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高楼夜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月明风清,好久没有那么安静了。想想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她已经好久没有安安稳稳地睡过一个觉了,虽然从醒来到现在才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但是她却经历了那么多离奇的事,这一路为了鲛玥,为了记忆,为了心中那些迷茫,她不得不面对所有的危机、所有的算计。然而她无悔这一切的追寻,比起一生安逸地活在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她更希望勇敢地去探寻她想要知道的一切。
  清风拂过,一阵凉意漫上心扉,但不是冷,而是夏季的清凉,顿觉神清气爽。她伸了个懒腰,喜笑颜开,终于完成了对苍寂的承诺,接下来就是她自己的生活了,不用再受人拘束。
  她轻轻地解下腰间的玉箫,细嫩的玉手抚摸着凤鸣箫光滑的质感,一片明月之下,画面显得很是安静唯美。
  凤鸣啊凤鸣,你是我和我的过去唯一的联系了吧!每次拿起你,总有一种安全感,就好像什么都在我的掌控中一样。你看,现在给你寻了一个新伙伴,他叫鲛玥,暂居在你身上好不好?茗雪抚摸着暂时镶嵌其上的鲛玥喃喃自语。这一场景若是被人看到大概是要说这茗雪小姐真是怪脾气,大晚上还自言自语的。
  在那一片随风摇曳的树影之中走出了一个翩翩少年,在茗雪还未察觉之时便翻身上了屋顶。
  “你怎么来了?不在屋内好好养伤么?”茗雪有些气恼,为了这家伙她可是耗尽心力,谁知道他这个时候不好好休息还到处乱跑。
  黎烬绷着脸,没有什么表情,“你是在关心我么?”他的嘴角藏着一丝难以发现的笑意。
  对于黎烬这样的态度,茗雪莫名生气,难道关心他还有错么,整天一副冰块脸,遇事就会耍帅,也不知道估摸着自己的实际能力。这一生气,她便沉默着没有应答,手上还是紧捏着凤鸣箫,有些心不在焉地抚摸着。
  黎烬见此也没说什么,走了几步到茗雪身边坐下。“你还记得在古墓里那个九钺叫你翎箫么?”他歪头问道,面色显得很严肃,却也透着一丝关心。茗雪失忆的事她并没有故意隐瞒,大家似乎都知道。只是黎烬个位关心一些。
  “恩,我记得,但我想不起以前了,听他所言应该与魔界有关,也不知这世上是否真的存在魔界这一说。”仅仅凭着这一点信息根本没有办法查到些什么,何况九钺这种几万年前的人说的话又怎么可以全信呢!
  好像是看出来茗雪心中的疑虑,黎烬认真道:“不管他说的对不对,但只要有线索我们总该试一试的对吧!”
  恩,总是要试一试的,总比没有一点头绪的好,经这一提点,茗雪立马想通了许多。她会心一笑,“那你听说过魔界么?要怎么去呢?”对于这个世界,黎烬了解的总比她多一些,她虚心请教道。
  “对于魔界,我倒是有些耳闻,不过……”
  “不过什么?”茗雪紧张地看着他。
  “不过那是传说一般的存在,”黎烬无奈道。关于魔界的传说,他还是在他师父那里无意间听到的。据他师父说,魔界是平行于人间的一个世界,在远古时期,天地本是一片混沌,后来才渐渐形成天地,在这人间说的是盘古开天辟地创造了人间。但是除了人类生存的人间,还有魔尊开辟的魔域,那里时代生存的都是妖魔,由于生存资源匮乏,魔界民风彪悍,妖魔横行,后来妖魔不仅仅满足于在魔域的各种掠夺,还大举侵略人间,掠夺土地生灵以供自己奴役。在那个年代,人们谈魔色变,闻风丧胆。
  后来天降神灵将妖魔全数驱逐回了魔界,并且封印了魔界与人间的通道,使得人魔两界自此相安无事。
  “那这么说来,我们是无法进入魔界的是么?”茗雪听了之后不免失望,原来魔界与人间早在几万年前就已经各自隔绝了,她又怎么可能去魔界呢!
  黎烬抿唇一笑,道:“若真的想去,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他一副了然于胸的形貌,看来是知道去魔界的路。
  茗雪眼露金光,既然黎烬跑来和她说这些,那一定是知道什么了,只是不知道他要怎么样才能告诉自己。“你要什么才会告诉我你知道的。”
  黎烬心下好笑,这女子倒是你我分得很清啊!虽然他并不图茗雪什么,但却突发兴致想要逗一逗她,“如果是要你这个人呢?”
  “额……”茗雪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他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大冰块那么严肃的样子不会是认真的吧!她背后直冒冷汗。
  黎烬还未等茗雪做出回答便道:“要去这魔界,就要打开封印。只要集齐上古的四大法器——鲛玥珠、冰魄剑、扶桑木、生死蛊,然后在极北的无尽之岛找到封印的法阵,以破阵之法破之即可。”
  就是单取鲛玥这一样法器就是九死一生了,要是要取其余三样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撑到魔界了,茗雪心中感叹。不过说起来,苍寂让自己取鲛玥珠不会也是为了打开魔界大门吧!这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也便没多大在意。眼下就是要收集之后的三大法器,然后去魔界看一看。
  见茗雪沉默,不知神游到了那里,黎烬轻咳了几声。“刚刚你沉默表示答应我的要求了,对么?”
  “什么要求?”茗雪一时没反应过来。下一秒才想到黎烬之前说的要她这个人交换消息,可是她还没有答应呢!黎烬这么认真的人也会强买强卖么?算了,既然对方耍无赖,那自己也无赖到底好了,装作不记得,管他呢!
  “阿茗应该是不会赖账的吧!”黎烬一脸认真地看着茗雪,仿佛茗雪赖账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情。
  “恩,不会。只是你也知道我记性不好,有些事没什么印象了,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时间不早了,回去睡觉吧!”茗雪也是认真得回答,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比会装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哈哈~”黎烬这紧绷的一张脸竟也是会笑的。他突然倾身在茗雪侧脸颊上印了一吻,然后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在茗雪的耳边说道:“我不管你记不记得,现在我只要你记得你是我的人了,盖过章了不能反悔。”
  茗雪的脸颊瞬间染成了殷红色,她又想起了那天在十里桃花林的一吻,顿时感觉所有的血气都像是集中到了大脑上,脑袋热地发涨,脸颊的绯红漫道了耳际,她竟感觉黎烬的鼻息凉凉地,吹到耳际一阵清凉舒服极了。这一种感觉似乎从未有过,感觉是将心紧紧地扯到了嗓子眼,既紧张又期待,让人有些不由自主地想要探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时间过了好久,像是地久天长一般。待得茗雪的大脑再一次恢复了冷静,她一把推开了黎烬。她简直不能想象,她竟然将自己给卖了,作为条件交换了一个不知道是否有用的消息。到现在还烧地火辣辣的脸颊让她都没有方法直视黎烬,一时间那个沉静婉约的茗雪姑娘不知道去了何方。她又羞又恼,索性旋身下来屋顶回房睡觉。
  黎烬站在原地未动,也没有挽留茗雪。对于今晚的举动,他自己也意想不到,好像是情不自禁地就说出来那样的话、做出了那样的举动。他无奈一笑,也就回房了。
  待得这一片屋顶之上又恢复一片寂静孤独,那斑驳的树影下竟又走出了一个人影。
  ——————————————————————————
  细细一看那人影竟是冷邪,白日里刚刚得知他是流枫王的第二子,因不受宠流落云城。晚间宴席散后不知为何竟死乞白赖的要留宿城主府。他虽然不受宠,但毕竟是凤子龙孙,没人敢忤逆了他的意愿,所以便流了下来。
  此刻的他一袭华贵的白衣静静地站在月光下,一改先前吊儿郎当的模样,眼神有些伤感,望着黎烬与茗雪贴近的那一刻,他竟觉得心中空了一块。茗雪这女子,他并没有接触地太多,但是却莫名地吸引他的目光,难道是因为她的神秘么?
  翌日,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城主府富丽堂皇的大厅内,茗雪着一袭水蓝色的流仙裙,一根翠玉的发钗将三千墨发轻轻挽成一个髻,留下些如瀑的及腰长发轻柔的垂下。她的眼神沉静如百年古井,身姿飘然如九天仙女临世。城主大人本坐在大厅的主位,见了茗雪,急忙迎了上来,出口便恭敬地问:“不知茗雪姑娘找老夫有什么是么?”
  茗雪嫣然浅笑,“我在府上已打扰多日,现下我在云城的目的已然达到,不便久留,明日我会便和凌霜离开云城。我今日是特来辞行的。”
  “姑娘不忙走啊,来一趟云城尚未游览云城的名胜之景,匆匆回去也留遗憾,不如让小女作陪,带姑娘去月泉湖游湖如何?正巧再过三日便是热闹的荷灯节了,不妨再留几日。”子夏霖珣热情挽留,茗雪见推辞不过,便没有拒绝,正好趁着留下来的这几日也可以弄清楚一些事。
  接下来的几日,茗雪闭门未出,在城主府照顾黎烬的伤势,别看黎烬总是绷着一张脸,却总是弄得茗雪难以招架,看在他是个伤员的份上茗雪大都忍了,未曾发难。
  听闻黎烬回来,并且就住在城主府的城主千金子夏青禾很是兴奋,那一早便脱离了她母亲凌燕语的管制,一个人跑去探视黎烬。这位从小娇生惯养的子夏青禾对于黎烬倒真的是死心塌地的,也不知除了黎烬那一张恍若天人的脸到底是什么吸引地她什么也顾不上。
  不过她这一去,在黎烬所住的院门口便看到了茗雪面露不悦地从黎烬房中走了出来,一时间她心情大好,特意慵懒地倚在院门上,得意地看着茗雪走进。
  茗雪本欲视而不见地走过,她对于子夏青禾这个千金小姐一直没有什么好感,她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她本就不悦的心情更是不愿再看她一眼。
  就在茗雪准备跨出院门的那一刻,子夏青禾伸手拦住了她。“这不是我们芳名远播的茗雪小姐么?怎么,心情不好?被黎烬赶出来了?不过你也不要伤心,黎烬这样风华绝代、举世无双的男子看不上你也是应该的。”
  听完子夏青禾的话,茗雪心下好笑,想不到在子夏青禾心中对黎烬的评价怎么高呢!不过在她看来黎烬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赖,起初还不觉得,现在越来越过分了!一开始他以强势而无赖的方式跟自己去了海皇古墓,她只当他是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但是自从回来之后,他动不动就占她便宜,这逞口舌之利的本事也是越发精进了,她甚至不敢相信这是她认识的那个冷酷而执拗的寒冰一般的男子。就在刚才他以病人为由要求茗雪亲自为他下厨做饭,茗雪这个刚刚了解这个世界不久的人怎么可能会知道怎么做饭呢?可是被缠得无法,她也只有心不甘情不愿地照做了,心中还默默安慰自己就当是学习一项在人间必备的技能吧!
  “请你让开!”茗雪可没有时间陪这大小姐虚耗。
  子夏青禾被那语气一吓,本能地缩回手。在茗雪走出几步之后才反应过来。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膈应下茗雪,她可不愿就这样放弃了。“这么说你你都不回嘴,缩头乌龟,我告诉你黎烬哥哥是永远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的。”
  “是么?”茗雪转头,含笑地看着她,眼角闪过一道冷光。
  子夏青禾本能地打了一哆嗦,仍然硬气地道:“就是!你这样来历不明,连自己从哪里冒出来的都不知道的怪物有什么资格得到别人的爱。”
  茗雪的眼光一寸寸变冷,嘴边的笑意更是灿烂,却令人不寒而栗。她最恨别人说的便是她的身世,诚然她是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一员,但有些事总会弄明白的,它不该成为别人的谈资来奚落她。很好,子夏青禾成功地惹怒了她。
  在茗雪寒如坚冰的眼神之下,子夏青禾有些害怕地咽了咽口水,但是想到这里是她家,她的地盘自己做主便又有了自信一般说道:“怎么,还不让人说了么?”
  茗雪的冷怒到了极点下一秒就要爆发,然而还没有等她出手,一个响亮的耳光便扇在了子夏青禾的脸上,她那张娇生惯养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脸上火辣辣的疼,一时间她眼泪已在眼眶中打滚,待看清打她的竟是她一心想着的黎烬哥哥,更是怒气交加。黎烬哥哥竟然为了茗雪这个贱女人打我,这一切都是茗雪造成的,我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仿佛心中有阵声音附和着她,让她更加认定这种想法。她一气之下羞怒地跑开了。
  “对不起,青禾她不是故意的。”黎烬竟替子夏青禾说起好话来。看得出来黎烬对子夏青禾倒是有一些感情。若是刚刚放任茗雪出手,也许就不是一个耳光那样轻松了。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茗雪依旧冷冷的,她心情很不好。
  “她这样的千金小姐就是被宠惯了,说话口无遮拦。”虽然他对子夏青禾虽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子夏青禾曾在他即将被作为海祭祭品时救过他,虽然失败了,他却不能就此忘怀。帮她一次,就当是扯平了吧。
  “想不到你还挺怜香惜玉的啊!”不知怎么回事,茗雪竟冒出这样一句话,那酸溜溜的语气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接着便是一阵沉寂。
  那一天的小插曲谁也没有放在心上,茗雪最终是没有为黎烬做成一顿饭,那一天她心里很闷,便在云城逛了一圈。

章节目录