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破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反正我做这一些也都是紫奕教唆的。没必要为了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保密,紫虚心一横,道:“只要你答应不杀我,我就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
  “最好不要给我耍花招!”
  “明白,明白!”紫虚急忙应承。
  “说起这魔婴啊……其实……其实就是……”紫虚眼神飘向黎烬,突然大叫一声:“有人!”然后趁着黎烬分神之时一把推开了剑,夺窗而去。
  黎烬对着他的背影一阵气恼,然后急忙追了上去。
  紫虚逃跑的方向正是黎烬的家,这个死老道竟然还在打婴儿的主意,真是罪无可恕。黎烬不敢大意,急忙赶了上去。
  果不其然,紫虚冲进黎烬的家,抱上婴儿便直接往村外逃去。
  “紫虚你给我站住!”黎烬恨恨地喊道。这个老道剑术不怎么样,逃跑的功夫倒是一流。
  紫虚弄出的巨大声响惊扰了熟睡中的村民,一时间黎月村火光攒动。
  “还我的孩子,你们还我的孩子……”孩子的母亲哭的撕心裂肺,被孩子的父亲紧紧地禁锢在怀中。村里的居民大多是来看热闹的,倒是对孩子的归属不大关心,加上紫虚与黎烬飞快的步伐,几乎没有人能赶得上。
  村外还是那茂密的原始森林,在这漆黑的夜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黎烬几乎是凭着本能去分辨气流的声音来判断紫虚逃走的方向的。
  “黎烬,别来无恙呀!”空中一道森冷的声音传来,像是地狱深处的恶魔发出的。
  难道他认识自己么?黎烬心中疑惑。
  “师弟,快救我!”紫虚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原来是那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可是在这个幻境里,他目前还是婴儿,这个黑衣人如何能认识自己的,难道他也是和自己一样从外面来的么?
  黎烬心中疑惑重重,却也不得不和他们继续周旋。
  “将孩子交出来。”他冷声道,像是一阵警告。
  黑衣人却也阴沉一笑,“这个婴儿我们势在必得。黎烬,你还是去找你的茗雪她们吧,或许还能见上最后一面,哈哈哈……”
  黑衣人果然知道他的来历,“茗雪她们怎么了?”不会出什么意外吧,他们那些人大多受着伤。
  “哈哈哈……想知道答案就自己去寻找!”
  “你……”一听到茗雪的事,黎烬再无闲心陪他们耗下去,他借着树枝的力,便攻了过去,一把长剑灌注了他全身的灵力,挥舞出无形的剑气,如一条游龙般与黑衣人交缠着。
  黑衣人倒也是个高手,每次黎烬的剑将要伤到他是总能够轻易地化解。仿佛是习惯于黑暗一般,黑衣人在黑衣中行动自如,比黎烬的反应力灵敏地多。
  “我说过我无意和你在这里纠缠,这个孩子我是要定的。黎烬,你是聪明人,不用我说也知道怎么选择!”
  “哼,只要我在,这个孩子不允许你们带走!”黎烬果决地回答道。
  黑衣人一怒,道:“你这是自己找死!”突然一阵强大的黑色灵力在黑衣人身边聚集,越聚越多,那种暗色的光在黑夜里更显诡异。
  黎烬亦全身聚起红色的如火焰般的光芒,一阵血色讲黎烬有些苍白的脸照的红彤彤的,像是从烈火中走出来的人。
  过了一段时间,两人身上的灵气突然汇成两条巨龙撞击在一起,刹时间,火光冲天,气流激荡,那些积的厚厚的落叶瞬间被大风卷起,漫天飞舞,更有苍天古木一时间所有的叶子在气流的冲击下纷纷脱离树干,聚成一片巨大的叶流,将他们二人围在着之中,倘若此时有人靠近,随意碰到其中的一片叶子也有可能因此丧命。
  紫虚心下感叹:“还好这几年没怎么得罪紫奕那家伙,看这实力,远不是自己能及的。”他一人抱着孩子早已躲到了安全区之内。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之后,那一片被树叶包围的危险区之内突然冲出来一个黑色的人影,快速地向紫虚的怀中袭去,他的目标是婴儿,这下紫虚还来不及反应眼前的情况便本能地将孩子往空中一抛,自己出剑挡下眼前的黑影。
  他猜的没错,眼前这个狼狈的黑影便是黎烬。他和紫奕的较量在那一片树叶流之内,紫虚再好的视力也没能看清。但是看黎烬出来时浑身上下的衣服破破烂烂,发间夹杂了许多树叶,身上还有多处受伤的样子,里面的斗争一定非常的激烈,但是他的师弟紫奕去那了呢?
  黎烬的目标是婴儿,见到那婴儿呈抛物线就要落在地上,他急忙要上去接住,但此时的紫虚也已反应过来,绝对不会允许黎烬一人夺得孩子。他也同样脚下用力,掠了过去。毕竟黎烬消耗过多,体力不支,慢了一拍,眼见紫虚就要抢到婴儿,黎烬急中生智,一脚踢上紫虚将要抱到孩子的手,那孩子被黎烬的力一顶,立马又被甩上了更高的高度。
  紫虚想要再次上前去抢,然而黎烬一直拦着他,两人打的难解难分,于是便都没有顾得上孩子,谁知那婴儿再次落下来,竟被一株潜伏已久的食人花吞进了肚子。
  “孩子……”注意到这里的紫虚急忙喊道,此时黎烬也看到了。两人一齐冲上去要将食人花大卸八块。可谁知刚好碰上了逃脱黎烬的禁制的紫奕,他一身黑袍亦是凌乱不堪。大概是气怒不休,他一出来还没搞清楚情况便对着黎烬放大招,被逼地没有办法,黎烬也只好接招。几个回合下来,两人依旧难解难分,分不出个胜负。
  紫奕第一次对黎烬那么惊奇,他的灵力进展的实在是太快了,难不成因为他近日打架打得多么?
  他们两人倒是打得痛快,剩下紫虚一个人吃力地对付那株食人花。“你们两个人够了,再不帮忙,孩子就要葬身在食人花的腹中了。”
  这时,紫奕的注意力才集中到婴儿上。
  黎烬早就着急着久孩子了,见紫奕手上的动作停了,急忙便挥剑企图一剑斩断食人花。
  然而他估算错了紫奕,他竟趁着他救人之际,想要在背后偷袭他,使得他的剑一偏刺在了食人花的腹中,他清楚地感觉到那个孩子的生命也随着他那一剑彻底地结束了。
  他杀了他自己,简直不敢相信。然而随着那一剑的入体,眼前的景象突然如烟雾般消散了,幻境被破了!
  ————————————————————————
  迷雾渐渐散去,眼前的景象一点点清晰了。黎烬正身处在一片幽暗的甬道中,边上是一条一丈宽的地底河流,在河流的对岸叠着巨大的龙骨。那一条龙骨起码有两人高,至于长度根本无法看清。
  那里来的那么大的龙骨?黎烬正好奇着,身边的紫奕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跑的倒是快,黎烬心中讥讽道,却也并没有多大心情管这些。自从来到了这里,一切都是云里雾里的,莫名其妙地进入幻境,又莫名其妙地出了来,一切都觉得非常人所能理解。
  他好奇地沿着河流走去,沿路又发现了好几条差不多大的龙骨。这么庞大的神族动物估计也只有在上古的时候才有吧!也不知是怎么样的力量才让这样巨大的神龙陨落在此。
  越往前走,四处的装点越是华丽,雕刻也越是精美细致。那一连串的壁画随着时间的迁移剥落了许多,显得苍老而古朴。
  然而黎烬的心思却并没有在这里,他要尽快找到茗雪他们。紫奕说茗雪他们会有危险,再晚也许真的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也许是心有所思,黎烬竟隐隐约约听到茗雪的声音,只不过非常地模糊。
  “阿茗?你在哪里?”他大喊一声,但并没有听到什么回音。
  河岸两旁有着微弱的烛光,那烛火跳动着,像是一个胜利者在手舞足蹈地欢呼着。昏暗的火光映着不知过了多少年的龙骨。那龙骨似乎很光洁,过了那么多年竟然一丝灰尘也不曾沾染,恍如新置。在那样的空间里似乎还存着几分灵性。
  黎烬用手一探,急忙将手收了回来。怎么回事?这龙骨似乎是活着的,在触碰到的那一刻一阵寒意袭上心扉,脑中还回荡着阵阵龙吟声,那龙吟之声不同于神龙的**狂傲,凌然不可侵犯,反而是阴邪的,带着一种渗人的冷意。
  黎烬用剑一把劈断了一根龙骨,一丝丝似有若无的黑色灵气从断裂的龙骨中飘了出来。这东西诡异,但黎烬还没来得及细看,便听到了茗雪的声音,原来刚刚不是幻听,茗雪真的在这里,就在这甬道的一边。他也顾不上龙骨,提上长剑便立马奔了过去。
  一剑劈开甬道尽头的一处大门,明亮的光一下子刺得黎烬失明了几秒钟,而里面的人听到这劈门的声音,一下子便看到了全身狼狈的黎烬站在门后。
  “冰块脸?”青逸看到黎烬最是激动,短短几天的相处,他已经将这个原本敌对的男子当做了依靠,有他在,就好像有了安全感。
  诚然如紫奕所说,黎烬再不来,他们几人都可能死去。
  只见他们几人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面,那铁笼置于一个水上圆台之上,四面临水,只余一面接着一条水上长廊。
  这整一个建筑风格便是石头的,几乎所有的装饰都与石头有关,所有的花纹都雕刻在石头之上。而这所有的一切建筑都在一片巨大的地底湖泊之上。
  “阿茗,你没事吧!我过来救你们!”
  “不要过来,它马上就回来了。这里处处是陷阱!”茗雪冷静道。他们本在冬雪阁之内,意外发现一处密室,由于茗雪的坚持,他们便进了去,谁知一进那密室就掉了下来,立马就有一个铁笼子将他们给困住了。
  在这一片巨大的湖泊里有一只蛟,它马上便要化龙了,不过观其全身,邪气甚重。茗雪知道,这就是海寂那天那个躲在云层中一直未曾露面的金眼怪物,只是他们几人都被禁锢着,无法将其擒获。
  果不其然,黎烬稍顿了一会,便听见一阵巨大的破水声,一只巨大的蛟从水底冒出来,金眼青鳞,巨大的鳍长在两腮间,五爪的足挥舞着,体型庞大,十分威猛。
  见此,黎烬闪身躲在一块巨石之后。
  只见那巨大的蛟龙在空中飞舞了一会,便落在了地上,摇身一变便成了一个翩翩公子。
  果真是他!茗雪心中咯噔一声。这分明就是那天她在冬雪阁外见到的那公子,他竟然真的是这幕后之人。
  寒煜如同没有看到茗雪一般,走向了另一边,依旧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不过他冷冽而凶狠的表情却将他整个人染上了许多的邪气,他再不是初见时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了。
  只见他大步向另一个铁笼子而去。此刻黎烬才看清楚,在这一片湖面之上,布着无数相通的圆台子,现在有些台子上盖着铁笼子,笼子里有人,或者其他东西;也有的台子是空荡荡的,似乎在等待着他的猎物。
  “你们知道么?这一片地底的湖上面就是你们经历过的地方,碧海情天、四季岛……其实每一个地方都能到达这里,成为我的猎物!这一千多年来,不知有多少人为了鲛玥光顾我的世界,然后将命留在了这里,将身体供我奴役,再有一些时间,我就能彻底离开这里了!哈哈哈~”
  也不知他是在对茗雪他们讲述,还是单纯的一个人自言自语。在他的话里透露出这里是他最终的巢穴,他便是这幕后之人。
  茗雪心中一阵失落,这个男子,曾经有一瞬让她引以为知己,而如今却变成了敌人。
  “你到底是谁?海皇?还是一个寄居在这里的外人?”茗雪直视着他,坚持地问道,她知道对方很有可能不会回答。
  不过出乎茗雪意料的是他竟然回答了。
  “算是吧,不过我对不起海皇这个称号。一个海皇连他的子民都保护不了,连他心爱的女子都保护不了,却只会一个人在这个小天地苟且偷生,呵呵~我有什么资格被称为海皇,有什么资格?”一瞬间,他转喜为悲。眼神空洞地看着石壁。
  “不过我也不会让伤害他们的人好过!”突然他的眼中迸发出狠厉的光,一阵浓郁的灵气打出,便将前面的铁笼子寸寸粉碎,落入湖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