人上了船,梓潼左右观望,狐疑了一会,最终还是带上妹妹上了这一条船。他们没有退路,既然来了就一探究竟吧。
  船上的风景很美,暖风淡淡,天蓝水绿,远处的云雾缭绕间好像建着一座小岛,不过全身被烟雾笼罩着,只是隐隐约约透出一点点绿色的风景。
  茗雪的元气恢复了许多,一个人靠在船栏上眺望远处的风景。
  那一处烟云缭绕的小岛就是他们的终点么?这个白衣女子为什么那么好心地带他们上岛呢?她可不相信那个所谓的主人会欢迎他们的到来。
  “你的主人是什么人?”茗雪冷声逼问,眼神就如天山上寒冷的冰雪,严肃地表情丝毫不容得别人的反驳。那是一种无形中透露出来的上位者的威严。
  “主人便是主人!”那白衣女子沙哑而没有喜怒地说出这样一句话,让人丝毫不怀疑她是故意的,却又噎得你无话可说。“主人是若儿的主人。”
  接着补充的这一句倒是透露出一点点信息,原来她叫做若儿。
  茗雪倒是没有被她废话一般的回答惹恼。反而勾唇一笑,“我倒是有兴趣见一见你的这位主人了!”茗雪看得出来,这个叫做若儿的女子被另一个人操控着灵识,那可能是一种摄魂之术,被施术者大多没有自主的意识,所有言谈举止都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受制于施术者。
  她有问题。茗雪眼神示意黎烬。
  他们不能一直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他们将要面对的人是一个术法超群的人,是可以媲美甚至超过苍寂那样的大巫师的神秘人。眼下只要找出白衣女子与他特殊的联系,他们就可以顺藤摸瓜地找到那个神秘人。可是要找到这样的联系谈何容易,他们绝对不能够打草惊蛇,这是一部大棋,必须得好好地下。
  很快就要靠岸了,这里果然是一座美丽的岛屿。
  “欢迎各位贵客上岛,我家主人已经为各位准备好了院落,请随我来!”那白衣女子说的话虽然恭敬,动作却丝毫没有恭敬之意,转过身便一个人走了。‘他’料定他们是不会离开的。”
  “我倒要看看他打的是什么算盘!”青逸一脸愤然地跟上,他父母的遭遇多半是拜他所赐吧!
  这个岛不大,迎面而来是一座高山,山很缓,在山间错落着零零星星的宫殿,精巧秀气,山上还有白泉时而平缓,时而湍急地留下。沿着一条鹅卵石小路,一行人跟着白衣女进入了这云蒸霞蔚的天上世界。穿梭于云雾间,果然有一种仙人的滋味呢!难不成这里的主人还真是一个仙人么?
  蜿蜒的石子路,两旁是色彩纷呈的繁花锦树,红色的,蓝色的,紫色的……各种叫不出名字的稀奇古怪的花朵争相开放,就连碧海情天境那样灼灼的漫天桃花也不能与这里媲美呢。倘若见识过了这里的盛景,想必也就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百花齐艳之景了吧!还大多是叫不上名字的锦绣奇葩。
  “这里真美,比我们丹琼的南疆雨林都要漂亮呢!”梓馨忍不住感慨。
  梓潼瞪了她一眼,出门在外怎么能将自己的底细透露给别人呢!不过这里确实值得感叹,连她这个自认为对植物有着充分了解的人,也只能认出其中几种花朵。这些花竟然都是珍贵的药材,在外面就算是花千金也难买到。
  再走了一段路便见到了初时所见的隐约的亭台楼宇,果然远近如一,都是这般的精致,如此相近的距离也可以看出它们是毫无瑕疵的艺术之作。这亭台依山而建,傍水而生,简直是自然与人工的完美结合。
  “这里共有四座院子,依山而建,地势由矮到高,依次名为春暖居,夏云楼,秋菱苑,冬雪阁,几位贵客就暂且先居于冬暖居吧!晚些时候会带你们引进主人的!”白衣女子说完了这些,便隐隐而去,留下一行人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
  七人站在春暖居前面面相觑。
  “什么意思!把我们带到这里,又扔着不管,明明是想邀请我们进来,却是态度冷淡。哼,当宵夜是吃素的么?今天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要把这人间天堂变成人间地狱。”青逸发着牢骚,恨恨的朝着白衣女子的背影便说了这样一番话。
  不过那白衣女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头也不回就继续往前而去了。
  “我跟上去看看!”等到白衣女子走得远些,黎烬轻声说道,之后便悄然地跟上了。本来其他人也像跟上去看看,然而茗雪却拦住了他们,“现在不是跟风的时候,他一个人跟上去看看,既然那人主动带我们来到这里,想必是对我们有所求,只要不是太多分,他不至于赶尽杀绝。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想一个对敌之策。”
  “恩”冷邪首先赞同道。“现在是在对方的地头上,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得好,黎烬跟踪前面的人,我和惊雷去打探地形。阿雪和青逸先养好伤,梓潼与梓馨就先留在这里照看着吧!等我们回来。”
  茗雪刚想挽留他们,一想到自己现在只恢复了五成的灵力,只得作罢。先养好伤再说。
  这样的仙气缭绕的高山之上,却是一片令人意想不到的茫茫白雪。一位披着白色貂绒大衣的白衣公子正静静得伫立在茫茫风雪中。洁白的雪花随风而舞,落在他修长的手指上,那一双玉手是似乎能与晶莹的雪花融为一体,带着一种病态的美。
  “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景虽冷,公子传出的声音却是温润如玉的,他空灵的目光放在远方的虚空之中,一张玉面白的有些不真实,给人一种病入膏肓的感觉,忍不住想要怜惜。
  与那中极致的白不同的是,他的眉心有一刻黑色的痣,不大,却很浓,那一种黑也很是特别,仿佛与那肤色的白形成强烈的对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