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千年过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海皇既然还活着,为什么要造这样一个古墓出来,你的海底龙宫呢?”梓馨不屑嘲讽道。眼前的男子虽然很美,但是一想到他将他们一伙人都困在了这里,梓馨便觉得十分火大,自己何时被人这样对待过,好歹她也是丹琼国的公主。
  “龙宫?还有龙宫么?”寒煜的眼中竟淌出了清泪来。他的龙宫早就不保了。
  还记得一千多年前,他本是龙宫的一宫之主,整个海底世界都是他的王国。他们鲛人一族泣泪成珠、织布为绡、容颜绝美、寿命绵长,是这天地间骄傲的存在。
  然而是鲛玥改变了这一切。鲛玥乃是上古神物,善织幻境,令人沉迷其中,执念越深,幻境越真,越是难以挣脱。许多人修士、道者、妖族皆想要得到这上古神物的无上神力。
  那一年,他受命成为新一代的海皇,成了这海底世界的新霸主,同时也接收了鲛玥圣珠,拥有了无上神力,风云幻化皆出于手。然而危机潜伏,多少人觊觎着他海底霸主的地位,又有多少人想要得到他手中绝世的珍宝。这一切都是悲剧的开端,终将以悲剧收场。
  那一年,十里桃花。他遇见了这一生最爱的女子。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他和玉卿晚的相遇是一场偶然,也将是一次必然。
  碧桃寺的桃花开得灿烂。那一天玉卿晚正立于花中吹笛,一支白玉短笛在佳人翻飞的手指间发出阵阵悦人的仙曲,惊醒了在花下安眠的寒煜。
  亦如无数才子佳人的相遇,寒煜与卿晚在漫天的桃花下一眼万年,相知相许。
  一曲绝世的仙乐,惊艳了时光。让寒煜这位初登帝位的海国之皇陷入了一场甜美的幻境之中。
  一场不期而遇,注定是他们的孽缘。
  自此之后,寒煜一有时间便跑到碧桃林里于卿晚相会。
  然而,他们的姻缘却并不被他们的亲人看好。海国的辅国之臣不会允许一个凡人成为他们的皇后,玉卿晚的师父也并不会允许自己的徒弟与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交往。
  三月后,云城传出来玉卿晚即将嫁给城主的消息,一时间云城弥漫在一阵喜气之中,而海国水底之城却是一片压抑,因为他们的海皇这几天一直处于低压状态。原本温文尔雅的海国之皇竟为了一些小事责罚下人,不过看的出来他们的海皇有心事,只是在拿他们出气而已。
  三日后,云城一场花嫁,倾城欢庆。
  他们的城主大人即将迎娶艳名远播的玉雪仙子——玉卿晚。这谁人不知玉卿晚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虽长年居于云城,却是天下闻名。就是皇帝要听她吹一首曲子也得看她的心情,这样的女子,在这一天竟然要嫁给他们的城主大人,这样的消息让云城的男子惋惜,让云城的女子欢呼。
  十里红妆,确实是一场盛大的典礼。
  那新娘子在喜婆的搀扶下进了云城府。各宾客们都兴高采烈相谈甚欢。
  “一拜天地。”
  司仪庄重的礼唱声中,一对新人对着天地一拜。
  接着又是“二拜高堂”。
  两位高堂笑的合不拢嘴。
  “夫妻对拜。”
  又是司仪大声的喊道。
  然而这一次,新娘却顿住了。他真的不来了么?她的心里既希望他能够来,又希望他不要来这里。
  卿晚的师父见此,传音入密道:“你答应过为师的事情,现在可不要反悔了。”
  “夫妻对拜。”
  卿晚咬了咬牙,便准备弯下腰。
  “等一下……”
  听见寒煜熟悉的声音,卿晚一把掀开了盖头。只见寒煜一身风尘仆仆,手里捏着一支桃花。
  “小晚,你说过,如果这支桃花如果开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你看,它现在已经开了。本来都已经枯萎的桃花现在都开放了,我们的姻缘连上天都不会反对,我不允许你再次离开我了。”
  “呵呵,我是该叫你寒煜公子呢?还是海皇陛下。”新郎官斜勾着嘴唇道,仿佛早已知道会有眼前这一番场景一般。
  寒煜怒视着新郎,“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这显然是一场精心的策划,他们的目的不在于联姻,而在于寒煜。
  “小晚?你和他们一起合谋害我么?”面对迎面而来的万千陷阱,寒煜却只凝眸于卿晚,坚持地问道。
  “我……我并不知道,阿煜,你快走啊,以你的本领离开这里很容易的。你快走啊!”
  “既然来了,就不要妄想离开,留下鲛玥珠,尚且可以饶你一命。”
  “呵呵,我就知道是为了鲛玥珠。要想得到鲛玥,没门!”寒煜法器一开,靠近他身边的人便已丧命。
  “不许动,再动我杀了她。”只见新郎将一把长剑架在了玉卿晚的肩上。
  寒煜冰冷的眼神直视这位城主大人,“她可是你的新娘!”尽管这是剜心一般的事实,他还是说了出来。
  “哼,天涯何处无芳草,本城主可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之前我请高人来此做法,你的鲛玥珠在这里可再也结不出幻境了。识相的就把东西叫出来,何必做无谓的挣扎呢?”城主阴邪的语气,久久回荡在空气中。
  他们是蓄谋已久,或许在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策划了这一切。
  最终,他妥协了,为了卿晚。
  然而鲛玥早已融入了他的骨血之中,无法取出。在海国每次交接前,海皇都会在冰池中闭关,将自己所有的功力,以及凝结成一颗鲛玥珠。对于他们海国来说,鲛玥已不仅仅是一件上古神物了,而是一种皇权的象征,是他们的传承。
  他答应在城主府地牢中修炼七七十九天,将鲛玥珠取出。
  他为了卿晚能将这个传承都给舍弃,玉卿晚又怎么会放任他一人承受这样的后果。
  那一天,玉卿晚瞒着她的师父,偷偷地将重伤的寒煜救出了城主府,一路逃亡,跑到了玉明山一带。
  那时,那一片还是茂密的森林,他们沿着山路一直地跑,终究在一片断崖前被人追上了,领头的竟然是卿晚的师父。
  ——————————————————————————————
  师父指着卿晚骂道:“你可不要忘了身为玉家人的责任,这鲛玥,我们势在必得。”
  “师父,我不管什么鲛玥,我只求你放了他!”
  “你糊涂啊!”她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接着便是一掌打向了寒煜,谁知卿晚扑了过来,两人都被打落了悬崖。
  所幸悬崖之下是一个大水潭子,两人都不曾为此殒命。不过卿晚没有灵力,身子底子又差,被她师父那么一掌,没过多久便重伤不愈而亡了。那时寒煜也受着重伤,灵力耗散,并没有能力拯救他的爱人,知道现在他还在怨着自己无能。碧桃思晚,那是他为玉卿晚造的一个幻境,那个完美的幻境是他用了鲛玥珠里一半的灵力结成的,那里是他们曾经幻想的世外桃源,一个梦里的天堂。只是他不会明白,那样有着一层不变的设定的世界,只是用来观赏的,若是真的居住于那样的环境,谁不会厌倦!
  寒煜养好伤回到海底龙宫,却发现没有他和鲛玥的海国不堪一击,竟被各类妖族所占领了。曾经辉煌一时的海底水晶宫竟然成了别人的领地。
  接连遭遇恋人离世,家园被毁的海皇寒煜,一时承受不了打击,竟走火入魔,疯魔了几年。
  后来清醒之后,看淡了生死,竟让残余部下在玉明山之中修建起了海皇墓。并且放出话来,说是鲛玥珠就藏在海皇墓之中。
  当年的海皇寒煜到底死没死。谁也不清楚,不过眼前的寒煜却是实实在在活着的,而且邪气甚重,一点不像是原来的海国圣主,唯有这一张绝美的容颜,还有几分鲛人的模样。
  不过奇怪的是,他明明是鲛人,此时又为何是蛟了呢?还是一条即将化龙的蛟。
  “我不明白,既然是那些人害死了你的爱人、族人。你为何不报仇,却修了这样一座墓室苟且偷生。”茗雪问道。
  “这与你无关。”寒煜一个眼刀射了过来,仿佛茗雪戳中了他的痛脚。
  他没有告诉他们的是,在悬崖底,虽然他重伤未愈,但他却使用了族中禁术给卿晚疗伤,想用五百年的寿命来换玉卿晚的性命。然而他不曾知道的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玉卿晚的命格却远不是他能够更改的。最终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没有救人,还白白丢失了一半的寿元。他们鲛人只有一千年的寿命,而且死后不入轮回,牺牲了一半寿元的他事实上并没有多久的寿命了,他不想死,不想再也见不到玉卿晚。
  在疯魔了几年,浪费了最后的几年寿元,等他清醒之后,他其实只有一年的寿命了。他不想死,也不甘心就这样带着遗憾死去。于是他打起了玉明山的主意。
  别人也许不知这玉明山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卿晚临死之前告诉他。她师父之所以想要得到鲛玥,完全是因为她们是护族,神界遗留在人间的一脉。他们的先祖曾是神界战神的副将,后来神界战神与九大恶龙决战于云城,最终双双陨落在此。
  在玉明山底,恶龙与战神的尸首皆存于此,也正是这样,这一片地域才会灵力充沛。他们护族留在人世千百代相传的目的竟是为了复活神界的战神云烨。
  鲛玥珠经历了海皇世代的传承,灵力丰厚,只要得到他,他们护族的任务便可以及早完成,战神的苏醒便指日可待。但是玉卿晚并不这么想,逝者已矣,她想要追求的是她自己的爱情,这也是最终她能毫不犹豫地背叛她师父的原因。
  既然他们死了万年都能够活过来,他寒煜只要拥有足够的灵力,也必将得到长生。
  于是他在这里修建了墓室,他死后将自己的尸体陈放在这一片湖的湖心,借助鲛玥之力为他吸收灵力,又骗许多人进来盗宝,借这些人的生命之力以达到重生的目的。就在二十多年前,他的灵魂已经复苏,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醒来之后他的元神竟变成了一只蛟。
  这么说来,眼前的这个寒煜竟然只是个元神,鲛玥与他的肉身都还在这一片湖底。
  “寒煜,你既然得到了生命,为何还要囚禁着我们!”青逸大声喊道,原来鲛玥的消息竟然是这个海皇大人自己散布的,他的目的不过是接着生命之灵复生,为了一己之私,他竟然可以害了那么多人的性命。他的族人竟然中了他这样一个恶魔的奸计来这里丧命。他看到了,好几个笼子里囚禁着的是他的亲人,而那些亲人现在已经是尸体,或者是寒煜的工具。
  “哈哈,若不是你们自己异想天开,心术不正,想要得到我手中的鲛玥,又何至于落入我的陷阱。这些人都是因为贪婪而丧失了生命,与我无关!”寒煜笑的嘲讽。
  “取鲛玥,是我答应别人的一个曾诺,若有冒犯,我道歉。但是你为了一己之私,发起海啸,残害百姓又是为何?还有,黎烬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借海寂来杀了他。”茗雪义正言辞道。
  黎烬心中咯噔一声,原来自己被送去海寂竟也还有他的份。躲在石壁后面的他险些耐不住自己的冲动。
  “谁?”寒煜突然警觉了起来,一瞬间的气息波动竟然也惊动了他,看来他的实力不容小觑。
  见久久没有再次感受到生人的气息,寒煜也就放下了警惕。
  “收集够了你们的生命之灵,我的肉身也就该复活了。哈哈哈……到时候谁也阻止不了我,我要让整个云城给我的小晚陪葬!”
  “你觉得你的小晚,那么善良的神族后裔会赞同你这样的作为么?你这样不过是让她更加心寒而已!”
  “就是,我要是她,早后悔当初救你了。”接着茗雪的话,梓馨又充分地发挥了她毒舌的功力。
  “你……”一瞬间,寒煜眉心那颗美人痣中冒出了滚滚的黑色灵气。寒煜好像很痛苦地抱着头,一阵咆哮,水中炸出无数道浪花。
  茗雪突然魔怔了一般。“九条恶龙?”她嘴里喃喃道。
  一瞬间,她又眉目清明了起来。
  “寒煜,你自以为聪明绝顶,这一切你不过是替别人做了嫁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